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纸片人总裁有个约会》糖三分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白珍珍,白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与纸片人总裁有个约会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糖三分

简介:白珍珍是个沉迷乙女游戏的宅女。
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在心跳游戏这个游戏花了小半个月的工资,却还没抽到一张ssr,一气之下卸载了这个圈钱游戏!
没想到,游戏里的霸道总裁却跑到游戏外,揪起他的衣领,“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角色:白珍珍,白母

我与纸片人总裁有个约会

《我与纸片人总裁有个约会》第1章 卸载游戏免费阅读

白珍珍是被床头的手机震醒的。

她翻了个身,从被子里挣扎地探出毛茸茸的脑袋,像蚕蛹一样挪动着身子一点点移到手机旁边,惺忪地睁开眼,盯着屏幕上的来电人名。

原来是她最近痴迷玩的一款乙女游戏——“心跳游戏”的每日任务提醒。

翻了个身,白珍珍把散落的头发随意地扎成一个丸子头,点开游戏APP,开始每日任务。

心跳游戏号称是一款超现实恋爱经营手游,确实够现实,没有氪金,你不可能抽到ssr;没有氪金,小哥哥们是不会给你发短信打电话;没有氪金,你的感情进度线为0;没有花钱,你永远只能是游戏里的路人甲乙丙丁。

白珍珍当然知晓这些都是游戏公司的圈钱套路,但是理智说是假的有什么用?美色误人,更别说游戏里的段轩言的总裁人设莫名戳中了她的萌点,她接触上游戏才两个多星期,却已经氪了小半个月的工资。

终于做好了段轩言的生日任务,白珍珍点开氪金得到的生日邀请函,刚做的樱花粉的美甲,甲片有些长,不方便打字,她就用指腹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输入,输完,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才点了“发送”。

压着的小臂有些发酸,白珍珍又翻了个身,腋下夹着被子,费劲地从床下捞起一个枕头,放在背后倚着。没有抽到新的卡片,触发新的剧情,日常任务显得有点的无聊,白珍珍放下手机,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寻思着这久违的周末,要不要再睡个回笼觉。

脑袋还没沾上枕头,手边的手机就响个不停,白珍珍掀眼瞧了一眼,一下子竟来了十条微信。戳开微信,母上大人红艳艳的头像那边又来了几条消息。白珍珍撑头,捋了捋额前的碎发,手指上下滑动,看着微信消息,原本惺忪的睡眼,挤满了不满和排斥。

老母亲的十几条微信超长语音总结起来就是某某远房亲戚给白珍珍介绍了一个据说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男生。她抿了抿嘴,点开白母传来那个男生的照片。一张游客照,照片里的男生带着一副黑边框眼镜,有些胖,身上的格子衬衫紧紧地贴在身上。白珍珍把照片放大,这个男生的西裤下面竟然穿了一双跑鞋,而且这鞋是她初中都不会再穿的款式!

一回生,二回熟,对于白珍珍来说,这样的乱点鸳鸯谱已经不下十次,而她从大学毕业也不过一年而已。白珍珍虽然不是颜狗,但也有正常的审美水平,实在没办法把她妈嘴里的青年才俊和照片里的人联系在一起。

白珍珍目光直直地盯着手机里的照片,忽然没由来地感觉到烦躁。

在白珍珍漫长的25年的岁月里,除了几款乙女游戏,就没有其他的恋爱经历。倒不是因为她长得不美,而是白珍珍从小属于佛系,不温不火,不争不辩,对于追求者的态度也总是淡淡的,那些个男生追着追着没得到回应也就放弃了。

原本对白珍珍恋爱保持放养状态的白母在她25岁这个分水岭的时候,也突然一改之前的态度,积极地向各种亲戚朋友打听物色所谓的“青年才俊”,隔三差五地就发几张照片刷新她对白母品味的认知。

眼不见为净,白珍珍抓了抓头,决定假装没看到微信。

临近中午,她踩着拖鞋走到厨房,实在懒得化妆出门吃饭,就准备泡一碗方便面随便应付应付。

白珍珍靠着墙壁,边刷着心跳游戏的游戏论坛,边等着水开。

结果一刷刷到好几条锦鲤,不少人都抽到了段轩言的ssr,白珍珍烦躁地咬了咬唇,怎么她氪了这么多金,怎么就没抽到呢!

不行,她就是不信邪!白珍珍不信邪地又充了188块准备来个钻石十连抽。刚确认支付,手机又响了起来,屏幕上,明晃晃的四个字,母上大人。

白珍珍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按了接通。

电话那头,白母单刀直入,声音中气十足:“死丫头,别装作没看到!这次这个小伙子工作好家庭条件也好,你说什么也不能放过,明天你必须给我去见见!”

“妈,他长得不合我眼缘。”老生常谈,白珍珍揉了揉发胀的额角。

“你就知道看脸,长得好看能当饭吃啊!你已经25岁了,再过一两年就不好找了!你真当自己是什么香饽饽,躲在家里,就有人上门求亲?”

我本来就是香饽饽,白珍珍捏捏自己肉乎乎的脸蛋,心里默默回应,我可是霸道总裁段轩言的女人!

被白母缠得实在没办法,白珍珍只好先答应下明天的相亲。得到她的保证,白母这才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白珍珍看着已经泡成了粥的方便面,太阳穴突突地跳,一种憋屈的别扭感,由内而外,从头到脚,久久不能平复。

越发地咽不下这口气,从小到大,白珍珍简直乖得不像话,所有的事情都是听从白母的安排,以至于就连当初填大学志愿的时候,白母都丝毫没有考虑她的想法。

可是难道现在连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嫁给什么的样的人,都要听白母的吗?想到未来她要和照片里的人一起生活的画面,白珍珍捋了两下头发,更加坚定了不能再屈服的决心。

实在没有心情再吃午饭,白珍珍赌气般地把方便面一股脑倒进垃圾桶。又回到了房间,半倚在床头,打开“心跳游戏”,准备把刚才充值的钻石全部都用来抽卡。

但是……

连抽了三次十钻抽,除了抽到几张已有的sr,其他的都是r,而且里面还都不是关于段轩言的!白珍珍不信邪地想再充值钻石继续抽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微信余额只剩下8.8,她明明记得自己前两天才往里转了两千块,也就是说她又花了小两千块抽了一堆不想要的游戏卡么!?

她和那些轻易就抽到ssr的人玩的是同一个游戏吗?白珍珍忍不住怀疑,她盯着羁绊预览里那几张段轩言的ssr一直到目光发直,满脑子都是刚刚白母教育她的话,越发地觉得烦躁,觉得事事不顺心。

现实已经够让人心烦了,这个破游戏还处处添堵,花了这么多钱,还抽不到一张想要的游戏卡!

还给不给人留点活路了!

白珍珍甩了甩脚丫子,脚上的棉拖被狠狠地甩到了地上,然后她拉起堆在一边的被子,把整个人都裹在棉被里,只露出两个手指头泄愤般地戳了戳“心跳游戏”的APP,最后直接点了左上角的叉叉。

网上这么多乙女游戏,难道还怕找不到她中意的,哼!

这样自我安慰地想着,白珍珍又切换到微博页面,刷了几条热门,眼皮就开始打架,意识也变得迷迷糊糊,她索性把手机扔到床头,闷着被子又昏昏睡了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糖三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