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八千万郑跃进,傅宇光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消失的八千万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北京老付

角色:郑跃进,傅宇光

简介:神秘的影子在银行忽隐忽现饿狼般的眼睛窥视着巨额资产正义与邪恶,生存与死亡爱情与阴谋,诚实与谎言金融卫士与金融大盗的较量究竟谁能笑到最后呢?

消失的八千万

《消失的八千万》免费阅读

傅宇光要到城北支行当行长了!

消息传出来,别说分行大楼里的同事们不信,就连傅宇光自己也不信。心想:又是哪个捣蛋的家伙拿我寻开心呢,等我找出这个小子,一定饶不了他,就算我老傅平日为人随和,宽宏大量,但也不能拿干部提拔这种严肃的事情开玩笑啊。

国商银行燕南分行的办公大楼历来就是个“信息中心”,每天都会有各色各样的新鲜事儿在各部室之间流传。有很多事,刚传过来的时候大伙儿谁都不信,觉得那是绝不可能的,但是过不了多久,大多数传言就都变成了事实。所以大家都感慨地说:“现今这个改革开放的时代,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啦,不要动不动就说‘不可能’噢。”

可是当“傅宇光要当支行行长”这条消息传过来时,大家却都依然摇着头说:“这怎么可能呢?”因为在很多人看来,在这个分行机关大楼里,谁都有可能下去当支行行长,唯独傅宇光不可能。

为什么?原因很简单:

第一他不是银行专业出身,不懂银行业务。傅宇光是个转业军人,过去是部队文工团专职创作员,就是专门写剧本编故事的那种人。前几年转业到银行后,一直在分行机关做工会副主席,搞些“吹拉弹唱、打球照相”之类的活动,搞文化宣传他是内行,但是对银行业务却基本上是一窍不通;

第二他没带过兵,不懂管理。虽说从部队转业的时候他是个文职中校,相当于地方的处级干部,但那是文艺级,属于专业技术职务。实际上,他这辈子从来没领导过任何人;

第三,不是大伙儿以貌取人,这位“大秀才”身上实在是一点行长的气质也没有。在人们的观念中,凡是能当上行长的人,基本上都是身材挺拔,仪表堂堂,穿着笔挺的西装,带着金丝眼镜,不苟言笑,表情很酷,说话时不仅要大量引用那些复杂的金融术语和一连串的经济数据,而且要经常带出几句诸如WTO、CPI、M1M2之类英文词组的那种人。

而傅宇光只是中等身材,既不高大,也不魁伟,更谈不上英俊,虽然只有三十五岁,但已经稍稍有点谢顶,从外貌上看,他是个普通到极点的人。有同事开玩笑说,跟傅主席上街,稍微一不留神,他就会淹没在人流里让你找不到他了。而且当行长的人要端得起来,有点金融家那种深不可测的样子。可老傅性格随和,谈吐幽默,喜欢和大伙儿嘻嘻哈哈地开玩笑,说些大实话。对官场那一套,他既不了解,也不喜欢,经常会干出一些让领导不待见的事情。就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到城北支行这样的重点行当行长呢?

直到几天以后,分行《关于任命傅宇光同志为城北支行行长的通知》正式下发了,大家才确信,傅宇光这回真的要当行长了。全行上下一片惊愕,好多人私下里都说:“市分行的领导层这回是集体吃错药了。”

在惊愕的人群之中,心里最为难受的有两个人:

一个是城北支行临时主持工作的副行长郑跃进。

郑跃进,现年三十四岁,比傅宇光小一岁。因为郑跃进是“部队大院”的孩子,享受国家的特别供应,所以从小没有受到挨饿之苦。庄稼不缺肥自然就长得壮,郑跃进在同龄人当中显然是优生优育的最佳成果。他有一副挺拔的身材,一米七八的个头,英俊的相貌,长得有点像香港明星刘德华,从上高中开始,他就成了许多女孩子的梦中情人。

三十岁之前,好运总是伴随着郑跃进,因为“根正苗红”,加上他自己非常努力,从小到大,他基本上是一路顺风。恢复高考那年,他也曾做过一回大学梦,但是因为文化基础太差,名落孙山。但是他抓住了另一个机会,上了本省的银行中专学校,毕业后理所当然地进入了银行。从记账员、信贷员、信贷科长、一直干到信贷处副处长,成为了分行系统有名的业务尖子。很多银行的老前辈都会拍着郑跃进的肩膀说:“好好干吧小伙子,前途无量啊!”郑跃进自己对此也深信不疑。

三年前,分行为了扩大业务,决定筹建城北支行,郑跃进是筹建小组的负责人,是组建城北支行的“开国元勋”之一。城北支行从选址到招人,从办理金融许可证到办公楼装修开业,都是他主持张罗的。本以为支行正式挂牌后,行长的位置非他莫属,可是在“万事俱备只差开业”的最后时刻,市分行却派来了老资格的会计专家郭立田来当一把手,郑跃进只混了一个常务副行长,这让他心里十分委屈。据说没有让他当一把手的原因,是分行一些领导认为郑跃进虽然业务不错,但是刚提副处时间不长,工作方法比较简单,为人有些骄横,民意测验中群众支持率还不到百分之五十,所以主张看一段时间再说。

支行组建三年多以来,郑跃进工作上非常努力,千方百计想把自己分管的工作做好,争取能够在市分行信贷系统出人头地,给分行领导留个好印象。但是他的一些思维和做法总是和一把手郭立田不合拍,好多事情两人都是拧巴着。在他看来,郭行长是年纪太大,思维陈旧,不敢创新,造成城北支行的工作总是死气沉沉,停滞不前;而在郭行长看来,这个郑跃进是目中无人,狂妄自大,不听指挥,各自为政。所以郑跃进与郭行长的关系一直非常紧张。他凭借着自己年轻又是信贷业务尖子,而郭行长只懂会计不懂信贷的机会,想尽各种办法绕开郭行长做业务,信贷、计划、信托等由他分管的工作统统由他做主,我行我素,根本不和郭行长打招呼,几乎是建立了一个“行中之行”。他拉拢了一批跟他关系密切的年轻业务骨干,专门跟老实憨厚的郭行长作对,最后终于把郭行长气得住进了医院。

郭行长自知不是郑跃进的对手,加上已接近退休年龄,无心恋战,于是便顺坡下驴,主动给分行打了报告,要求退居二线。

郭行长回分行机关任巡视员后,分行临时指定郑跃进主持支行的全面工作,这让郑跃进感到非常开心,坚信一段时间之后,由他来接任行长之职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谁知风云突变,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市分行居然任命了一个对银行业务一窍不通的转业干部来城北支行当一把手,压在他的头上,在郑跃进看来这简直是不可理解,是对他郑跃进的一种侮辱。一口闷气憋在心里,他这几天脸色铁青,见谁训谁,闹得大家都尽可能躲着他。

而另一个对这个任命感到难受的,就是傅宇光本人。

一般人遇到这种预料之外的升迁,都会喜出望外,嘴叉子能弯到耳根子去。但傅宇光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根本就不愿意当这个行长。

傅宇光从小酷爱文学创作,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文化圈里的人,他的志向,是当一个著名的作家,即便是写不出《战争与和平》那样的传世之作,起码也要写出几部类似于《青春之歌》、《林海雪原》那样有一定影响的小说来。他从部队文工团转业到银行工作的时候,本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到总行办公室行政处当副处长,一个是到市分行当工会副主席。

按理说,到总行工作收入会更高些,而且居高临下,全国到处跑,很是神气。但傅宇光却表示他更愿意到分行工会当副主席。对他来说,收入的高低并不很重要,关键是要有一个有利于他进行文学创作的环境。他心里的小九九是:分行工会离基层近,可以多积累一些银行方面的创作素材,同时,在工会工作个人时间比较充分,可以多写点东西,为将来专门创作金融题材的文学作品做准备。他的志向不在当官,而是在于早出优秀作品,做一个专业作家。

他心里很清楚,当支行行长虽然是提了一级,收入会大幅度提高,而且还有单独的办公室和专车等一系列待遇。但是一旦到基层行当了这个行长,就会忙得一塌糊涂,除了工作,还有没完没了的各种应酬,根本就没时间写作了。

而且,他对郑跃进的骄横作风也有所耳闻。他深知,让他这个外行去指挥那位在金融界摸爬滚打许多年的业务精英,那个滋味有多难受、多尴尬,恐怕地球人都能想象得出来。老行长郭立田已经被郑跃进整趴下了,自己不过是一介书生,绝对不是郑跃进的对手。所以,提任支行行长的通知下发后,他心里没有一点喜悦,反而有点忧心忡忡。

下班后回到家里,太太夏梅早已听说了丈夫升官的好消息,她特意准备了一桌好菜,准备和老公好好庆祝一番。见傅宇光进屋,她兴冲冲地问:“领导找你谈话了吗?”

傅宇光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夏梅又笑着问道:“当了行长之后,你的工资能涨到多少呀?是不是马上就可以有专车了啊?”

傅宇光没有直接回答太太的话,而是没好气地说:“唉,莎士比亚要到前线打仗了,悲剧啊。”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夏梅莫名其妙,心想:“难怪人家都说,当了行长太太,物质上非常实惠,精神上备受煎熬,看来,过去家里那种逍遥自在的日子恐怕是过到头了。”

                           

原创文章,作者:北京老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240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