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致命攻略:高冷霸总哄我入眠》霍傲山,江蕴知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致命攻略:高冷霸总哄我入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寄愁心

角色:霍傲山,江蕴知

简介:【病娇+萌宝+破镜重圆】一场变故,他意外闯入霍氏总裁霍斯衔的生活。融化一座冰山需要多长时间?江蕴知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个男人是她的药。传闻霍先生不近女色,但有个娇藏了多年却远赴重洋的小心肝,他淡然一笑,只在听到她的名字时,轻蔑道:“她若敢回来…”秘书:“总裁,江小姐不仅回来了,身边跟着的孩子还长得特别像您。”

致命攻略:高冷霸总哄我入眠

《致命攻略:高冷霸总哄我入眠》免费阅读

夏日的夜空即使是下着倾盆大雨,温度仍高得吓人,而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空气变得更沉闷,让人呼吸不畅,心情也糟糕透顶。

黑色的汽车缓缓滑入自动开启的大门,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一道颀长的身形从车上下来,关了车门欲抬步往灯火通明的大厅走去,眼角余光却不意瞥到一抹跪在暴雨中的娇小身影。

男人身形一顿,半眯起眸探过去。

那是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女孩,身上穿着朴素的长衣长裤,此时却紧贴在肌肤上,如同她的第二层皮肤。她一头长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此时也被雨水浸透,垂在她背上。

雨幕中她眉眼低垂,不太看得清楚五官,只隐约感觉轮廓很是清秀。

许是在暴雨中跪得太久,她身子摇摇晃晃抖得厉害,好几次险些支撑不住倒下,她最后索性把双手并拢往前伸直,然后上半身俯下去,脸埋在伸直的双臂中一动不动。

“大少爷!”

隔着雨幕从大厅方向传来的声音牵回男人的视线,一道人影撑着把黑色大伞快步跑过来撑在男人头顶。

“大少爷,老爷和夫人还在吵,您赶紧进去看看吧。”管家急声催促。

“她是谁?”男人开口,沉稳的嗓音不起一丝波澜。

管家快速掠了眼暴雨中的女孩,神情浮现一丝不忍,叹口气道:“她就是那个人的女儿,老爷和夫人就是因为她的事才吵了起来。”

“爸,妈说的对,她是无辜的,你不能因为她是那个人的女儿就——”

“你知道什么?都给我闭嘴!”

霍常锋话未完就被父亲怒声吼断,他爱莫能助的朝母亲耸耸肩,做了个打呵欠的动作说:“那二老继续吵,我困了,要赶在十点前回去睡我的美容觉,不然以后一上年纪脸上就长皱纹。”

盛怒中的霍傲山瞥了眼小儿子一副风流不羁的姿态,忍不住随手拿起沙发上一个抱枕砸过去。

“每天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到半夜三更,你睡哪门子的美容觉。”

霍常锋闪身避过父亲砸过来的抱枕,却撞上迎面走进来的一道身影,鼻梁一痛,眼眶里泪意直涌。

“我靠!我怎么这么倒霉!”他抬眼瞪向撞痛他的罪魁祸首,一触及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嘴角顿时抽了抽。

“大哥,爸妈就交给你了,我内急,先走。”

不待兄长回应,他人已经逃亡般往外走出去。

“二少爷,外面下大雨!”管家边喊边追出去。

“斯衔,你劝劝你爸吧。”霍夫人瞥了眼大儿子,见他身上半湿,皱了皱眉,回房拿了条干毛巾递给他。

“有什么好劝的?想要我收留杀死我妹妹的凶手的女儿,简直是做梦!”霍傲山冷哼,脸上气怒不减半分。

“可这是芸芸的遗愿,既然她希望我们收留那个孩子,就表明她已经原谅了阿衡,再说阿衡他不是有病吗?他也是因为犯病才——”

“江衡是你们江家的人,你当然偏袒他!可你别忘了现在死的是我亲妹妹,他杀了芸芸却还不用负法律责任,我没把他挫骨扬灰就已经不错了!”

霍傲山咬牙切齿的数落。

“你真是不可理喻,我和你讲道理你怎么扯到阿衡和我的关系去了?再说阿衡他最后还不是为了芸芸自杀了?现在那个孩子已经成了孤儿,你还想怎么泄愤?”

“说来说去都怪你带芸芸去你娘家走那一趟,不然她也不会认识那个神经病!”

霍夫人难以置信的望着丈夫,娴静的面容隐隐透着一丝委屈:“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一直在怪我害了芸芸。”

“难道不是?就是那一次芸芸像中了邪一样死心塌地要和那个神经病在一起,还甘愿做个后妈,这些我不怪你怪谁?”

“你怪我我无话可说,那现在是不是连我也要赶出去?”

霍傲山重哼了声,扭过头不再言语。

从进来后就一直不曾开过口的霍斯衔擦干一头短发上的水迹后转向母亲道:“妈,这事您以后不用再管,时间不早了,您去睡吧。”

霍夫人因为丈夫那番话有些伤心,也不想再说什么,点点头走向卧室。

霍傲山以为大儿子支开妻子是要和自己说什么,没想等了半天不见动静,一回头,偌大的客厅除了他自己,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

江蕴知感觉自己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头顶兜头淋下的暴雨忽然就停了。

她诧异了一下,缓缓抬起僵硬的颈项,然后便看到一双因被飞溅的雨水冲刷过而更显黑亮的男款皮鞋,再往上是笔挺得一丝不苟的西裤,然后是和西裤同色的西装外套,黑色的硬领衬衫,修长的脖颈,坚毅的下颚……

江蕴知往上打量的目光只停留在那两片菲薄的唇,然后便重新垂眼低着头,一动不动。

这个男人一定也是霍家的人,而她父亲杀死了关家老爷疼爱的妹妹,所以霍家每一个人都痛恨她父亲和她,那么眼前这个男人应该也不例外。只是他想做什么呢?

骂他是杀人凶手的女儿,要她偿命?

还是揣她几脚泄恨?

不过不管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反正她现在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起来。”

头顶落下的声音隔着雨幕钻入耳中,竟分外的清晰。

江蕴知却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起来。”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次,这一次已经明显透着一丝不耐。

江蕴知下意识就瑟缩了一下,意识不受大脑控制地竟然慢慢拉直了身体。

但是她跪得太久,双腿的膝盖已经完全麻木没了知觉,根本就站不起来。

霍斯衔见她拉直身体后照旧跪着没动,清秀的小脸却露出痛苦的神色,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冷厉眉峰微拧,微俯身探出一条手臂,将她拉起。

江蕴知没有知觉,这时拖着麻木的双腿被拉扯着走,她咬紧唇瓣,不吭一声。

霍斯衔打开后座车门的把她扔进去,大力摔上门后上了驾驶座,发动车子驶向自己的住处。

                           

原创文章,作者:寄愁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1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