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凰风华:小九爷的撩心宠》舞曳悠零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毒凰风华:小九爷的撩心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舞曳悠零

简介:【架空,甜宠,萌宝】她是被困囿荒芜魔雾中的魔皇之女,一朝魂穿,成了恶名昭彰的花家魔女,除了钱,她什么都不爱。
他是名扬帝都,人人颂的小九爷,身娇体贵,富可敌国,除了她,他什么都不爱。
起初她在世人眼里:阴狠泼辣,美人脸蛇蝎心。
后来世人才知这一切都是误会,是他们眼拙了……原来小九爷的姑娘人美心善,心灵手巧,还有十八般赚钱武艺,最重要的是,超有眼光。

角色:暂无

毒凰风华:小九爷的撩心宠

《毒凰风华:小九爷的撩心宠》第1章 月神祭免费阅读

九月,秋意正浓。

草木着霜,野菊盛放,花色芳菲意斑斓。

风在吹,蝶在飞,小小少年在野菊遍地的花间跑。

不远,是一片森林。

没有花花绿绿,没有五颜六色,这片森林独安一隅,花草树木皆是诡异的蓝,空气中雾气缱绻,清清冷冷,如梦如幻。

远远望着,像是一个美丽又神秘的魔幻森林。

近了近了,可见团团蓝色魔雾,笼着一个小小身影。

是个女孩,约莫六七岁。

她背对森林外的花花世界,坐在树桩上,小小的背影,孤伶又落寞。

身后,少年的声音由远及近:“九儿,九儿……”

女孩蓦然转身,满脸欢喜。

她生来就没有名字,九儿是少年给她取的,他把自己名字的一半,分给了她。

九儿,他的唯一。

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叫她。

“九儿。”森林外的少年,冲着被困囿在魔雾里的女孩笑:“我娘亲答应我了,她会想办法救你出来,你再等一等好不好?”

女孩也在笑,眼里盛了百花,还有站在花海里的少年。

她说:“好。”

少年眉眼笑得更弯了,碎了满眼星光,全是女孩的影……

后来,少年再没有出现。

女孩等了一年又一年,漫山遍野的花都枯了,森林外的世界一片荒凉。

七个春夏秋冬过去了,女孩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她没有一直等,但,还在等。

她知道,他不会骗她。

终于,在第十个秋的一日,森林外来了一位美丽的女子。

少女还记得当年那个少年的模样,他的样子和这女子似三分。

少女看着女子,目光小心且期待:“你是来救我出去的吗?”

女子颔首说是。

看吧,他没有骗她。

少女一双孤冷又荒芜的杏眸,绽了光彩,她又问:“出去了,我能见到他吗?”

女子只是莞尔,没应。

她抬手一挥,层层魔雾拨开。

少女眼一花,失去了意识……

——

梵天大陆,天陵国。

天陵帝都三十里外有一座山,名为月神山。

正值仲秋,月神山上草木阑珊,瑟瑟秋风,携了几分凄惘。

两个猎户,肩负猎具,准备上山打猎。

走着走着,前头的少年猎户忽然停下脚步:“虎哥,你有没有听到啥声音?”

“啥声……”

话音未落。

忽然!

山上面传来了一阵阵凄凉的唢呐声,还有人的哀嚎。

虎哥悚然,似想起了什么,掉头就走:“走了,回去,今天不猎了。”

“诶!虎哥等等俺啊,”少年猎户追上前:“咋啦?咋就不猎了?”

虎哥朝后瞄了一眼,顿觉有阴风钻进了脖颈子,他缩了缩脖子,加快脚步:“山上在举行月神祭,不想嗝屁就快走。”

“啥月神祭啊?”

“前几日俺上街听说花家那个魔女,在十五月圆日被月神大人诅咒至死了,算算日子,今日是头三了,这会儿山顶当是在举办入殓祭祀。”

“这事俺也听说了,”少年猎户恍然:“据说那花家魔女脾气暴躁,手段毒辣,稍有不满就拿人出气,花府的下人都被她打得没一个好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月神大人都显灵了,还能有假?”

“虎哥,你说这月神大人长啥样?”

“俺哪知道?”

“……”

唢呐悠扬,哭嚎似鬼泣,交杂在一起,像催命一样,两道背影匆匆,渐行渐远。

秋风乍起,吹得山间几树红枫簌簌,斑驳血色碎了一地,一路蔓延至了山顶。

月神山顶上,纸钱漫天,引魂幡肆意迎风飘。

这上面有个大型祭祀台,台中摆着一副白玉棺,台下约莫有上百人,个个披麻戴孝,俯首掩面,哭得昏天黑地。

白玉棺前,站着一个巫师,身着黑袍大褂,戴着鬼脸面具。

只见他一手持权杖,一手捧着一尊三寸高的黄金女神像,对着白玉棺摇头晃脑,嘴里嘀嘀咕咕地吟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巫师转身,持起权杖,在地面震了震:“安静!”

哭声哀乐,戛然而止。

巫师将黄金女神像高举至头顶,大喊:“月神大人神通无量,为民除害,尔等叩拜谢恩。”

祭台下一群人匍匐在地,齐齐高喊——

“月神大人神通无量,恩德无边。

“感谢神恩,铲灭魔女!”

“感谢神恩,为我除害!”

“感谢神恩,护我安康……”

声浪浩大,一浪高过一浪。

忽然——

“砰!”

一声巨响。

只见白玉棺盖猛地翻起,轰然砸在了祭台上,应声而碎,碎渣四溅。

巫师被突如其来的响动,震得一个踉跄,从祭台上直接滚下来。

台下众人皆如惊弓之鸟,个个面露骇色,盯着祭台上没了盖的灵柩。

风停了,引魂幡不再飘动,周遭空气陷入一片死寂。

一只手缓缓从灵柩里伸了出来,搭在棺沿上。

那手白润修长,纤纤如玉,几乎要与纯白无瑕的棺柩混为一体,让人不易察觉。

直到棺内又有另一只手搭出来。

不知谁喊了一声:“炸、炸尸了!”

一时间,场上哄乱一片。

“鬼……鬼啊啊啊!!”

“魔女诈尸了!”

“啊啊啊!!诈尸了!快跑啊……”

灵柩里的“尸体”起身,众人还没看清那人的模样,就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作鸟兽散。

没一会儿,场上的百人跑得仅剩三五人。

说这几个人胆大也不是,几个人聚成一团,颤颤巍巍,瑟瑟发抖。

这时,“尸体”从灵柩里出来了。

那是一位姑娘,穿着一袭血色红裙,长至脚背,玉臂挽着三尺拖地烟纱,脖子上戴着一条通体冰蓝的水滴形吊坠,贴着冰肌玉骨,一头墨发随意散着,头顶上只有一支金步摇点缀,在朝晖的映照下,闪着熠熠光芒。

她一步一步走下祭台,裙也飘飘,发也飘飘,步伐轻盈,身姿柔桡轻曼,美得像是从天外来的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脸。

明明化了浓妆,却不知为何,她的半边脸庞缺了一块妆色,就像鸡蛋剥了一半壳,而没了“蛋壳”的那半边肌肤,白得好似会发光。

这样阴阳分隔的容貌,很难不让人认为是见鬼了。

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在灵柩里躺了三天的死人。

刚刚从祭台摔下来的巫师,摔残了腿,没能跑得了。

‘女鬼’径直朝他走来。

巫师惊恐万分,舌头打成了结:“你、你、你你……”

‘女鬼’伸出纤纤玉手,朱唇轻齿:“拿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舞曳悠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