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大帝之姿啊》余生尽欢不枉秋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真没大帝之姿啊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余生尽欢不枉秋

简介:穿越者余欢在一本特殊功法的影响下吸人修为,天才光环也是往是黄花,可谁知道一个巨大的阴谋从此展开,而成为庸才的他居然被人频频拷问自己是不是天才。
可每次自己都是投机取巧才晋的级啊,为什么就没人相信我呢,我真的没有天赋啊,一切都是命啊。
滚,每次好事都有你,出力最少,收获最多,说你是不是阴谋家。
混蛋,看看你的雷劫,还说你不是天才。
你们要相信科学,这是发电弄出来的光圈。

角色:暂无

我真没大帝之姿啊

《我真没大帝之姿啊》第1章 诡异的功法免费阅读

“敢打赌吗,这位天才还是灵气四段?输了帮我约下你远房表姐。”

“滚!你好意思,呵呵!想当我表姐夫,咦!果然是灵气四段。”

测验魔石上显现出四个耻辱的大字来,这四个大字,于欢觉得这四个大字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自己昨日的风光也被它所夺去。从测试台下来的少年,面无表情的向台下走去。拉碴的胡须与落魄的表情,完全是一副颓丧的样子,眼睛无神的向着最后一排的队列走去,他想赶紧逃离这里,就像他是见不得光的东西一样。

“余欢,灵力,四段,级别:低级。修士类别:武修。”

“三年的时间,哪怕是一头猪,也会长点儿肉了,这家伙竟然还是在原地踏步,真是不知道他是怎样修炼的。”

“话说当年这家伙可是嚣张的不得了啊,今年他都十六岁了,我可是听我爷爷说,他今年本来应该和澹台家族的第一天才澹台挽秋成婚的,可到今天为止,还连信儿都没听见,估计是人家听说他这恐怖的修炼天赋被吓着了吧。”

“听说澹台挽秋加入青云宗后被宗主玉天帅收为徒弟修为一日千里,不知道人家会不会悔婚啊,我可是很好奇。”

“你们说的是我们大周帝国铁血元帅澹台风云的孙女,号称稿京第一美人的澹台挽秋。”

“正是人家家世又好,修为又高,人又漂亮,我估计余欢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吧。不过你们说他那个族长的爹被人上门退亲会不会疯。”

“这个我很期待哦……嘿嘿嘿!”

“唉,四岁就修炼,八岁就修炼到就灵气七段的天才少年竟因为一次外出受了伤,从此修为不前,更是修为一降再降,这可真是我余氏家族的巨大损失。”

站在人群中最后面的余欢此时双眼发红,浑身开始燥热起来,他现在觉得浑身血液开始滚烫,自己的眼睛已经出现了一条条的血丝,眼睛也开始像野兽一样的出现了竖瞳,默默地咬着牙。余欢开始慢慢承受着接下来的痛苦,接下来的痛苦更是如万古是万蚁噬骨一般的难受,浑身的毛孔一下子打开,无数的冷汗从毛孔中透出,疼得站在后面的余欢开始慢慢颤抖,此时的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去做一件不背式,被这些人看做邪魔歪道的事。

此时的每一刻,对于欢来说都是煎熬,这些半大孩子的话,对他来说其实根本无所谓,因为他是从地球穿越到这里的。一个年轻的躯体中装着一个中年大叔的魂魄,这些语言攻击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他很想离开这个地方,不过又不能让人看出他的异样来,所以他才站在这一个最后面最不起眼的地方来,他的手中还有串佛珠,为了ren受痛苦,他在心中默念起了佛经。

不知过了多久,脸色苍白的如纸的余欢终于缓过气来,每次出现这种反应,他都知道是 自己修炼的功法出现了副作用。

大概是三年前,余欢本来还是家族中第一修炼天才,某次余欢外出直接被两名高手的战斗余波波及,本来就是修行菜鸟的他根本无力反击,只得重伤倒地等死。余欢被剑修的剑气与武修的元力击中,两种不同类别的灵气是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本来余欢没人相救是绝对会惨死,可此时余欢在极大的求生欲坚持下选择了自救,那个时候能救他的只有自己,于是胆大包天的余欢用一本从地摊上买来看的书籍中记载的猜想功法自救,这其中要冒很大的险,毕竟猜想功法只是前人的猜想,能不能修炼都是个问题。

修炼猜想功法醒来后,余欢发现自己得救了,可还没等他高兴,自己的修为从灵气八段降到了七段,他以为这是身体损耗的,没想到每隔一段时间自己就会修为降低而且还会魔念从生。

这不是最可怕的事,最可怕的事是,他修炼的功法居然能让人走火入魔并且吸对方的修为,这完全是邪道功法,这种东西是危险的,最要命的是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要吸取别人的修为一次,而且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现在差不多是半个月一次,而且还会缩减,当血液开始沸腾,他知道自己又要杀人了。

三年的时间他变了,他不敢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别人只知道三年的时间他自卑了,爱一个独处,却没人知道他的痛苦,他害怕某一天自己的秘密被发现让整个家族都陷入灭顶之灾,他的整个世界没了希望,他害怕自己完全变成一个杀人的邪修。

余欢一个地球上的普通人,前世996的社会生活已经让他受够,可逆天改命这种事能成功的人不超过1%,直到死亡他也还是个被房贷、车贷压跨的普通人,就是死也心心念念自己留下的债务,妻儿要怎么办。

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后一切都有了改变,这里修炼决定一切,恰好他有天才的资质,随着修为的节节攀升,权利、财富、美人这些前世与他无缘的东西晃晕了他的睛眼,对这种生活他很迷醉。

可这个世界很精彩公平同时也很现实,没有实力就代表着什么都没有,这就是虬龙大陆。

散乱的人群开始向四周散去,三个穿着华丽衣服的青年,向着落魄的余欢走来,为首的青年薄薄的嘴唇嘲弄似的笑着说道:“哟,这不是余欢堂哥啊,好久不见,不如我们两个切磋一下如何?”余胜说完之后,余欢自顾自的走了,仿佛充耳不闻,说的话一般,这时这个青年夸张的将手捂着头大叫道:“啊,我忘了,余欢堂哥现在的修为只有四段了,我肯定不能以强欺弱呀,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老大,要不我这不成器的旁系弟子来和余欢堂哥切磋一下。”余胜的狗腿子余飞忠心的询问道。

“余欢真是家族之耻,只会装缩头乌龟。”

……

听着找茬话,余欢本来就苦苦镇压的魔念,这时候在这ci激之下,就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此时的他抬起了低下的头看着看着余胜,余欢整个人的双眼布满血丝,眼睛给人的感觉如所有人犹如野兽一般,冷冷地从口中说出,一个字来“滚!”

不知道怎么回事,围观看热闹的人此时突然觉得余欢此时有股可怕的气息,这有些人就如见到了天敌一般,他们居然内心开始惶恐,害怕起来,就如镌刻在生命中的本能一般,这感觉就如老鼠见到猫一般,和实力无关,完全是一种本能被压制的本能,此刻这些围观的人想走路,可两腿却已经开始打起战来了,而此时的余欢心中也就一个声音开始诱惑道:这些讨厌的人用来练功很不错。

余欢只杀该杀之人,从不乱杀无辜,这种种花家的底线是他没成为邪修的原因。

余欢就站在原地,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两只眼睛里散发着淡淡的红光,变得邪异起来,舌头开始向外舔,而眼前的这些人,开始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他们站在原地,哪怕就是声音也无法从喉咙中传出,他们觉得余欢看他们的表情好邪门,自己就如过年待宰的羔羊一般全然没有反抗之力。

就在此时,忽然“轰隆隆”的一阵雷鸣响起,一个泼辣的声音响起:“敢欺负老娘的弟弟,老娘亲手将你们阉了。”

为首的余胜余飞是几人被这从天而降,忽然降临的闪电,雷霆击在身上身上冒出了一阵焦黑,周围更是好多看热闹的家伙,因此被无辜击中,看了是那个魔女来了,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青青草地之上,一双晶莹玉足轻踩浅草向这里走来,小小的白皙可爱足弓让不让人是口干舌燥起来。头上戴一顶紫红双翅交叉梁冠,身着一身火红黑色捕头服 ,摇曳扭着小腰走来了,偏偏是一脸端庄的脸让人不ren直视,因为天气太热或者某些原因,穿得清凉的衣服春光乍泄,这种打扮惊爆了在场人的眼球,这是一个什么妖精?将正经与不正经的诱惑发挥到了极致,虽然这个世界没前世某些奇奇怪怪的老师,可某种youhuo几个字完全是从余欢的脑子中浮现。

“哟,小弟弟姐姐和你洗澡好不好呀!”娇滴滴的声音如魔音一样让人浮想联翩,可余欢知道这只是恐怖的开始,他的心中已经在念“南无阿弥陀佛……”来在心中镇压这女魔头了。

“~好~!”一个沙雕色予魂授的说道。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凭空出现的白色雷球更是前赴后继的向着站在这里的人攻击,先前站这里的人只能抱头鼠窜。

“不要啊!青柔姐,我跟余欢堂哥是闹着玩的。”先前嘲讽余欢的余胜说道,此时他是慌的一批,这个疯女人怎么今天回来了,这不应该啊。

“我也是和你闹着玩玩的,好弟弟。”这声音是娇弱无比却是仿佛魔鬼的声音一样,边说十多个乒乓球大小的雷球对着仓惶逃窜的余胜而去,趴在地上的余胜是晕了又被电醒。

闭着眼睛的余欢一刹那觉得香气扑鼻,来了,这女魔头还是不肯放过老纳。

一口气吹进耳朵里,背后挤压出的东西很有份量,一双玉手环抱着余欢开始在余欢的怀里摸索起来,余欢只得用手中抓着佛珠快速的念佛经。

“咯咯咯,傻弟弟,姐姐对你这么好又不会吃人,你再怕什么,小时候我们俩可是光着屁gu睡过的,你还和我在泥塘你洗过澡的,怎么姐姐都因为你嫁不出去了,你怎么不对人家付责。”李青柔自言自语的说道,特有女子香气更是让人心猿意马起来,余欢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不!她已经够可怜了,我不能拖累她,余欢一狠心舌尖一咬,呼吸又平复下来,转瞬间美人在怀的她如一根木头一样。

“服了你了,姐姐人老珠黄了,没魅力了。”说完后李青柔黯然一笑正经说道:“姐姐已经是法者了,我加入了镇夜司,小心点这里有人修炼邪功,我是为了案子来的,还有特意来看看当年要娶我的小情郎。”

过了一会,余欢终于睁开了眼,空气中还残留着伊人的香气,一脸泪水的余欢不敢面对她,因为自己太丑陋、太弱小了,只会拖累她。

终于这个承受了许多的少年终于暴发了,向着让他穿越而来却又玩耍了他的上天质道:“为什么?为什么?让老子来就是你程序出错,你要改正,你把老子变成了废物。”两只拳头对着石头锤去,没有武修元力的加持这完全是自虐,直到拳头鲜血淋漓,一脸的泪水让人伤心,此刻的他终于像个无助的孩子。

一个和余欢七分像的中年人本想上前去安慰自己这可怜的孩子,可走了两步,他又退后了,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儿子了,他从不想让人来同情他,可怜他,安慰他只会适得其反。

手掌的痛疼比不上心中的痛,曾经的自己光彩照人,现在自己竟落得这番模样,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或许自己会死在李青柔的心中,或许这是种幸福。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余欢用结了疤的人拿出这本普通纸质的猜想功法反反复复看,他用了许多的方法也没破解出这功法的秘密。

其实他对自己的实力很在意,这个世界比地球更现实,如果你没实力就会如蝼蚁一般任人践踏,这里没有法律来保护弱者,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不值得同情,强者几乎能拥有一切:权利、美色、财富、无尽的寿命。

这功法的来历余欢花了三年时间竟一点线索都没有,没有作者,没有记载特殊东西,没有夹层,没有密码标志,不会药水反应,烤完后又没反应,一点就燃。

所有的东西都表明这只是本普通的书,据余欢猜想,某位邪道前辈被人暗算后为了疗伤创造出了这种功法,估计他也没修炼过,这只是个危险的猜想功法,自己是第一个修炼的。

这功法完全是疗伤的,吸取别人的修为后自己的修为不会增长估计用来疗伤了吧,修为降低与魔念从生完全就是这功法的副作用。

这个叫虬龙大陆的地方能修炼的人叫修士,修士分为三类:武修、器修、法修,法修主修法术,千变万化。

武修修炼身体,身体强悍,能手撕虎豹, 战斗之时身体上附有一层透明能量体,能量体越亮修为越强,类似斗气。

器修是剑修、刀修等修士统称,拥有武器的他们能让武器与天地灵气共鸣产生莫大威力,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一剑霜寒十四州。

而这三类修士都要修炼修行功法,此时的余欢也不知道自己手中的这本猜想功法算不算得上是功法,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阶,每阶三层,黄级功法是烂大街的普通货色,可同样珍贵无比,就是下阶黄阶功法也要一千金币,一个普通百姓一年的收入也就两三个金币。

余欢所在的白月城最珍贵的修炼功法是三大家族的宝贝,只有族长才有资格修炼,而地阶功法则要皇室或大势力才有了,天阶功法存在于传说之中。

自己这功法的品阶到底是什么?说它是黄阶的,这根本不可能,这绝不是黄阶功法,修行之复杂远超自己以前修炼的黄阶功法,可自己也没修炼过玄级功法啊,也不能确实他是不是玄阶的功法。

“哟,余欢,余大天才在这看黄昏啊!真是少见啊,你老人家不觉得你跟这太阳挺像的吗?”余飞阴阳怪气的说道,在他想来余欢应该会默默离开,这种羞辱人的kuai感可是少见,特别这个人有点特殊。

“滚,老子以便前的狗而已。”

“余欢,你以为你还是天才么,你现在只是个废物而已,老子要你付出代价,快点叫爷爷,不然……”余飞的向前一踏,身形一下爆射而出,一个发着黄光的拳头对着余欢而来,在他想来余欢必不会求饶,不过有实力的差距,自己一定会将这往日的主子打得很惨,当然他不敢杀余欢,毕竟他是族长的儿子。

可余飞看见余欢在他接近时脸上露出邪异的笑来,余欢此刻双眼发光出现了野兽的瞳孔,一股危险的感觉出现在余飞心里,可此时他的拳头已经一下击中了怪怪如木头一样的余欢。

“不,我的元力被你吸走了,你是邪修,饶了我余欢才老大,小时候你偷看别人洗澡,我为你放过哨。……你不要过来啊!救命~!”

“晚了~,对不起,下面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己来,别怪我。你出卖兄弟,杀害无辜平民,我以种花家的身份判你si刑。”余欢说着冰冷的话,脸上一脸神圣,这是他唯一骄傲的东西。

“砰砰砰……”余飞的筋脉爆响,灵气一下从他的丹田向余欢身体灌入,根本不管余飞的痛苦。

“唉,何苦呢。”吸完别人的修为,余欢没有满足感,有的只是空虚和惶恐,自己的魔念越来越重了,今天要不是李青柔的雷属性法术克制了自己的魔念,今天自己绝对会掩饰不住自己的欲望。

一具丑陋的干尸被余欢一脚踢下山崖。

                           

原创文章,作者:余生尽欢不枉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