《叶先生他不按常理出牌》空花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林经理,王菲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叶先生他不按常理出牌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空花

简介:周末觉得叶寄北明明就是对自己一见钟情,可为什么还能对她做出那般“天理难容”的事,说起这个就来气,小说里美女被下药了,都有美男可睡,怎么自己就得被扣喉咙甩胳膊拧大腿的。
“说明我不是一个见色起意的肤浅之人”叶寄北搂过她,好声好气的解释,看着他那张浓颜系大美男的脸,周末咽了咽口水,“气就气在我是啊”。
古灵精怪的周小姐和不按常理出牌的叶先生,一开始就注定了是同路人。

角色:林经理,王菲

叶先生他不按常理出牌

《叶先生他不按常理出牌》第1章 他怎么不按套路来免费阅读

晚上七点,远东国际酒店的大厅正中,一个身着黑衣的中年男人,手里紧握着一个装有不明液体的玻璃瓶。

他挟持了一个女人质,那女人带着口罩和帽子,帽檐压的很低,看不清长相,但看身材和穿着打扮,应该是个年轻女人。

“那娘们再不出来,我就和她同归于尽!”

男人用手掐着人质的脖子,将手里的玻璃瓶举过头顶。

瓶子里面晃动的强酸,周末光是看着就觉得浑身都疼。

半小时前,她在酒店前台办理入住的时候,这人就在旁边与服务员争论,由于男人的穿着打扮、行为举止与这里格格不入,周末多看了一眼,就感觉不对劲。

那人胸前紧紧抱着一个黑色的布包,因为过于用力,手指关节都已经泛白。酒店里中央空调的温度很低,但他的额头、脸颊和下巴却被汗水浸的发亮。

他不停重复让服务员找一个叫玉娟的客人。

酒店有隐私保护规定,自然不可能随意将客户的信息透漏 。

大厅里人很多,还有不少外国人混在其中,男人的声音越来越高,已经有不少目光投向这边。

周末觉得前台小姐姐已经很温柔很耐心的和中年男人解释了,但很显然是在做无用功,这个人的愤怒处在积蓄之中,随时有爆发的危险。

她悄悄对正给自己办理手续的帅哥说:“找几个保安过来吧!”

小伙子指了指大厅的另一侧,为难道:“今天有个经济论坛在我们酒店举办,人手基本上都去那边了,影响您的入住体验,真的抱歉!”

周末耸耸肩表示理解,不再多说,她本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

入住手续办理好后,旁边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等电梯的时候,周末总觉得心里隐隐不安,问过身边的服务员经理在哪里后,还是找了过去。

酒店大堂经理姓林,此刻正毕恭毕敬的低着头和沙发上坐着的男人说着什么。

周末也不废话,过去后很直接的将自己认为的潜在危险告诉了林经理。

许是白金星级酒店员工的职业素养使然,这位经理连连点头,嘴里说着:“感谢您的回馈,我们一定会提高安全意识!”

然而二十分钟后,周末就成了他缺乏安全意识的牺牲品,真的后悔刚没对他说一句:“提高你大爷的!”

中年男人迟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越发暴躁,手里的动作幅度更是越来越大,这回保安倒是齐了,可因为男人手里的强酸,没有人敢贸然上前。

远离人群的另一处,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尽快解决,不要耽误谈判。”

“是!”收到命令的年轻人带着几个黑衣保镖往人群中心走去。

他们到了以后,分散站开,一句话没有,动作默契、整齐划一,一拥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制服了暴徒。

周末作为当事人,准备的一大套普法说辞毫无用武之地,她只觉眼前一“黑”,然后就获得了“新生”。

“这群训练有素且行动力极强的人,哪儿冒出来的?”周末很好奇,便顺着那几人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

为首的年轻人径直走向沙发上坐着的一个男子,那男人侧过头来,只能看见一个侧脸轮廓,隔着老远都能看见他蒲扇一般浓密的睫毛。

周末对这人不顾人身安危的行为十分不满,但人家有这个实力,再纠缠也无意义,整理好自己的行李便上了楼。

刚下飞机又经过这一番折腾,并没有想象中的疲惫,反而在洗完澡后,精神的两眼发光。

周末躺床上发了一会呆,丝毫不见睡意。

算了,去楼下喝一杯。

凌晨的远东国际酒店依然灯火通明,三楼的酒吧摇曳着迤绻的灯光,并不暧昧,低调地坦露着奢华,暗示着来这儿消费的人非富即贵。

周末点了一杯长岛冰茶,然后开始给莫之至打电话。

……

还是和上飞机之前一样的结果: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这个该死的,说自己只要回国,对他提什么要求都行,可现在找不着人,找鬼去兑现啊。

生气!

第三次挂掉电话后,周末彻底放弃找人了,便想着要怎么安排提前回来的这一周,但是脑子还未转起来,就觉得有些困了。

好奇怪,这困意过于突然,而且势头很猛,就这几秒钟的时间,眼前已出现重影。

危险!赶紧撤!她心中暗想。

起身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四肢不受控制的使不上劲,就像一个人一个姿势坐久了,手麻脚麻,动弹不得。

救命,这是我回国后要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的第二难吗?周末简直想骂人。

她哆哆嗦嗦摸出包里的手机,打算报警。

这时,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男人凑了过来,直接伸手去扶她的腰,用暧昧的语调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酒量这么差还要逞能,真是让人没办法”。

此刻周末意识是清醒的,但浑身乏力,手脚不听使唤,酒吧里音乐声开的极大,心想自己是喊破喉咙也没用了,无奈只能被他架着往门口走。

酒吧的楼上是客房,周末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这人想干什么。

果然,进了电梯,那猥琐男的手便开始不老实,无奈自己不知被下了什么药,连拒绝都像是欲拒还迎。

又因刚刚出来特意化了妆,明艳的五官将诱惑值拉满,极具冲击力。

那猥琐男都看呆了。

明明是自己被下了药,看那死男人的痴傻样,倒像是中了毒,怎么不毒死他!周末用意念把这个贱男在心里咒骂了几万遍。

可惜,一点意义都没有,药力作用更明显了,她几乎是挂在那人身上了。

就在意识快要当掉的时候,电梯门在十二层打开了,进来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那人看了一眼“搂抱”在一起的两人,厌恶的转过了头。

周末死命掐了自己一下,模糊的双眼清晰了不少,她努力伸出手,勾住了那男人的手指,用尽浑身力气拽住。

“救我!”

那人吓了一跳,惊诧的回头,盯着周末看了一会,便伸手将她拉了过来,扶着她的肩膀,问道:“嗯?你这是被人下了药?”。

猥琐男一听,赶紧解释起来:“我刚看见这位小姐喝醉了,准备送她去休息,我……”

话还没说完,叶寄北冷笑一声,“ 滚!”从头到尾没看那男人一眼。

电梯在五十二层停下,这一层只有这一间豪华套房。

进门的时候叶寄北的手机响了,他将周末随手丢在沙发上,去阳台接了电话。

周末涣散的意识在被丢下的那一刻回神了一些,她挣扎着走向浴室,打开浴缸的冷水开关,将整个人埋了进去。

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果然电影里都是骗人的。

接完电话,叶寄北回到客厅,人不见了,只有乱丢的两只高跟鞋。

他四处看了看,隐约听见浴室里好像有声音,便走了过去。

一进门看见浴缸里静静卧了一个人。

他本能的冲过去,想要捞人,里面的女人突然坐起来,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扯着他的领带,将他拉进了浴缸。

叶寄北就这么毫无防备、直挺挺的栽了进去了,水花四溅。

他没想到一个女人的力气可以这么大,也是自己大意了,刚想发火,一个湿漉漉的唇就抵了上来。

……

周末的眼型是圆润的,眼角尖细,眼尾向上飞扬,脸型饱满却不软糯,少女感和元气感十足,但抬眼垂眉都是暗藏的妖冶,明媚又皎洁。

饶是叶寄北阅美女无数,也一时看呆了。

这一呆,便不自觉的迎合了她的吻。

就这样纠缠了一会,两人似乎都沉醉其中。

浴缸里浑身湿透的一男一女,男的骨骼修长,肌肉匀称;女的肤如凝脂,曲线玲,这样的令人赏心悦目。

可惜,叶寄北是个不喜欢按套路出牌的人。

当一双柔软灵活 的小手攀上他的脖子,去解他的衬衣扣子时,他在紧要关头清醒过来。

今天下午在酒店大厅,林经理正在给他介绍签约合同的场地安排,就是这个女人过来提醒酒店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

下午那会她戴着帽子和口罩,此刻看长相虽然不太能确认,但是声音还是很好辨识的,因为她的音色很有特色,通透明亮,有些像歌星王菲的那种空灵感。

但是,现在是谈判的关键时期,一个来路不明且如此美丽的女人,难免不让人生疑,他是以利益为重的人,能让他兴奋的只有生意。

叶寄北挣脱掉周末的纠缠,找了一个咖啡勺,用勺柄按压她的舌根帮她催吐……

早上,叶寄北在七点准时醒来,即使昨天晚上折腾到半夜,他仍然是一个无法睡懒觉的人。

拉开窗帘,打开落地窗,清晨的阳光像一缕薄纱,荡进屋里,铺满大半个房间。

他没有叫醒床上睡着的女人,反正也没打算认识。

现在冷静下来,叶寄北才觉得自己昨晚有些不理智了,他或许不应该在电梯里多管这桩闲事。

洗漱完毕叶寄北便打算离开,远东酒店的会议谈判今天结束,这也是他在这的最后一晚。

开门的时候,他听到女人的呢喃声:“贱男!”

叶寄北有点哭笑不得,昨晚好像是自己被这女人折磨吧,睡了一晚上沙发,现在浑身酸疼。

“别让我再看见你!”周末又嘟囔了一句。

他不由转过头来看向床上,一节嫩藕似的洁白胳膊伸出被子,那女人的脸露了出来。

如果说昨天在电梯里因为她无辜又清澈的眼神让自己多管闲事,浴缸里笃定睥睨、饱含情Y的双眸让自己差点丧失理智,那么此刻,她紧闭着的双眼,在清晨的阳光里,没有睁开也尽显温柔。

这女人倒是真的很美,叶寄北轻笑了一声,缓缓地关上了门。

也许是药劲过于猛烈,周末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环顾四周,便确定自己依然是在酒店里,她强迫自己巨细无遗的回忆昨天发生的一切。

——先是被人下药,随后被人带进电梯,中间遇见一个貌似很帅的男人,然后就睡到现在。

她的大脑自动过滤掉那些不那么重要的信息。

——那个长得不错的男人是谁?我以前认识吗?

周末就这个问题思索半天后,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稳住!重点应该是我是怎么被下的药?是谁下的药!

她捋清楚思路后,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才感觉到浑身酸痛,低头一看,身上好几处“暧昧”的痕迹。

——该死的,没见过女人吗,免费送上门的也不用这么饥渴吧!

周末低声骂了几句才起身去浴室,也顾不得回自己房间,就在这胡乱收拾了一下,便直奔酒店监控室。

但是监控室的监控视频是不允许人私下查看的,周末无奈只好给舅舅打了个电话,谎称自己的财物丢失了,保安大哥这才松口。

调出酒吧里的视频后,果不其然,就是那个猥琐男,周末进去的时候,他已经在吧台坐着了。

但问题是他怎么下的药呢,周末反复看了好几遍,那男人从头到尾就没什么行动,除了点了一杯和自己一样的酒。

对了,问题就出在这,他桌上已经有一杯,为什么自己坐过来后他跟着又点同样的。

保安看周末睁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监控屏半天不动,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姐,您没事吧?”

周末转过身来,跟变脸似的,用甜甜的声音说道:“保安大哥,您看看这人您认识吗?”

保安大哥被这一变脸绝活整的有些迟钝,想了一会才认出,这个男人是酒吧经理的外甥,几乎每晚都来酒吧。

周末道了谢后,就把注意力放在吧台的调酒师身上了。

猥琐男既然是经理的亲戚,又常来这里,那一定认识酒吧里的员工,两人合作,近水楼台先下药,没跑了。

周末猜对了,给她酒的那个调酒师就是有问题。

从视频上看,显然之前这两人是有交流的,周末坐过来之后他们就刻意拉开距离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并且调酒师在那个男人要酒的时候对着他打了一个响指。

这很明显是在传递信号。

好了,找到问题出在哪儿,周末决定先不打草惊蛇了,既然他们之间有分工有合作,那一定是惯犯了,找着机会再一锅端了吧。

                           

原创文章,作者:空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