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的男人是条龙》大王不想巡山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之我的男人是条龙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大王不想巡山

简介:温荔穿越成男人,遇上一个误穿成女人的现代男人,她天天都琢磨着怎么偷换对方的身体。
从现代菜鸡变成驱鬼捉妖的通灵师,她以为自己这个冒牌货会被妖魔鬼怪当手撕鸡撕了,不料她第一次出手就震惊所有人。
为了回到有网络的现代,两人携手打怪修仙,一不小心就修成了震撼六界的恶霸眷侣,妖见妖怕,鬼见鬼愁。
温荔感叹:我活这么大还没见过真龙呢!
某人化出原身:夫人,你昨夜不是刚搂着一条龙睡觉么?女强男强1V1,甜宠

角色:

穿越之我的男人是条龙

《穿越之我的男人是条龙》第1章 魂都能勾错免费阅读

温荔觉得头重脚轻,胸口发闷,就像被人按在水里喘不过气来。

她好不容易睁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处喧闹的、类似广场的地方,有很多人在排队慢吞吞地往前挪动。

温荔觉得有些奇怪,她记得她被车撞倒的时候,正身处一座立交桥上,怎么突然就到了这个大广场?难道是车子直接将她撞飞下立交桥,掉落到广场?

而且这广场也恁糙了些,连路灯都舍不得开,只开一些暗淡的小小装饰灯,周边都看不真切。

温荔想掏手机看一下时间,才发现手机不知道掉哪去了。

她看着排队那些人,心里一动。

她赶紧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去排队再说。这么多人排队,绝对有好事。

反正排了不吃亏,排了不上当。

队伍向前挪动了好一会,温荔有些心急地戳了戳排在自己前面的男人,问他是不是排队打疫苗?怎么这么慢?

男人扭头看着她,神情有些呆滞地说,这是去投胎的。

温荔愣了一下,哈哈笑道:“大哥,你可真幽默!”

男人直愣愣的盯着这条队伍说:“确实去是去投胎的,投的是畜生道。”

温荔脸色一僵,这才注意到周边的不对劲。她本来以为这里是广场,可周边很空旷,除了身后的大门,完全没有任何其他建筑物。

她仔细瞅了瞅,才发现刚才她以为的那些华而不实的装饰灯,其实是一盏盏鬼火。

她用自己五百度近视的眼睛使劲往后瞅,终于看到身后那座庄严肃穆阴沉的建筑物上方写着两个大字:酆都。

温荔浑身一激灵,这么说,这些人……这些人都是鬼?

她吓得抱头鼠窜:“有鬼呀!”

众鬼:“……”

说的好像你不是鬼一样。

这时一把威严的声音传来:“何人在此喧哗?”

一个身穿红衣的男人从不远处飘过来,不悦地盯着围成一圈的众鬼喝道:“不得喧哗,不得聚集。”

红衣男人是刚巧路过此处的判官,他问一旁维持秩序的鬼卒,到底怎么回事?

鬼卒指着温荔答道:“她被鬼吓晕过去了。”

判官:“……”

他一挥手,一缕气息弹过去,温荔悠悠醒来。

温荔一睁眼就看到眼前的男人一脸正气,她赶紧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嚎啕道:“大哥,好汉,救命啊!这里有好多鬼啊!”

判官无语,冷酷无情地说:“拜托,你也是鬼,我也是鬼。”

温荔又一次华丽丽地吓晕过去了。

判官不得不再次把她弄醒。

温荔刚才在地上滚时,披头散发,判官也没注意她长什么样儿。

这会儿她突然跳起来,生龙活虎地嚷嚷,判官看清她的脸后吓得一抖,厉声喝道:“是谁把她的魂勾到这里来的?”

黑无常跑过来说,她的魂体在勾魂现场乱飘,就顺便勾过来了。

判官眼前一黑,急急问道:“上头那位的魂是不是也回来了?”

白无常气喘吁吁赶来,战战兢兢地说,那位的魂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蛮力抽离,魂体强悍,不受约束。他压制不住,又怕魂体在凡间生乱,只能念咒引着魂回了酆都。

红衣判官顿时摇摇欲坠,心想完了完了,天要亡他!

他问白无常,那位的魂如今何在?

白无常说,那位约莫受了伤,现在还躺在衙堂里昏迷不醒。

红衣判官一把拎起温荔,瞬间遁地回到自己在酆都的衙堂,黑白无常紧跟着飘走。

温荔被判官拖着遁地又飞天,差点吐酸水。这个时候她已经醒过来,但想到要面对这么多鬼,她选择了最保险的方式——装死。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她来了阴曹地府,她在车祸里丧生了。

她这辈子福大命大,不管遇上什么意外都能逢凶化吉。一群朋友去海边玩,几个人一起手拉手下海,其他人都被离岸流卷走,唯独她活下来。

她出门旅游,大巴车翻下山崖,乘客死的死,伤的伤,唯独她毫发无损。

她活了二十年,遭遇过大大小小的意外,从未受伤,身上甚至连一个刀切的小伤口都没有过。

她本以为自己的好运气能持续到老,没想到命运这狗东西不玩则已,一玩就干票大的,直接把她给整断气了。

想到冰箱里还有两条火腿肠没吃,家里还有半箱泡面等待她临幸,她就忍不住想流下两行辛酸泪。还有她银行卡里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几万块钱稿费,也不知道会便宜了谁。

她要是早知道自己红颜薄命,就不应该对自己那么抠抠搜搜的,起码得把钱花光再死。

就在这时,温荔听到判官说:“她阳寿未尽,赶紧把这俩祖宗送走,一刻都不能留。”

俩???

温荔立刻竖起耳朵,难道还有人跟她一样被勾错了魂吗?

黑无常为难地说,地府跟人间有时差,这女人跟那位的尸身已经被火化,送不回去了。

温荔又是一哆嗦。

她心想,那位是哪位?为什么他们提起这人时语焉不详,语气里满是敬畏?

判官脸色阴沉地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必须给他们找到合适的身体送走!”

过了片刻,白无常着急忙慌地回来复命,说已经找到两个适合他们的身体,但是有些小问题……

他还没说完,暴躁的判官就不耐烦地说:“既然是小问题,你们看着办就是了,还需要我来教你们怎么做吗?赶紧送走他们,别耽搁!”

判官并不知道,因为他的一个不耐烦,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也让他将来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温荔虽然很高兴自己能返魂还阳,但听到判官这样的话还是惴惴不安。地府的长官们都这么草菅人命的吗?魂都能勾错,又随便找个替代品塞回去?!

                           

原创文章,作者:大王不想巡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