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诡》小说最新章节,张玉山,赵淑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暗诡

小说:悬疑

作者:几度雨

角色:张玉山,赵淑兰

简介:一无所有的他得到了她的垂青,现在他站在高处,想要合法的谋夺属于她的一切。欺骗,背叛,谋杀,当贪婪之神的双手扼住他的喉咙,内心的恶滋生出躲藏在暗处的鬼,是巧合还是精心谋划的复仇?

暗诡

《暗诡》免费阅读

俗话说得好,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

就是说,这做人千万不要干有亏良心的事情,半夜有人敲门心里也不惊慌,可如果半夜…来敲门的不是人呢?

张玉山是做医疗器械的,工厂规模小,资历浅,只能做一些简单的业务,比如口罩针管,输液管之类,赚点小钱。

随着口罩供不应求,价格也自然水涨船高,积压的库存一夕高价售罄,张玉山的身价也跟着翻了几番。

这天晚上张玉山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和朋友们喝几杯,晚些回家,然后就打算直奔自己新得的小情妇赵淑兰家。

工厂位置在K城城郊,一侧挨着一条还算宽敞的板油路,后边是几亩荒地,荒地后是一座荒山,山上交错着生长着一些刺槐,刺槐下是一些低矮的小灌木。

刺槐还有一种叫法叫做鬼树,都说刺槐多有灵性,轻易不要去动,用老一辈子话来说动完以后会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每次擦黑下班回家路过这片荒地,张玉山心里都有点哆嗦,今天尤其觉得冷。

他今天在线上多打了两圈麻将,出来时月亮已经高高挂了起来。周围荒草堆里,不时有各种奇怪的响动,窸窸窣窣。

城郊亮化工程不比城里,马路边昏暗的路灯反而衬托得周围的荒地黑的好像一张大嘴,仿佛要吞噬掉一切。

一阵清风吹过,周围发出了密密匝匝的沙沙声,好像有无数的小虫在飞快的爬行。

人在害怕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想一些恐怖的情节吓唬自己,张玉山的脑子里出现了一群披头散发的人,这些人眼睛里是一片灰蒙蒙的白,乌青色的皮肤上布满黑色恐怖的血管,身体扭曲成诡异姿势匍匐着,四肢好像折断一般高高撑起,像一个个蜘蛛一样飞快朝他爬行过来。

他被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吓的后背起了一层薄薄的汗,风一吹,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他疾步朝停车场走去,同时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多想。

又一阵风吹过,身后的沙沙声更近了。

他是有点迷信的,老一辈人说,活人身上有三把阳火,头顶和两个肩膀上各一把,鬼怪怕人身上的这三把阳火,所以不敢近身。但人的呼吸能吹灭,所以晚上不管听见什么,或者有人叫你名字,都不要回头。

平时去停车场的路两三分钟就能走完,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张玉山觉得自己走了分外久。

身后的沙沙声越来越小,一丝若有若无的脚步声让张玉山的头皮发麻,这么晚了,会有人跟着自己么?

张玉山实在忍不住想要回头看看,于是他咬咬牙,保持着脖子挺直的姿势,连同身子一起来了个向后转,他倒要看看到底谁在跟着他。

“啊!”这一回头,把他吓了一跳。

“王友田,你特吗有病吧!”张玉山破口大骂道。

原来是工厂的原保安王友田正一脸怯懦的缓步跟着他。

“对……对不起啊张总,俺,俺不是故意吓你…”王友田搓着手,不好意思的说道。

见对方是个活人,张玉山松了口气,身体也放松下来,人又摆起了高高在上的姿态。

“什么事?”张玉山问道。

“张总,求你,让淑兰回家吧,家里,家里的娃不能没有妈妈啊……”王友田急迫的说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伸手想去拉张玉山的裤腿。

“赵淑兰自己不想回家,你来求我有什么用?”张玉山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赶忙说道。

“张总,淑兰能听你的话,你是她领导,你跟她说,她会听的。”王友田声音里带了那么一丝丝哭腔。

王友田原来在厂里当保安,因市场需求,工厂需要扩大产量,因此工厂招聘了很多临时工,他就把自己的媳妇介绍了过来上早班。

赵淑兰每天早上天蒙蒙亮就到工厂上工,半晌午就可以下班回家,两口子的小日子过的倒慢慢有滋有味。

可赵淑兰本来就不是个安分的人,一来二去竟然和张玉山搞到了一起。

张玉山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和赵淑兰偷偷摸摸几次,有了滋味,就愈发上瘾。回头再看王友田就觉得横竖不顺眼。

一想到赵淑兰还要伺候王友田这种人,张玉山就止不住的犯恶心,于是他和赵淑兰商量了一下之后就在城里给赵淑兰租了个小房子。

房子找好后就找了个借口,给王友田安了个偷窃的罪名,把他打了一顿从厂里辞回了家。

赵淑兰就借着这个由头大骂王友田不上进,狠狠吵了一架之后,也不顾王友田一身伤,当天就收拾东西搬离了家。

可没想到这王友田的伤刚有点起色,就找到了厂里,求到了张玉山头上。

“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和赵淑兰谈谈,你先回去,等我消息。”张玉山看王友田大有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势头,于是和王友田打起了马虎眼。

“哎,哎…”王友田连声答应,从地上爬了起来,搓着手,千恩万谢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一阵风吹过,张玉山觉得王友田的影子拉的老长,可能是光线角度的缘故,影子的脖子诡异的歪在一边。

糊弄走了王友田,张玉山坐进了他提多久的宝马,脑子里又想到赵淑兰那娇软的身段。

他的心情好的不得了,不自觉的哼着小曲,开往赵淑兰家。

刚一进门放下钥匙,赵淑兰就扑进了张玉山怀里。

“怎么这么晚才来?你家那个不放人?”赵淑兰边说着在张玉山脸上嘬了一口。

“王友田来厂里了,让我劝劝你回去过日子。”张玉山拉着赵淑兰进了屋,看见桌上摆着的热乎乎的四菜一汤,心里说不出的舒畅,现在这日子才像话么,情人听话,老婆懂事。

“你怎么想的?”赵淑兰说着给张玉山碗里夹了一筷子小炒肉。

“你现在是我的人,一想到王友田那个脏东西要碰你,我这心里就有股气,回什么回?他敢再纠缠,我找人弄死他。”张玉山四平八稳的吃着饭,赵淑兰听见他的话,咯咯的娇笑起来。

赵淑兰生的俏,眉眼弯弯,稍稍一笑,就有说不出的勾人。

用村里女人的话说,是个狐媚子,当初村里想娶她的男人可多了去了。

这个赵淑兰说起来还有一段风流往事。她一直知道自己生的好看,于是平日里没少朝着村里的小伙子抛媚眼儿,一边享受着众星捧月的感觉,顺便捞点小好处。

村里的女人都看不上赵淑兰,明里暗里的戳赵淑兰脊梁骨。这村里的混子李二狗是个外向人,也不怕村里人的舌头,总是帮着赵淑兰,英雄救美的次数多了,赵淑兰就动了和李二狗在一块的心思。

                           

原创文章,作者:几度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1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