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盛宠:逆天王妃有点拽》墨南山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魔尊盛宠:逆天王妃有点拽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墨南山

简介:【1V1+双强+甜宠】
某魔尊:“我夫人柔弱,你们不要欺负她。”众人:“欺负她的人连魂魄都被捏爆了!”
某魔尊:“我夫人向来闲散,你们不许打扰她。”众人:“呵,她是重建地府,统一冥界的女人!”
某魔尊:“她不会炼丹,再求丹药就把你们当花肥!”众人:“第一炼药师是她马甲。”
某魔尊撇嘴“那,夫人你何时娶我?”
某女严肃:“聘礼还差点,你乖乖等着。”
你是我融入骨髓的执念,尘世万千也挡不住我走近你。

角色:暂无

魔尊盛宠:逆天王妃有点拽

《魔尊盛宠:逆天王妃有点拽》第1章 重入轮回之日免费阅读

苍梧大陆,皓月国国都,烈日当空。

往常热闹的武试广场,今日更是人群攒动。

武试台上,横躺着一名瘦弱少女,约莫十四五岁模样,全身浸满了鲜血,已然看不出衣裳曾经的颜色。

“凤家傻子这是怎么想不开,要寻短见,一个没有灵根的废物跑来参加武试大比,这武试大比可是生死不论的啊?”

“那王玄可是连续占擂十八场,手段狠厉,再赢两场就有资格参加幽冥之森试炼了,啧啧,凤傻子真的是找死。”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听闻擂主可以得武试殿的奖励——破灵丹,且试炼太子也会参加,想必是为了接近太子殿下。”

人群里津津有味讨论着,丝毫不觉得台上那少女可怜,更多的是不屑和嘲讽,就凤卿安这废物草包还敢肖想太子殿下。

“三妹妹,快认输啊,不然你会死的。”台下一名白色纱裙女子,着急道,一双美目似雾水涟涟,让周围男子疼惜不已。

“大姐姐,你就是太善良了,凤卿安自己作死,丢镇国公府的脸,你管她作甚。”另一粉色衫裙少女,神色倨傲,不屑至极。

周围人群皆点头,这镇国公府大小姐凤若仙真是人美心善,天赋还高。

同是镇国公府小姐,和凤卿安比,真是一个如天上仙女,一个如地上尘垢,战神的脸面都快被那废物丢光了!

评比官见少女半晌没有动静,目光露出些许不忍,更多的是可惜。

本以为她来参加武试,能为战神挽回几分颜面,却不想如此不堪。

思及此便沉声道:“本轮武试的获胜者是…”

“我还没有认输呢,这位大人。”

评比官出言蓦地的被打断,不悦望向出声处,随即露出震惊之色。

只见躺在地上的少女,缓缓起身,一身血衣斑驳,面色苍白如纸,却站的笔直,眸光不带一丝温度的看着他。

“那……便继续。”评比官略作沉吟道。

不知为何,被那少女的黑眸盯着,背后竟生出了一片寒意,似被恶鬼盯上一般,下意识就顺着她的话说出了口。

对手王玄神色古怪看向站起来的少女。

他明明打断她的骨头,震碎了她的心脉,她怎么可能还站的起来,怎么可能还活着?

“现在,该我了,好好享受你的炼狱。”

少女眸子深邃不见底,染血的唇角微勾,暗藏嗜血狠戾。

台下众人听到少女这番话,皆嗤之以鼻,原本她站起来时,还觉得有几分战神当年不屈风采,没想到竟这般狂妄自大,果然傻子就是傻子。

王玄听到这话,原本惊疑的情绪顿收,杀意四起,不屑道:“蝼蚁,下地狱吧。”

言罢,便握着大锤暴掠腾空,以万钧之势,直逼少女天灵盖。

胆子小的人都闭上了眼,不敢看接下来血腥的一幕。

凤若仙袖口轻掩面,遮挡住上扬的唇角和眼中凌厉杀意,凤家嫡女只能是她!

“怎么会?”

人群中爆发出惊呼声,那粉色衫裙少女也拉了拉凤若仙的裙角,不可置信的出声道。

只见那少女,在大锤即将落在头顶之际,身影鬼魅般闪至王玄身后。

脚掌踏地,猛然一跃,如空中踏步般,斜踢他后颈数脚。

王玄吃痛下意识转身,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少女拽住手腕,擒住上臂重重摔倒在地。

少女力道大的惊人。

饶是王玄这等身躯高大的壮汉都被摔得七荤八素,面目狰狞,不待他挣扎起身。

握着大锤的手,就被一只泛黄绸面白靴踩在脚下,脚掌用力间,骨碎声咔嚓响起。

“啊啊啊……”

王玄惨叫声不断,凄厉刺耳,吓得众人紧握住自己手掌。

凤卿安拾起大锤,抬头看了眼正午的烈日,炙热又晃眼。

忽的粲然一笑,轻声呢喃:“很久,没这么痛快了呢。”

照在身上的烈日,骨碎脉断的剧烈疼痛,让她清醒意识到,自己从地狱回到人间。

老道没有骗她,鬼域电闪雷鸣之时,便是她重入轮回之日。

五百年的暗无天日,终得见阳光,只不过……

没想到竟不是投胎成人,而是占体重生,好在这具身体和她无比契合,没有一丝排斥。

她接收完原主记忆,身上阴冷气息骤起,墨黑长发无风轻扬。

围观众人皆觉得怎么大热天突然感到一身寒意呢,怪哉!

原主名为凤卿安,和她同名同姓,是镇国府的嫡小姐,和太子殿下指腹为婚,从小便无灵根无法修炼且痴傻如三岁孩童。

父亲是皓月国的无敌战神凤傲天,自十二年前重伤成活死人后,庶二叔一家便住进镇国公府,明里暗里苛待原主。

今日这般,也是二房的两个好女儿骗痴傻的原主上台,告知帮其买通了对手,只需上台便能赢,让太子殿下对其刮目相看。

实则买通王玄,让其致原主死地,原主上台发现不对劲想认输时。

却被王玄故意虐打的无法出声认输,活活打死!

凤卿安一脚踩着王玄的手掌,一手把玩着大锤。

瞥了眼身上穿的血衣,纤细的手指抹掉唇角血迹。

散漫慵懒的气息瞬间凌厉,冷声道:“还是红色衣裳适合你,这白色…便染了吧。”

她体内还尚存原主痛苦绝望的情绪,牵扯她的心隐隐作痛。

这群人,该死!

“啊…啊…”

惨叫声不断从比试台上传来,听得众人头皮发麻。

凤卿安不耐地蹙眉,聒噪。

若不是这具身体还无法承受强大的魂力,她发挥不出前世万分之一的力量。

她何需用大锤一寸寸碾碎这聒噪没骨气男人的骨头。

王玄惊恐的看着面前如恶魔般的少女,他一身白衣早已殷红,四肢骨骼尽碎成渣。

可每当他欲张口认输时,便让他无法出声,就如同之前他对待凤卿安一般,像个待宰的羔羊等待死亡。

不,比他更狠厉!

“凤卿安,你没有灵力,如何打的赢灵徒六阶的王玄,你定是服用了禁药!”

粉色衫裙少女气愤喊道,凤卿安竟然没有死,还跟变了个人似的打败了王玄,可不论如何,她今天必须死!

……

                           

原创文章,作者:墨南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