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的我,被曾孙女直播曝光了》陈小刀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许茵茵,许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修仙的我,被曾孙女直播曝光了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陈小刀

简介:许海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渡劫修仙者。
百年前,进入深山寻求仙道。
百年后,渡劫失败的他蓦然回首,久别的红尘,居然成了自己的执念与心魔。
许海,想要回家看看。
可百年时光,后人早已经在时代的潮流中消逝。
所幸,他还有一个曾孙女存于人世。
这天,他刚回祖宅,找到了正在直播的曾孙女。
不料意外曝光了他的身份,
于是,
整个世界震惊了!

角色:许茵茵,许海

修仙的我,被曾孙女直播曝光了

《修仙的我,被曾孙女直播曝光了》第1章 我是你祖爷爷免费阅读

魔都最为繁荣的城市。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天气异常的厉害,明明是最为炎热的七月,这两天却是气温骤降,人们都添上了外套。

接连几天,天空灰蒙蒙的,乌云遮住了所有的阳光,却又不下雨。

一阵阴风刮过,路上的行人裹紧了自己的衣服,行色匆匆。

一个老者悄然出现在十字路口,

路过的人没一个注意到他。

这正和他的意,老人不想自己的出现引起太大的骚乱。

只是这个天气太招人烦,老人挥挥手,天上乌云竟开始慢慢散去,一缕阳光终于透过厚厚的云层照射向大地。

许海感受到气温的回升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徐步走向大路尽头,拐进了胡同。

胡同里,一座气势恢宏的宅子静静地呆在那里。

许海看着古朴的宅子感概万千,“老伙计,我回来了。”

许海抬手抚摸早已有些掉漆的红色木门,叩响门环。

“来啦。”清脆的女声传进老人的耳朵。

伴随着“嗞噶”声,红色木门被打开一扇,它已经历经过太多的风雨,不再年轻。

许茵茵探出小脑袋,发现敲门的是一位年约六七十岁的老者。

老者一身白衣,一头银发被木簪盘起,脸上虽然有了岁月的痕迹,但精神还是很好,没有一般老人那种年迈感。

许茵茵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位老人一脸和善的看着她,她还是感到来自他的压力,立马规规矩矩的站好。

“老人家,请问您找谁啊?”许茵茵印象里没有这号人物,或许是走错了吧。

“小姑娘,你是不是姓许。”许海没有回答,反问许茵茵。

许茵茵不解,但还是乖乖点了点头。

许海哈哈一笑。

“那就是了,许久不回家,想要回家来看看。”

“嗯?回家?”

许茵茵更是疑惑,她这一脉就剩她自己了。爷爷奶奶在她六七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父母在前两年也因为意外去世。

也没听说爷爷有什么兄弟,这里肯定不是他家,许茵茵更加确定这位老人家是走错了。

“老爷爷,您走错了,这里啊,不是您家。这是我们家的祖宅,我从小就在这里住了,我以前也没见过您啊。”

许茵茵耐心的向许海解释,只当他记性不好。

许海看穿许茵茵的想法,“小姑娘,别担心,我记性好着呢。”

许茵茵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摸摸鼻子。“老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您说这是您家,我实在没法相信。”

许海不以为意,指着宅内挂在厅堂墙上的一幅画。

“那是我儿子。”

“啊!”

许海淡淡的一句话像是一道天雷劈到许茵茵的脑袋上,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嗡嗡的。

明明这句话一点都不可信,可从眼前这个老人嘴里说出来,许茵茵觉得无比逼真。

可是,

自己的爷爷离世的时候就已经快八十岁,十几年过去,若他还活着,也有九十岁了。

这个老人左右不过六十多岁,怎么可能是自己爷爷的父亲。

事实上,

许海,如今世上仅存的一个修真者,生于清朝末年,那时还有皇帝在位,他亲眼见证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登基又被废除。

这么算下来,许海也已经有一百二三十岁。

数十年前,与他结发的妻子故去,儿子也已娶妻,他觉得在这尘世间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简单收拾了些行囊就去往山中清修。

没想到在这一待就是这么久,

在山里的这数十年间,他每天除了修行也就是倾听山中花鸟虫鱼的鸣叫,欣赏夏雨冬雪。心中没有尘世的纷杂,修炼自然如鱼得水一般。

经过数十年的不断修行,月末半个多月前,他终于达到渡劫期,只要安全度过此次大劫,他便可以成功飞仙。

天不遂人愿,许海渡劫失败。

怎么会这样,明明已经过了修炼的瓶颈期,也已演算过,此次本应成功渡过大劫飞升的。

“此前也有无数后来者在我之前飞仙,为何偏我不可。”

难道是在这尘世间的尘缘未了,才导致飞升的失败?

飞升的失败代表着什么,不能再继续修行。不过好在他的一身修为并不会随之消失,这一点还让许海有点安慰。

只是这以后的时光该怎么去面对……

“罢了,这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知道老宅还在不在,也不知道我的子孙后代如今过的怎么样了。”

就利用这红尘世事来练练心吧。

……

“你爷爷是不是叫许恒。”

“您怎么知道?”

许茵茵惊讶老人知道自己爷爷的名字。

不过,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网络那么发达,想要知道爷爷的名字,还是挺简单的。

单单是知道名字这一点,还不足以证明什么。

“你爷爷字持之,他在十五岁那年赴美留学,在那里他认识了你奶奶,三十岁才结婚。他还喜欢收集各种邮票,他的屋子里有他集的邮票本。”

爷爷喜欢收集各种邮票这件事她是知道的,但她从来没见过什么邮票本。

所以,就算加上这一点证据,也不能打消许茵茵心中的疑云。

“你可以去找找看,就在你爷爷书桌的夹层里。”

也好。

许茵茵转身向屋内走去,

“我叫许海。”许茵茵的脚步顿了一下,她不清楚老人冷不丁的告诉她名字做什么。

书房内,许茵茵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摸索才找到那本老人所说的集邮册。

许茵茵有些惊讶,没想到真的有。集邮册经历几十年的岁月,早就氧化的很厉害了。

许茵茵小心的打开,其中夹着的一封信不小心掉在地上。

“嗯?这是什么?”许茵茵打开里面的信件,发现是已经过世的爷爷写的,这个家里,除了他没人能写得出如此苍劲有力的字。

她大概扫了几眼,明白信件的主要内容就是爷爷的父亲有很大可能还活着,如果以后老人家重新返家,一定要代他尽孝。信里还强调如果父亲一直没回来,这封信便要一直封存。

前面信的内容本就令许茵茵惊讶,看到结尾的那一行字,更是惊的倒吸一口凉气。

“许海就是我的父亲。”

她好像突然明白老人为什么会跟她说他的名字。

许茵茵兔子似的窜出去,却见老人家早已坐在院落里的小石桌旁,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一套喝茶的工具,悠闲的品茶。

“怎么样,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许茵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机械的点点头。

许海端起杯子轻轻抿一口茶,“如果没有弄错的话,我应该是你的祖爷爷。”

                           

原创文章,作者:陈小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