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飘收容所最新章节,张平,张大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阿飘收容所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空卿

角色:张平,张大爷

简介:从小就经常遇见灵异事件的张平,在某一天遇见了他命中注定的那个阿飘!于是他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并不简单。

阿飘收容所

《阿飘收容所》免费阅读

活了26年,张平一事无成。要不是老爸老妈留给他一套商铺用来收租,估计吃饭都成问题。由于小时候经常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张平从小到大都在别人的议论中长大。小时候还会跟大人说自己看到了什么,但大人都当他是眼花或者是贪玩找借口,连自己爸妈都不相信他。久而久之,张平也渐渐的变得沉默寡言,最后哪怕看到了,也都视而不见。

这天,刚刚结束枯燥的收租日常后,天已漆黑。张平随便找了个馆子点了两个菜解决了晚饭便打算回家。路过一个小公园的时候,看到有一古装女子坐在湖边,由于这身古装配上女子窈窕的背影显得特别好看,于是张平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女子若有所感,回头一看,正好与张平对视。

“我屮艸芔茻!没有脸!”

张平立马转头,装作没看到,打算就这么离开。

可谁知女子看到张平在看她后,便飘了过来,没错,是飘的。这下张平更加确信自己看到阿飘了。虽然从小都能看到,但大多是一闪而过,没有真正的接触,可看着这个女阿飘跟了上来,张平不由得加快了回家的脚步,慢慢的,又从快走变成了小跑。

“张平,你也出来夜跑了?”

小区的张大爷看到张平迎面跑来,打了个招呼。

“是啊,张大爷,这不刚吃完饭吗,运动运动,减减肥。”

以往的经历都告诉张平,跟别人说自己看到阿飘只会被当成神经病。要是跟别人说自己正在被他们看不见的阿飘追,估计会一边说自己神经病一边嘲笑自己,说不准还会帮自己预约医院的床位。于是张平只能强装镇定,一边回复一边加快脚步,连头都不敢回。

可由于平时不是宅家打游戏,就是睡觉,很少锻炼,跑了没一会便跑不动了。咬牙坚持跑到公园外面,终于跑不动了。双手撑着膝盖重重的喘着粗气,壮着胆子回头看,打算看看阿飘有没有继续跟着。

这一回头,果然没看到那个阿飘,正当张平松了口气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阵空灵的声音:

“公子,你看得见小女子?”

哪怕这个声音如娇翠欲滴,似水如歌,动听至极,但此时的张平听到,依旧汗毛直立。

一转头,果然,那个阿飘追了上来,而且已经脸对脸。

“那个….”张平一边腿肚子打着颤一边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我平时阳气泄露太多,你不要找我啊!”

“公子莫慌”阿飘说道:

“只是小女子孤苦飘荡数十年,第一次遇见能看到自己的人,一时好奇才跟上公子,吓到了公子还请恕罪,小女子并无恶意。”

发现张平果然能看见自己,还能与自己交流,阿飘说话的声音都显得轻快了许多。虽然脸上并无五官,但张平还是能感觉到她在笑。

“那个,人鬼殊途,我们能不能当没见过?”

虽然阿飘表示并无恶意,但对着一个飘在地上,还没有五官的脸,张平还是很害怕。说完,便转头就跑。

可听到后面的“公子,等等我”,张平头一次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健身,尤其是长跑。

一路飞奔回家,张平差点把肺给跑出来。一进门就立马反锁,然后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用光明来驱散内心的恐惧。

“公子,为何跑的如此之快,小女子真无恶意,只是数十年未曾与人说话,想与公子说说话。”

Σ(゚д゚lll)

听到声音,张平头皮都炸了,一回头,果然阿飘跟了过来。

“大姐!”张平都要跪了!

“你放过我吧,我害怕!”

听到张平的话,阿飘疑惑道:

“公子为何怕我,小女子并无恶意,只想和公子说说话!”

张平:“你顶着一张没有五官的脸,飘在半空跟我说话,是人都会害怕的好吗,瘆得慌!”

“原来如此,公子是害怕我现在的样子吗!”

说完,阿飘一甩衣袖,从脸上划过,瞬间,张平目瞪狗呆!

(°Д°)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明眸皓齿,眉目如画,张平突然感觉自己不害怕了。

“公子,这样可好?”

目瞪狗呆中…..

(°Д°)

“公子?”

“啊?”张平终于反应过来,轻咳一声道:“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子姓柳,名蝉衣。”

“柳蝉衣,好名字。”张平喃喃道

柳蝉衣:“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张平:“在下姓张,单名一个平子。”

柳蝉衣:“张平公子,不知现在可否与蝉衣说说话?如若公子还是惧怕我等鬼灵之身,蝉衣现在就走。”

Σ(っ°Д°;)っ

“不用不用”张平立马阻拦

张平:“刚刚你顶着一张没五官的脸跟我说话我才害怕的,现在好多了。主要是第一次遇到跟上来说话的,一时不习惯。”

柳蝉衣:“公子以前经常见到鬼怪吗?”

张平:“以前见过,但都是一闪而过,有的连个人形都没有。对了,你是什么时候死的?”

柳蝉衣:“………….”

张平:“(`・ω・´)?”

柳蝉衣:“蝉衣是南明江南人士,至于死因,公子还是不要多问了。”

张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嘴笨,平时不太会聊天,跟鬼也是第一次聊,你以前没遇到过可以看到你们的人吗?”

柳蝉衣:“蝉衣飘荡至今,除了其他鬼魂外,从未见过能看见我等之人。仿佛有一层隔阂,即使我们能看到你们,但无法接触。”

张平:“那还有其他跟你一样能说话的鬼魂吗?我以前见到的大多不成人形。”

柳蝉衣:“公子见到的那些人形都没有的鬼魂,应该是无意识的普通魂魄,大多没几年就会消散。只有少数人死后才能魂体保持人形,并且凝儿不散。飘荡至今,和我一样的魂体还是很少见的。”

张平:“不是有六道轮回,投胎转世什么的吗?”

柳蝉衣:“蝉衣也不是很清楚,自身死后,从未遇见过轮回或者地府。”

于是,张平和柳蝉衣便这么聊了起来。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后半夜。

眼看即将天亮。柳蝉衣道:“公子,多谢你陪我聊了这么久,蝉衣很久没说过话了,叨扰了这么久,也该告辞了。”

张平:“你要去哪?”

柳蝉衣:“不知道,可能继续飘荡下去吧,说不定哪天我也会消散,就再也不用一个人孤苦飘荡了。”

张平:“不走行不行?”

柳蝉衣:“不走?可公子说人鬼殊途,蝉衣也不便叨扰公子太久。”

张平:“不叨扰,反正我一个人住,平时房间里也就我一个人,我也没什么朋友,更没女朋友,你留下来还能跟我作伴。”

柳蝉衣:“公子不怕我等鬼魂之身?”

张平:“这么漂亮的鬼,为什么要害怕?”

柳蝉衣:“公子请自重。”

张平:“咳,嗯,那什么,马上就天亮了,鬼魂不都是害怕阳光的吗?你这时候走也不安全。”

柳蝉衣:“公子,鬼魂并不害怕阳光的。”

张平:“啊?可很多书上都说,鬼魂遇到阳光不是就灰飞烟灭吗?而且我白天也没见到过其他鬼魂。”

柳蝉衣:“鬼魂并不惧怕阳光,只是不喜阳光,所以白天基本不出现。”

张平:“原来如此,那什么,既然你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能交流的人,还是别走了吧,免得以后一个人孤独。”

柳蝉衣:“既然公子不害怕蝉衣,蝉衣自当是愿意留下来的。还望公子莫怪蝉衣多加叨扰。”

张平:“不怪不怪,马上要天亮了,我来做早餐,蝉衣想吃什么?”

柳蝉衣:“蝉衣无需进食,而且也享用不了人间的食物。”

张平:“那你平时不会饿吗?”

柳蝉衣:“蝉衣已是已死之人,怎么会感觉饿呢。”

张平:“sorry,sorry”

(~ ̄▽ ̄)~

                           

原创文章,作者:空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1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