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我在墓园学斩神》还情公子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灵气复苏:我在墓园学斩神

小说:都市

作者:还情公子

简介:灵气复苏,旧日神明与人类诸神交织,堕神、神虐、诡异、怪异在人间显现肆虐。
迷雾才刚刚出现,诡异已经在蔓延。
星空那团不可名状的血肉,究竟是何种存在?
迷雾之中,为何会埋葬着诸神?
华夏神明,祂们究竟去了哪里?
在迷雾和众神的阴影下,人类何去何从?
一位神选者,在迷雾中跋涉,在危难中崛起,在神眠墓园,为人类之存续,向诸神挥刀向前。
这,是“人”的世界,“神秘”需要被肃清!
这,是一个,斩神的时代!

角色:暂无

灵气复苏:我在墓园学斩神

《灵气复苏:我在墓园学斩神》第1章 梦魇,迷雾,墓园免费阅读

“神眠墓园……”

铁栅栏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书写四个奇怪的神文,没有人认识这种不存在于真实世界的文字,但只要是智慧生灵,都能从文字中,读懂其意思。

天阴沉沉的,四周漂浮着浓重的灰雾,仿佛整个天地,都笼罩在神秘的迷雾之中,不见天日。

白敬修站在墓园前,透过铁栅栏,看到里面美轮美奂且庄严肃穆的墓园风光,心中充满了无与伦比的渴望。

整整三年!

三年了!

他在无穷无尽的迷雾中行走,见到的都是骸骨、废墟,怪物,诡异……

三天前,他来到这座墓园的大门前。

白敬修知道,自己找到了一处可以得到庇护的地方!

没错,就是这座墓园,神眠墓园。

听这名字,感觉……这是神沉眠的地方?

不管了。

总之,它可以庇护自己,在这无尽的迷雾之地,得到生存的权利。

墓园之外,迷雾之中。

骸骨、废墟、怪物,诡异,到处都是。

唯有墓园,美轮美奂,庄严肃穆,并且,还锁着门。

最关键的是,墓园之内,井然有序,没有被破坏过,更加不是一座废墟。

这和迷雾中的废墟,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就像是,一堆烂泥里,出现了一颗珍珠!

铁栅栏似乎由古老的神金所炼制,任何力量都无法打破。

“开门!”

“开门!!”

“有没有守墓人?有没有人,有没有神,魔鬼也行,开门,开门……”

白敬修双手握着铁栅栏,疯狂推搡,疯狂叫喊。

然后,他用尽了自己的精神力量,开始砸门,撞门,甚至,用牙齿咬门!

可无论他怎么疯狂,铁栅栏还是没有打开。

白敬修有点绝望,但是,他不会放弃,永远不会。

就在白敬修疯狂摇门的时候,他身后浓重的迷雾中,伸出了九根巨大无比的触手。

仿佛是章鱼的触手,但要巨大无数倍。

每一根触手,有绿皮火车一样大,上面是一个个巨大的吸盘,让人一看不寒而栗。

触手无声无息。

接近白敬修的后背。

但一刹那,触手碰到了从铁栅栏里透出来的柔光,立即缩了回去,就像是碰到了什么禁忌,非常害怕。

“谁?!”

白敬修猛地转身,立即看到缩入迷雾的触手。

“触手怪?”

白敬修眼眸一凝,手上一挥,一把青铜短剑飞了出去,插中触手怪的吸盘。

吱吱吱吱……

触手怪疯狂叫着,发出尖锐的声音,拨开了浓重的迷雾,显出了巨大的体量。

那是一只高达五米的巨型章鱼类的触手怪。

一半触手接触地面,支撑巨大的肉球脑袋在行走着,另一半的触手,四面伸展。

像是克鲁苏神话里的怪物,或者说是神,堕神,神虐,还是神裔?!

随着触手怪叫声的加剧,白敬修脑袋立即疼起来,耳膜眼睛都开始渗出血来。

“可恶!”

白敬修再次挥手,青铜短剑再次射,射中触手怪的眼睛。

触手怪居然有十几只眼睛,赤红如宝石。

对方吃痛,立即退入了迷雾之中,消失不见。

“暂时打退它了!”

白敬修松了口气,摊开手,那把青铜短剑,从无到有,显现在手上。

“这里,果然是在梦魇之中吗……”

白敬修喘着气,看着无中生有的短剑。

这是一把小巧而短,锋利无比的青铜武器,是在一座废墟中找到的,自从拿到手之后,他就可以使用。

或许这里是梦魇之中,无法用现实的规则去理解。

这把短剑射出去之后,可以随时回到自己的手中,所以能无限飞射出去,就像是飞刀一样。

而且,百发百中,想射中哪里,就必然射中哪里,例无虚发,比小李飞刀都准。

前提是,白敬修的精神信念足够坚定。

这也是白敬修能够在迷雾之地中跋涉三年的原因。

事实上,这是一把巴蜀类短剑。

青铜材质,非常古老,上面还刻着古老的纹饰。

这种短剑,可以当匕首用,最关键的,还可以当暗器,当飞刀使用。

“白敬修,白敬修……你听得到吗?你又犯了癔症,陷入自己的幻想之中了,赶快睁开眼睛,快点——”

听到叫喊,白敬修猛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个明眸善睐的女医生。

二十出头,非常知性、美丽。

白敬修认得她,那是他曾经幻想过,想入非非过的高中同学宁玉卿,著名的校花兼学霸。

人家跳级高中,然后直接保送青华园,但人家只读了一年,直接转去了心理学专业全球排名第一的斯坦福,学了心理学专业。

白敬修不过是被三年的梦魇困扰,找来四九城最有名的心理健康医院圣心医院进行心理咨询,没想到再次遇见了这位高中同学。

同时,还很尴尬的,成为她的患者。

白敬修的形象很糟糕。

头发像鸡窝,仿佛十天半个月都不洗头了。熊猫眼,似乎十天都没睡过觉。

这大白天的。

白敬修只要一闭眼,思维就能进入那神秘的迷雾之地。

整整三年,他在迷雾之地之中跋涉,行走。

遇到了许许多多的怪物和废墟,充满了恐惧、孤独、诡秘和古怪。

三年前,他要睡着了才能梦见自己身处迷雾之地。

但是,“病情”很快加剧。

以至于现在,他只要一闭眼,思维随时就会被拉入迷雾之地,仿佛身临其境,无比真实。

比如。

刚刚他就是在做心理咨询,但是,转瞬之间,他的思维,就被强行拉到了迷雾之地,站在神眠墓园的铁栅栏前。

这种睁眼现实,闭眼梦魇的状态,简直让他发疯!

但白敬修没有疯,他感觉,只要在迷雾之地,自己的思维更清晰,更冷静和睿智。

真是让他想死都不行,因为理智不允许!

这还不算抓狂,更抓狂的是,一睁眼,耳边就传来亿万神秘的呓语,就像是深渊的妖魔鬼怪,在耳边不断地私语、蛊惑,让白敬修时时刻刻都无法静下心来,烦躁得很。

这就是白敬修的痛苦之处。

他只能煎熬着,仿佛没有未来,看不到希望的煎熬着,每天做着噩梦,听着亿万神秘呓语的呱噪,时时刻刻如跗骨之蛆,无法拔除。

这三年,他就一直这么饱受折磨,工作被辞退,什么都干不长,完全荒废了三年时光,一事无成,还欠了一屁股债。

人生的悲惨,莫过于此。

再看宁玉卿,这个他们学校男生心目中永远的女神,已经功成名就,成为著名的心理学专家和权威。

都是同学。

咋一个在天上,一个却在泥淖的黑暗中饱受煎熬,日渐腐朽呢?人生的差距,怎么就如此巨大!

白敬修豁达一笑,自嘲:“宁医生,我没事,还死不了!”

宁玉卿明显松了口气。

因为刚才,白敬修的面目表情,有些疯狂和狰狞。

她也不知道,白敬修又在梦魇里,看到了什么。

这个,她必须问清楚,这有助于了解自己这个同学的真实心理状况。

老实说,这三年,发生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事情。

她也接待过不少奇奇怪怪的病人。

但,都远没有自己这位老同学的心理和精神疾病来的怪异,甚至于是恐怖!

作为一名前途不可限量的心理和精神科专家,潜意识和心灵干涉的研究员,她对白敬修的病症,充满了无限的好奇。

她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深入研究一下白敬修的病,帮助老同学摆脱痛苦。

“这一次,你还是在神眠墓园的铁栅栏前吗?”宁玉卿坐在了面前,茶几上,放着一个小巧的录音器,微微闪着红光。

白敬修不敢闭眼,说道:“是的,还是在铁栅栏前,我摇晃着栅栏,使得它哐当作响,但门就是打不开!”

“然后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让人恐惧的事情?”

宁玉卿在笔记上随手画画。

白敬修诧异,点点头:“是的,迷雾之中,有一只五米高的巨大触手怪,就像章鱼一样,无比丑陋和恶心,它那些巨大粘稠的触手向我抓来……”

“啊——”

宁玉卿惊讶地发出一丝声响。

这很罕见。

白敬修注意到了,他疑惑地看了老同学一眼:“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宁玉卿罕见地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白敬修不置可否,自嘲一笑,继续诉说:“我立即投出了青铜短剑,击中它的吸盘和一只眼睛,它暂时退去了!”

“暂时退去?”

“对,只是暂时的,这只触手怪,已经追着我在迷雾之地小半年时光了!”

宁玉卿愣了一下,点点头,在笔记上记录着什么。

“你的武器,是那把在废墟里找到的青铜短剑?你一直拿它当飞刀来使用?”

白敬修点点头:“对,我觉得,我比较适合这种攻击方式,就像是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宁玉卿有点哑然失笑,这不是某小说人物的技能吗?

“你真的可以例无虚发吗?”

“在梦魇世界,迷雾之地中,可以,只要我足够坚定信念,想射中哪里,那就可以射中哪里,这种感觉,就像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是一种境界,小李飞刀的境界,你或许很难体会这种感觉!”

白敬修再度自嘲:“梦魇世界嘛,精神主宰一切,不能以现实的物理规则来衡量!”

宁玉卿点头,她注意到,白敬修这是第二次提到了小李飞刀,看来,他对这个拉风的技能很着迷。

白敬修说完,摊开手,懊恼:“就到这里了,我的梦魇,就到这里为至了,我停留在铁栅栏之外,已经三天了,还是打不开那道铁栅栏!”

“你不能攀爬上去,翻过去吗?”宁玉卿道。

白敬修摇头:“不行,我试过,往上爬,仿佛无穷无尽,根本爬不到尽头,更没有翻过去的可能!”

宁玉卿越发好奇了。

“你的梦魇,我现在已经听你说完了,老实说,确实足够离奇,三年时间,一直持续这样的梦魇,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做噩梦,或许,这里面有很深层次的原因……”

白敬修静静地听着。

他颇有一丝期待,这位老同学,女学霸,梦中女神,可以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白敬修需要的,并没有如约而至。

“你的梦魇已经讲完了,我现在还无法解释,你为什么会持续这样的梦魇,这很奇特……或许我们接下来,应该谈一谈你一直持续梦魇的原因了,你在第一次梦魇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宁玉卿轻声问道。

白敬修愣了一下,脸上露出某种奇特的恐惧,很快立即陷入了某种不好的回忆之中。

“那是一个夜晚!”白敬修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宁玉卿坐直了身子,顿时,她风衣下隐藏的曼妙身材,让人无限遐想。

白敬修却视若无睹,他的全部思维,似乎已经笼罩在茫茫黑夜之中,看不到一丝光芒。

“你知道的,我从小就莫名的迷恋星空,那一天晚上,我和往常一样,在阳台上,用天文望远镜试图捕捉冥王星,我其实早就知道,那种小望远镜,不可能捕捉到什么冥王星的,但我还是鬼使神差地那么做了!”

“……”

宁玉卿歪着头,若有所思:“然后呢?”

白敬修忽然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郑重无比道:“然后,我看到了祂!”

                           

原创文章,作者:还情公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