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姜如意小说《禁欲的徐大人今天破戒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禁欲的徐大人今天破戒了吗

小说:古言萌宝

作者:水果冻冻

角色:陈氏,姜如意

简介:华阳城新开了一家饭馆,掌柜的是个娇俏小寡妇,那一把杨柳腰肢不堪一握,看人的眼神就像带了勾子……人送‘’娇花掌柜。”一向克己禁欲的知府大人黑了脸色,冷声斥责:伤风败俗!后来,不近女色徐大人遇到了千娇百媚的娇花掌柜。徐正庭扫了一眼对方裸露在裙下白得晃人眼的纤细小腿,一张俊脸涨得通红。他咬牙:“不知廉耻!”姜如意冷嗤一声,勾住他的脖子,使劲在他唇上咬了一口。哼,迂子!看他能奈她何?

禁欲的徐大人今天破戒了吗

《禁欲的徐大人今天破戒了吗》免费阅读

今天是姜如意穿过来的第六天,也是她被锁在屋里的第六天。

前世,她是家私房菜老板,空难过世,再睁眼就狗血的灵魂穿越了,到了这个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朝代-弶朝。

这具身体的原身和她同名同姓,今年二十一岁,四岁走失,被人贩子卖给了当时没孩子的姜长顺夫妇,刚来的前两年,姜家待她如亲生,谁料她六岁那年,一直怀不上孩子的陈氏不仅怀孕了,还生了对双胞胎,这样一来,买来的姜如意就成了家里多余的那一个。

姜家开了一家豆腐店,姜如意从六岁开始,就跟着姜长顺在店里做豆腐;冬天天寒地冻,她天没亮就起,小手在刺骨的凉水里洗豆子,洗完豆子磨豆子,磨完豆子做豆腐,做好了豆腐还得拎着篮子去走街串巷卖豆腐。

卖完豆腐回家,还得给一岁多的姜美玉和姜来宝洗尿布做饭,稍微出一点错,陈氏就对她拳打脚踢,姜如意原本开朗的性格,慢慢变得怯懦胆小自卑。

十六岁那年元宵,姜美玉要去看花灯,陈氏没时间陪,便让姜如意盯着她,别让人走丢了。

就是那一次,姜如意出了事。

原身似乎很抗拒那段回忆,中间很长的记忆是断片的,接着就是她挺着大肚子,被陈氏指着骂贱货。

孩子七个月的时候早产,生下来浑身青紫,连哭声都没有,接生婆说这孩子活不了,姜长顺夫妇想挖个坑把孩子埋了,却被姜如意拼死护了下来,养到现在。

母子俩的日子虽然过得艰难,但好在坚持下来了,转眼孩子四岁,姜如意的灾难来了。

姜家原本日子过得还算殷实,卖豆腐虽然挣的不多,但足够一家人吃喝还有存余;前年城西新开了家赌场,姜长顺好奇的玩过几次之后,就上了瘾。

家里的余钱被他败了个光,豆腐店也不管了,陈氏天天气得半死,眼瞅着姜来宝十七了还没娶到媳妇,她无奈之下只能找了媒婆。

这不立马就有了消息。

东街卖猪肉的张屠夫家闺女,人长得白净圆润,配姜来宝是绰绰有余,对方家条件也殷实,那姑娘之前见过姜来宝一次,就喜欢他那样的小白脸,死活缠着父母答应了这亲事,张屠夫没法,又不甘心就这样把女儿嫁过去,就把彩礼往高了抬。

一般彩礼十两银子就算不错,张屠夫却张口就要三十两。

这三十两银子要搁在以前,姜家也能拿得出来。

但现在家里余钱都被姜长顺赌光了,陈氏东凑西借,才凑够十五两。

陈氏一边骂张屠夫黑心肝一边急得团团转,就在这时,送钱的来了。

华阳城西去年搬来一富商,富商年近五十,长得肥头大耳,每次出门身边仆从一大堆,浩浩荡荡,热闹又气派。

听说他好色,宅子里养了一堆小妾,整天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一次,他路过姜家豆腐店,无意间看到了正在卖豆腐的姜如意,见她一身粗衣却掩盖不了的好颜色好身段,立马就上了心,经过打听找上门来,恰好遇到陈氏急需银子,两人一拍即合。

姜如意知道这事的时候,陈氏已经收了富商的银子,就差寻个好日子直接将她送过去。

原身虽说是个懦弱性子,胆小又怕事,但一想到要嫁给一老头做妾,又要舍弃自己的亲生骨肉,大概是太绝望了,不知道从哪儿生出一腔孤勇,不声不响的找了个绳子,头一伸脚一蹬,上吊死了。

于是,姜如意就来了。

大概是怕她再出事,姜家就将她锁在房间里,房间里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一根针都没留下。

姜如意醒来的这几天,因为身体太虚弱,一直没声没响。

陈氏还以为她乖了,就给她开了一扇窗,让她透透气。

平时饭菜都是从窗户里递进来,今天也不例外,到了晚饭时间,饭菜就递进来了。

平时都是姜美玉送,今天是陈氏亲自送过来的。

五十多岁的陈氏,一脸皱褶,眼皮耷拉着,看人的眼神有些阴沉。

她双手环在胸前,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姜如意,冷哼一声:“你一个不知道被哪个男人搞大了肚子的破鞋还指望能嫁什么好人家?人家李老板能看上你,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还敢给我寻死?”

见她不吭声,陈氏突然软了语气。

“如意,你真狠心看着来宝这辈子娶不上媳妇吗?你四岁到我家,我一直把你当亲生闺女待,好吃好喝的养着你……”

姜如意突然翻身下床,走到窗前,微微垂头,依旧是那副怯弱相。

她好像不敢看陈氏,声音轻轻地,还带着颤抖:“七宝呢?”

七宝是原身姜如意的孩子,她醒来这么多天,一直没见到他。

到底是原身的孩子,以后也是她的孩子,姜如意不能不在意。

这是自从她上吊醒来后,第一次开口叫她娘。

陈氏以为她妥协了心软了。

立马笑开了眉眼:“那孩子好着呢,你不用担心。”

“我想见见他。”

“看他干啥,他和来宝出去玩了。”

姜如意低垂的眸子里快速滑过一抹冷嘲。

姜来宝最讨厌孩子,七宝也不喜欢他,两人怎么可能会在一起出去玩。

陈氏肯定在说谎。

一想到孩子不知道去了哪儿,姜如意心里莫名有些焦急。

大概是原身潜在的情绪影响了她。

她猛地抬头,看向陈氏,懦弱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坚定:“我要见七宝!”

“你……”陈氏见她如此,张嘴就想骂她,却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明天李老板就要来接人了,今晚可不能再出意外。

于是,陈氏犹豫了半响点了头:“行,一会儿给你送来。”

说完,扭头就走了。

待她走后,姜如意开始吃饭。

昨天姜美玉来给她送饭时,不小心说漏了嘴,说李老板后天一早就会来接她。

说这话的时候,姜美玉一脸嫉妒。

就好像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子,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子?

姜如意光想想就作呕,让她嫁过去?门都没有!

所以,必须养精蓄锐,饭也吃饱,今晚做好逃跑的准备。

                           

原创文章,作者:水果冻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2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