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梦璃,团子小说《睁开眼,回到老婆女儿死亡前一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睁开眼,回到老婆女儿死亡前一天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卖雕的人

角色:柳梦璃,团子

简介:都市重生+奶爸+渣男悔过自新+宠妻+事业暴富!“江洲,你有遗憾吗?”临死前,病床上,虚无的声音不知道从哪儿响起。江洲一愣。眼前,一大两小的身影逐渐浮现出来。遗憾么?他攥紧掌心,苦笑了一下,咬紧牙关,口腔里都弥漫着血腥味儿。心脏就像是被一把钝刀,血淋淋的割开。那是他曾经愧对的妻女。心脏起伏线拉平。他带着巨大的痛苦和内疚,回到了妻女死亡的前一天。睁开眼的那一刻,他笑得泪流满面。

睁开眼,回到老婆女儿死亡前一天

《睁开眼,回到老婆女儿死亡前一天》免费阅读

沪市,顶级的vip单人病房。

医生宣布江洲的死亡。

“2021年,6月22日21点57分,江洲先生死亡,享年60岁……”

消息出来,众人哗然。

沪市一代枭雄车祸离世,属于他的时代彻底落幕。

江洲的病床前,围着很多人。

有人落泪,有人哀悼,有人惋惜,也有人暗暗得意。

而此刻。

江洲的灵魂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看着心脏起伏线变成一条直线的尸体。

他的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搅弄着,又疼又钝。

“你还有什么遗憾吗?”

喧闹的病房里,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声音,直击灵魂。

江洲猛地一愣。

他抬头,朝着虚无看去,怔怔然有些发呆。

脑海里的钝痛感褪去,就像是紧锁的锁扣,在这一刻“吧嗒”一声。

开了。

三个身影,逐渐随着光幕,在他的眼前浮现出来。

遗憾么?

……有的。

他江洲,人前枭雄,一辈子摸爬滚打白手起家,财富排行榜不知道上了多少次,看起来风光无限。

但是,要说遗憾,他的确是有的。

江洲嘴角扯了扯,想要露出一个掩饰性的笑容,最后却嘴角下压,比哭还难看。

“我这辈子,无愧天地,却独独愧对妻女……”

江洲的声音,带着一丝苦涩,心脏仿佛被血淋淋剖开,最痛苦的往事,一点点翻涌而来。

所有人都奇怪,江洲白手起家,一路成为枭雄,却无儿无女,也不找女人,实在是业内奇迹。

甚至有人猜测,他是不是同性恋。

然而,实际上,江洲曾经也有过妻子,也有过孩子。

而且,是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

那年,他二十一岁,年少为人父,哪里懂得什么责任?

八二年,家家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他终日游手好闲,和狐朋狗友鬼混,浑然不顾家,日子过一天算一天。

双胞胎女儿团团圆圆才三岁,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每日饿得嗷嗷大哭。

妻子柳梦璃不得已,咬牙顶着夜色去偷了同村家的鸡,想要给孩子熬鸡汤补补身体。

没想到当场被抓。

第二天,全村批斗。

江洲浑然不知情,居然也跟着几个所谓的好兄弟去看了热闹。

年少意气,好面子。

看着人群中被骂得直不起腰的柳梦璃,看见她朝着自己投来泪水涟涟的求救视线。

他居然,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视而不见!

江洲掉头就跑。

而等到晚上回家,就看见了带着孩子自杀的柳梦璃。

三具尸体,一大两小,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柳梦璃选择用最残忍的方式让江洲成长。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幕,将江洲笼罩。

心口就像是被锋利的刀刃搅动,江洲疼得浑身颤抖。

“我可真他妈是个混蛋!”

他咬牙,疯狂骂道。

下一刻,光幕疯狂旋转,江洲彻底被卷入漩涡。

……………………

“麻麻,团团肚肚饿了,想要吃肉肉。”

“圆圆也饿,想吃肉肉,还想吃又白又胖的馒头。”

耳边,似乎是传来了软软糯糯的声音。

有些耳熟,却又遥远得有些记不清。

江洲脑袋有些懵。

他在想,他不是……

死了吗?

医生亲口宣告死亡,他也亲眼看见自己的心脏起伏成了直线。

他应该是死了啊!

可是,为什么小腿隐约有些疼痛?

耳边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小女孩的声音很绵,又软又糯。

女人的声音隐约带着颤抖。

“团团圆圆乖,妈妈明天就给你们做好吃的!”

柳梦璃咬咬牙,双手在围裙上擦了又擦。

她红着眼眶,蹲下身子,瘦弱纤细的手在两个小奶团子的脑袋上摸了摸。

“团团和圆圆不是想吃鸡吗?妈妈明天就给你们做,好不好?”

柳梦璃下定了决心,她偷偷侧开头,用指腹擦掉了眼角的泪。

或许。

为了孩子,她破例一次也没什么不可以。

后天就是清明节了,她可以帮别人做清明果还债。

办法总是有的。

可是孩子已经实在是不能再饿下去了。

这个家,本就已经在风雨飘摇的边缘了,不是么?

团团和圆圆这会儿已经三岁了。

可惜营养不良,头发黄得像是一捧草,又枯又黄。

这会儿听见妈妈说明天可以吃鸡,还能喝汤,两个小家伙顿时开心得手舞足蹈!

躺在家里稻草床上的江洲这会儿已经睁开了眼。

他的脑袋还在阵阵发疼。

但是一个念头,却忽然撞进了脑海。

他看着面前,熟悉无比的三个背影。

这三个只存在于自己可触不可得梦境里的背影,如今居然这样真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他这不是做梦吧?!

“柳,柳梦璃?”

江洲尝试着开口,喊了一声。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声音也不再是老态龙钟,而是充满了青年的青春和活力!

江洲低头,飞快地扫了一眼自己的身上。

破破烂烂打了补丁的衣服。

还有一双开了口的布鞋。

一双颜色不一样的破袜子。

这,这不是自己年轻时候的穿着么?!

脑袋里的念头终于越来越清晰。

他霍然从床上站了起来,朝着柳梦璃和团团圆圆走了过去!

然而,这会儿柳梦璃已经听见江洲喊自己。

见江洲突然朝着自己走过来,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出手,将两个小奶团子往身后一揽,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江洲,恐惧颤抖着道:“江洲!你要干什么?!”

江洲步子停在原地。

一团浆糊的脑袋里,思绪开始迅速回笼。

前后世的记忆飞快疏离分开,他终于想起来了,此时此刻的他,还是那个全村公认的浑小子!

是扶不起的阿斗!

江洲赶紧停下了步子。

他站在柳梦璃面前,咬着嘴唇,身子颤抖的盯着面前的柳梦璃和两个奶团子。

一瞬间眼眶滚烫,看着三人。

他咧嘴一笑,眼泪却瞬间滚落。

胸腔之中,像是一股热流奔涌,江洲死死盯着面前的母女。

他回来了!

柳梦璃和两个孩子,就像是困扰他一辈子的梦魇,是他一辈子的愧疚!

如今,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有太多太多的想说的。

但是,全部涌到嘴边,却又有些哑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常年累月的印象,又怎么会是三言两语就能够改变的?

江洲有些手足无措。

他搓了搓手,眼眶发红,蹲下身子,朝着两个躲在柳梦璃身后的小家伙看去。

“团团,圆圆……”

他讨好着开口,喊出这两个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名字。

“到,到爸爸这里来。”

此时此刻,江洲只想好好抱一抱这两个孩子。

这可是自己的至亲骨肉啊!

然而,柳梦璃却用一种警惕又震惊的眼神看着江洲。

对她来说,从来没有抱过两个孩子的江洲,居然说要抱孩子!

他绝对没有安什么好心思!

指不定,是为了卖孩子!

柳梦璃心神颤动。

她拥着两个孩子,往后退了又退,一直躲在了墙角。

“江洲,我告诉你,你要是打孩子的主意,我就和你拼命!”

柳梦璃咬着牙道。

江州一愣。

他知道柳梦璃是误会了。

正准备开口解释,然而,下一刻,脑袋里却忽然冒出了刚才柳梦璃和两个小家伙说的话。

等等。

她刚才,是不是说给孩子吃鸡?

可是,家里一贫如洗,连个鸡蛋都没有,哪儿来的鸡?!

江洲震住了。

一个念头冒出在脑海里。

他盯着柳梦璃,稳住心神,试探着开口:“家里压根就没养鸡,你怎么给孩子做鸡吃?”

柳梦璃一愣。

她没想到的是,江洲的话题怎么忽然调转得这么快?

只是,她只当江洲是想和孩子争口吃的,当下侧开头,躲开了江洲的视线,咬牙道:“不用你管!反正一口都不会给你!”

江洲这一次是真的可以确定了!

他,重生到了母女三人自杀的前一天!

柳梦璃还没有做傻事!

他还有机会!

江洲此刻被被巨大的喜悦所笼罩。

他一双手放在身前,搓了又搓,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且欣喜。

“柳梦璃,你,绝对不可以去做违背纪律的事情!”

江洲盯着柳梦璃,一字一句开口。

柳梦璃一愣。

就像是心事被人戳中。

她动了动嘴唇,想要反驳,但是到底是心虚得没说话。

与此同时,她的胸口莫名就有些堵。

眼眶发红,她垂在身侧的手也攥紧了起来。

“不管违不违反纪律,我只想要我的孩子填饱肚子。”

柳梦璃抬头,盯着江洲,眼神里有几分恨意,“你管不着!反正我和孩子饿死了也和你没关系!”

江洲没说话。

他知道,此时此刻,不管自己说什么,柳梦璃都不会听他的。

江洲侧头,看了一眼天色。

莫约下午两三点的样子。

算一算时间,柳梦璃会在晚上九点多才出门做傻事。

江洲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子让母女三人恐惧不已。

然而没想到的是,下一刻,江洲却抬腿朝着外面走去。

“你在家好好看着孩子,等我回来!”

话音落定,江洲就没了身影。

                           

原创文章,作者:卖雕的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1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