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多次拒绝前朝太子最新章节,魏仪宁,魏知行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多次拒绝前朝太子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俗人昭昭

角色:魏仪宁,魏知行

简介:前世,她被男人哄骗,一心想嫁给他,哪知前夫竟是渣男,他看上的并不是她,而是她背后强大的家族势力;今生,她誓要守护自己的家族和家人,远离权力纷争,怎料半路跳出前朝太子邀请她一起谋朝篡位怎么办。

重生之多次拒绝前朝太子

《重生之多次拒绝前朝太子》免费阅读

刚到卯时,天还灰蒙蒙的将亮未亮,天边乌云滚滚若枯鸦过境,大雨将至未至,刺骨寒风争先恐后地从破窗窜入。

魏仪宁自从知晓父亲是被自己丈夫郭汝临所害,已被关在这逼仄的陋房好几日了,府里的下人也不管不问。没有人给这个曾经掌握内宅生杀大权的郭夫人一蔬一饭,甚至连一杯水也未曾送来……

魏仪宁似乎又听见父亲时常在她耳边说起的话,“仪者,度也;宁者,安也。仪宁将来是要成为一个保国土安定繁顺清明的人。”

是啊,曾经怀抱父亲希冀长大的魏仪宁,现在怎么会成为一个囿于后宅的人?

意料中的大雨终于坠了下来,一时间电闪雷鸣。一切宁静都被这场如约而至大雨打破,陋房也在这风雨交加中摇摇欲坠。

大雨下得疯狂,空气中的温度渐渐流逝,魏仪宁也终于失去了知觉。

“仪宁,仪宁,你怎么样了?好受了些吗?”耳边是哥哥魏知行的担忧挂虑。

魏仪宁听见声音有点迷茫又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听见哥哥的声音,明明哥哥已经随父亲一起葬在那场鏖战中。魏仪宁更是不敢睁开眼睛,害怕耳边的关心只是一场梦,她真的很想哥哥很想父亲。

一只满是茧子又温暖的手覆上她的额头,“大夫,家妹身体怎么还不见好转。”

“魏小将军,请放宽心。风寒会侵蚀病人身体的,一时半会儿不会那么快见效的,需等小姐喝了药汤之后再观察,我去看看药煎得怎么样了。”说着大夫的声音远离了耳畔,越走越远。

魏仪宁想再见一眼哥哥,哪怕是在梦中。

魏仪宁想睁开眼睛,奈何眼皮发酸,眼睛一睁开就被眼前一片白晃了眼。

“大少爷,小姐醒了。”魏仪宁微睁着眼,转头向发出声音的紫苏看去,她看得出神。

紫苏的模样回到了以前的样子,还是曾经那个活泼机灵的姑娘,完全没有留存陪她出嫁之后在郭府蹉跎的模样。

“仪宁,你醒啦。”还没等魏仪宁回过神,魏知行惊喜表于外的声音倒是直接招魂了,下一秒又恢复成往常沉稳的样子,“仪宁,你这一病可真让我和父亲担心。”

魏仪宁醒了,这会魏知行的表情言语的外露较于之前是有所收敛,哥哥的表达方式一向比较含蓄,她是知道的。

魏仪宁见到了魏知行,反而开始踌躇,明明哥哥已经随父亲一起去了,但是眼前的哥哥似乎也是年轻的模样,黑眼圈也还没有很重,脸上也没有之前在大战中留下的疤。

“哥哥,我多大了。”魏仪宁只是想试探地问问,她也不是没看过话本里的志怪小说,但在事情真正发生之前她还是无法相信的。说着就想起身,可惜身体不争气,还是在紫苏的帮助下坐起来的,紫苏怕她再着凉还给拿了件小毯子给披上。

魏知行宠溺地捏了捏魏仪宁面庞上的软肉,心疼道:“仪宁病了这么久,怎么连自己多大了都不记得了,都是要嫁人的年纪了,还不让人省心。”

魏仪宁一听她都要嫁人了,真的回到以前了。

她总算是明白了,她一觉回到了出嫁前,话本小说是真的。

“哥哥,我不想嫁郭汝临了。”魏仪宁说出悔婚这件事就像是喝一杯水一样简单,唯一感到不适的就是嗓子有点哑,反正郭府这个火坑她是不想再跳了。

魏知行听了有些惊讶,因为魏仪宁想嫁郭汝临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她先开的口,他和父亲本来是不同意的,嫁谁不好非要嫁个穷书生,但是架不住魏仪宁软磨硬泡,父亲最后还是同意了,魏仪宁是低嫁,只要魏府一直不倒,她就不用怕婆家欺负“说说为什么不想嫁郭汝临了,我好和父亲商量下。”

魏仪宁在喝完紫苏端来的一杯水之后,喉咙终于舒服了一点,这才娓娓道来,“哥哥,我做了一个梦。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我梦到郭汝临他早已私下联系了敌方将领,并说了一些我军不曾加固的地方,北陵之战死伤惨重我方元气大伤,甚至会丢了北陵,而北陵百姓会被侵入的敌军烧杀掠夺损失惨重,郭汝临却借此机会加官进职。”

北陵是江州最北的一块,与敌军对垒是易守难攻之地,更是江州以北最重要的一道军事防线。

接下来的话不用魏仪宁去阐述,魏知行也已经猜到大概了。若北陵失守,敌军必会长驱直入,江州以北都会处于战火纷扰之间。在此混乱之际,郭汝临必会跳出来倒打一耙,轻点会污蔑魏将军用人不察,军队里出了小人而不自知,更严重点会污蔑魏将军通敌叛国,将江州陷于危险的处境。

前者还是削爵降职的份,后者却是掉脑袋的罪,魏府也将覆灭在此一战中,江州也会因此付出慘痛的代价。

魏知行听完沉默了一会,最后吩咐紫苏取来纸笔,起身坐到小桌旁修书一封,让侍从带着信送到驿站去递到军营。他的想法自然以妹妹为先,先不管妹妹梦到的事情是真是假,最好是先取消妹妹的婚约然后把郭汝临这个不安好心的小人也踢出军队,但这样必然是会失了礼数。只好先给父亲在信里说明大致情况,让父亲下个决断。

“好了,这些事暂且先搁置一旁。仪宁先吃点好吃的垫垫肚子吧,病了这么久都瘦了。”魏知行把信送出去了,又坐回妹妹床边,看到了矮几上的养着的几只腊梅,突发感慨,“花开得真好,北陵这个日子梅花怕是开不了。”

紫苏只当魏知行真的是想在北陵看见梅花开,吩咐下去让挑些还只长了花苞的梅花备起,方便魏知行随时启程带去北陵,末了还提了句,“大少爷,小姐大病初愈还是应当吃点容易消食的。”

紫苏是陪魏仪宁一起长大的,也是陪在她身边的老人了,事事以魏仪宁为首要,心细机灵。

“紫苏说的是,紫苏能不能再做一次藕粉桂花糖糕,我真的太馋了。”藕粉桂花糖糕是魏仪宁在出嫁前最喜欢的一口甜点了,后面因为郭汝临不喜欢吃甜,魏仪宁索性也就不再碰甜点了,现在回来了她馋得很。

紫苏面上流露出些许无奈,“小姐,外面那么大的雪去哪收桂花啊,再说之前存的桂花也都给小姐拿去酿酒了,说要为老爷的凯旋庆贺用。”紫苏怕小姐生病睡久了睡懵了,解释了几句并抛出了符合时令的糖糕询问“换成梅花糕可以吗?这园外的梅花可开得正好”

“有得吃就好。”魏仪宁也不强求,只是想再吃一次紫苏做的糕点,“注意别太甜了,哥哥吃不了太甜。”

魏知行听到魏一宁这话感到欣慰,妹妹病了一场反而好像长大了,“不用了,我看你喝完药汤我就要启程赶路了,我去给你看看药汤准备得怎么样看了。”说着魏知行便走出了魏仪宁的房间。

紫苏因为要给魏仪宁准备糖糕,跟着魏知行的前后脚走出房间去小厨房准备糕点了。

房里只剩魏仪宁和另一个贴身侍女白芨。

魏仪宁好不容易得了空静静地环顾四周,房间倒还是原来的摆放,窗边的小几上还整齐的码着些常常翻阅的书籍,就是书籍旁边的花灯有点刺眼。

那是今年上元节郭汝临送的小兔子花灯,还说是他亲自扎的花灯,有别于普通的白色兔子花灯,那是只灰色的兔子。当时她觉得他对她很上心,现在看来只觉得粗糙,廉价。

“白芨,把窗边的花灯扔了吧,看着真丑。”魏仪宁唤着另一个侍女丢掉花灯。

白芨得了命令,一身黄衫的小姑娘自然照做,“小姐,我早就觉得这个花灯丑了,看门的大伯给我们扎的花灯都比这个灰色的好看,终于可以丢了。”似乎觉得丢了还不够不解气,还上脚踩了两脚。

正好那边紫苏也刚把糖糕上灶了,一回来一看白芨正在蹂躏着脚下的花灯,问白芨这是在干嘛,花灯丢了就行了不必再对一个丢弃的花灯浪费感情。

白芨一听有道理这才停了脚下的动作,随紫苏一块进屋。

紫苏看屋内的魏仪宁看着窗外发呆,推着进屋之后就站在一侧的白芨上前,“小姐,让白芨说点新鲜事解解闷?”

白芨是魏仪宁屋里消息最灵通的了,白芨的爹娘就在魏府的外院,抽空就给白芨塞点街上卖货郎那买的新鲜玩意,还会给她说说外面的趣事。

魏仪宁没想到就在她想事情的片刻让紫苏误以为她是想出门解闷,其实她是在想郭汝临是怎么把手伸到魏府里,怎么从前线作战一回来,就交出了父亲通敌叛国的假证据的。郭汝临这会也还是个举人,自然是没有钱财去收买魏府的下人作假证的,那么必然是一早混进来了。

“白芨,府里……等下,祖母身体最近还好吗?”魏仪宁本来是想问府里最近有没有亏空的特别厉害的铺子,可是转念一想白芨也不懂这些,只会听别人说什么她就传什么。

在魏仪宁的印象中,她在准备婚约的期间,祖母的头风犯得特别严重,但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一直压着不让说,直到祖母收到上面传来父亲通敌叛国的消息一蹶不振,驾鹤西去了。

白芨这边刚准备开口,那边魏知行带着药汤进来了,“仪宁,我看你喝完药就先走了,战事吃紧。”

紫苏接过送来的药汤端到小几上,琢磨着梅花糕也该好了,吩咐白芨去取了。

紫苏这边刚伺候魏仪宁喝完药汤,那边白芨取来的梅花糕也到了,正好去去嘴里残余的苦涩。

魏知行看小妹乖乖喝完药也准备启程上路了, 走之前被魏仪宁留了一下两兄妹说了些体己话,魏仪宁给站在床边的魏知行递了枚平安符,她那日也正是因为求这枚平安符早早进山,结果登至半山腰突然下起大雨避雨不及时导致寒气入体生病的。

“哥哥,你一定一定要注意郭汝临。”魏仪宁不好说出她是重生,已经看清了郭汝临的真实面目,只能一遍遍叮嘱哥哥谨防郭汝临,“还有,赶路要注意安全,尽量走官道。遇事切勿感情用事,先和父亲商量之后再动作。”

魏知行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感情用事,前世也是因为这点吃了很多闷亏。

魏知行笑着揉了揉魏仪宁的发顶,从前看着得小豆丁都长大这么大了,还会和祖母一样絮絮叨叨不厌其烦地叮嘱出门在外注意安全。

“仪宁,多去看看祖母吧。既然也已经决定不嫁郭汝临了,去给祖母道个歉,撒个娇,这件事也就过去了。”魏知行走之前还挂念着魏仪宁和祖母因为魏仪宁的婚事闹僵的事情。

魏仪宁乖巧一笑,“放心吧哥哥,我这边病一好就会去向祖母求和的。”魏仪宁其实也正好想找个由头去和祖母缓解关系,以前是她自己想叉了,一直以为祖母是因为看不起郭汝临的举人身份,才不同意她和郭汝临的婚事的,现在一想还是老一辈的眼光比较毒辣。

                           

原创文章,作者:俗人昭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7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