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狗娃,李悠然小说《农村小子护华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村小子护华夏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周故生

角色:李狗娃,李悠然

简介:来自大山深处的姬璞石原是黄帝遗留于人间,抵御、消灭因空间撕裂而侵入人间四维空间兽,护卫山河的最后一丝血脉;但姬璞石的父亲姬善不想儿子步他的后尘,只想姬璞石像个普通人一样过完一生,却不想姬璞石最终在命运的安排下,也是遵从自己的内心,担起了护卫山河百姓的责任,并在不被世人理解、在不被世人知晓其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一步步成长,最终和他父亲站在了一起,也被他的佳人护卫一生。

农村小子护华夏

《农村小子护华夏》免费阅读

“一重梦,二重生,三重石炼,四重天补,道有心生,心存万物,则万物生。”

李狗娃走在从子午岭通往罗川古城的路上,在路过五倾塬黄帝冢时,夜幕恰好降临。他透过夜幕,盯着远处高大的荒冢,心里并不害怕,相反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此时他的心思全在他肩上褡裢里的那本被上书“一重梦,二重生,三重石炼,四重天补,道有心生,心存万物,则万物生”的羊皮裹紧的空白帛书上,至于李悠然告诫不要他在黄帝冢跟前过夜,他并未将其放在心上。

一天前,李狗娃年满十六。子午岭深处生活着七户人家的小村子麻子沟里,李狗娃的养姐从自己住的窑里的高窗上取下一只被尘土封存的篮子,从篮子里掏出来一条褡裢和被羊皮裹紧的空白帛书。

李悠然把李狗娃叫到自己跟前,不怀好气道,“李狗娃,当初你老爹治好了我老爹的疯魔症,我老爹因此受你老爹托付,把你引了回来。如今我养活了你十二年,也算仁至义尽了。”

李悠然天生一对红脸蛋,一头蓬起来头发,尽管她此刻生气了,但模样还是好止不住好看。她撒气式把褡裢和帛书递给李狗娃,接着说,“你老爹当初给我老爹托话,他在罗川古城给你定了一门娃娃亲,女方姓周,女方父亲是周昊天,说你年满十六时,把留的东西给你,叫你去找你的老丈人,去成你的家,过你的小日子去哩。”李悠然说着,突然就淌了眼泪,她把褡裢和帛书塞在李狗娃手里,扭头坐上炕,背向李狗娃。

李狗娃向来腼腆,对于比他大十来岁的这个养姐,他打从心底喜欢,但他从来不敢多想,也以为他会一直把李悠然当亲姐对待的。他抬手嗫嚅想去安抚李悠然,可抬起的手和微张的嘴再没了向前的勇气。

李悠然见李狗娃没上前来安慰她,以为她刚才的话正合了李狗娃的心意。本来她是不想说那些事,想把李狗娃留在她身边,可她又不忍违背她老爹临终时的叮嘱,让她一定要把自己救命恩人的托付原封不动转给李狗娃。她虽怀有私心,但还是决定不违背她老爹的遗言。

李悠然啜泣着告诉李狗娃,“我给你说,你的真名不叫李狗娃,李狗娃是我给你起的名字,我老爹说你老爹姓姬,说你叫姬璞石。我不知道你老爹留给你一卷空白帛书有什么用,既然你那么爱你老爹给你定下的娃娃亲,你就背上褡裢去寻你的情妹妹过你的逍遥快活日子去吧,”说到这里,李悠然的火气好像更大了,她随后抄起枕头,回头怒视着李狗娃,一把把枕头扔向李狗娃,大喊道,“你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我再也不想养活你了…”

姬璞石愣怔地看着李悠然,他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他以为李悠然是真的讨厌他,真的不想再养他了,他心里还想安抚对方,可嘴就是张不开,无奈下,他把帛书装在褡裢里,也是一气之下,背着褡裢离开了麻子沟,而他离开麻子沟的另一层原因,是他觉得他老爹还活着,他想去寻找他的老爹老妈,这是他自小就有的感觉。

姬璞石从沟底往上走时,李悠然从窑里撵出来站在院子里,冲姬璞石吼道,“你老爹留话说,你找到周姓人家后,把你脖子里白玉给对方看,对方就知道你是来履行娃娃亲之约的。还有,我老爹给我说,说你老爹留话,让你不要打开帛书,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你普普通通过完你的一生,至于帛书,你就留着当个念想就行了,而且让你离开麻子沟的时候,千万不要在黄帝冢跟前过夜…”

夜里,姬璞石睡在黄帝冢旁,身下是芦草,至于晚饭,多亏了昨日他夺门而出时,李悠然塞进褡裢里的锅盔。山里多时无人声,尤其到了夜里,更是不见人影。有的只是草木间动物寻觅的窸窸窣窣声,和偶尔一两声乌鸦的“哇哇”声。睡梦中,姬璞石做了个梦,他梦见荒冢之上,一位长须长髯老者驾着一条金龙缓缓而来,盘于他的面前。梦中他想说话,可说不出来。而长须长髯老者也只是面带慈爱,微笑着看着他,并悠然道,“孩子,你还是来了。”

闻言,姬璞石心生一句“糟糕”,猛然间意识到他过夜的地方就是李悠然说过不让他在此过夜的黄帝冢。

就在这时,姬璞石注意到老者身后的天空,一条小金龙徐徐而来,瞬间冲淡他刚才的意识。姬璞石看到小金龙来到老者身后,突然间小金龙就张嘴舞爪,咆哮一声,与此同时他看到老者猛然点了他的额头,就在他因惊吓喊叫出声时,小金龙顺势飞入他胸前白玉中,同老者一起消失不见了,而他在一声喊叫中,被惊醒了,他耳边是老者留在他梦里的一句话,“去吧,孩子,去成为新一代的魂侠吧,一切皆是命中注定,一切皆由你自己争取,诸事不可定,诸事不可料…”

鱼肚白的天色中,姬璞石顾不上擦拭额头上的冷汗,他低头抓起胸前白玉,赫然看到梦中那条张嘴舞爪小金龙浮于白玉中,而他身旁褡裢里的帛书正透过褡裢向姬璞石发出莹莹绿光。姬璞石扭头看向褡裢,他的头脑中浮现的是李悠然对他的告诫,让他不要看帛书,让他不要在黄帝冢旁边过夜,而他隐隐觉得他的身世和身旁的帛书有关,也和他身后的黄帝冢有关,但至此他还不想违背他父亲的遗言。

天色大亮时,一切似乎再次回归平静,褡裢里的帛书不再泛光,白玉里的小金龙似乎也安静了。姬璞石扭头看着黄帝冢,他隐约觉得昨晚梦里的老者和他有着什么关系,但他一时间想猜不到是什么关系,只得扭头继续通往罗川古城,而昨夜老者口中的“魂侠”,他不是第一次听,他隐隐记得李悠然的父亲说过他爹娘就是魂侠。

罗川古城位于四郎河北岸,风光秀丽,地理环境宜人,古时为真宁县县城所在地,今县城迁往塬上,只留一座古城和若干古迹。姬璞石走到县城,他本想搭车来罗川古城,但因囊中羞涩,便经打听徒步来到了古城,待他来到古城时,已是离开麻子沟的第三天。

姬璞石走在位于河川的古城街上,他打听到周昊天家位于古城街道正中,还以外打听得知周昊天前十来年跟上国家经济开放的形式,靠着构建打通南方于西北地区货品批发渠道,已由八三年当地公社解体时一个承包五十亩山地的农民一跃成为了古城首富,乃至在整个西北,也排得上名号。

姬璞石来到位于古城正中的周府门前,赫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处修葺如新的三进三出青砖灰瓦古宅。姬璞石站在七阶石台下,他看着闭着的古朴大门,恰在这时两声汽车名号声一左一右依次响起。姬璞石被吓了一跳,因为他从未离汽车这般近过。他循声看去,看到一辆黑色小汽车和一辆红色汽车相对停在他跟前,接着两辆车的主驾车门前后打开,走下来一个富态的中年人和一个姑娘。

姑娘剪有一头披肩短发,发色黑亮,头发下的模样真真是眸似盼月,肤若凝脂,皓齿红唇,搭眼看,对方就是个俏皮模样。姑娘是富态男人周昊天的独女周欣然。

周欣然下车立马小跑过去牵住周昊天的胳膊,撒娇道,“爸,你这次从西京回来,给我带什么礼物了?”待其问了这话,才搭眼瞅了姬璞石一眼。

周昊天原本要看向姬璞石,但听到周欣然问他这次带了什么礼物,他便把目光投向周欣然,半真半假道,“这次,我给我和你妈带了个乘龙快婿回来。”

周欣然闻言嗔怒打断她父亲的话,她撒开对方胳膊,假作生气道,”爸,我给你说,我的婚事不要你和我妈插手,你要是再拿这事开玩笑,我就辞掉镇长的工作,逃出去,让你们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们的宝贝女儿!“

周昊天见此,急忙服软道,”好了,好了,老爸再也不拿这事开你的玩笑了。“其这么说,也实属无奈。

直到这时,周昊天才看向姬璞石,原本他以为眼前被头发遮住额前,一副青涩模样,肩上披着褡裢的小伙是讨饭的,正准备上前询问施舍。可就在他搭眼时,他看到对方有几分眼熟,且紧跟着就看到了对方胸前的那枚浑圆白玉,当下他内心悸惊一阵,但还是小心试问,”小伙,你是?“

周欣然察觉到她父亲惊慌神色,这才正眼看向姬璞石,而姬璞石也正好看向了周欣然,两人四目相对时,周欣然感觉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似的,紧接着脸上掠过一片绯红,但很快迫使自己镇静了下来。

姬璞石看向周欣然,他只是觉得对方也很好看,并无多在意。他把目光转向周昊天,小心问道,”大叔,请问这里是周昊天的家吗?“他看着对方的架势,本想询问对方是不是他要找的周昊天,但没敢问。

周昊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小心道,”你找周昊天做什么?“并且一个眼神制止住了要插话的周欣然。周欣然见她父亲神色凝重,素日俏皮的她担心她真的失言误了她父亲的事,也就把想要跟姬璞石说话的冲动压了回去。

姬璞石想说他是来找周昊天履行娃娃亲之约的,但话到嘴边,想起了李悠然。于是姬璞石改口道,“我来是想打听一下我老爹的事情。”

周昊天闻言松了口气,这才对姬璞石道,“孩子,我们先进去,有话我们到里头说,我就是你要找的周昊天。”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以为姬璞石不知道当年他将他的女儿周欣然许于姬善的儿子,也就是姬璞石的事情。

周昊天对姬璞石说完,扭头又对周欣然道,“姑娘,你去告诉你妈,她当年的救命恩人的儿子来了,让你妈赶紧来正厅。”说完要引姬璞石往里走。

周欣然听见他爸要引姬璞石进家门,心里徒生莫名的兴奋,其瞥了姬璞石一眼,匆匆撒开周昊天,说了声“知道了,爸”,就推开大门去找她母亲了。

姬璞石得知眼前的大叔就是他要找的周昊天,其愣过,又扭头仰望眼前被推开的大门,想进又不敢进。但为了寻得有关他父亲的事情,他深吸了口气。

周昊天看出姬璞石生性腼腆,也是实心邀请对方进去,遂一再请让。姬璞石遂顺坡下驴,跟着周昊天拾阶而上。

姬璞石跟着周昊天穿过古朴悠然的庭院来到客厅,周昊天陪同姬璞石坐在红木偏倚上,待这些年一直照料周家人的生活起居的阿姨奉上茶水后,周欣然搀扶着泪眼婆娑的龙昕急颤颤而来,龙昕便是周欣然的母亲,即周昊天的夫人。龙昕一条腿有残疾,但她几乎是扑向坐在偏倚上的姬璞石。“孩子,我对不起你啊,当年要不是姬善大哥为了救我,你也不至于成为孤儿,我…”其心里却暗暗得意道,“十二年了,十二年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姓姬的,你和那个贱人给我等着…”

“好了,你先不要哭了,有什么话好好给孩子说,莫要失仪。”周昊天起身劝抚了龙昕,又对周欣然道,“欣然,你快扶你妈坐下,不要在客人面前失仪。”

周欣然也是第一次见她母亲如此失态,她虽一头雾水,但见父亲神色凝重,便边劝她母亲,边搀扶她母亲坐到了对面。

龙昕则在被搀扶坐下的同时,让对面立起来不知所措的姬璞石也赶紧坐下,请让喝茶。周昊天见龙昕镇静后,在让姬璞石再入座后,也陪同坐了下来。

入座后的龙昕虽不再失态,但眼眸中还是泛着泪光。她盯着姬璞石,在看到其眼前的白玉时,先是张口就要问姬璞石是不是来找周欣然的,可是被看透她的心思的周昊天先一步插话道,“我想你一定还没吃饭,这样,我们先吃饭,有事饭后再说。”周昊天的话是对姬璞石说的,无巧不成书的是姬璞石的肚子恰在这时“咕咕”了两声。龙昕闻言,便忙唤五阿姨去准备饭菜。旁边的周欣然此刻的注意力全在姬璞石身上,心中自是欢愉。

然而当龙昕吩咐完五阿姨,回头再看向姬璞石,确切来说是看向姬璞石胸前的白玉时,眉头立马一紧,但很快又舒展开了,嘴角还掠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得意之喜。而她的这一反应,自然被对面的周昊天看在了眼里。至于她得意,是因为她看到姬璞石已被点化。

                           

原创文章,作者:周故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1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