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约天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盟约天下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一寸御剑

角色:[db:角色]

简介:你们只知我身怀大秘,却根本不晓,我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秋风萧瑟,陈逢源站在废墟之上,神色漠然看着眼前的满目疮痍。这里,曾经是陈氏宗族的所在地,如今,却是断壁残垣,荣光不再。他缓缓抬起手中那柄锈迹斑斑的长剑,平静的言语,却是透露着丝丝血腥气。“既然你们不溯根源,肆意杀戮,那我唯有以战止戈。”

盟约天下

《盟约天下》免费阅读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曹操《观沧海》

禁忌林

虽是申时,但天却已落入了暮色,暗沉的天空中,成片成片的乌云叠压在一起,笼罩在禁忌林的上空。

乌云翻滚之间,是密密麻麻四处飞窜的银色电光,电光嘶吼之际,将成片叠压的乌云映的发亮。

忽然之间,点点细雨自其中落下,不过片刻,便是已化作磅礴之势,向着寂静的山岭倾泻而下。

雨点密集,如同自空中倒悬的一扇珠帘一般,密布在山岭之间;

一颗颗如斗大的雨珠,只听“啪”的一声坠至地面,化作一阵茫茫白雾向着山岭各处缓缓延伸,一条条如虬龙般盘卧的山岭悄然被氤氲在其中。

“这雨,却是好久都未曾下得这般大了……”

树干之间,一名少年的身形若隐若现,少年伸直了右臂,任由那自树叶中滴落的雨珠掉在手心之中,随后又从指尖滑落。

山岭间,一阵略带着凉意的风拂过,吹散了积沉着的白雾,露出了树干间少年的身形。

少年不大,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然而本该在这无虑的年纪,在少年的眉宇之间,却始终有着一抹郁色,挥之不去。

突然间,淅淅沥沥的雨声之中,有着轻微的脚步声缓缓响起,向着那树干间的少年悄然而去。

待得不过十步之时,树上却是缓缓传来那少年的声音,“莫叔,您回来了。”

脚步声戛然而止,雨幕中,缓缓出现一道略显佝偻的身影,用那略带着嘶哑的声音说道:“少族长的修为真是越发深厚了,怕是用不了多久,便是能够赶上族主了。”

老仆看向那树上少年,一双浑浊的眼中,此刻却是射出了一缕精芒。

“父亲乃是三重地境源宗的修为,哪有那般容易赶上。”

少年甩开手上的水滴,从树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在老仆的身前,看着眼前陪伴自己的族人,开口道:“距族难那日算起至今,眨眼之间,已是悄然过了五年……”

未等老仆开口,他便已迈开了步子,径直向着雨中走去,轻声喃语,“五年……逃亡了五年,我的源力修为也不过堪堪达到九重地境源师,这样的实力,谈何复仇。”

回忆却是如潮水般涌来,鼻尖涌出巨大的酸意,双眼朦胧,雨水滑过眼角,顺着脸颊缓缓滑落,咯吱声接二连三响起,那是少年攥紧了双拳所致。

“快了……就快了!”

……

昏暗的山洞内,正燃烧着一堆篝火,肆意飞舞的火焰驱散了洞内的寒意,噼啪声时常响起,向外飞射着火星。

老仆莫叔正在添柴,不远处,是盘膝而坐的少年,少年赤裸着精壮的上身,正在闭目修炼,在其身旁一侧,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剑斜插在泥土中。

“也不知隐瞒这消息,对于少族长是福还是祸。”

莫叔一双浑浊的双眼倒映着火光,看向正处于闭目之中的少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说道。

正说着,嘴角处缓缓溢出一缕鲜红色,他不动声色间,将其擦拭而去。

动作隐秘,未曾让得一旁修炼的少年瞧见。

黑夜越发的长,洞外的倾盆大雨已经停止,山岭间氤氲的雾气,也随着时间悄然散去,整片禁忌林,被一片漆黑与死寂笼罩在其中。

下半夜

少年似是停止了冥想,缓缓睁开双眼,看了一眼蜷缩在山壁间熟睡的莫叔,悄然起身,拾取一把干柴,小心的添进快要熄灭的火堆中,随后踱步来到洞口。

呼吸着夜里山岭间冰凉的空气,肺腑之中顿时传来一阵通透之感,双目凝神,盯着漆黑不见五指的夜色,却是忆起了往事。

少年名为陈逢源,乃是东域内一块地界之中陈家家主的长子,与其家族势力并排的,分别还有王家、李家、唐家三大家族。

家族背景之下,陈逢源应是无忧无虑,默默修炼源力,然而平静的人生轨迹,却是在那一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一日,本应是举族欢庆,却因为一群不速之客的降临,整座陈家府邸顷刻间便是化作修罗场,数不尽的敌人向着四面八方袭来,涌入陈家府邸。

族人奋力抗争,但仍避不了横尸的惨烈。

那一日,自己的父亲为了掩护莫叔携带年幼的自己与妹妹逃走,被潜伏在暗中的敌人掷出的一杆长矛活活钉死在大殿上。

想至此处,陈逢源的身体顿时出现了轻微的颤抖。

族群破灭,族人也几乎死伤殆尽。

那一幕,直到过了五年,仍然历历在目。

然而即便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他的妹妹陈霜凌还是在逃亡的过程中不幸走散,时至今日,渺无音讯。

夜色中,陈逢源的脖颈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一般,极难呼吸,待得片刻后,那股无形之感才缓缓消失。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是要将满腔悲愤尽数咽入心底,他闭上双眼,口中一阵轻声呢喃。

数息后,一口仅有一寸长的铅色剑胎自其眉心间缓缓浮现。

一丝丝无形的念力延伸而出,御着那口不过一寸长的剑胎,在陈逢源的五指间来回萦绕,他望着这口剑胎,眼底深处是无尽的寒意。

这口剑胎,便是他这逃亡五年来的成果。

这五年来,他不止一次猜测过,那一日降临的族祸,或许就与这口剑胎有着莫大的干系。

他将那口剑胎握入手中,摩擦着冰凉的剑体,轻声道:“也不知此生,是否还有机会回到故乡,这一离开,便是二十三年啊……”

若是此刻有外人在场,听到他的这一番话,必然会被其惊出一身的冷汗,毕竟他之言语,太过于惊世骇俗。

他,陈逢源,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

而这,也正是他自身所隐藏着的最大的秘密。

准确的说,他的灵魂,来自无尽时空外的一颗蔚蓝色的星球,而与灵魂一同进入这个世界的,还有前世的记忆。

按陈逢源自身的理解,现在的所有变故,都是源于前世的行为所致。

在那一世,他仅仅只是一个大学刚毕业,还未找到工作的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高不成低不就、月光一族、不求上进等词,是亲戚朋友常扣在他头顶的帽子。

对于工作,他没有上进心;对于生活,他也没什么野心,唯一偏爱的便是那些年代久远的物件。

燕京的潘家园、魔都的城隍庙藏宝楼,但凡是有些个名气的古玩市场,他几乎都逛了个遍。

他低头看向左臂,在其皮肉之下、血骨之间,有着一枚带着铜锈的铜钱,而他之所以能够魂穿这片世界,便是这铜钱所致。

直到现在,他仍然无法弄清楚这枚铜钱的真正作用,唯一知道的,便是在降生之日起,一篇晦涩的功法在他脑海中浮现。

“都说祸福相依,倒也是这么个理。”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充分了解眼前这片世界的体制后,他逐渐知道了这篇功法的作用。

在这片人间界,尽修外法;源力修炼,便是个体登临绝巅的依仗所在。

他也曾疑惑过,为何这片人间界中寻不到任何有关精神念力修炼的法门。

前世读过的玄幻小说数不胜数,哪一个主角不是体外双修,到后期成长为崩天裂地的角色,怎么到自己这,就只是修炼外法呢?

行吧!

既然没有修炼精神念力的法门,便不再幻想着御剑飞行、以念御物、千里之外取敌首级等等这些个颇具中二色彩的想法。

抱着既然活了下来,便不能白白活着的想法,他开始着手修炼脑海中的那篇功法。

只是后来他惊喜的发现,铜钱所带给他的这篇功法,正是之前思索而不得的修念力的法门。

他当即感叹,咱也是有金手指的人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自修炼之日起,便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展露过这项能力。

但天有不测风云,一名仆人在他熟睡之际的梦呓中得知,家族惨祸也由此孕育而生。

啊呀!这该死的习惯!

他不禁扶额,前世在学校中因为梦话被宿舍的人得知自己暗恋女神的事情而被女神无情的打击;

而这一世更惨,所在家族直接被灭门了。

这……上哪说理去!

陈逢源愤愤不已,用力的锤着空气。

口中又是一阵呢喃,掌间的剑胎化作一股无形的念力缓缓钻入他的眉心中,黑夜中,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深邃。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一世,就算是苟,我也一定要苟成大佬级人物!”

“若是有机会,待得我苟到绝巅之境,势必要回到那生我养我的故乡,在二老的坟前戴孝七日,以报二老的养育之恩。”

“若非那一场车祸,我现在应当也已成家,二老也该抱上孙子了吧,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啊……”

前世的父母,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疾驰的车辆将正在过马路的他撞飞,严重的伤势让他当场便失去了生机。

或许是心中抱憾,或许是命不该绝,鲜血渗透了他怀中的铜钱。

再睁开双眼之时,已是降生在了这片世界。

这一世,他叫陈逢源。

                           

原创文章,作者:一寸御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0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