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粮超甜:为了老婆打穿末世》一砚雨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狗粮超甜:为了老婆打穿末世

小说:科幻

作者:一砚雨

简介:【单女主+末世重生爽文(主线)+逃亡基建】开局全球灾变,虫灾、天火、巨兽,外星生物入侵,远古物种复生,神话传承开启,末日浩劫降临。重生的许安觉醒怪物视角,血眼凭吞噬升级,白点窥世界弱点!谁料老婆身怀异血,觊觎之人太多?来一个杀一个!老婆饿了,抢个超市供给;老婆累了,招几个小弟打下手;老婆怀了,建个基地养胎!怎么打着打着,我就打穿末世了?众小弟:老大,嫂子嫌基地有点挤!许安大手一挥:把S市给我攻下来

角色:暂无

狗粮超甜:为了老婆打穿末世

《狗粮超甜:为了老婆打穿末世》第1章 末日倒计时免费阅读

轰隆隆————

隧道要塌了。

许安的脸上满是灰和汗,这次任务报酬丰厚,有不下十个好手和他一起行动,最后只剩下了他一个。

用力按了一下兜里的晶核,许安掏出胸前的血色吊坠,印在唇角一吻。

然然,这次也保佑我吧。

一个钟头、还是两个钟头?

没有阳光,也没有补给,石壁上滴落的水珠仿佛死亡的倒计时,许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身后地面的裂缝愈发逼近。

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束阳光,许安精神一振,强撑着加快脚步。

是出口!

一口气跑到洞口,还没等阳光接触到皮肤,许安心中警兆突起,身子往后猛地一仰。

嘭————

这一声枪响,崩飞了许安身侧的石壁,炸起的石屑隐藏了他的位置。

许安微微眯眼打量着外面,多年刀口舔血的直觉提醒他这附近早已被瞄准包围。

隧道中长时间的昏暗环境,让眼睛在强光下有些失焦,只看到几个影影绰绰的模糊背影。

“东西呢?先交才能走!”

有人逼近,许安默不作声,在其靠近的一瞬突然伸手,一刀割喉。

这次任务,根本就是十死无生。

哪怕晶核交出去了,等待许安的不过是另一颗灭口的枪子儿罢了。

一不做二不休,被坑了一把的许安干脆一口吞了晶核,顶着刚才那人的尸体作盾又干掉了几个杀手。

眼前血色弥漫,许安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声渐渐急促,血液在体内奔腾。

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许安栽倒在地,手里紧紧攥着吊坠,大脑渐渐放空。

然然,我来找你了……

吊坠里的血不知何时渗了出来,与许安的血融在一起,抚平了手背本已凸起的青筋。

隧道轰然倒塌,掩埋住了洞口,也阻碍了外面的人探查的脚步。

一切趋于平静……

A市 23:44 桃源街1314号

窗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吹翻了两辆摩托,紧接着雷雨交加,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地砸到地上。

许安从噩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撑起胳膊抹了一把脸,许安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点儿,还没到午夜。长出一口气后,他望着半开的窗户出神,风刮得窗帘乱飞,雨水从窗台上流下。

自从末世来临,他已经许久不曾睡一个好觉了。

无处不在的怪物不需要休息,岌岌可危的人心时刻需要警惕。纵使他在地下城造了一个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家,也弥补不了从前的遗憾。

如果然然还在的话,应该会搂着自己迷迷糊糊地撒娇吧。

苦笑着摇了摇头,许安暗骂自己痴心妄想,心口忍不住微微泛疼。

如果当初自己没睡得那么死,如果自己接到了那通电话,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可惜……悔之晚矣。

惊悸虽已平息,苦涩漫上心头,左右都睡不着了,许安干脆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

挂着毛巾擦脸出来的时候,看到床上的手机一闪一闪、明暗交错。

许安上前点开黑掉的屏幕,突然屏住呼吸。

“未接来电————老婆大人。”

握着手机的手颤抖着,许安浑身僵住不敢置信,在屏幕再一次灰暗前狂按。

“2044年4月1日 00:01”

许安永远忘不了这个日子。

三小时后,他的女朋友坠楼身亡。八小时后,末日正式开始。

甚至因为末日,世界陷入混乱,他在十个小时后才知道了然然死去的消息。

灾祸面前,所有人都在抢夺物资、联系亲人,没有人在乎一个死去的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

太混乱了,许安只来得及把然然匆忙下葬,便被人群裹挟着开始逃亡。

十年来,人类从一个城转到另一个城,活下来的人越来越少。从地上到地下,从拉帮结派到团结一心,这其中混杂了多少血肉。

到了最后,已经没有了种族和肤色的差别,他们只是————人类。

他花了十年时间,才查明了当晚的真相,确认凶手之后展开报复。

死在逃亡路上的他管不了,活着的每一个人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许安颤抖着手攥紧胸口的吊坠,尖锐冷硬的触感刺的他回神,掏出却发现原本的血色已经消失殆尽,吊坠变得如同眼泪般澄澈而透明。

来不及细想,许安抄起床上的手机,扯下外套放入塑料袋就往外跑,一刻不停地蹬上摩托车,大雨瞬间把全身浇透。

摩托车在街道上飞驰,许安远离了桃园,脑海中飞速梳理线索。

是梦也好,真实也罢,快一点、再快一点!

雨水顺着脸颊向下冲刷,雷声被甩在脑后,许安的心怦怦直跳,肾上激素飙升。

手机上拨出的号码仍没有人接听,时间指向了00:51。

顺着那条在睡梦中描摹了千百回的路线,一公里、八千米、三千米……快了,就快了!

一个急刹,摩托车被一道铁门拦下。许安抄起旁边的钢筋砸向门锁。

哐——哐——哐——

惊雷乍起,映出许安狰狞的脸庞,疯狂与不安在瞳孔中跳跃,这是一张让人望而生畏的脸。

老旧的挂锁终究经不起如此猛烈的捶打,在一阵摇摇欲坠之后弯曲变形。

“给——老——子——开!!!!!”

最后一击,铁门被巨力砸开,许安一脚踹烂左边的门,骑上摩托车争分夺秒。

1:27 雨越下越大了,人声被雨水阻碍,许安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喘息声。

左拐、直行、右拐,到了!

看到地上已经碎裂的手机,许安焦灼不已。

两栋楼,到底是哪一栋?

最后的尸体是在中间的空地发现的,这一片废弃的烂尾楼每个天台上都没有护栏,这场大雨更是掩埋了凶手的所有足迹。

许安咬咬牙,2:04,不能再等了!赌一把!

三阶并两阶,许安大跨步地奔向顶楼。时间飞速流逝,他第一次在心里咒骂楼梯为什么要有这么多层。

爬上最后一级台阶,许安扶着自己的膝盖,气都来不及喘匀就开始四下环顾。

“然然!!!然然————!!!”

黑云聚拢,许安大喊几声没看到人,猛然意识到一个事情。

他跑错楼了。

2:47 此时此刻,重新下楼跑去另一楼的天台已经不够了。

许安拼尽全力向天台边缘奔去,对面天台上有一个人在背对着他往后挪。

“然然!!!”

身影听到呼喊猛地回头,正是楚然!

惊惶无措的楚然在回头的一瞬间惊喜交加,却又忍不住泪如雨下,哆嗦着大喊:“安哥————我没有路了呜呜呜……”

许安瞧得真切,楚然的身后还有七八个人正在逼近,她根本走不脱。

楚然那栋楼还比许安这栋高一层,两栋楼相距大概两米,暴雨淋洗中墙壁湿滑,许安想跳都没有抓手的支点。

楚然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情况,面容煞白、勉强一笑,身子又往天台边缘走了几步。

后面那些混混也明白这是救兵到了,一个个不再像嬉皮笑脸猫捉老鼠一样慢慢逼近,纷纷加快了脚步。

许安仰视着强掩惊慌的楚然,心底涌起一股莫大的不甘。

‘凭什么?凭什么我还是救不了她!’

十年朝思梦想,午夜梦回之际他都在扪心自问,‘你为什么睡得这么死?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许安突然高声大喊:“然然!相信我!跳————”

楚然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跳下来!我接着你!跳到我这边来!”

许安连连比划,做出拥抱接住的动作,楚然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

转头看了一眼向自己跑的混混,楚然闭了闭眼,迈上天台边缘纵身一跃————

后边的混混一片哗然,他们没听清许安说什么,还以为楚然直接坠楼了。

“嘭————”

楚然紧张得不敢睁眼,感觉自己下半身悬空,肩膀却被牢牢地锢住。

雨水打在她的眼皮上,朦胧间她看到了许安狂喜的眼和克制不住的笑容。

喃喃声飘入她的耳畔。

“我终于————抓住你了。”

大梦初醒,许安感觉到自己心口十年都没有愈合的伤口终于开始结痂,汩汩的鲜血渐渐止住。

从今往后,哪怕再大的困难和苦难都无法将他击倒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砚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