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主拒绝挖心!离婚!立刻!》林夕迟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虐文女主拒绝挖心!离婚!立刻!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林夕迟

简介:【娱乐圈+穿书+甜宠+暗恋+腹黑+青梅竹马+男主火葬场+男二上位】
孟栀穿进自己写的虐文里,成了开局被挖心的恋爱脑女主。
她一纸协议拍在霸总面前:离婚!立刻!
·
再次见面,霸总看着在恋综上魅力四射的女人,气得心脏发酸:才离婚几天,她就这么饥渴难耐?!
偏执大佬冷嗤:不然给你守寡?
·
离婚后,孟栀一心搞钱。
谁知被偏执大佬赖上。
孟栀:不谈恋爱,不结婚。
贺铮:那我做你的小跟班行不行?

角色:暂无

虐文女主拒绝挖心!离婚!立刻!

《虐文女主拒绝挖心!离婚!立刻!》第1章 虐文女主,开局挖心免费阅读

【写他妈什么垃圾小说,这种毁三观的东西网站都签?!骗我这么多眼泪,垃圾作者书穿吧,虐死你个龟孙!】

——这是孟栀猝死前看到的最后一条书评。

她生前是个写小说的,为谋生计,跟风写了篇新媒体虐文,刚熬夜把大结局写完,就在读者的谩骂声中死了。

孟栀是孤儿,死对她来说,不过是早晚的事,倒也没什么遗憾。

就在她安心接受死亡,灵魂升天之际,突然感觉到一丝疼痛。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死了,但又没死透?

“干什么你?!动了她陆总怪罪下来,你拿命赔?”

“呸!陆总要的是心脏,我碰碰怎么了,你真把她当总裁夫人?”

男人没再说话。

就在孟栀琢磨着为什么对话这么熟悉的时候,一只手攀上了她的肩。

这清晰的触碰感……

她真活了!

孟栀猛地睁开眼,惊喜万分。

面前的男人被吓了一跳,“操!你他妈不是说那药能管半天?这才半小时,人就醒了!”

孟栀这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处境。

她被绑架了,绑架她的人是她名义上的丈夫,陆寒年。

他要她的心脏。

如果不是回光返照,那她就是书穿了。

还他妈穿进了自己写的虐文小说里!

她是那个开局被挖心的恋爱脑女主!

好的不灵,坏的灵,臭读者是乌鸦精转世吗?!书穿都能被他说中?!

孟栀秀眉轻蹙,乌黑的大眼清澈又妩媚,看得人喉咙一紧。

“没事,反正也跑不了。” 绑架她的男人色心大起,转头对另一人说,“时间还早,一起玩玩?”

孟栀浑身瘫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越靠越近……

“嘭!”

孟栀所在的汽车被撞停,男人骂骂咧咧地收回手,下车查看情况。

刚着地就被来人一脚踹出两米远。

接下来,一阵兵荒马乱。

孟栀努力挪动身体,想趁乱逃走,好不容易碰到门锁,车门忽然打开,她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来人浑身肃杀,冷冽的神情自带三分狰狞,狂傲的眼神里蕴藏了滔天怒意。

孟栀仰头看着他,用不确定的语气叫了个名字,“贺、贺铮?”

孟栀这才想起来,这次心脏移植并不顺利,女主会在半路被人救走。

救她的人正是本文的男二,贺铮。

只是孟栀没见过这个世界的贺铮长什么样,不得不连猜带蒙。

贺铮见她完好,紧皱的眉头一点点舒展,最后挤出一个又冷又诡异的笑容,“怎么,看到是我很失望?但我告诉你,想要陆寒年来救你,想都不要想!这辈子能救你的人,只能是我!”

孟栀嘴角一抽:“……”什么狗屎台词。

转念想到这狗屎台词是她自己写的,孟栀忽然理解了读者喷她的那句话——

“什么垃圾小说!”

确实很垃圾。

·

孟栀的小说叫《南风知道我曾爱过你》,非常的伤痛,也非常的矫情。

全文不到十万字,开篇虐女主,中期死女主,后期虐男主,新媒体虐文套路玩得溜到飞起。

女主与她同名,叫孟栀,跟男主陆寒年青梅竹马,十三岁就喜欢人家,身患恋爱脑绝症,整天跟在陆寒年屁股后面当舔狗,结果陆寒年不吃这一套,人有自己的白月光。

白月光叫苏绾苓,是读者心里恨不得一巴掌呼死的绿茶女配。

当初陆、孟两家的长辈想孟栀与陆寒年结婚,陆寒年不同意,陆家找上苏绾苓恩威并施,用一百万逼走了她。

但苏绾苓不是善茬,转头就跟备胎富二代出国,临走前还陷害孟栀,让陆寒年对她深恶痛绝。

因此,孟栀跟陆寒年结婚三年,夫妻关系如履薄冰。

三年后,苏绾苓回国,找上陆寒年装可怜,把当年出国的原因全部推给陆寒年的父母和孟栀,还声称自己有心脏病,命不久矣。

陆寒年出面帮苏绾苓找心脏,却一直找不到,就在这时,苏绾苓被孟栀从楼梯上推了下来,病情危急。

陆寒年一怒之下,要孟栀偿命。

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当然,身为女主,孟栀也有自己的追求者,那便是偏执美强惨——贺铮。

贺铮从小喜欢孟栀,对孟栀有种狂热的执念,偏偏孟栀对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死心塌地,气得贺铮差点呕出三斤血。

孟栀死后,贺铮千方百计跟陆寒年作对,最后败在男主光环下,破产腿瘸,后半生凄凉度日。

·

在孟栀沉思的时候,美强惨臭着脸把她抱起来。

孟栀一惊,刚要出声就撞上贺铮阴沉的目光。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又想逃?还是想打电话让陆寒年来接你回去?信不信你前脚刚走,陆寒年立马找人绑你去医院?”

说到这,贺铮笑得满脸讽刺,“别忘了,苏绾苓还在医院等着做手术,你跟她,陆寒年会选谁,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就你蠢。”

贺铮越骂越气,把孟栀放到副驾,系上安全带准备关门。

孟栀抓住他的衣袖,语气平静得让人惊奇,“我信。”

她写出来的大猪蹄子什么德性,她能不知道?

简单的两个字,令贺铮愣在原地。

他眼里的狂喜和难以置信转瞬即逝,脸色很快沉下来,“又想骗我?”

孟栀一愣,刚要辩解,贺铮“砰”的关上车门,寒着脸一言不发地把人带到半山别墅。

孟栀体内有麻醉剂,很快昏睡了过去。

贺铮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会儿,轻手轻脚地把人抱到卧室,中途助理想来帮忙,被他一个眼刀子瞪了回去。

孟栀半夜醒来,四周一片昏暗,转头发现旁边有道黑影,吓得她浑身一颤,尘封已久的惊悚画面在脑中走马观花般闪过。

贺铮以为她又在装,本想嗤笑,嘴角刚有动作,看见孟栀脸色苍白,眉头紧跟着皱起来。

“怎么回事?”

贺铮手足无措地抱住她,感觉到她在发抖,动作不自觉变得温柔,“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

贺铮不会安慰人,说来说去,反复就那么一句。

但不知为何,孟栀在他怀里逐渐冷静下来,像黑暗里照进来了一束火光,让孑然前行了二十几年的她,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于是,那句藏在心里一晚上的话脱口而出,“是妈妈对不起你。”

有妈妈在,一定让你远离破产和腿瘸!

……

贺铮脸色几变,最终憋出一句:“……你是不是脑子磕坏了?”

                           

原创文章,作者:林夕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