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白晚汐,颜擎昀《夫人,颜总罪该万死啊!》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颜总罪该万死啊!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蝶蝶青菜

角色:白晚汐,颜擎昀

简介:白晚汐杀人了,被颜擎昀送进了监狱和精神病医院。后来,白晚汐出来了,又撞见男主,第一次碰面在酒吧,第二次碰面,她被拍卖,第三次碰面,她已经奄奄一息。后来,他圈禁她在颜家这座鸟笼,从此成为他身边的罪犯。他说,要她这一生在他身边赎清罪孽孽!当所有真相大白。颜擎昀跪在了白晚汐面前,忏悔:我求求你,我把心给你,看我一眼,好不好!白晚汐:你,颜擎昀只是我眼里一粒尘埃,碍眼至极!从今以后,永不相见。

夫人,颜总罪该万死啊!

《夫人,颜总罪该万死啊!》免费阅读

烈日炎炎。

公墓区大铁门前。

一抹娇俏人影足足跪了一个早上。

夏日阳光很毒,晒的白晚汐脸庞炸红,额头冒出点点滴滴的汗水,口干舌燥。

睫毛颤了颤,微抬,阳光金黄泛着光晕,迎接光线,视线灼疼的厉害。

白晚汐只觉得眼睛快要睁不开,头开始有些晕眩。

她撑着疲惫的脸色,终于看到不远处的男人。

颜擎昀一身黑色哀丧的西服,颀长的身子,瘦削的侧脸线条,像是上帝精雕细琢的作品,即使远远的看着,也散发着浑然天成的王者气焰。

男人对白晚汐招了招手。

仿佛间,她看到了在招呼小猫小狗的的手势。

即便这样轻蔑的姿态,她选择忽略而过。

她跪,不是她做了饶不可恕的事,只是让这个男人能够听她一个解释。

她跪,更是因为颜姝菱的下葬日。

她苦苦跪了四个小时,即便这个男人以小猫小狗方式,来招呼她过来,她可以忍。

忽然站起来的白晚汐,脑子晕眩感更重了,身子恍恍惚惚的,忍着不适,白晚汐直挺挺的走过去。

“擎昀,人不是我杀的,真的。”

见面第一句话,白晚汐微白着脸,眼仁泛着淡淡的血丝,苦涩的解释着。

就像三天前,姝菱死的那一天。

白晚汐一直在解释自己的清白,拼命的说人不是她杀的,说到喉咙沙哑,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就连颜擎昀都不相信她说的话。

三天前那一天,正好她同颜擎昀的结婚典礼。

从彦姝菱死去那一刻起,颜擎昀对她就闭门不见。

已经三天了,三天,这三天是对她漫长的折磨,就像一个做错事的人等待着地狱审判。

颜姝菱的墓碑前。

白晚汐的解释,对某人来说,是无动于衷。

烈日照在了颜擎昀身上,也止不住他浑身散发阵阵的冷意,除了冰冷的表情,是不屑。

从白晚汐出现,颜擎昀正眼都不瞧她一下,从始至终都在看着墓碑上、颜姝菱的白色照片。

“是吗?你对着姝菱的遗像,你敢发毒誓吗?”男人一开口,就是冷冰冰的语调,没有一丝的温柔,冷到就像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白晚汐的心沉了沉,面色更加白了。

颜擎昀是摆明了不相信说她的话。

那种不信任的感觉就像一颗巨大的石头,捶在了白晚汐的心上,震裂的痛,生生的撕开了灵魂,痛到白晚汐脸色煞白。

白晚汐高傲的挺起了下巴,挺了脊梁,扑通一声,跪在了颜姝菱的棺材前。

“姝菱,我没有杀你,只有你知道,只有你知道,不是吗?你在天上看到了没有,我真的没有杀你。若我有杀害你,我这一生便不得好过。”

白晚汐掷地有力的呐喊,一腔的委屈,如同有了出口,顺势发泄出来。

旁边,一声嗤笑,冷入谷底,磁性的嗓音,传入耳畔,是刺耳的震怒:“人都已经死了,你这副表情,演给谁看,人都死了,你还想不承认。给我起来,别来扰乱了姝菱的安静。”

字字残冷,句句扎心,穿过灵魂,蔓延全身,疼入了心肝。

男人愤怒之余,修长的五指,抓住了白晚汐的手腕,奋力一扯。

措手不及,她一个趔趄,向男人的胸口栽去。

熟悉的古龙水香味,扑鼻而来,夹着淡淡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很独特,却是那么的诱人、心醉,她竟然又再次的沉溺了。

可惜,下一秒,颜擎昀无情的、双手推开了白晚汐。

身体失了重心,白晚汐向后倒去。

正好,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她心灰意冷,扬声,“擎昀,怎么,你才肯相信我。”

白晚汐抬头,目光幽痛,凝视着这个邪俊如斯的男人。

“我只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他的再次不信任,让白晚汐笑了,凄冷的笑了,就同打入冷宫,永无出头之日。

也是,他的不信任,她也是能理解。

在他颜擎昀眼里,她就是一股脑想要嫁给她的白家二小姐,痴缠他的白家二小姐。

结婚也是父母安排,他说娶她,只是门当户对,他懒得再找别人。

他说最疼爱的人是他的妹妹颜姝菱。

他说过,她嫁给他颜家,一定要对他妹妹好。

现在好了,他最爱的妹妹死了,所有恨全部发泄在她身上。

结婚当天,白晚汐跟颜姝菱起的争执。

是颜姝菱拿刀威胁她,不准嫁给颜擎昀,她只想逃,不想理会颜姝菱,谁知颜姝菱跟上来。

推搡中,颜姝菱被她从二楼的楼梯推到了地上,也不知怎么的,刀子划伤了颜姝菱的大腿。

当时,白晚汐吓坏了,拖着婚纱出去叫人,回来的时候,颜姝菱死了,心脏被人捅了一刀,那才是致命的刀伤。

所有人都认定她杀人,只因为她满手都是血,手里还拿着刀,唯一见证她清白的监控,偏偏那时候坏了。

她说,肯定是陷害她的人把监控给破坏了。

他们都说是因为监控记录了她杀害颜姝菱的过程,是她毁掉证据,想贼喊捉贼。

任谁都当她凶手。

谁去相信她无辜。

谁信?

那天的记忆,涌出,白晚汐哑然失笑。

看回了眼前的男人,“既然你不相信我,为什么叫我来这里?”

她抱着一丝丝的希望,深情看着他的侧脸。

男人幽幽蹲下来,单膝着地,阴影同时倾泻而下,巨大的压迫感,顿然笼罩过来。

优雅地撩起了她耳畔碎发,别在耳侧。

她轻颤了一下,有些恍惚,“擎昀……”

他倾下来,靠在了白晚汐的耳边,森冷的吐着剧毒的烟雾,冗长磁性嗓音,低哑的说着,“我是想给姝菱一个交代,今天是姝菱的下葬的日子,我要当着姝菱的面,让她在天上看着杀害她的凶手绳之以法。”

他最后一句话, 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审判官,对她下了死罪。

白晚汐凄楚的含下眼眸。

原来。

原来这个男人叫她来这里不是想听她解释,而是定她的死罪,给他妹妹一个交代而已。

到头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男人径直起身,从她眼前走过,一眼都不想放在白晚汐的身上。

对着他的背影,白晚汐挤出一抹僵硬的微笑,鼓足了最后的勇气,跑了上去,双臂一圈,抱住了这个让她沉迷的男人。

白晚汐温情的说服,“我们认识了不止十年了,擎昀,我爱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你忘了,十年前,你救了你,你忘了吗?我这么爱你,我不会伤害姝菱,这是一个误会,真的是一个天大误会。”

误会,真的是一个误会。

他们都说姝菱不喜欢她,排斥她白晚汐。

他们都说,那也不至于把颜姝菱杀了。

他们都说白晚汐好狠的心,说她手段狠毒,毫无人性。

这些,她,白晚汐不屑去在意,她统统都不在乎,不在乎别人误会她。

她只在乎颜擎昀,只在乎他一人,她不允许自己爱的男人也误会她。

“恶心!救我!?哼,这怕不是这么多谎话中的一个。救我的人,明明就是你姐姐。”

男人挤出了嫌恶的词语。

她震了一下,咬紧了唇瓣。

她知道这一刻,她真的令人讨厌,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明明知道这个男人对她无心,却还不死心,却还一次次说服自己,他对她还有那么一点喜欢。

他这是恨她到极点,白晚汐知道现在,她说什么,这个男人明显是一句话都不相信她了。

以为用自己的爱来挽回这个男人的信任,看来~又一次自作多情了。

颜擎昀一根根掰开白晚汐缠绕在他胸前的手指,她不愿意放,她拒绝,她继续纠缠着颜擎昀。

她的力气始终抵不过了他刚硬强大的力气,白晚汐被颜擎昀推倒在地上。

“擎昀……”

“闭嘴,你叫我的名字真让我恶心。”

颀长的身子,微弯了下来,强大的身影,一下笼罩过来。

犹如撒旦降临,捏住了白晚汐的下巴,力道之大,快要把她的下巴捏碎掉。

剧烈的疼痛,白晚汐惊呼,“疼,擎……你捏疼我了。”

正要叫喊他的名字,白晚汐识趣的打住了,不敢叫喊他的名字。

疼的白晚汐眼底的水雾几乎要夺眶而出,双手撑着地板,往后移去。

只可惜一股力量死死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无处可逃。

“这就疼了?”他,轻蔑一笑。

颜擎昀认真看着近在眼前的白晚汐。

他以为白晚汐是一个有个性的大小姐,敢爱敢恨,没有想到心思这么狠毒,杀了姝菱不说,还死不承认。

可知道,她越表现楚楚可怜,他觉得从胃里翻出的恶心越浓。

“你放开我,真很疼。”

不止下巴疼,心更痛。

他的幽深的双眸是锐利刀片,一刀刀,刮过她的脸颊,刮过她的心脏,电疗般刺痛,传遍了四肢百骸,疼到了白晚汐脸色煞白。

她以为要被活活的捏死在他的手里。

倏地,颜擎昀放开了她。

颜擎昀徐徐的站起来。

这时,颜擎昀的身后疾步走来一个人,怒气冲冲。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蝶蝶青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2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