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任务从疯批男主有读心术开始》小说最新章节,鸦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快穿任务从疯批男主有读心术开始

小说:系统

作者:九月西瓜甜呀

角色:鸦羽

简介:【双男主1v1 系统 甜宠】穿越前,他被渣男一剑穿心,落得魂飞魄散自爆血祭的凄惨下场,穿越后,他得到一个系统,可以完成任务收集已逝师尊的神魂碎片。只是任务的方向越来越奇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疯批霸总对他说:“白涂,你心里只能想我!”黑化竹马阴森森说:“涂涂,我回来了。”偏执帝王说:“丞相,你再跑一个试试!”【过气明星vs读心霸总】【豪门团宠vs黑化竹马】【哭包反派vs偏执帝王】……

快穿任务从疯批男主有读心术开始

《快穿任务从疯批男主有读心术开始》免费阅读

“呃! ! !”

白涂不可置信的看向来人,猩红的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

被一剑洞穿胸膛是什么感觉?

被从小一块长大,甚至有些喜欢的竹马背叛又是什么感觉?

白涂不知道,因为他早在师尊以身献祭的时候,跳动的心脏就已经麻木了。

所以面前熟悉又陌生的人,在为了所谓的责任给他一剑的时候,除了觉得惊讶之外,再无其它感觉!

狂啸的风声,在山顶四处悲鸣。

“白涂,我……我是真的爱你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练功,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的,刚才我是为了大局着想,我没有真的想杀你。”依旧清朗稳重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满含深情,却在事实面前显得有些荒诞。

“你爱我?呵!”白涂嗤笑一声!

“笑话!”

他轻轻闭合着鸦羽一般的睫毛,唇边带着一丝嘲讽,长发随风飞舞,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溢出,缓慢地滴到白色的衣襟上,而他的胸前是一把已经洞穿身体的玄色长剑,闪着讽刺般的冷光。

无视白衣上缓缓流淌的鲜血,他漫不经心的转身看向来人,原本柔和的眸子,已被冷漠替代。

“这世上爱我的人有千千万,你配爱我吗?”语气轻蔑。

白涂不管对方如何气急败坏的反驳,他挺直了纤细的背脊,脱力般挥出一掌。

电闪雷鸣之间,似有一方天地坠毁,阻挡了来人上前的脚步。

呵!爱我!

迟来的廉价爱情最是无趣!

“白涂,我……,你为何错了也不肯回头,你的师尊已经背叛了整个仙界,你为何要站在他那一边,我们才是情投意合的一对啊。”来人原本清朗的嗓音瞬间变的暴怒而阴鸷。

白涂听到后,赤红的眼睛仿佛要滴出血来,他转过身再次看向来人,像一株开在幽冥的红色彼岸花,瓷白的脸上带着宛若针芒的笑意,刺的对方不敢直视。

“你还敢提我的师尊,是你们逼他的,你们所谓的为了天下苍生,逼的他魂飞魄散!”白涂冷笑一声。

“呵!你们是证道了,而我们被毁的十方世界又当如何?我消失的师尊,谁来赔给我?”

白涂的视线看向手心里的一块血玉,声音仿佛隔着万丈深渊般凄厉。

“白涂,十方世界和你的师尊比得了仙界万众的证道之路吗?你别傻了!”

“哈哈哈,我傻,对,是我傻!”白涂笑的对峙的人白了脸色。

“那你们就用今后永世不得证道飞升的后果来弥补吧!”

“我白涂永远拿的起放的下,不就是魂飞魄散嘛!”

说话之间,白涂将师尊留给他的血玉融进身体,而他再也没看来人一眼,便挺直脊梁没入烟雾弥漫的仙峰,随后化作漫天血雾,洒在这守护十方世界的仙峰之上,任谁也再无踏入一步的可能。

风起!

雨落!

猩红的血雾,宛如人间炼狱,沉寂之后,却在悄无声息中滋养了万物。

“白涂!!!”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我没想过要你死啊,为什么就不能安安分分的留在我身边呢?白涂!”

可任凭他如何狰狞万分的怒吼,却再也没有一个身着白衣的仙子,带着灿烂的笑意回答他了。

——

白涂被一阵摇晃的动作弄醒!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有一张放大的俊脸戳在他面前。

“你他妈的是谁?怎么出现在我的房间?”俊脸上的眉头皱了皱,然后发出冷冷的质问。

白涂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对方一把抓着后脖领子丢下了床,好在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没有摔疼他,不然以他粉身碎骨的状态……

等等!

粉身碎骨?

白涂惊疑不定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白衬衫牛仔裤,光着白嫩嫩的脚丫,是一具完好的身体。

他难道夺舍了?

想他自爆仙体,以身献祭,就等同于魂飞魄散。

现在又怎么会完整健康的出现在别人房间里,并且脑子里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记忆?

“还不滚,想留在这里等我废了你再丢出去吗?”暴躁不耐烦的声音再次传来。

白涂这才看清了对面的男人。

立体俊美的五官,带着一股凌厉,如同墨石般深邃的黑瞳,闪着冷意,剪裁得体的西装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高高在上的坐在床边的沙发里,如同鹰隼一般俯视着坐在地上姿态狼狈的他。

麻蛋!长得好看了不起啊,我师尊比你帅一百倍!

于是他愤恨的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结果腿一软,就趴到对面男人的身上,还好死不死的碰到对方的嘴唇,来了个意外之吻。

还没等白涂惊呼意外,就被嫌弃他的男人再次推到在地。

“好样的,看来今天你不爬上我的床,就誓不罢休了是吧?”男人嗤笑一声,曲腿蹲下,修长食指上的黑戒晃过一道光,然后一把捏住白涂的双颊,“说!谁让你来的?”

我他妈也想知道谁让我来的!谁来把这个狗玩意儿弄走,捏的小爷好痛!

白涂在心里吐槽完,又想了一下脑子里的陌生记忆,颤抖着柔弱的嗓音,“没有……没有人派我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我腿没力气站起来。”

说完还像朵风中摇曳的小白花一般红了眼眶,泪水在眼睛里打转,我见犹怜。

他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

而手里捏着一张美艳小脸的男人却是虎躯一震,原本睥睨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疑,他不可思议的看向面前被捏成嘟嘟唇的男人。

他明明听到这个爬床的男人刚才骂了他,接着又戏精一般胆小懦弱的掉眼泪,难道是自己幻听了?

白涂顶着被捏疼的脸,看着面前神色多变的男人,心中忍不住吐槽。

捏小爷捏上瘾了是吧,狗玩意儿!

紧接着就感觉脸上的大手骤然用力,仿佛要捏碎他的头骨一般。

他这次是真的疼出眼泪来了,但还是沉浸在角色里,“求求你放手,我呜呜呜……好疼啊!”

男人这次听的清清楚楚,手里的这个人确实在心里骂了自己,而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能让自己听见。

呵!

有意思!

                           

原创文章,作者:九月西瓜甜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1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