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柠月如风

角色:[db:角色]

简介:酒后被亲爹算计,她被送上狗男人的床。事后,狗男人丢给她一张卡,“这是你的封口费,拿到后,就忘了今天的事。”“擎少放心,我这人一向嘴严得很。”苏亦晚拿了钱,本以为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不会再与他有交集。可为什么,那个男人却又恬不知耻的纠缠上了她?“苏亦晚,明天有个晚会,你陪我一起出席。”“苏亦晚,下周出差,我订了你的机票。”“老婆,今晚我们回家生猴子……”

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

《擎少,夫人她又跟人跑了》免费阅读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在床上赤裸相拥的两人身上。

苏亦晚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身体的每一处都在隐隐泛着痛。

昨晚凌乱的画面在脑子里重放,荒唐又疯狂。

她抬头一看,身边是一张俊美无暇的脸。

男人尚未苏醒,沉睡中的面容沉稳而安逸,长长的睫毛垂在眼睑处投下一抹暗影,赤裸的胸膛上满是被指甲抓出来的红色痕迹。

苏亦晚怔怔的盯着他,感觉脑子里“轰”的一下,瞬间白了脸。

她顾不上别的,慌慌张张的一把将他推开,因为没有控制好力道,所以硬生生的把他给弄醒了。

“醒了?”

一把阴冷嗓音自耳边响起,没有半分温度。

苏亦晚头皮发麻,她深呼吸,努力藏匿起自己的紧张情绪,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勾起嘴角,“擎少,我昨晚喝醉了。”

方宴擎眼中无半点波澜,“所以?”

“所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完,一把拉过被子,严丝合缝的裹住自己身体。

“那就好。”方宴擎点点头,眼里是融不开的冰霜,“下个月七号,是我和你妹妹订婚的日子。”

她妹妹?

苏亦晚愣了半晌,才想明白他说的是谁。

哦,她差点忘了,她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苏佳南。

方宴擎马上就要跟苏佳南订婚了。

“擎少是想让我保守秘密,当作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她笑着问。

方宴擎点点头,很坦荡:“你想要什么补偿,我可以给你。”

说完,拿过旁边的衣服穿好。

他性子冷淡孤僻,除了必要的事,很少与人交谈。

尤其是跟苏亦晚。

多说个标点符号都是浪费口舌。

苏亦晚垂下眼眸,嘴角勾扯起凉薄笑意。

几秒后,又抬起来,然后伸出三根手指。

“三百万?”

“太多了,我不值这么多钱。”她摇摇头,很有自知之明,“三十万吧,怎么样?”

方宴擎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几秒后,他也笑了,笑容里充满嘲讽,“可以,不过你还真是……便宜。”

要三十万,也不知道是羞辱他还是羞辱她自己。

苏亦晚收回手,淡声道:“我知道擎少在担心什么,其实你大可以放心,我当初是喜欢过你,但六年了,再炽热的感情都要被消磨殆尽了。”

她知道,他给她钱,不是什么突然良心发现,不过是想让她闭嘴而已。

“苏小姐,”方宴擎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六年不见,你学会自降身价了啊。”

“什么意思?”

“是不是换个人出个三十万也能睡你?”

他面目狰狞,像是只失了控的野兽。

苏亦晚很不解。

他这是生的哪门子气?

“难不成擎少嫌我要钱要少了?”她伸出手指,用力戳了下他的胸膛,“那要不,你把你所有的钱全部给我?”

方宴擎冷冷盯着她。

她变了。

变得世故、虚伪、笑里藏针,与六年前判若两人。

方宴擎收回手,把自己衣服穿好。

黑色的手工西装将他衬托的器宇轩昂,更像个衣冠禽兽了。

他摸出一张卡,丢到她面前,“这里面的钱够买十个你了,拿到后,就给我忘了今天的事。”

“擎少放心,我这人嘴一向严得很。”苏亦晚笑眯眯的盯着他,“不过……这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当了婊子还立什么牌坊?”

“你睡婊子,你难道高尚?”

方宴擎:“……”

他俯下身,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警告:“听着,你想做什么我不管,杀人放火都可以。但你若敢破坏我和佳南的订婚,我一定会弄死你!”

十分钟后。

方宴擎离开,房间里只剩下苏亦晚一人。

空气里,还有潮湿腻人的暧昧气息。

她闭上眼,任由自己跌进漫无边际的黑暗。

十八岁那年,她发誓早晚有一天,会让方宴擎成为她的男人,如今誓言实现了。

以这种不堪又可笑的方式。

苏亦晚穿好衣服,下楼打了辆出租车离开。

她落下车窗,外面呼啸的冷风吹在她温润柔和的面容上,吹得那双眼眸最后浸满了冷光。

昨天是她从Y国回来的第一天,飞机刚落地,高中同学宋澜就第一时间打来了电话。

宋澜热情的约她晚上去KTV聚聚,还说叫了很多同学。

苏亦晚不好意思拒绝,所以答应了下来。

只是一晚上那帮人都没怎么喝,却灌了她不少。

她喝多了,但没有喝断片,散场后本来打算打车回家,那些人却执意要送她。

最后,将她送到了酒店。

送到了方宴擎的床上。

“小姑娘,到了。”司机师傅停下车,回头说。

苏亦晚付了钱,态度友好的道谢,“谢谢师傅。”

车子停在了一栋办公楼下。

她看了看时间,刚好是吃午饭的点。

苏亦晚拨通宋澜的电话,态度很友好:“澜澜,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请你吧,我刚好路过你公司,在楼下。”

宋澜有些迟疑。

但苏亦晚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她拒绝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心虚?

“刚下班呢,你等我一会儿啊,我马上下来。”

“好。”

……

“砰——”

宋澜被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地上,摔得四仰八叉。

“苏亦晚,你干什么?”她怒目相斥,气得脸都扭曲了。

刚才她下了楼,苏亦晚亲密的挽住她的手,说要带她去一家刚开的湘菜馆。

她没有防备,跟着去了。

苏亦晚带着她绕来绕去绕到了一条小巷子里,然后突然从后面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说吧,”苏小姐摸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昨晚谁指使你的?”

宋澜忍着痛意,慢吞吞的站起来,“你什么意思?”

苏亦晚耐心全无,抬手一巴掌挥过去。

“啪——”

宋澜又肿了半边脸。

她气得浑身发抖,“你打我?”

苏亦晚嘴角勾着轻嘲,“还不说,是吗?”

宋澜冲上去,作势要拼命。

苏亦晚站在原地动都没动,在最后一瞬反手制住她的手臂,然后狠狠一扭。

                           

原创文章,作者:柠月如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28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