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在酒吧做服务员》陈媛,童子翔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酒吧做服务员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落雨星辰

角色:陈媛,童子翔

简介:张倩考上了985重点大学,肖玲进了中等职业技术学院,而我在酒吧当起了服务员,我相信,我们都有着光明的前途。

我在酒吧做服务员

《我在酒吧做服务员》免费阅读

伴随着“哗哗哗”的水流声,我从熟睡中醒来,睡眼惺忪中正好看到被水雾弥漫着的玻璃门里一道曲线玲珑的妙曼身影若影若现。

她手拿浴霸冲洗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乌黑的长发垂在光滑白嫩的后背上,时不时扭转下身体;我情不自禁微微坐直了身体,点着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眼睛却一直盯着那道妙曼的身影。

房间里满地狼藉,昨晚疯狂到我没有来得及仔细观摩那道妙曼身影;此刻隔着玻璃门却有种别样的美。

“你不知道一直盯着一个女性看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卫生间传来她有些冷漠的语气,似乎很不满。

我吐了个烟圈,随口说道:

“在一张床上躺过的人,会在意另一半的观摩,不应该是欣喜吗?”

“理论上来说,对于相爱的两个人而言,凝视彼此的目光越久越能够证明在彼此心目中的地位。”玻璃门拉开,她手拿浴巾擦拭着头发,随意地瞥了我一眼,继续说道:

“但是我们关系并没有好到那种程度。”

她扔掉浴巾,开始在地上搜索自己的衣服。

我扔掉烟头,重新又点着一支,好奇问道:

“那我们算哪一种?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一次的擦肩而过,我们都睡在了一起,那得是多少次的回眸才能换来?”

“成年人的世界,感情只是调味剂;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她早已穿戴整齐,拿起沙发上的包包准备离开,想到她复姓的名字,不由好奇问道:

“我叫你上官好呢?还是叫你嫣然好?”

“你在上面和我在上面有什么大的区别吗?”上官嫣然随口应道。

“没什么大的区别,反正都是男欢女爱。”我似笑非笑地说道,想起昨晚她在上面时候的投入,和此刻清冷的她仿佛判若两人。

“那就是了,你喊我上官或者喊我嫣然又有什么区别?”

“那如果我喊你上官嫣然,你是不是更有快乐感?更享受?”我吐了一个眼圈,望着她清冷绝美的脸笑道。

“你觉得言语上的调戏会很有成就感?还是能够满足一个男人猎奇的心理?”上官嫣然侧头凝视着我问道,一瞬间我居然哑口无言,不由地摇头苦笑,和一个学识渊博的高材生聊天,永远别想在言语上占到丝毫的便宜。

看我无言以对,她并没有因为自己言语上占优而乘胜追击;仿佛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笑。

走到门口的她忽然停住脚步,说道:

“退房的时候记得退押金。”

随着上官嫣然的离去,一种莫名的孤独和寂寞涌上心头,我点着一支烟,望着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那些再也回不去的青涩年华,再也触碰不了的稚嫩面孔。

掐掉烟头,翻身躺在床上做了几十个俯卧撑,眼睁睁看着夜幕慢慢褪去,黎明缓缓升起。红灯绿酒,黑白颠倒,遍地荆棘,陷阱重重;很多时候我很想逃离现在的生活,每当醒来身旁睡着的永远不是“老婆和女朋友”这种正当关系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负罪感。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彻底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却无法摆脱;我不是少爷也并非鸭子,只是一名夜店酒吧的服务员,卑微懦弱,在客人面前永远毫无尊严;却又做过许多男人梦寐以求,风光无限的事,这里的“事”指的自然是男女之事。

如今回头看看,长路漫漫,似乎也有曙光照耀过我的人生。

故事应该从去飞越时空酒吧面试开始——–

我叫曹阳,曹操的曹,阳光的阳。

曾经我也是一个阳光少年,也有过年少轻狂的青春以及青涩单纯的爱情;也曾梦想着考入顶级的学府,梦想着为社会建设添砖添瓦;梦想着有一天衣锦还乡,回到母校,为无数的学弟学妹们演讲,讲述我的人生路。

与现实背道而驰的叫梦想,就和身体上更多的欢愉并非来源于老婆或者女朋友一样!

15年我辍学了,在这世上唯一一个陪伴我的亲人离我而去。

妈妈离开之前,说我长大了,大学也毕业了,就算她离开也不用担心我一个人生活;只是她怎么也不会知道,为了给她治病,我瞒着她将房子全部抵押了出去。

我只是笑着点头,说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要看着我娶媳妇,还要给我带孩子呢?

妈妈的葬礼在周围邻居的帮助下顺利完成,妈妈走后的第三天要债公司带着七八个膀大腰圆的大汉登门造访。

看我拿不出钱,被两个大汉按在桌子上,暴打一顿,然后他们将我赶出了我的家;从此我成了这座小城市里的流浪汉。

很多时候我在想,这世上最亲的人早已离我而去,而自己早已一无所有;我是不是也应该离开这人间,或许痛苦会少一些?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我也去面试过无数个工作,但都被拒绝,唯一几个没有拒绝的上了几天被老板辞退。

生活的所迫,加上心里一直有一个执念,一定要多赚钱,把妈妈的坟墓修的像样一点;无奈之下的我按照墙上小广告的提示去了一家酒吧做了服务员。

从此我的命运有了新的开始,很多时候人生也不再受我掌控。

酒吧属于服务行业,新人进去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系统的培训;除了专业的培训之外,剩余的时间干着清洁工的工作,扫地,端茶送水,有时候还要去清理满地狼藉的卫生间。

每次打扫卫生的时候看着满地狼藉的大厅,卡座,尤其是混合着各种纸巾以及用过的避孕套还有呕吐物的洗手间的时候,我都十分厌倦这样的工作。

就像是一对男女寻欢作乐,你除了给他们放风盯梢之外,还要负责清理他们满地苍夷的战斗痕迹。

唯一让我感到开心的是每次上培训课的时候都能够看到那个曲线玲珑,皮肤白净,身材丰腴的女经理。

“丰腴”这个词不是任何一个女性可以驾驭的,所谓丰腴就是肉长在该长的地方,不该长的地方一寸都没有。

比如胸,比如臀,就是该有肉的地方,而其他地方则不应该有肉,如果有的话,那不叫丰腴,叫肥胖。没有男人会喜欢肥胖的女性,但是所有男人都不会拒绝丰腴的女性。

女经理姓陈,叫陈媛。

听比我提前来一个星期的童子翔说,眼前这个不到27岁的女子是金都市酒吧夜场的女强人,是第一批从沿海一线城市迈入内地城市的职业经理人。

童子翔说她不但是我们的大BOSS,而且是酒吧的股东之一,之所以能够成为酒吧的股东,据说是与酒吧真正意义上的大股东有染。

我不由偷看了一眼站在前方讲解的陈媛,深V薄衫,黑色短裙,高跟鞋将她的腿型完美地勾勒了出来。如此清凉的打扮,彻底分散了上培训课男人们的注意力,学员们的目光全部游离在陈媛身上,根本没有时间专心去听课,导致最后连基本的上酒程序都不懂。

“你知道珠穆朗玛峰有多高?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有多深吗?”坐我旁边的童子翔捅了我一下,低声问道。

“什么意思?”我侧头看了看童子翔,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什么,童子翔“嘿嘿”一笑,用不怀好意地眼神示意了下前面的陈媛。

我瞬间秒懂,心里暗叹,珠穆朗玛峰确实很高,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足够深;而且足够白。

“男人就要有攀登珠峰和探索峡谷的勇气与豪情,不然枉为男人。”童子翔煞有其事地说了一句,我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和陈媛之间不健康的画面,很少涉及男女之事的我大脑一片空白。

童子翔用脚踢了我一下,低着头咬着笔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此时周围一片安静,我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直到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才知道大事不妙,像上学时候被老师发现不专心听讲的时候一样,低下头,握着笔。心脏蹦蹦直跳,大气不敢喘,紧张到了极致。

高跟鞋的声音在我跟前消失,一阵清香扑鼻而来;我好想狠狠地吸上两口,但我却不敢,我知道陈媛就站在我面前。

“抬起头来,告诉我刚刚讲了什么?”陈媛说道,声音很好听,带着些许恼怒。

我咬了咬牙还是抬起了头,映入眼帘的是高耸入云的珠峰和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瞬间我有种要窒息的错觉。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聊什么聊得那么投入?”陈媛双手环胸,似乎是低着头在和我说话。有个地方在我眼前似乎要呼之欲出,我急忙低下了头,大气不敢出,心脏却蹦蹦直跳。

“告诉我,刚刚讲了什么?”陈媛沉声问道。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脑海里全是巍峨的珠峰在一层薄雾笼罩下若影若现的迷人场面。

“你叫什么名字?”

“曹阳。”我低声应了一句,多余的话一个字也不敢多说,更不敢抬头去看她。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美女可以;但要分场合,不是什么场合都可以肆无忌惮地看美女。”陈媛修长白净的手指敲打着我的桌面,语调轻柔缓和又带着不可置疑:

“你既然来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培训就要有培训的样子;连最基本的接待客人都不会,其他的我也懒得再说。”陈媛说着迈步离开,我羞愧地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她的背影。直到脚步声远去,我才敢微微抬头,只看到她雪白纤细的小腿。而原地还残留着她身上的香水味。

“怎么,被迷住了。”童子翔邪笑了起来,周围的人更是一片哄笑。

对于他们的嘲笑, 我不由有些恼火;心里却不由暗叹,这个女人能走到如今的地步,确实很不简单;我想在她心目中我只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男生,压根就不会将我放在眼里吧。

                           

原创文章,作者:落雨星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19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