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改命:曾经那个少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改命:曾经那个少年

小说:美女

作者:凤阳府闲人

角色:[db:角色]

简介:在男人的世界,别人说:红颜祸水;我认为:女人如花。当失去之后,我经常坐在午后的阳台上,坐在阳台上的阳光里,回忆那些跟我曾经关联的女人们。她们一个一个走进我的生命,然后又走出了我的世界……我看见了她们的眼泪,也看见了落寞。回忆是痛苦的,也是美好的。我曾经在她们的世界里,快乐并伤害着。她们有的爱我,有的成就了我,而我之于她们,是不是梦魇一般的存在?

改命:曾经那个少年

《改命:曾经那个少年》免费阅读

我的青春,是从十九岁那年夏天开始觉醒的。我记得那是一个下午,岳红带我去锄我家村子东南一块田里的玉米。

那一年,我十九岁,身高一米七四,到了二十八岁时,我又用了九年长高了五厘米,一米七九。那一年,岳红二十八岁,年龄比我大九岁。

后来,岳红对我说,那天下午的我,让人看了就莫名地感到很爷们。

而我们村的小伙伴们不这样说,她们都在背后说我有几分像一九八十年代一部日本电影里的主角,那个人名叫高仓健。

岳红是一位远近闻名的美人儿,一米六八,个子高挑,修长腿,走起路来带着节奏,像模特在走T台。细腰丰胸,屁股滚圆,五官更是人见人爱,肤白,光洁,柳眉杏眼,鼻梁高而挺直,鼻翼饱满。嘴巴尺度恰到好处,不大,也不小,两边嘴角微微上翘,自带唇线,棱角分明。白米牙,红嘴唇,面部任何风吹草动,你看她都是明媚的笑颜。

仲夏的下午,天气晴朗,几片白云在天空飘荡,像散落的羊群,又像洁白的棉团。嫂子带着我锄陈塘的玉米地,陈塘在我们村子东南,距离村庄二里半路。一大块田里,玉米苗绿油油的,纷披着叶子,半人多高,在阳光下泛着墨绿的光泽。

岳红跟我并着肩,挥锄锄着玉米棵下的草。这是最后一次给玉米除草,松土,之后就等着秋天收获黄橙橙的玉米棒子了。

她不但长得好看,干活也是一把好手,不管家里还是田里,活做得干净利索,又快又好。她挥起锄头,不一会儿就把我落下一大截,然后停下来,抱着锄把瞅着我锄地。尽管我只有二十岁,但个子高,被嫂子落下,不服气,也感到丢人,就拼命往前赶。等我赶上她,早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

岳红抽出掖在裙腰上的手帕为我擦汗。她的手伸过来时,我本能地往后退一步,头也扭到一边,躲开了。我闻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好闻的体香味,浑身的血都涌到头上,臊了一个大红脸。

我看到她眼睛水汪汪的,嘴角一扯,笑了,她的笑也是水汪汪的:“呦,三子,还羞了?”

她丢掉锄头,一只手按在我的肩上,坚持给我擦去满头满脸的汗。

我们拉扯中,岳红胸上一颗紧绷的纽扣炸开,在我的眼前,蓦然出现了一处从未见过的风景。我赶忙低下眼,一汪口水似小溪在舌根下汹涌,被我强行吞咽下去。

岳红也闹了个大红脸,但她并没有马上去扣纽扣,而是一丝不苟地给我擦掉脸上的汗珠,才重新扣上纽扣。

我家这块玉米地,长接近一百米,宽度少说也有六十米。锄了两趟来回,太阳已经偏斜到了西方,阳光也不那么毒烈了。

岳红问我:“累了吗?累了就坐下歇歇吧。”

岳红到田头取来她干活必带的那只小巧的浅蓝色手提包,从包里拿出一块粉红色纱巾,回到玉米地中间,铺平。

她手在铺平了的纱巾上拍拍,说:“三子,坐吧。”

我看了看那块被她铺得平展展的粉红色纱巾,没有往纱巾上坐,而是坐在玉米地垄上。

岳红把纱巾挪到我对面,重新铺在地上,坐下来。纱巾离我很近,她坐在纱巾上,她离我也很近。

“三子长成大小伙了。”岳红说,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她的眼睛像两潭澄澈的湖。我发现,我的影子映在她的瞳仁里,不,是映在那两潭小小的湖水里。

我被她看得不好意思,感到脸发烧,低下头。我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滑下来,掠过她的脖颈,掠过她开得很低的领口。我的心脏突然加快了跳动,呼吸瞬间急促起来。我更深地低头。

岳红发现了我不对劲儿,她低下头,一瞬间脸也红起来。她的脸红的很好看,像烧霞,像秋天枝头经霜的红苹果。

岳红抬起头,目光里有火焰燃烧,我听见她的呼吸又粗又短,说:“我们三子,长大了。”

我心慌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目光躲闪着,不敢看她。

她往前挪了挪,抓住我的手……

她的声音柔情似水,目光火辣辣的像跳动的火苗。

我感到全身剧烈颤抖,大脑全是浆糊。

她似乎是一块燃烧的晚霞,我此时仿佛是一个木偶,本能地感知被嫂子带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起来以后,我的眼泪像决堤的河流,失声痛哭。

岳红一边为我擦泪,一边紧张地问:“三子,你哭什么呀?”

                           

原创文章,作者:凤阳府闲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26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