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诡事最新章节,王屠夫,杜宇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江湖诡事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虎皮猫

角色:王屠夫,杜宇轩

简介:一个偏远小镇发生了一起离奇的银行盗窃案,清朝的最后一个刽子手王屠夫帮忙破案后,竟然发现此案竟然牵扯到几十年前的一场江湖动乱,而在那场动乱中心的,竟然是一个无名野道士……

江湖诡事

《江湖诡事》免费阅读

王屠夫是村里的首富,但这个屠夫可不是杀牲口的,他是专门杀人的,以前王屠夫是清朝政府的刽子手,心狠手辣又富甲一方,几十年来,没人敢惹他们家。

要说这王屠夫也是个人物,王屠夫原名王兆更,有奇遇习得一身武功,一身蛮力无人可比,入京后得监斩官赏识,拜了前任刽子手为师,得三把好刀。

一把斩首大刀,二指厚,重35斤,精钢锻炼而成,此刀自锻出而来,便是专为杀人而生,而且专杀穷凶极恶之人,自明末起,死在此刀之下的恶人不下一千,凡在行刑场上的恶人看到此刀所散发出的凶煞之气无不胆寒心裂,心死如灰。

可以说,当今天下再没有比这把刀更凶狠的凶器了,也只有王屠夫这等心坚神定胆气十足之人压得住这凶刀。

还有两把刀,这两把刀是母子刀,一大一小,大的有一尺多长名为尺青,小的三寸长,名为寸青。两把都是小刀,据说是天外陨铁由欧阳一派打造而成,传说欧阳炼器一派传自欧冶子大师,凡欧阳一派所铸之器,没有一把凡品。

这寸青尺青二刀都是小刀,专门用来剐杀罪人,所谓凌迟处死、千刀万剐就是用这两把刀,一刀一刀剐下人的皮肉,剐多少刀由刑部定。

一般是三百三十三刀,重一点的是六百六十六刀,最重的是九百九十九刀的,据说到最后一刀时,为了看这人死没死,要撒一把盐在犯人身上,要是还有反应,就说明犯人没死,最后用寸青一到扎进心脏,结束犯人性命。要是没反应,就说明犯人死了,那这行刑的刽子手手艺不到家,这最后一刀就捅在刽子手心脏上。

所以,一般行刑凌迟的刽子手都是刀法娴熟的老手。这王屠夫就是这么一人。

这日,王屠夫在自家院里喝酒乘凉,只听门外传来急匆匆的叫门声,老管家去开了门。不一会, 管家来报:“老爷,门外是警署的警长,说是他们钱局长请老爷去万春楼喝茶。”

王屠夫眉头一皱,这万春楼是县里数一数二的酒楼,钱警长没事怎么会请他去喝茶呢?老话说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 难道这钱局长要找他这‘晚清余孽’的麻烦?不对啊,之前这些关系已经打点过了呀。那应该是钱警长遇到什么麻烦,要自己帮忙了。

心里这么一合计,王屠夫心里有了点底,“你先去回个话,我收拾一下马上就来,请张警官先进来休息片刻。”

王屠夫回到自己房间,把多年未用的两把母子刀带在了身上,虽然钱警长不大可能找自己麻烦,但也得以防万一。

稍作收拾后,王屠夫就跟着警署小张奔去万春楼了。路上他还想跟小张打听一下钱警长找他干嘛,也不知这小警员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只说他就是派来请王屠夫的,其他的一概不知。王屠夫见问不出什么,也闭口不言了。

片刻后车停在了万春楼门口,万春楼门口站着的全是警署的警员,‘这阵仗可不小啊,难道真遇到什么天塌的大事了?’王屠夫心里没底了。但走到这了总不能现在反悔吧,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上到二楼雅间,只见屋内一八仙桌,八仙桌上大大小小的盘子里装的全是王屠夫叫不上名的菜,单看卖相就知道,都是极品。

八仙桌主座上正是钱局长,钱局长一身正气不怒自威,端坐在八仙桌主位,身后站着两心腹,一位看着斯斯文文,带着一副圆框眼镜,手握一把白色纸扇,正是警局里的智多星郑宽。

另一位板寸头,站得是端端正正,双手背在身后,脸上棱角分明,穿的衣服也遮不住身上的肌肉,明显是练家子。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想来能成为钱局长的左膀右臂,必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三人见王屠夫上来,都上下打量着这位镇上有名的刽子手。

见王屠夫皮肤黝黑,神采奕奕,虽然七十有余,但一点不见老态,手上脚上都打了绑带,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

钱局长见王屠夫进门,先起身迎接道:“久闻王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来来来,快入座,今天这一桌酒菜可是我专门为王先生起的。”

王屠夫心里嘀咕‘这是唱的哪出啊?堂堂警局局长,能大摆筵席请我这个土埋到脖子的老头?’

心里虽然纳闷,但是身上却不表现出来“钱局长客气了,老朽何德何能让您如此破费啊。”话说着就坐到钱局长对面了。

王屠夫心里憋着事,酒菜虽然可人,可吃了两三口就吃不下了,又和钱局长推杯换盏几旬后,终于是忍不住了“钱局长,咱们这也差不多了,您就直说吧,有什么需要的,我王兆更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钱局长听到这话,脸上藏不住的笑意:“哈哈哈,王先生如此耿直豪爽,钱某就直说了。”说到这钱局长却又严肃起来“先生可听闻最近镇上银行被盗之事?”

王屠夫听到这,心里石头落地了,原来是这事,嘴里回应道:“确有耳闻,镇上现在传得沸沸扬扬,但也不知真假?”

最近这青牛镇上的银行被盗了,银行行长杜宇轩大发雷霆,要求警局七天内抓到作案的人,不然就把这警局局长给换了。

杜宇轩的大哥杜厉峰是部队的师长,杜宇轩这个银行行长的位子就是他大哥给他安排的,要说换警局局长是有点夸张,但是得罪了他们杜家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钱局长这都三天了,还是一点进展没有,急得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还特意去关东请了一位武师,也就是前文的那位板寸头,他是关中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少林寺的功夫学得是炉火纯青,为人正直,心思缜密。

但是年轻气盛,好胜易怒,关中的人都叫他怒火金刚。但他不喜欢这个名字,家里姓邓,只让别人叫他大名绍森。

可这邓绍森来了也没办法,案子还是一点进展没有,这时候又有人推荐了王屠夫,钱局长也是病急乱投医,听说这王屠夫以前在京城也算个人物,便有了万春楼宴请王屠夫一事。

王屠夫一听是这事儿,知道钱局长也是没辙了,不然也不会求到他一个屠夫身上。本来这不是他的长处,不想答应的,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刚才有一时语快,夸下了海口,现在怎么也不好推辞。

他便对钱局长说:“破案这事得靠脑子,我一介武夫,只怕是解不了局长的愁。但局长既然找到我了,我也定然是竭尽全力助局长破案。时间紧迫,咱们不如先去丢钱的地方看看?”

钱局长听到这里是喜上眉梢,好像有了王屠夫就能破案一样,忙招呼郑宽带王屠夫和邓绍森去银行,他自己却以不胜酒力为由先回去休息了。

酒席散后,郑宽带着王屠夫和邓绍森二人到了杜家银行仓库,仓库外有两个警局的人看守,郑宽说,没被盗之前,仓库外是两个银行保安守着的,自从被盗后,为了保护现场,就换成了警局的人。

整个仓库是一个十八米见长,方方正正的密闭屋子,屋子外墙都是水泥灌浇的,地上都是二尺见宽的大青石板铺设而成,房间里没窗户,只有一盏电灯,仓库钥匙只有杜宇轩一个人有,按说这个银行仓库应该是万分保险的,但怪就怪在这万分保险仓库莫名其妙的被盗了,而且没有一点线索。

                           

原创文章,作者:虎皮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0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