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许归璨,林桑桑《与星星私奔》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与星星私奔

小说:现言甜宠

作者:七厘米的风

角色:许归璨,林桑桑

简介:再一次受到家庭暴力的许归璨在回学校的路上遇到了霍星野,一声“叔叔”引起了他的注意。历经千辛万苦,霍星野终抱得美人归。可没过多久,女孩在瓢泼大雨的夜晚,撑着伞一脸冷漠的把他甩了。再见已是五年后,一次出急救的过程中,许归璨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前男友,瞬间崩溃,霍星野摸着女孩的脸,“许归璨,小白眼狼”霍星野出院后传出订婚消息的当晚,向来冷傲自持的许医生,拦住了某人的车,揭开了五年来的真相……

与星星私奔

《与星星私奔》免费阅读

九月,天蓝,上空时不时传来阵阵鸟叫,天色渐暗,夕阳照下来的光,给虞城的老城区慷慨的镀上一片灿烂的光

老城区烟火气十足,临近晚饭时间,路边的车辆随意的听着,各种小商小贩的叫卖声,给这里平添一种别样的感觉

许归璨从家里关上门下楼的那一刻,身后的辱骂声,还滔滔不绝。“有本事,你就一辈子不要回家!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许家果然没有一个好人!”

女孩紧了紧握着的拳头,泪水不停的打转,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楼下是一家烧烤店,一到夏天就浓烟阵阵,微风一刮,烧烤的香味就四处乱窜,桌子就摆在外面,路挡的死死的。许归璨七扭八拐的从桌子阵法中钻出来。

烧烤店的老板娘拿着手擦着围裙,看着女孩满身青紫的伤痕,似是习以为常,从烧烤架上拿了一把烤熟的牛肉串塞到许归璨手里,“没吃饭吧?孩子”

许归璨推辞不过,只好默默的接过牛肉串道了谢。

烧烤摊上的客人,是许文刚的朋友,笑眯眯的看着女孩,“这不是归璨吗?让你爸没事来找我喝酒啊!”

许归璨胡乱的点了点头,冲着叔叔阿姨们说了一句再见,然后消失在他们视线里。

快出了巷子的时候,一声声虚弱的猫叫声吸引了许归璨的注意, 她弯下腰找了半天,终于在排烟口发现了一只小橘猫。

把楼下阿姨给牛肉串拆下来放在地上,小猫很快就冲出来,一边吃一边嗷呜嗷呜的叫,一副饿惨了的样子。

巷子对面的马路边,停着一辆和当下环境格格不入的最新款跑车,男人坐在主驾驶上,眉头皱成一个川字,骨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方向盘,显示着他的无奈。

打开车窗,各家各户的饭香味就这么飘进车里,霍星野看着街对面满是伤痕的女孩,眼里充满了好奇。

女孩穿的很普通很干净,纯白色T恤加上一条天蓝色牛仔短裤,底下配着一双白色球鞋,背影高挑纤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这边顾一舟唾沫横飞,不停的在和他叨叨,“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老城区还有一部分人不同意拆迁,觉得自己在这住一辈子了”

霍星野揉了揉眼睛,打开车门下车,仿佛像发泄一样,“砰”的一声关上车门,给顾一舟吓了一大跳

“你就挨家挨户去谈,什么住一辈子了,就是钱没给到位!”说罢,头也不回的冲着街对面的女孩走过去。

许归璨看着小橘猫吃完了所有的牛肉,就准备离开回学校,可是小家伙仿佛赖上她一般,围着她不听的转圈,撒娇,那个架势就好像在说:我可爱吗?带我走吧!

她没办法只好蹲下来,用力过猛,扯到腿上的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倒吸一口凉气,伸手摸着小橘猫圆滚滚的肚皮,她叹了口气,“我没办法养你啊!”

霍星野悄无声息的走到许归璨身后,不可察觉的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女孩身上的伤不轻,胳膊和腿上都是青紫,显然是棍伤。

“我可以收养它”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许归璨的后脑勺上方传过来,她慢慢的站起身回头,天已经全黑了,华灯初上,路边的路灯电压不稳,一晃一晃的,让她看不清对方的脸,她用手捂着脸,从指缝中对着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道了谢:“谢谢叔叔,它的运气很好”

叔叔?霍星野觉得不可思议,好好的小姑娘,年纪轻轻就瞎了。

霍星野不理会她,弯下腰长臂一捞,稳稳的把小橘猫抓在手里,小家伙倒是对他不抗拒,顺从的在他怀里,呼噜了起来。

他看向面前的小姑娘,那一张精致的脸,绕是见过美女无数,也着实让他感叹不已。看样子刚刚哭过,眼圈和鼻子都红红的,怕不礼貌,他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便看向别处。

许归璨摸了摸小橘猫的头,跟男人再次道谢,没多久就显示在街边的尽头。

霍星野饶有兴致,意犹未尽的看着女孩的背影,想起女孩那双漂亮的不像话的眼睛,嘴角挂起一抹不易发现的笑容

顾一舟刚刚下车,离着霍星野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就看到那个疯批大手一挥冲他扔了一个黄不拉几的东西,只好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顾一舟看了看手里的小橘猫,大嚷:“神经病啊你!突然下车为了一只猫?”

“拿去扎完疫苗再给我!”说完就从顾一舟的身边走过。顾一舟心里骂了这个男人一万次,认命似的抓着小橘猫的后颈皮,跟着霍星野上了车。

许归璨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从家里到学校,要坐两个小时的公交,中间还要转一次车。推开寝室门的一瞬间,林桑桑和楚安晴齐刷刷的投过来关心的目光。

林桑桑接过书包,看着她满身伤口,拉着许归璨坐下,然后就去翻药箱

许归璨扯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拽住林桑桑趴在她的肩膀上小声的啜泣着。

林桑桑和她一块长大,对于她的生长环境,家庭情况是一清二楚,两个人又是从小到大一个学校,上了大学又一个寝室,看到她这样自然是心疼的不得了。一下一下的拍着许归璨的后背,安慰着她。

楚安晴弄了一盆温水,打湿毛巾扭干,把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分开,粗鲁的热毛巾糊在许归璨的脸上,毫不留情的开始擦,终于把她逗的咯咯笑

林桑桑扶着脑袋,满是无奈的看着楚安晴的动作吐槽:“你真对不起叔叔阿姨给你起的这么文艺的名”

楚安晴和林桑桑是艺术系,而许归璨是临床系,大一分宿舍的时候,每个班多出来的学生,自动凑到一个寝室。还有一个豆豆,在图书馆自习还没回来,四个人相处的很融洽。

林桑桑抱着胳膊倚在书桌上,“今天又为啥打你?”见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林桑桑见状挥挥手,“算了不问,她打你还用什么理由!”

许归璨把药膏找出来,拿出洗漱用品就进了卫生间,好像啥也没发生一样。楚安晴和林桑桑知道她不想过多的讨论这件事。也回到自己的书桌前去收拾,准备睡觉。

                           

原创文章,作者:七厘米的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2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