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养家糊口后,发现娘子是富婆》星期五的我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努力养家糊口后,发现娘子是富婆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星期五的我

简介:她去青楼,他把青楼端了,去吃饭,他忍着肉疼把酒楼包了,她去城外看风景,他带兵在她面前操练,本想膈应她,结果人家看肌肉男看的可起劲了。
陆欢宜夜黑风高的救了个白眼狼帅哥,回头他却把她抓了。
后来周初白救了她,她反手送给他一巴掌。
她越看这厮越心烦,他却对陆欢宜越看越稀罕。
王爷每日早出晚归努力赚钱养家
下人:王爷,王妃又败家了!又买了五十个姑娘回来。
周初白:……
且看王爷负责貌美如花,王妃赚钱养家

角色:暂无

努力养家糊口后,发现娘子是富婆

《努力养家糊口后,发现娘子是富婆》第一章 劫道的免费阅读

“一个和尚有水喝,两个和尚呀有肉吃,三个和尚呀苹果吃~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崎岖蜿蜒的山道上,一辆华丽的马车正缓缓向边境方向赶着,马车里悠悠传出女孩子的歌声。

“姑娘,和尚是不吃肉的。”粉儿在马车外面拿着小鞭子,两条小腿垂着荡啊荡啊。

姑娘还老说她没见识,你见过谁家和尚吃肉的?而且她家姑娘再唱下去她这耳朵还要不要啦?

马车里睡了一只白色的大肥猫,正躺着打盹,肚子时不时发出咕噜咕噜咕噜的声音。

马车里还有一个14.5岁的模样的少女,一张鹅蛋的小脸,白里透红的皮肤,她听到粉儿的话,嘴角扬起,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笑起来有些妩媚。

陆欢宜手里捧着一袋栗子,剥了壳正往嘴里送,她声音悠长轻盈调侃道:“粉儿啊,这酒肉穿肠过,佛祖才会心中留嘛。”

粉儿噘起嘴,手中的鞭子扬起在马屁股拍了一下道:“歪理。”

“哎,你这小妮子现在胆子是越发大了你?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陆欢宜不满的说道。

粉儿在车上摇头晃脑的嘚瑟着道:“那是因为你小时候老是坑骗我,现在我大了,你骗不了我。”

说到小时候,粉儿可有意见了,姑娘从小就有一堆歪理,还老是坑她,上树掏鸟窝,下地偷邻居家林老板的狗,还偷偷抱回院子里悄悄养了几个月,后来还是被大少爷发现了,又给人送回去。

“哼,真是女大不听话啊。”说着陆欢宜又有模有样的叹了一口气:“哎~”

马车仍在缓缓行驶着,前方大道上树林却忽然蹦出几个山贼,提着大刀挡在她们马车前。

“小娘子,过道啊?”一个小头目一双眼睛贼兮兮的打量着粉儿。

粉儿一时来了兴奋,这场面这开头白她熟啊!

几个山贼见粉儿也不开口,以为被吓到了,一个个乐的正得意。

另一个山贼给那个小头目建议道:“头儿,你瞧这姑娘,长得多水灵,要不抓山上去?”

“我看好!”几个人相视,放肆的大笑着。

粉儿也跟着笑,她扭头问马车里陆欢宜道:“姑娘?要不我们再干一笔?”

陆欢宜坐在马车里却凝眉纠结起来了,这打头吧会死,太血腥了,打脸吧这几人长的就丑了,万一脸毁了,人家不活了怎么办?

万一哭着喊着要她给人负责任怎么办,真是为难死她了!

过一会儿,马车里嗖嗖飞出几个尖锐的暗器,暗器却只是擦过那几个山贼,山贼们一开始见到忽然射出的暗器还暗道不好,但在见到那暗器压根都瞄不准他们的时候,一个个笑的刀都快拿不稳了。

“哈哈哈哈,马车里那位就这个点水平啊?”一个山贼嘲笑道。

随之马车帘子被掀起,走出一个红衣女子,见这场面也不慌,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

“打劫。”

几个山贼面面相觑,几个意思他们这是劫上加劫了?还能这样的?

还没反应过来她这句话,就见粉儿从腰间抽出一条鞭子,唰的盘在那个小头目脖子上,又重复了一遍道:“打劫听到没有?把你们身上钱给我掏出来。”

其他山贼见自己的头被抓住了,几人一股脑一起上,准备将把这小姑娘打的心服口服。

粉儿见这么多人,心里可乐了,手上的劲又加重了几分,只听见唰唰唰啊啊啊啊的声音,场面有些混乱。

紧接着几个人都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嗷嗷叫。

“说了打劫你们不信,真的是,我家粉儿出手可重了。”陆欢宜优哉游哉的坐在马车上抚着大肥猫的毛。

粉儿在一旁撇嘴她下手已经很轻了,这要是换成余安,那想都不敢想。

那个被揍的最惨的头目,牙都被揍碎了说话也漏风,口齿不清的说道:“女侠……摇……名啊。”

粉儿收起鞭子大摇大摆走来道:“快点的!把你们身上东西掏出来。”

山贼悲哀了,前面刚抢了一单大的,还没来得及回寨子里跟兄弟们分享呢,就又被抢了,这说出去都没人信啊,他老六子还要不要脸了!

但是在脸跟命之间,他显然是个识时务的人,颤抖着双手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都交给了粉儿。

另外几个啰啰见自家老大都这样了,也都识相的拿出刚得的宝贝。

粉儿见差不多了,啐了一口口水给那几个山贼,拍着手乐呵的回来赶马车了。

“啧啧啧,粉儿,有辱斯文 有辱斯文。”

“姑娘,这都是你教的。”

陆欢宜一时语塞了,选择没听到,给在暗处的余安打了个手势,余安心领神会去报官了。

劫匪嘛,总是要入狱的,想到刚刚那几个人居然敢调戏粉儿,余安一双眼睛满是杀气,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又给每人脸上加了点料,超级大猛料!

刚刚打斗处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在山道上方站着一个男子,一身黑色窄袖衣袍白玉腰带,低调而不失优雅。

脸如雕刻般五官端正,眼眸深邃剔透,男子背手而立,将刚才两个少女的打劫场面尽收眼底,他嘴角勾起一抹不知其味的笑。

有点意思。

旁边还有一个摇着折扇的男人,他戏谑的开口,“周初白,这也算是你管辖区域了,你就这么眼铮铮看着打劫啊”

“风大看不见”周初白挺直腰背道。

游宁摇着扇子的手顿住,忍住那要抽搐的嘴角,“你莫不是……见人家生的貌美?”

游宁不怀好意的笑看着面上板正的他。

周初白侧头打量着游宁,目光最终停留在他手中的折扇,好半晌才问他,“你不冷?”

这都十二月底了,寒风刺骨,他还整天拿着个折扇扇个不停,脑子里面是不是有点那啥。

“你懂什么,君子莫问冬寒夏热。”

游宁对于这个自己翩翩公子的形象,有一种不能割舍,就是这个折扇,没有了这折扇犹如马车没有马,光溜溜的。

呸,这什么破比喻,总之就是不能少,冻死也要拿折扇,它一天换一把!两天换三把!

                           

原创文章,作者:星期五的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