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捡的奶狗是头狼》陌鸢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救命:捡的奶狗是头狼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陌鸢

简介:骗我是你的选择,但只有我能决定你骗我多久。
慕容黎,我是夜晚的星星,无处不在、闪耀又尖锐。
是吗?叶星晚,我们就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狼?

角色:暂无

救命:捡的奶狗是头狼

《救命:捡的奶狗是头狼》第一章 捡到你免费阅读

“慕容黎,公司决定送你去波士顿皇家音乐学院镀金,你的星途四年之后回来在看情况安排。”

“慕容黎,你被雪藏了,我们这些人都要调去其他的艺人手下。”

“慕容黎,长得好看没用的,你要有实力有靠山。”

“慕容黎,我好后悔喜欢你,我脱粉了。”

……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慕容黎惊醒手也抓住了个什么东西,软软的。慕容黎还将手里的东西抓了抓仿佛在辨别是什么。

“舒服吗?”叶星晚挑眉,声音带着温怒。

“还可以…”慕容黎偏头只见旁边位子上坐着的女生,眉目如画,虽然没有化妆但是唇不点而红,似乎喝了点酒脸颊有些红晕,有些生气的瞪着眼睛倒也平添了几分俏皮,只是白衬衣上大片的红酒渍颇为难看。

慕容黎触电般的收回手,“对不起,对不起…”尴尬的挠挠头不知道怎么办。

“你让让”叶星晚站起来在行李架上找着自己的铂金包,从里面拿出一件长裙,径直离开。比起和这个陌生人叶星晚更讨厌湿哒哒贴在身上的衣服。

慕容黎盯着叶星晚离开的方向急忙找空姐问了自己撒的是什么红酒又要了杯一模一样的放在旁边的桌板上,想着过会怎么道歉。

十几分钟后。

一袭酒红色长裙的叶星晚出现在视线里,身姿曼妙,领口点缀的珍珠恰到好处的凸显了天鹅颈,合体的剪裁将盈盈一握的腰线展露无遗,迎光而来,真丝面料熠熠生辉,直看呆了一路的旅客,当然也包括慕容黎。

直到叶星晚落座,慕容黎才回过神来,细细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女子。乌黑的长发及腰,随意的披散着,不施粉黛的脸上浅浅的红晕,一双眼睛极深极黑,领口处若隐若现的事业线,裙子侧面开叉匀称的小腿若隐若现…

“咳,”叶星晚的气还没消,虽然不拘小节但刻在骨子里的睚眦必报不可能因为对方长得不错就匆匆翻篇。

“啊,对不起,我刚刚是做噩梦了,不是有意打扰你的。”慕容黎有些心虚的吐吐舌,因为紧张小脸也是红扑扑的。

叶星晚挑眉,没有说话,只看得慕容黎更加心虚。

“那个…衣服我赔你”又讨好的将红酒递到叶星晚面前,像个小哈巴狗。

叶星晚接过红酒,冷眼打量着慕容黎,估摸着也就十七八岁,椭圆形的白净小脸,一双峨眉,圆圆的杏仁眼藏着星河浩瀚只是现在全是忐忑的色彩,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脸颊的奶膘因为紧张颤巍巍的,简单地白色T恤搭配黑裤子不细看都看不出是阿玛尼的定制款。此时,一双手紧张的彼此抓握。

“怎么赔,把你这件赔给我吗?”叶星晚晃着酒杯。

“我…我…”

叶星晚勾唇,看着小男生结结巴巴的样子玩心大起,一下勾起慕容黎的下巴,笑的妖娆“不如把你赔给我?”

慕容黎猛地偏过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我…”慕容黎19岁了,过早的混迹娱乐圈自然听得出其中的意味。

叶星晚看着慕容黎的局促不安,自然也不会落下偷偷泛红的小耳朵。

“地上没缝”叶星晚斜着身子探过来煞有其事的看了看慕容黎的脚下。

“我…”慕容黎的脸瞬间红的和小耳朵一个颜色,“你去波士顿是旅游吗?”

“不是。”叶星晚慵懒的靠回自己的位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欣赏着对面的不安,“别扯开话题。”

被发现的慕容黎更是局促不安,头都要低到座位下面了。

“想好了吗?”叶星晚押了一口红酒,打破了沉默。

“那…除了我,你想要什么?”慕容黎突然挺直了腰杆一副要去赴死的模样。

噗的一声笑,“你这样子像是我要逼良为娼似的”说着拿出手机,点开“算了算了,你有微信吗?”

“什么?”慕容黎一脸懵。

“问你有没有微信,加个好友,这次的事先记上,有机会在赔我”叶星晚懒得逗他了,怕把这小男生为难的想跳飞机,那罪过可就大了。

“好”慕容黎呼了一口气一把抢过叶星晚的手机加好友一气呵成,生怕对方反悔。

叶星晚顺手从包里拿了两颗薄荷糖递一颗给慕容黎,“这事有时间在说,别害怕,姐姐也不是饥不择食。”离落地还不到10分钟,不适合纠缠。

慕容黎红着脸接过糖,握在手里,觉得这个女生或许可以听一听自己的梦,深吸一口气,忐忑的低着头说“我是一个艺人,两年前发展受阻被公司雪藏并送出国读书,团队被其他艺人瓜分,星途黯淡,我的粉丝都说要离开我,我刚刚就是梦见了这个,我很害怕。”

叶星晚正在看窗外,对慕容黎的话题并不感兴趣。

“你有听我讲话吗?”慕容黎低着头,把脚缩在座椅上抱住,说话都带着鼻音。

“有”叶星晚答的干脆一回头就看见慕容黎微微发抖的肩膀。

“那…”慕容黎想要一个答案。

叶星晚重重的收起桌板,一把捏住慕容黎的下巴逼着他与自己对视,极深极黑的眼睛似要把慕容黎看透,“你问问自己当初做艺人是为了什么,现在又是为了什么?都已经在绝境了,还不杀出一条血路来,踩着别人的膀子往上爬,在这自怨自艾混吃等死给谁看啊?”我当年就是这样杀出来才保全了我的家。

“当初是因为好奇,但是几年下来我真的喜欢音乐。”慕容黎眼睛红红的,倔强的看着叶星晚。

“那就去争取,做艺人就是要站在制高点,让全世界看见。”叶星晚看了看窗外,飞机已经降落了,拍了拍慕容黎的肩膀,“你会知道怎么做的。”

说罢站起来,戴好墨镜,拿着随身的铂金包下飞机。

                           

原创文章,作者:陌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