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女:霸气掀翻末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蛮荒女:霸气掀翻末世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周大小姐

角色:[db:角色]

简介:(末世+空间+女强+男强+男女强天团)别人的末世饿的皮包骨,吃不饱,穿不暖,亲人流离失所,朋友尸骨无存,每天苦苦挣扎苟活。叶霏空间的物资堆成山,空间能种植能升级,身边被帅掉渣的男人围绕,每天吃香喝辣还能嗨翻天的杀丧尸。乔夜眼里的叶霏:白天的她漂亮,温柔,贤惠,有爱心,有正义感。晚上是,身姿妖娆,勾魂摄魄,风情万种,能让他死在床上的小妖精。世人眼中的叶霏:冷酷无情,杀人如麻,视丧尸如玩具。

蛮荒女:霸气掀翻末世

《蛮荒女:霸气掀翻末世》免费阅读

“快上车离开~午后就能到达丰城市。”

一身黑衣的女人娇呵一声后,脚下油门适时发动,改装后的越野车疾驰在残破不堪的道路上。

车外四十多度的高温热浪翻滚,柏油马路似乎即将被烈日烤化,汽车轮胎每行驶两个小时就得停下来用冷水降温。

明明是初秋的天,怎么比炎夏温度还要高,人一离开放着冷气的汽车,浑身立刻像蒸桑拿一样要脱水。

一行人在天色微亮的时候出发,这会儿马上到正午,阳光晒的汽车也要被融化,叶霏索性找个没人房屋解决午饭。

汽车熄火,叶霏站在阴凉处遥望不远的丰城市,昔日的高楼大厦已变成了残垣断壁,市内的一座肉眼可见的高楼现在还冒着阵阵黑烟。

不用想,山清水秀,早不复存在,市内往日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的行人早就被各种丑陋恶心的丧尸所代替。

一行人在找了个还算完整的冷饮店落脚,冷饮店的霓虹牌匾被线路高温烧焦了,一角还带着黑色的痕迹,另一边也因螺丝松动后斜挂在一侧。

所有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下车,快速走到仅仅几十平米的破败冷饮店里修整,天气越热越得包着,不然皮肤怕是会被烈日灼伤。

冷饮店内已没有任何可以下嘴的东西,以前招待客人的桌椅乱七八糟的倒在地上,多数都是被糟蹋坏的。

唐铭和二强几人赶紧将屋内的杂物清理到外面,提出一桶水好让大家洗个脸,虽然洗手洗脸解决不了身上的臭汗味,但聊胜于无,免了饭前的心里膈应罢了。

末世才十几天时间,所有途径的城市基本都变成了破败不堪的废墟,视线所能企及的范围内,人类好像死光了一样,除了路边发臭腐烂的尸体,他们几乎没见过活人。

能发出声音出来捣乱的,都是一些想要他们血肉的丧尸。末世,丧尸,这几个从前只会出现在电影,小说中的世界,如今被他们实实在在的经历着。

末世后,没有降过一次雨,无限期的高温模式,天气热的要命,一丝风都没有,又惆又黏的空气快要凝住了人的口鼻,呼吸的时候只想张大嘴巴。

叶霏用脚踢了下地上未被清理干净的带着血迹的木板,挪出一块干净地方才把孩子放下来。

叶霏的儿子今年四岁半,她还带着十八岁的波妞和十三岁的波仔是一对亲姐弟,她们没了父母亲人,已经跟着叶霏生活了五年。

其实,屋里的十几个人也分成两派,叶霏的三个孩子和装修师傅与他的两个徒弟,是在逃命路上碰巧遇见才结伴而行的。

十八岁的波妞担任了他们几人厨娘的职责,看她熟练的拿出煮饭的瓦斯炉,桶装水和挂面,正认真积极的准备午饭。

另一帮人就有意思了,末世前他们八人同属于一个研究所,也是过命的好朋友,这次出门也是为了寻人,末世降临后八个人一直同行。

用唐铭自己的话来说,他就是队伍里的老妈子,车一停下就开始张罗几人的食物和水,而他们的队长,也是他们的老大乔夜,只负责眼巴巴的瞅人家抱着孩子的漂亮小姐姐。

不过,唐铭看着人家小姐姐每顿饭都吃的有滋有味儿的,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压缩饼干和瓶装水,气的直朝乔夜撇嘴。

老大天天眼巴巴的瞅人家漂亮小姐姐,还说小姐姐是他的女人,可是人家压根看都不看他,看他就像是看空气,不存在似的。

都怪老大没本事,他要是拿下人家小姐姐了,那他们几个就可以天天跟着小姐姐吃香喝辣了,哪还用天天吃这没滋味儿的破饼干?

哼~唐铭觉得他,无聊,郁闷,想发疯。

想小姐姐的好吃哒。

乔夜对唐铭的嫌弃视而不见,拿着一瓶水递到叶霏面前道,“菲菲,你渴不渴?”

“……”此刻,连空气安静的都想死。

乔夜,“霏霏,你要不要吃巧克力?”

叶霏皱眉,这男人有完没完?要不是这操蛋的末世到来,她早就跑到一个这男人找不到的地方猫着了。

也不用每天听他唐僧念经,想到末世生存不易,再说去云城一路凶险,她怕自己护不住年幼的小宝,才默认一路让这男人跟着。

若是,时间倒退回到十几天以前…

……

东圣国的某一海滨城:海城

东圣国呈长条形,南北分布长,南热北冷,东西分布窄,温度也适中,只不过东西分布还不到南北的四分之一。

东圣国有四分之一的国土面积沿海,海城正是东圣国最大的沿海城市,这里主要做进出口贸易的居多。

海城是一个有高达七千多万人口的大型城市,市内多个地标性建筑物雄伟高大,气势恢宏,一直让整个地球上的一百多个国都为之震撼!

已不用在乎年龄的叶霏,就生活在这座城市的郊区农场,她这里主要种植时令蔬菜和瓜果,仅有一小部分主食农作物用来自给自足。

叶霏生活上倒也不精细,好的坏的都能下咽,可是她有一个四岁半的小宝贝,农场里的蔬菜都是有机的,专门弄给小宝吃的。

想到可爱的儿子,叶霏面上不自觉的温柔,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这日一早,叶霏接到谢叔的电话,毫不犹豫的就出现在城内的大型批发市场。

这天刚好是农场里,一月一次采购各种干菜调料日,不过她觉得店老板今天有些不对劲。

气色特别差,不但整张脸色发青,弥漫着一股子死气,动作特别迟缓,唇色还发黑。

只不过为了生活,老板即便是身体状况不佳,仍是晃着孕妇般的将军肚正卖力给叶霏推销。

五十多岁的胖老板姓谢,为人和蔼可亲,由于打交道的时间长了,叶霏都管他叫谢叔。

他看起来比同龄人显的苍老的多,地中海样式的发际线后面,几根稀疏的头发在阳光下一支楞一支棱的,那画面特别有喜感。

“叶小姐,都是老主顾了,你听我老谢的准没错,偷偷告诉你这次多买些才好,最好把你的车子装满才行,我有内部消息,最近市内的物资都开始限购了,局部很多医院和住宅区也将封禁。”

“谢谢你,老谢~我车子也快满了,你脸色不对劲,记得看医生啊~”叶霏朝老谢摆摆手,发动车子往外走。

叶霏来时开着一辆小型箱货车,白色的车身,长条形的后车厢空间很大。这是她平时专用车。

农场生活还不错,平时水果蔬菜和粮食之类的根本不缺,就是缺些粮油调料。

开小型车载的物资少,在叶霏看来纯属于浪费汽油,还不如她的厢货车实在。

农场那边找个便利店不容易,即便是有一个,里面的东西不但品种少,价格还不美丽!

叶霏在市场里转了一圈,这才不到中午,她的箱货车就已经满了。里面全是干菜调料,各种菌菇食用油和一部分女性用品。

想着再去前面的烘焙屋一趟,给那三个小家伙买些蛋糕,她就可以打道回府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她基本一个月才会出来采买一次,一是她比较懒,二是她回地球五年了,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还像一场梦。

谁知道她这半辈子活的有多荒谬?直到现在她还觉得自己还是在做梦呢?

没准,明天一睡醒她还在不在地球上生活,又或者是在另一个有他的地方活着?

眯着眼睛看向前方的烘焙屋,叶霏心里一喜,各种烦躁尽数散去。蹬着黑色皮鞋的纤细脚腕轻轻踩下刹车,嘭的一声关上车门,提着车钥匙往店内走去。

烘焙店有个浪漫的名字——爱丽丝,店里的玻璃门上挂着一串金色的风铃,被风一吹叮当作响。

这时,刚好一个身形略胖的中年妇女推开门走出来。

她走路姿势稍显趔趄,身后的风铃叮叮当当的响着,只是那妇女却莫名其妙的,像动物一样哈呲哈呲的吸着鼻子,这让叶霏莫名的生出警惕之感。

故意避开妇女,叶霏打量着视线所及内的情况,推开玻璃门的走进去。

“欢迎光……临……”

烘焙店内的两个女生,穿着暗红色带店内字样的统一制服,精神上好像还没睡醒,有些发青的手还打着哈欠。

“女士,你想要…蛋糕…还是甜品?”

“不好意思,我还有点儿事”叶霏简短拒绝后,脸色难看的大步转身推门离开。

多年的职业习惯,让她对危险十分敏感。心里难免犯嘀咕,不对劲儿……一切都太不对劲了,好像所有人都得了僵硬病一样。

谢老板,刚才出门的中年妇女,烘焙店内的服务员,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脸色发青黑,动作僵硬迟缓,那模样…

那模样……就像~就像电影里的丧尸一样……

丧尸…这让她觉得不可思议,也超过了她对这个和平世界的认知,脑海里不愿意承认这异象,却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叶霏正在琢磨不透今天这糟心事儿,莫名的透着一股古怪,希望不会是那样~

思绪正混乱~忽然旁边一股难闻的味道,和一道黑影袭来,她警觉的闪开身体,一脚踢向扑过的黑影。

“啪……”

是个穿黑衣裳的男人,一头撞在了她的小箱货的铁皮上,他好像还在试图用理智控制自己,两只手撑住车厢避免自己的脸砸上去。

不过,叶霏并没放过对他的观察,黑衣男子的手指甲尤其锋利,无意之中竟然直接抓掉一块车厢上的一块白漆。

被刮去白漆的车厢,里面的灰色铁皮不甘的暴露在空气,看上去还有些委屈。

只是刚才车厢响那么大一声,叶霏都替黑衣男子感到疼的慌,不过他仿佛不觉得疼似的,片刻之后自己晃了晃脑袋,转身又往她身边扑过来。

叶霏避免身体任何部位和他有丁点接触,只得又一脚使出十分力气,干脆利落,毫不留情的朝男子腹部踢过去。

Duang的一声响,黑衣男子落到一旁的地上,倒地后带起一层尘烟。

他笨拙的移动身躯,很想艰难的爬起来,可是是手脚像是不听使唤一样,弓起身子以后又Duang~次一下趴在地上。

叶霏此刻,已经顾不上其他,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发动车子直接离开,平时像猫咪一样高贵的明媚小脸,此时冷漠的像泛着黑水一样沉重,一双烟波流转的大眼睛也没了平时的慵懒。

箱货躲开车辆和行人,朝着市场大门逐渐驶离,她冷冽的黑眸从倒车镜里看见,一个路过的热心人试图拉起倒地的黑衣男人,反而被其压倒在地……

此情此景,让叶霏心里愈发焦躁,她现在距离回到农场最快还得一个小时的车程。

而且她记得平时给农场里煮饭的阿姨,昨日好像也有感冒的症状,她还劝说阿姨今天在家里休息。

此刻,她心里只能暗暗祈祷,希望今天这个阿姨没来上班才好。

人越是着急,路上的障碍越多,车速也提不上来。

叶霏觉得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里作用,她看着路上的有些汽车开的摇摇晃晃,都跟喝了酒一样不清醒,心里某些猜测更加清晰。

焦躁的葱白手指频繁按向汽车喇叭,看着路边两辆冒着黑烟,车屁股已经接上吻的两辆小型轿车,她急的直想来一句妈妈皮。

叶霏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女人,从前的她独来独往,做事情毫不拖泥带水,认定的东西只会勇往直前。

思绪回笼…

右侧路边被撞车屁股的车主,气哄哄叫嚷着下车,一把拉开后车驾驶室的车门,还没来得及让他大发神威,就被驾驶室的女司机一口咬上脖子后扑倒在地……

鲜血顺着男人的脖颈流下,女司机嘴里发出夸张的啃噬声。

像是野兽一般~

叶霏心里祈祷着希望不要跟她想的一样,可心里又明白,这不过是自我欺骗罢了。

菱形的唇微扯,呵~冷笑一声后,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甚至都会开始欺骗自己了。

路上的骚乱越来越多,叶霏凭着出色的车技和箱货的高底盘与坚硬车厢外壳,硬是撞出了一条血路……

眼看距离郊区越来越近,

叶霏的神色并没有松弛下来。

但愿她回来的不算晚……

                           

原创文章,作者:周大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0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