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孟守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黑暗降临:这个世界古怪的离谱》最新章节

小说:黑暗降临:这个世界古怪的离谱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长弓短剑

角色:秦汉,孟守义

简介:当日月的光辉被无情掩藏,世界陷入长夜之中,光明该如何才能重燃?当未知的敌人强悍降临,在臣服与毁灭之间,人们会做出怎样的抉择?当古老的力量开始复苏,古怪的端倪不断滋生,谁能抓住这最后生存的机遇?当文明的火种在星空中碰撞,绚烂璀璨过后,哪一颗能得以继续流传?当黑暗时代的英雄被再次唤醒,他还能带着往昔的荣光,为了曾经的理想而继续奋战吗?……

黑暗降临:这个世界古怪的离谱

《黑暗降临:这个世界古怪的离谱》免费阅读

九江市,白塔区。

执法局二楼,审讯室内,秦汉戴着手铐,被锁在精制的讯问椅里。

但其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慌乱与紧张,反而是在好整以暇的闭目养神,就像在茶歇小憩一样。

毕竟,他不是被抓进来的,而是……自首进来的。

一个面容方正,看着有些老气的中年男探员将一页印着条文的纸张,放在了秦汉面前。

嘚嘚!!

男探员轻敲了两下‘小桌板’,说道:“张先生,这是宪-法所赋予你的权利义务通知书,请看下吧。”

接着,男探员转身,走到了另外一位已经坐下,并且打开了笔录薄的年轻的女探员身边,掏出自己的证件给秦汉看了下。

“我是白塔区执法局一级探员孟守义,我身边这位是三级探员徐歌,今天,将由我们对你在本月13号,也就是昨天,于唐城华苑2号楼3201杀害受害人许嘉鸣一案中的犯罪过程,进行讯问以及记录。”

“如果你有什么异议和问题,可以现在提出来,如果没有,那我们将正式开始讯问。”

旁边的女探员徐歌,在孟守义例行说明的同时,也拿出自己的探员证件,在秦汉面前晃了晃。

秦汉瞥了一眼‘小桌板’上的通知书,缓缓抬起了头。

孟守义是九江市执法界享有盛名的刑侦高手,经他手的案子可以说数不胜数,其破案率也一直稳居在九江市的前三之列。

而在各种刑侦手段中,孟守义尤其擅长刑讯,他大多数侦破的案子,重要线索基本上都是从案件相关人员的口中所获取得到。

然而,即便是在这样一位刑讯高手的面前,秦汉也依然表现的十分镇定,甚至,其脸上还带着些些温润笑意。

更离谱的是,即使是在审讯室里的这种环境下,他也还戴着一副……通体乌黑的墨镜。

当然,他也给出了自己的正当理由–‘我的眼睛畏光!’

所以,当执法局的人在检查过了这副墨镜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后,也就任由他继续戴着了。

毕竟,在未正式定罪之前,这些,是属于他的合法权益。

“通知家属了吗?”

秦汉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就令孟守义微微一怔。

不是‘通知我的家属了吗?’

而是‘通知家属了吗?’

这意味着,孟守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开口的第一个问题,问的并不是他自己的家人,而是那个被他亲手枭首的受害者家属。

他是什么意思?

变态杀人犯想要亲眼看到受害者家属的崩溃无助?

还是身陷囹圄后幡然悔悟,想要向受害者的家属进行忏悔?

不管孟守义的心中如何忖度,他还是选择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

“受害人的父母早年失踪,现在只有一个还在云城读大学的妹妹,我们已经通知她了,估计今天晚上应该能回来。”

秦汉闻言点了点头,身体向后一靠,说道:“我没问题了,你们问吧!”

孟守义朝旁边的女探员挑了下下巴,示意可以开始了。

徐歌点头,拿起笔,问道:“姓名?”

“张二河。”

原本正准备要落笔的徐歌,突然抬起脑袋,大眼睛中充满了疑惑。

看向秦汉,质疑道:“你之前不是说,你叫张大河吗?”

“啊?是吗?”秦汉满是讶异的惊呼了一声。

随后讪讪一笑,好似善解人意的摆了摆手,说道:“名字嘛!就是个代号,无所谓了!”

“我人都在这里了,名字你就随便写吧!”

砰~

徐歌重重拍了下桌子,压抑着胸中突然窜出的无名火气,语气顿挫严厉的说道:“张大河先生,请端正你的态度,这里是九江市白塔区执法局的审讯室。”

“你在这里说出来的所有话,将来都会作为呈堂证供,怎么可以随意信口开河。”

“这是对法律的蔑视,也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任。”

秦汉很受教的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幽幽问道:“那你们查清我的身份了吗?”

徐歌顿时鼻息一窒,从胸中冒出来的火气,被秦汉这句话硬生生堵在了喉咙处,一时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确实,他们直到现在也还没有查出来,关于眼前这个杀人犯的任何一点信息。

事实上,若不是这个最开始自称是张大河的杀人犯主动前来投案自首,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唐城华苑里,竟然发生了这么一起性质恶劣的凶杀案。

秦汉白了徐歌一眼,不耐烦的说道:“这不就得了,既然你们都没查出来,那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徐歌被秦汉这瞎J-B胡来的态度气得满脸涨红,这个该死的杀人犯,真是好特码的嚣张啊!

呼~呼~

一时找不到往哪里去发-泄这个火气的徐歌,只剩下胸前很是可观的山脉不断剧烈起伏。

孟守义轻轻拍了拍徐歌的肩膀,示意她冷静,不要被秦汉轻易就带了节奏。

“那么,我们就来聊一聊,你为什么要杀受害人–许嘉鸣吧!”

孟守义接过了审讯的主导权。

秦汉‘沉吟’道:“emmm……,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孟守义呵呵笑了笑,转身去旁边的饮水机接了一杯水,轻啜一口道:“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你可以慢慢地说。”

冷静下来的徐歌,看到孟守义的动作,突然眼前一亮,心道:“这怕不就是孟叔常说的心理突破了吧。”

“虽然只是些简单的动作,简单的话语,却是在双方的心理防线上不断拉锯。”

秦汉见状,也笑了笑,若不理会他现在这个杀人犯的身份,实际上他的长相与笑容,很是温和治愈。

“有烟吗?”秦汉随口问道。

砰~

“你够了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徐歌作为一个刚入执法局不久的新人,实在是忍不了秦汉这一而再,再而三对于他们的无视与挑衅,于是再次拍着桌子出声呵斥。

秦汉抖了抖手腕上的手铐,竟然莫名带着几分电影中那种写意的质感。

微笑着商量道:“围炉闲话,我讲故事给你们听,抽根儿烟,很过分吗?”

“要是没烟,有酒也行啊!”

“呵呵!烟,这地方不让抽,至于酒,你就更不要想了。”孟守义笑着说道。

然后在自己兜里掏了掏,掏出来半把瓜子儿,递给秦汉。

说道:“喏,就这个了,将就将就吧!”

秦汉掂了掂手里的瓜子儿,笑道:“这个也不错嘛,聊胜于无。还是孟探长够气度。”

随后,秦汉嗑着瓜子儿,轻飘飘说道:“其实啊,原本我是没想杀他的。”

                           

原创文章,作者:长弓短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0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