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之秘》最爱肠粉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秘境之秘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最爱肠粉

简介:《秘境之秘》讲的是男主与朋友一起跨越各大奇异秘境,追寻父母失踪之秘,冒险、玄幻、爱情、历史等多种元素,希望大家喜欢。

角色:暂无

秘境之秘

《秘境之秘》第1章 古玩寻秘免费阅读

在帝都的某古玩市场里,大清早,这里已经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老的,少的,都簇拥在各个古玩摊位,低头把看着各种各样古旧物件,有些人一看就是一上午,乐不思蜀。看上了就讨个价,还价,合适就上手,不合适也会恋恋不舍地离开。

在某处的摊位,站着两位年轻人,都二十岁来岁。

一个年轻人穿着一身黑色中山装,全身上下干净整洁,没有看到一丝皱痕。他站得笔直,盯着摊位,一看就是半个小时,不说话,也不知道看上了什么。老板看着客人如此投入,也不好打扰,任由他继续看。

另一个年轻人一身潮流服装,左顾右看,心思根本不 在摊位的物件上。他有点不耐烦,便问道:“嘿,张如意,你到底看上啥?瞅了半天,啥也不说!”

张如意看了那潮流年轻人一眼,猛然一脚踢了过去,说道:“范剑,你要有耐心!”

那范剑大叫一声,捂着疼痛的膝盖,十分生气,说:“痒痒挠,别以为我打不过你,惹急了,你范爷跟你拼了!”

张如意笑了笑,平淡地说道:“是不求人。不过,我们改天可以再切磋一下。”

“这……算了,范爷今天大人有大量,放你一马。”

范剑见势头不对,瞧了张如意一眼,还是妥协了。因为他知道,每次找张如意切磋,都是被揍得体无完肤。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汉不吃眼前亏,至少他现在心里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万一现在应了张如意切磋要求,那他回去真的会找自己“磋”一顿的。

说到这里,范剑给张如意起了一个外号——痒痒挠,因为如意在古代就是个搔背的痒痒挠。对于此外号,张如意也不生气,因为范剑说得没错,如意就是痒痒挠,只是觉得“痒痒挠”这个外号有点俗气,文雅一点,“不求人”更合适点。

说罢,张如意继续看那摊位的古旧物件,因为他一开始就觉得这里的物件有一丝丝特殊的“气”,只是这丝气很弱,混杂的物件也多,一开始分不清来自哪里,所以看了很久。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个青铜鱼符上,便开口说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一听,眼睛一眯,脸上顿时堆出了笑容,迎了上去,说道:“小哥眼光不错,这个是我们这里的“镇摊之宝”,平时不摆出来,今天刚摆出来,就被小哥看上了,缘分啊。既然有缘,那就收你两万!”

张如意点了点头,正想说着包起来,却被一脸急气的范剑拦住了。

“老板,你这太扯了吧!就这样的铜牌,你就想收两万,生意可不是这样做的!你说这是镇摊之宝,镇摊之宝会摆在这个角落吗?再说了,范爷我可是华夏大学历史地理双硕士,这种青铜鱼符,不过是民国时装饰棺材板的,死人的东西,用着也晦气,若不是最近家里的老猫肚子有点胀气,拿来避下邪,我们才不要这鬼东西。”

范剑其实不懂,东拉西扯一番,目的就是为了跟老板讨价还价。其实老板也不懂,这东西是从一位农民手里面收来的,若是懂了,好东西也不到张如意看着。

但是老板有一点是确定的,这小子说他是华夏大学的双硕士,他打死都不信,一身光棍气。若是说旁边的张如意是双硕士,他还有点信了,至少人家气质像文化人。

张如意在一旁看着范剑胡扯,也是笑着,但他不点破。说真的,平时范剑虽然混混气,但关键时刻还是靠他,毕竟他的招数比较多。

“那你说多少合适?”老板一看,这水鱼忽悠不了,毕竟今天还没有开张,便向范剑讨个价。

范剑一见老板讨价,便伸出两个手指头,说道:“这玩意,最多两百!”

“什么!两百!我两万的物件,你还成两百!不能卖!”老板也急了,这落差有点大,实在不能接受。

“不卖就算了,这玩意一看包浆,就是仿,不卖免谈,我们再逛逛,说不定还能看着个老鼠生肖,那玩意治老猫肚胀气,十分有效!”

说罢,范剑就打算拉着张如意离开,气场很十足,真的是准备走的气势。张如意也配合范剑,做了一个转身的姿势。因为在古玩的讨价还价过程中,你越爱物件,价格就得越高,古玩摊的老板,眼光贼得狠。

“等等,我卖了!”老板一咬牙,把价格答应下来了,毕竟一大早,他也想图个开张大吉,毕竟这个物件收购回来才一百块,也值了。

张如意回头一笑,说道:“好,包起来。”

老板一听,心里也乐了,毕竟这生意算是做成了。

张如意又问了一句,“老板,这物件出自哪里?”

“小哥,你这就不懂行规了,正所谓货不问出处,不问真假!”老板佯装怒色。

“加多一百。”张如意平淡地回来一句,毕竟他真的想知道这青铜鱼符出于哪里,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老板一听,顿时又乐开了花,有钱赚,便不管什么行规不行规了,再说这又不是鬼货贼货,说了也无妨,说道:“这可是匀荒货,从东北长云山下的一位老农民手里收回来的,小哥今天可算走宝了。”

张如意说了声“谢谢”,给了钱,接过青铜鱼符,转身就走了,干净利落。

范剑也赶紧跟了上去,想着张如意看了大半天,肯定是淘了个大宝贝,便细声问道“我说老张,这玩儿能值多少钱?两万你都肯给,至少值个十几万吧,要不考虑请范爷撮一顿,我今天可帮你省了不少钱啊。”

“不值钱。”张如意淡淡地回应一句,他现在的目的是回去,其他事情不作考虑。

在帝都的郊外,有一座博物馆,博物馆不大,也有几百平方,三层楼高。但建筑很古老,明清时期的砖石结构,青灰色的砖墙瓦顶,梁枋门窗多为木色,有些古旧,整体建筑有股清秀之气。

因为是郊区,所以出入博物馆的游客也不多,寥寥几人,显得有些静谧。

博物馆的三楼客厅中,坐了一位老人家,花白的头发,盘缠在几乎光秃的头顶上,脸上挂着个大大的老花眼镜,一边把看着青铜鱼符,一边抽着老烟斗,吞云吐雾。而不远处,也坐着张如意,张如意手里捧着一本书,专心地看着。

“你怎么看?”老人家良久才开口问道。

张如意放下手中的书,回应道:“我看不出,只是觉得它身上散发的丝丝气,跟十五年前那群人很似,散发淡淡的黑气。”

老人家抬起头,怒气顿时生起,扔出手中的烟斗,打向张如意,怒道:“我说过,你不要再追寻十五年前那件事了,你应该好好地活下去!”

张如意避开打过来的烟斗,猛然站起身来,大声说道:“爷爷,我不明白,你为何不找他们,他们可是你的儿子和儿媳啊,也是我的父母!我不应该找他们吗!”

听到这话,老人家有些神色黯淡,他起身,转向窗户,嘴里喃喃地说道:“你不应该,你不应该……”,之后他的脸颊上流下一行老泪。

张如意知道自己又伤了爷爷的心,连忙道歉。爷爷也挥手表示没事,但还是站在窗边良久才回过头来。

“你说这鱼符出自于长云山山脚?”爷爷问道。

“是的,这有何特殊?”

“看这形状材质,不像是历朝历代的物品,更像是来自……”老爷子说到这里,停顿了,因为他担心继续说下去的话,张如意会追问那线索。

“你说的是秘境吗?长云山有秘境。”

张如意追问着老爷子,他真的想知道这条线索。十五年前那一幕,至今历历难忘,那夜里出现的黑衣人,带走了父母。父母恳求他们不伤害年幼的张如意,才不做任何反抗,至今未知生死。张如意唯一记得的是,那带走父母的黑衣人,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黑色气息,这气息让他终生难忘。

十五年来,他只要有时间,就转辗各地的古玩市场、古城村落,去过荒漠绝境,爬过雪山,趟过海域,都是为了找到父母的线索。今天终于发现与父母失踪线索有关的物品,他怎么能放弃不追问呢?

老爷子知道自己回避不了这个问题,他长叹一口气,继续说道:“正常来说,秘境中的物品很难流出到现世的,更不用说被老农民捡到,秘境中的空间自成一界,与外界完全隔绝,除非找到入口,否则绝不能入。”

“说不定这就是那秘境中的入口的钥匙。”张如意猜测地说道,毕竟秘境物品不可能自主流出,那留在外面的,很可能是钥匙。

被张如意这么一猜测,老爷子捡起烟斗,抽了一口,陷入沉思,良久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看这铜牌像鱼型,细看,又不像鱼型,感觉更像一个鱼状怪物!”老爷子开口道。

张如意眼睛一亮,知道老爷子想到了什么,他一改以往文质彬彬,急忙抓住老爷子的手,恳求他告诉自己。

老爷子继续说道:“你应该听说过长云山龙池水怪的传闻,不单是现在的新闻有记录,而且历代以来,也有文案记录,不少人曾目睹。我们隐世家族中有一名弟子,更曾与此水怪战斗过,据他所描述,那水怪正与此铜牌的形状八九分相似。只是那家族中的弟子后来便消失不见了,此事情便不了了之。”

话语说到此,张如意心里已经有了盘算,这长云山龙池秘境,他一定要去探寻一番,说不定自己的父母便在那里。

老爷子自知拦不住张如意,长吸一口闷烟,说道:“天意如此,我又如何能阻挡!”

他本想让张如意好好地读书,读完书好好地生活,之后继承博物馆,做一个平凡的人。可惜,他始终放不下父母,一定要踏入那暗涌之中。

而另一边,古玩摊的老板,在张如意他们离开后,便收摊了。他来到一个类似于祭祀台的建筑物前,突然双眼发白,举起一把小刀,刺向自己的腹部。他嘴里溢出血丝,却笑着喊道:“大巫,属下完成了你的所托!”之后便是倒下。

                           

原创文章,作者:最爱肠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