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渣男》禹人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极品渣男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禹人

简介:靠跑出租为生的底层人士意外重生,回到2008年自己最渣的时候,面对马上要被收走的房子、即将被判的妻子,他该如何面对?又如何在这个世界经济大跨跃的时代,做大做强、纵横商海,改变世界格局。

角色:暂无

极品渣男

《极品渣男》第1章 渣男重生免费阅读

一进门,水嫩的大白腿映入眼帘。

苏杨稍稍愣了下,随后轻轻地将房门带上。

客厅很深、很大、很宽敞。

依西墙而摆放着老旧的沙发上,白皙的女人躺成了半个大字。

因为她另一条腿是挂在沙发背上的。

女人眉目如画、身材凹凸有致。

薄薄的吊带睡裙衬着她水嫩到接近透明的肌肤,看起来是那么的鲜嫩多汁。

很香!

苏杨站在门口,借着清晨柔和的光线环视着四周。

他的眼神略显飘离,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也是因为他刚刚重生回来,大脑还在木讷中的原因。

直到他看见墙上的电子钟上显示着2008年8月7日时,这才算彻底的缓过神来。

“看来,自己真的是重生了。”

深深地呼了口气,苏杨缓步朝室内走去。

他没有理会沙发上的女人,而是先走到西侧卧室的门口。

苏杨轻轻地拉开房门,探头朝卧室的床上望去。

床上睡着的是他的妻子林雨欣,还有他们的女儿林朵朵。

妻子的睡姿还算正常,而女儿朵朵的姿势就有点意思了,像是在练睡梦罗汉拳一样。

总之,母女俩睡得都很香。

苏杨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的声响,生怕会吵醒她俩。

他强忍着想要冲过去亲吻妻子、抱抱女儿的冲动,就那么静静地望着熟睡中的娘俩儿。

不禁在内心中暗暗发誓道:“雨欣,我保证从今天开始,不会再让你和女儿受到一丝的伤害。”

上一世时,林雨欣为了帮她小姨还高利贷,不惜以身犯险、挪用30万公款。

结果被公司发现了,这可是要坐牢的呀!

婚姻不幸福,生活又不如意,现在工作又出了问题。

这一切的一切,压得林雨欣实在是透不过气来。

她彻底崩溃了,索性破罐破摔。

心想反正自己也要坐牢了,倒不如替家里分担一下。

于是,她便答应了约见母亲给她介绍的富二代杨威。

而就是这仅仅一次的见面,便出事了。

为了能借到钱,林雨欣莫名其妙的就跟杨威去了酒店房间。

钱是借到了,同时她也被杨威给糟蹋了。

而她拿到的也并非只有50万,因为杨威直接甩给她100万。

事后,林雨欣不堪凌辱,回家取了外公留在小二楼里的双管猎,当街就把杨威给崩了。

之后没多久,她便自杀了。

但在自杀之前,林雨欣不仅替小姨还上了高利贷,还帮父母把按揭房子的贷款也结清了。

其实,林雨欣有可能在一开始的时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去处。

又或者说,她跟杨威进房间主观上是顺从的。

总之不管怎么说,事实上她钱也拿了、事也做了。

所以她没脸再见自己又爱又恨的丈夫,更没脸见可爱的女儿。

唯有一死!

如果说林雨欣的身体是肮脏的。

但,她的灵魂却是无比的纯洁无暇。

这件事后,苏杨并没有责怪妻子的背叛,反而是无法原谅自己没能保护好她。

以至于让他带着无尽的愧疚活了十几年。

忏悔无门!

直到将女儿送入大学校园的那一天,苏杨才如获重负。

他知道,自己也该解脱了……

又想起当年仅仅5岁的女儿质问他的话,“你连妈妈都保护不了,不配做我的爸爸。”

苏杨自杀了,结果却意外重生。

彼时。

苏杨轻轻地将卧室门合上,扭身望向沙发那边。

上面四仰八叉躺着的女人,正是林雨欣的小姨、江萌萌。

苏杨蹑手蹑脚地靠过去,随手拿起沙发背上的毛巾被帮她遮上了怕凉的部位。

在沙发的对面,一台超级大的落地式画王背投电视还在播放着妖萌的思密达电视剧。

苏杨寻着望去,最后在江萌萌的腋下发现了遥控器。

为了不惊醒她,苏杨一手扶着她的脖颈、另一只手轻轻地将遥控器抽出来,关闭电视。

可结果,当电视声音落去的那一瞬间,她还是惊醒了。

“苏……”

感觉到不对劲,江萌萌“噌”地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惊恐地瞪着苏杨。

“人渣!你想干嘛?”

“嘘……”

见她惊醒,苏杨顿时老脸一红,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慌忙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间,示意她别吵。

“萌萌,你小点声,别把雨欣和孩子给吵醒了。”

虽说苏杨带着一身酒气突然回来,可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完全不是以往那种无赖的人渣形象。

而是彬彬有礼、温和有度的。

可这些变化江萌萌并没有注意到,所以一看见苏杨靠近她,便吓得慌忙遮体。

也可能是场景不对的原因,苏杨越是示意她小点声,她越是紧张。

都是因为过往的例证太过于深刻,江萌萌怕呀!

她怕苏杨这无耻下流的人渣又要硬拽着她跟自己打扑克。

“苏……苏杨,你你你……你不能再这样了,雨欣和朵朵还在里面睡觉呢,会听……”

江萌萌吓的脸色剧变,说话吞吞吐吐,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而其实,她可不仅仅是怕里屋的林雨欣听到、或看到那么简单。

真正令她担心的是这栋小二楼的贷款问题,如果没有林雨欣帮她,高利贷马上就要上门收房了。

这可是她父亲临终前留给她的遗产啊!

就在前段时间,江萌萌花了将近60万在混夜店的姐妹那里转过来一批洋酒。

总共1000箱、每箱12瓶。

她本以为自己这下可要发财了,高兴得好几天都没睡着觉。

可结果半个月过去了,她竟然连一瓶酒都没卖出去。

当初转手这批洋酒的钱,其中有8万元是她跟姐姐江美华借的。

剩下那50万,则是将这栋小二楼抵押给了财务公司得来的。

再加上她自己多年来攒下的几千块钱,这才算凑齐了将近60万元的货款。

如今洋酒卖不出去,高利贷又天天上门追债,江萌萌实在没法,就躲着不见人。

害得林雨欣每天都要替她付给收高利贷的人连本带利2万块钱。

半个多月来,林雨欣已经替她还了30多万了。

而眼下自己穿得又这么少,苏杨这人渣万一硬要拽着自己打扑克,把林雨欣给惊醒了,看到这一幕可咋整?

只怕到时候,自己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啊!

毕竟,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个巴掌拍不响嘛!

所以她都怕死了,双手死死地抓紧衣角,惊恐万分。

然而,望着浑身都在打颤的江萌萌,苏杨的老脸更红了。

他真是尴尬不已,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能缓解对方的紧张。

想想以前的自己,确实是太混蛋了。

以至于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去除不了自己在江萌萌心中那无耻、卑鄙下流的人渣形象。

索性什么也不说,身子一转,朝厨房去了。

并丢下句:“你再睡会儿吧,我去给你们做早餐。”

苏杨突然走了,这令江萌萌很是诧异。

她惊愕地望着苏杨离去的背影,眼睛瞪得像个铜铃。

这就走了?

不打扑克了?

这还是我认知中的那个人渣吗?

难道说……

他变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狗,怎么可能会改得了吃屎呢?

而其实,以前的苏杨也并没把她给咋地了。

只是有一次苏杨酗酒回来,场景跟今天一样。

喝得五迷三道的苏杨错把她当成了林雨欣,结果突然发现人不对劲,就立马中止了。

惹得江萌萌顿时恼羞成怒,都恨不得扒了苏杨的皮。

而当时的她也是怕吵醒了林雨欣闹误会,所以就选择了吃哑巴亏。

现在,江萌萌愤恨地望向厨房那边,怨毒地瞪了一眼,随后又躺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苏杨又返回客厅,一看这货又睡了,并且睡得还挺香。

只是这回她没有四仰八叉地躺着,而是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

苏杨不敢再吵醒她了,轻手轻脚地将小米粥、煎蛋,还有一小盘炝拌菜端进来放到餐桌上盖好,这样等她们起来后应该不会凉。

而他自己,则要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因为这件事关系到他妻子林雨欣的生死,苏杨岂能怠慢?

根据上一世的记忆,林雨欣是在奥运会开幕式这天的中午去见的富二代杨威,也就是现在的明天。

如果苏杨想要保护妻子,那就必须要阻止她去见那混蛋。

但苏杨却不想这样做。

他想做的,是在林雨欣见杨威之前,先把杨威这混蛋给解决了。

如果不这样做,无法缓解他的心头之恨。

可牵一发则动全身,杨威的父亲杨鹏飞可是椰城的首富,想要动他的儿子,也绝非易事。

以苏杨现在的基础,还不具备扳倒杨家父子的能力。

不过,他已经想到个绝佳的办法。

借刀杀人!

苏杨瞥了眼墙上的电子钟,6点刚过。

时间还早,应该还来得及。

他嘴角一勾,一抹狠戾从眉间划过。

苏杨住的这个地方叫滨海新村,离海边很近,属于龙华区的城中村。

出门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海边的万绿园,在环海路离污水处理厂路口的不远处停了下来。

他在等。

等一个女人的出现。

苏杨记得很清楚,杨威死后的第二天,轰动全省的非法拘禁事件便浮出水面。

素有天海省第一美女之称的付虹被解救出来后,浑身伤痕累累、神情恍惚。

据之后的新闻报道称:付虹是在8月7日清晨在海边跑步的时候,被几个大汉强行虏走的,之后被关了两天一宿,遭到了非人的对待。

而这次事件的幕后主谋,便是杨威。

因为他早就觊觎付虹很久了,在多次追求被拒之后,便恼羞成怒、霸王硬上弓。

如果不是之后林雨欣把杨威给崩了,估计付虹还没那么快被解救呢。

杨威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富二代,他哪知道站在付虹身后的男人有多恐怖?

那可是能力通天的人物。

虽然杨威死了,可他的亲人还在。

付虹被解救出来,回到省城天海市没几天后,椰城这边便出了怪事。

杨威的父亲杨鹏飞以及杨家所有嫡系,一夜之间全部蒸发了。

这件事让椰城的人们个个脊背发凉、噤若寒蝉。

少数人也只是在私下里说说,甚至都不敢在街上大声议论。

杨家可是椰城首富,资产几十亿呀!

一夜之间人都没了?

连个继承遗产的人都没留下?

这也太恐怖了!

谁不怕呀?

视线,回到当下。

苏杨记得新闻报道中说,付虹就是在污水处理厂这条小路上被人抓走的。

可是,等了有一会儿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见到付虹的身影?

苏杨显得很着急。

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错过了?

正在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呢,忽然,余光中闪进一个靓丽的身影。

苏杨侧目望去,只见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挥着小臂朝这边跑过来。

女人越跑越近,苏杨看清了。

正是付虹。

在经过苏杨的时候,她连看都没看一眼,一扭身便下了环海路,朝着污水处理厂那条小路跑过去了。

待付虹远开一段距离后,苏杨便远远的跟了上去。

他不敢现在就告诉付虹前面有人要抓她,因为要是那样的话,整个事件就不会发生。

如果事件不发生,杨威会跳出水面吗?

所以,苏杨也是不得不将付虹先置于危险之中,然后再救她出来。

只有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但,是否能让付虹百分百不受到伤害,其实苏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可为了拯救心爱妻子,他豁出去了。

上一世时,什么擒拿、格斗,自由搏击,苏杨都练过。

赤手空拳对付3、5个歹徒还不在话下。

但,他不确定前方到底是一些什么人,因为新闻里并未详细说明。

如果前方是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呢?

凶险,是未知的……

太阳,正在慢慢升起。

但眼前这条小路的两旁都是枝叶茂密的大树,且路又窄,把大部分的阳光都遮住了,所以显得有些昏暗。

一直跑在前面的付虹有序地摆着小臂,两条大白腿非常富有弹力的一弓、一张。

苏杨则紧随其后,神情肃然,因为他感知到危险正在逼近。

所以稍微加快些脚步,尽量与付虹拉近一些距离,以防不测。

听到后面声响越来越近,付虹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

当她看见穿着一身便宜货,邋里邋遢的苏杨跟上来,心想这逼样儿的也敢上来搭讪我?

付虹不禁一笑,也没当回事。

此时,距离付虹几十米处,在小路中间拐弯的位置的那个地方站着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子。

他装作无意似的朝这边望了一眼,随后便将脸侧到一边,赶紧用对讲机报告。

“锋哥,情况不对呀,目标身后还有个男的。”

对方马上问道:“是一起的吗?”

棒球帽秒回:“不确定,但是距离很近。”

小路拐弯位置的另一边,有一台银灰色的别克商务车正停在路旁。

车上总共有四个男人,其中三个彪头大汉。

而坐在驾驶位上的却是一个长得尖嘴猴腮、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

此人正是棒球帽口中的锋哥。

锋哥左手夹着根华子,右手把玩着对讲机,很轻松地问了句:“还有其它人吗?”

那边又是秒回:“没有了。”

锋哥吸了口华子,吐出烟雾的同时,目光一狠。

命令道:“操家伙,男的干废扔沟里,女的直接带走。”

“记住了,千万不能伤到那女的。”

说着,脸上闪过一丝淫邪,“杨少说了,他玩过之后,就把这娘们扔给兄弟们爽一爽。”

“你们他妈要是把她给弄伤了,那还能好玩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是是是,锋哥,放心吧!”

其实原本的计划是不用动家伙的,可现在情况变了,目标多出一个碍事的男人,不来点硬的,怕是不行。

随着付虹距离拐弯处越跑越近,后面的苏杨暗叫一声:不好!

他赶紧加快速度,“噌噌噌”几步便追了上来。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一听咆哮,汽车引擎的声音。

也就是一、两秒的工夫,就见弯路那边突然出现一辆银灰色的商务车,风驰电掣般朝这边驶来。

“轰!”

“吱嘎!”

商务车速度极快,在离付虹几米的位置猛地停下。

“哗啦”一声,车门划开的同时,就见三个膘肥体壮的大汉“扑通、扑通”跳下车,手持木棒径直朝这边扑了过来。

苏杨瞬时扫了一眼,仅这一眼,已经能确定对方绝不是训练有素的保镖。

更像是一群生猛蛮力的打手。

这,苏杨就放心了。

顿时嘴角一勾、一喜,“妈的,正中老子下怀。”

“来吧,弄你们丫的。”

可是,付虹还在前头呢。

她现在已经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幕给吓呆了。

虽然付虹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可眼下她身边连个保镖都没有,当然也害怕。

而对苏杨而言,他收拾那几个壮猪绝对是轻松加愉快。

可一旦打起来,难免会殃及到付虹。

所以……

                           

原创文章,作者:禹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