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明明动了心》实蛋趣趣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暂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明明动了心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实蛋趣趣

简介:一、
前脚得知喜欢的人得了胃癌,
后脚官溪就重生回了五年前——她向纪翰阳告白之前的日子里。
她的明恋就又变成了暗恋。
为了靠近他、照顾他官溪使出浑身解数。
却不打算再表明心意。
但到最后,陷得越来越深的人,好像是……他?
二、
结婚请柬印出来的第一刻,官溪就它送给了喜欢了好多年的人。
官溪:诚挚邀请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纪翰阳接过打开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语气亲昵又自然的纠正她:是我们的婚礼

角色:暂无

他明明动了心

《他明明动了心》第1章 未来(1)免费阅读

2021年5月20日5:30分

前往宁市的高铁准时停在了终点站。

官溪站在队伍的最后面慢悠悠的向前移动着,忽然想到高铁刚进站时雨点大颗大颗的砸在车窗上的场景,不禁倾身看了看窗外的站台。

这雨来的突然。

此时站台上的行人大多一手举包,一手拖着行李向着地下通道那边涌去。

官溪又顺势看了看握在手里刚买的牛皮材质的包,一时纠结是应该保护包还是保住上车前才做的发型。

直到她听到身后那声催促,咬咬牙,举起包闯进了人群中。

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韩培培此时就在站口举着伞等她,见官溪出来急忙迎上前把伞递给她,接着又往她身后瞧了瞧:“温黔呢?”

官溪心里一咯噔,但还是面容平静的撑开伞:“他留家里陪陪他爸妈。”

韩培培不信,举着伞追在她身后:“就他?还能想陪爸妈?他现在恨不得24小时黏在你身边。”

官溪不想接这茬儿,径直走向停车场。

回到车上,官溪接过韩培培给自己的毛巾,仔细将包擦干后打了个哈欠:“现在去哪?”

“王晨浩把车送去保养了,咱先去接他。”说着韩培培在系安全带的间隙向官溪眨了眨眼睛:“我们俩明天一个当头车,一个当尾车,寓意白头到老。”

官溪了然似的点点头:“这种说法还是第一次听。”

说完又转头看向窗外的大雨,惆怅道:“明天要是还下雨怎么办。”

韩培培先是前后左右的看了一番,见周围没有障碍物这才启动车子:“无所谓,婚礼能成就行。”

官溪默默的点头,又打了个哈欠。

这几天过的身心俱疲。出了几天的差,工作还没正式结束就被温黔接回老家又奔波了几天,这还是因为韩培培婚期在即才有借口回来。

上下眼皮又开始打架,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官溪调了一下座椅角度然后闭上眼:“我睡一觉,到地方了叫我。”

韩培培哼了一声,趁着交停车费的间隙,从后面拿出毯子盖在了官溪身上,还顺手调了车内温度。

过了好一会儿,官溪觉出车停平稳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到了?”

韩培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没呢,现在在纪翰阳家楼下,睡吧”

说完韩培培又看了看手机,轻声嘟囔着:“应该是这栋楼吧,我记得他大学毕业以后就一直住在这。”

官溪迷迷糊糊的听着她自言自语,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坐起身,下车前还不忘将座椅靠背恢复原样:“我去后面,一会让学长坐前面。”这时还迷迷糊糊的看了眼周围,这才拉开后面的车门,靠在椅背上又昏睡了过去。

恍惚间,官溪听到了王晨浩的声音:“官溪男朋友没一起来?”

“温黔?”韩培培见他点头,小声警告他:“别乱说,他不是小溪男朋友。”

然后,她好像感觉身旁多个人。

然后,她又睡死了过去。

官溪再次睁开眼睛,是被韩培培叫醒的。

在这边结婚前一夜要各自举行单身派对,但他们夫妻俩共同朋友太多,就顺便凑在一起举行。

人多聚在一起还热闹,这是韩培培的原话。

官溪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睛,首先看到坐在副驾驶的韩培培转过身来看她,然后是坐在正驾的王晨浩。

最后是,坐在旁边的纪翰阳。

官溪习惯性擦嘴角的手就那么停在了嘴边,后知后觉后立刻放下了手,向他微微点头,有些尴尬的开口:“学长好。”

纪翰阳只是轻轻一瞥,淡淡道:“嗯。”

此时韩培培和王晨浩对视了一眼,默契地开了口:“走吧走吧,我们去开party吧,我们的伴郎伴娘。”

韩培培在KTV订了间可容纳50多人的大包房,他们进屋前包房内还震耳欲聋的,等推开门的那一刻,不知是哪个有眼力的将音乐停了下来,逼得舞池里男男女女正在摇摆的手臂停滞在半空中。

众人顺着目光一看,原来是男女主角到场了,随即欢呼着将他们簇拥到了场中间。

官溪只觉得闹人,趁着这间隙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手机在包里嗡嗡作响,不用看她也知道是温黔发来的。

官溪不理解,他回国总共不到一年的时间,两个人接触也不到半年,连男女朋友都不是的关系,他怎么就向自己求婚了呢?

还挑在他父母都在场的场合。

好在莫欣阿姨看出了自己的尴尬,及时喊停了那场颇为荒唐的求婚,还拉住了要一起回来的温黔。

“怎么了?”韩培培被敬了一圈酒,整个人带着一丝醉意的靠在官溪身边:“看你下了车就一直闷闷不乐的。”

官溪整个人都带着股沉闷劲儿:“温黔向我求婚了。”

此时也不知谁的歌到了却没唱,坐在点歌台旁边的哥们手拿麦克扯着嗓子循环喊:“单身情歌是谁的,单身情歌是谁的,没人唱我切歌了!!!”

韩培培被他扰的什么都听不清,喊着问官溪:“你!说!什!么?”

官溪见那个哥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便学着她的样子扯嗓子,谁知这句话赶上了切歌,全场只剩官溪的声音:“温!黔!向!我!求!婚!了!”

紧接着下一首歌响起,那句话又瞬间被淹没在了前奏中。

本以为这就过去了,谁能想到坐在点歌台旁边的男生特意点了暂停,面带微笑走到场中间,笑容里满都是祝福的开了口:“在这大好的日子里,让我们共同祝福这位被求婚的姐妹!再让我来上一曲《明天你要嫁给我》献给明天的新郎新娘,掌声在哪里!!!”

话音未落包房里又响起一阵欢呼。

官溪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眼神不受控制的满场寻找纪翰阳。

来来回回找了两圈,终于在对面同样的角落里发现了他。

此时他正靠在沙发靠背上,左手拿着瓶啤酒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腹部,微笑着与旁边人不知在说些什么。

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刚才的小插曲。

官溪抿抿嘴,心底的失落控制不住的向外溢出。

可下一刻官溪便开始调整呼吸,默默告诉自己不应该失落的,喜欢他是自己的事情。

要他的反应做什么。

官溪的一举一动被韩培培尽收眼底,想了好多宽慰她的话要说,可看到她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只得转了话锋:“他那人就是人来疯,等我一会说说他。”

官溪知道韩培培指的是拿着麦克扯嗓子喊的男生,微微一笑,像安慰她又像是在告诉自己:“没事,我没事。”

                           

原创文章,作者:实蛋趣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