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养星际邪神,奶妈加满攻击力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偷养星际邪神,奶妈加满攻击力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半截情诗

角色:[db:角色]

简介:【末世+微星际】前世秦言昭被丧尸咬没死,被渣男挖心核没死,却在基地门外被不知名的大爆炸给轰死了!重活一世,开启混沌空间,她囤积物资,耕种养殖,脚踹渣男,手撕宿敌,狂砍丧尸!明明顶着最强治愈系奶妈光环,却硬生生把攻击力拉满!还偷养了个长着犄角的小可爱,给他泡奶、装扮、捏脸…后来,骨翅遮天蔽日,尾钩紧紧缠绕,某大佬邪气四溢,“昭昭,不是最喜欢给我穿衣服了吗?”秦言昭:我没有,别乱说!

偷养星际邪神,奶妈加满攻击力

《偷养星际邪神,奶妈加满攻击力》免费阅读

蓝星末世3年,华国上京边界。

“嘶——快松口!你属狗的吗!?”

赵承宣慌忙扼住女人的脖子,将自己被咬得血淋淋的手解救出来。

“言昭,你就别挣扎了,我们这么多人,你怎么可能打得过?乖乖交出心核,少吃点苦头不好吗?”

他拍拍女人狼狈的小脸,自以为是在施舍怜悯。

“你听话,我会求胥红给你留具全尸的!”

“我呸…赵承宣,要杀要剐干脆点,别他妈恶心人!”

秦言昭艰难地躲开他的触碰,吐出一口血沫。

因为抵死反抗,她早就被打得面目全非,此时呲着染血的牙齿,活像从深渊爬出来的厉鬼。

赵承宣被吓得倒退两步,他从未见过这样凶狠的秦言昭,印象中的女孩一直都是温柔娇弱的……

胥红见他似有不舍,不敢再犹豫,抬起匕首就重重插进秦言昭胸口。

“噗嗤”一声闷响。

胥红搅动锋利的匕首,剜出足够大的口子,把手伸进去。

用力往里钻!

五指成爪抠!

捏紧往外拽!

“啊——”

凄厉的惨叫响彻山林。

心核粘连着血肉被活生生地扯出,温热的鲜血飞溅。

秦言昭痛得青筋爆起,浑身颤抖,再无力反抗,直接被痛晕了过去。

“这颗治愈系心核就当是你付给我的报酬,从星城到翼城,一路上你可受了我不少庇护呢!”

胥红一把抽出沾满鲜血的右手,抬脚将死人一样的秦言昭踹翻在地。

天色灰暗,一块璀璨晶莹的绿色晶体显露出来,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晶体上染着艳红刺目的血迹,有种妖异惑人的美。

众人皆面露贪婪之色,原来这就是治愈系的异能心核!

不愧是仅次于光暗两系的稀有异能,光是看着都叫人心神宁静,仿佛身上的陈年旧伤都被一一抚平。

胥红将心核牢牢攥在手里,居高临下地觑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女人,心里的嫉妒疯涨。

老天爷还真是不公平,末世前给了这女人美貌和殷实的家境,末世后又给了她稀有的空间和治愈双异能!

反观她,父亲是酒鬼,母亲跟人跑了,从小混迹在街头巷尾,就连末世后也没有觉醒异能,只能靠着吞噬别人的心核才一步步走到今天。

所以,上天眷顾又怎样呢?

光彩如秦言昭这样的幸运儿还不是被她踩在脚底,任她欺辱!

“丧尸潮就要来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儿吧。”

赵承宣面如菜色地扭开头,似乎是不忍心目睹秦言昭遭受这样的凌虐。

女人像一块残破的布,了无声息地倒在地上。

可他很清楚,泥泞污浊下,那张脸蛋有多么的娇媚诱人,小巧玲珑的身材,在末世的摧残下更显柔弱,很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赵承宣也确实保护了她一段时间,但胥红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胥红不仅生得美艳动人,在床上也格外主动开放,实力更是强悍。

而秦言昭呢,漂亮温柔什么都好,就是太保守也太弱鸡了。

虽觉醒了空间和治愈异能,但等级太低。除了储存少量物资和治疗皮外伤,没有任何杀伤力。

通俗一点来说,就相当于游戏里的“奶妈”辅助角色,输出全靠队友。

在如今这个“丧尸遍地跑,动植物吃人”的末世里,没有人保护的奶妈就是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即使她再刻意训练自己,能提刀杀几个丧尸,也远不是风火雷三系强者胥红的对手。

所以当胥红提出取秦言昭的心核作为交往条件时,赵承宣不过犹豫了几秒就答应了。

“怎么,舍不得你这个小女朋友了?”

胥红挑眉,穿着黑色皮靴的脚踢了踢地上的秦言昭。

“阿胥,你这又是说的什么气话?你不是不知道,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如果真的舍不得,我又怎么会帮你下药呢……”

赵承宣宠溺地搂住她,嗓音温柔的快要滴出水来。

“那就别急,虽然心核只有一个,但等她死透了,藏在空间里的物资说不定还能爆出来。”

胥红将那颗从秦言昭心口掏出来的绿色晶体冲洗干净,小心地装进腰间口袋。

别看是没有攻击力的治愈系异能心核,但却比她之前夺来的火系风系还要纯净,光是用手握着,都能感受到一股庞大而神秘的能量。

“红姐,没时间了!丧尸大部队离我们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距离,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队伍里一个精神系异能者催促道。

胥红看了眼远方,已经出现了几道摇摇晃晃的身影。

“阿胥,言昭的空间不过一个卫生间大小,本来就放不下什么物资,再加上一路走来消耗了大半,就算爆也爆不出来什么了。”

赵承宣感知到危险,汗毛都悄悄竖立起来,他可不想因为一点物资就送命,还是早点撤离得好。

顶着众人哀求的目光,胥红总算摆手作罢,“行了,我们撤!便宜那群丧尸了,异能者的血肉可是大补啊哈哈哈哈!”

越野车极速驶离,后视镜倒映出秦言昭死尸般安静的身影。

天际一道紫红的惊雷劈下,乌云迅速聚拢,是暴雨来临的前兆。

一滴冰凉的雨水从高空落下,“啪嗒”砸在秦言昭的眉心。

只见她艰难地睁开眼,缓缓呼出一口气后,颤抖着手去捂胸膛的血窟窿,企图堵住那汩汩往外流的鲜血。

眼前是一片模糊,剜心的痛已经让全身神经都变得麻木,甚至连发生呻吟的力气都没有。

丧尸潮就要来了。

她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这。

她要去上京基地,她还没有找到哥哥。

巨大的救生意志支撑着她,翻身,匍匐着往旁边的尸堆爬去。

这里堆满了丧尸的头颅、躯干、四肢和碎肉。

但此时此刻,对秦言昭来说,被破开后脑、挖去晶核的丧尸,比任何东西都来的安全。

黑色的腐肉和汁液,黏腻,恶臭,秦言昭抓起一把机械地往身上抹。

地面传来震动。

丧尸潮来了。

她钻进尸堆,认命地闭上眼,祈祷腐肉的臭味能将鲜血的气息掩盖。

“嗬——嗬——”

丧尸的嘶吼声仿佛近在耳边。

身心俱痛,秦言昭咬紧牙根,连颤抖都不敢。

她想活下去,她得活下去。

“轰隆!”

一声惊雷过后,瓢泼大雨接踵而至。

暴雨来得太过及时,如注的雨水暂时掩盖了声音和气味,丧尸群失去目标,继续向原目的地进发。

秦言昭活下来了。

她在艳阳下醒来,胸前留着一个女人拳头大小的血窟窿,四肢上残留的腐尸黏液干涸成痂,臭气熏天,恐怖异常。

忽略掉那双莹润的黑眸,她此时看起来和丧尸没什么两样。

秦言昭低头看着那个窟窿,只差薄薄一层血肉,胥红便能洞穿她的胸膛。

若是有其他人在场,定会惊呼神迹!

众所周知,心核于人类就等同于晶核于丧尸,一旦失去,就意味着彻底死亡。

可这人,心核被剜走,却依旧活了下来!

秦言昭默念“空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三尺见方的虚空。

果然变小了。

空间并非异能产物,无法被夺走。

但伴随她受伤,空间会不断缩小。

如果再次受伤,怕是连这最后一立方米的空间也会消失。

她取出两团棉布,一块咬在嘴里,一块浸湿酒精,趁身体还没反应过来,一把塞进胸膛血洞之中。

“嗯——”

秦言昭咬紧棉布,小脸血色全无,密密麻麻的细汗争相恐后地冒出来。

眼前,是幽静危险的山林,腐尸遍地的公路,荒凉杂乱的建筑……

她该何去何从?

无力、疲惫、痛苦、绝望再一次深深席卷,只一丝光亮挣扎着逃了出来:

前面就是上京的边界,哥哥就在那里!

哪怕如野草一样卑微,同下水道的老鼠般苟延残喘,她也要去上京基地!

现实的残酷让她将对赵承宣和胥红的恨深深埋藏,支撑她不断前行的,只有寻找亲人的渴望。

上天眷顾,在秦言昭徒步前行的这两个月里,被丧尸追赶、被同类驱逐,却始终没有遇到什么致命的敌人。

只胸膛的伤口越发严重了,空间保她不死,却再没有多余的能量来治愈她。

用完空间里仅剩的一瓶酒精,伤口开始溃烂发炎,秦言昭也开始高烧不断。

走着走着就昏倒在路边,和腐尸同睡,醒了就爬起来继续赶路。

伤口生蛆,衣衫褴褛,浑身黑血,狼狈得就连丧尸看了都摇头。

严冬来临之际,高高的山坡上,秦言昭终于看到了上京基地的高墙。

“哥哥,昭昭终于要找到你了……”

她将长刀插进土里,借力往坡下走。

前方公路上,一辆皮卡放慢速度。

“喂,坡上那个,是活人吗?”

一个穿着深棕色皮衣的男人大声吼了句。

“是,是活人!”

秦言昭挥舞双手,心底生出一丝不该有的期盼,若这人能捎上她一程,说不定能快点见到哥哥。

“基地S级警报,山上有异动,赶快撤离!”

皮卡一脚油门朝基地驶去,男人模糊的声音在风中回荡。

“撤离”两字缓缓飘进秦言昭的耳朵,她慌忙从山坡上梭下来,但一切为时已晚。

跑了没多远,

“轰隆隆——”

身后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爆炸冲击的气流将秦言昭狠狠掀飞。

有两团巨大的能量在空中对冲,炸裂!

“嗡——嗡——”

整个上京的幸存者都陷入了短暂的失聪和失明状态。

秦言昭距离爆炸中心太近,残破的身子陷进地里。

周身粉碎性骨折,五脏六腑被震得稀碎,无意识地大口呕着鲜血。

基地大门前,最后的弥留之际,秦言昭看见漫天大雪安静地飘落。

有一团柔和绚丽的五彩光体从天而降,缓缓融入她的胸膛。

                           

原创文章,作者:半截情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0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