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支》阿离,刘姥姥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离支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天才哆啦A

角色:阿离,刘姥姥

简介:【现代穿越女*腹黑替身太子】2092年的萸洲市。穆秦海穿越了!!因为一个喷嚏,她被量子计算机“时空胶囊”随机输送回了祁国,一个历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的、鸟不拉屎的国度。更倒霉的是,五年之内无法再次穿越。入宫后,三无背景的她只能从最底层的婢女做起,却因一次守夜,误打误撞结识了神秘的蒙面“黑衣人”,从此被卷入宫廷斗争的血雨腥风…

离支

《离支》免费阅读

昏暗的屋子里,我渐渐苏醒过来。

借着从门缝透出的几缕亮光,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却不由地吓了一跳。

十几个衣衫褴褛的妇人正密密麻麻挨在一起,其中有不少光着脚的,还有一些脸上脏兮兮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刚从村子里逃难出来。

空气闷热得很,还夹杂着一股子酸臭味,我赶紧用衣服捂住鼻子,却实在想不起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特么怎么来的,该不是被绑架了吧?

正在我苦思冥想之际,门“哗”得一下被推开了,外面的光线瞬间涌了进来,将这狭小逼仄的屋子照得一清二楚。

慌乱之中我赶紧找地儿躺了下来—装死,当然眼睛还是偷偷留了一条缝。

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闯了进来,她穿着粗布麻裙,挽着发髻,活像电影里给古代大户人家烧火做饭的丫鬟,哦不,她只能勉强称作大婶。

“你们这群懒猪,起来了。”她边说边用脚挨个踹人,我也不幸挨了一记她的“驴蹄”。

地上的妇人们嘟囔着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我也审时度势地挪到了最边上,静观其变。

“你们仨跟她走,你们俩去那边…”这个胖女人好像在给大家分组,结果分到最后正好剩下我一个人落单了。

她皱着眉头瞅了我一眼,眼珠子瞪得老大,像要吃了我一般。

“你这穿的什么呀,奇形怪状的,一会让太傅大人看见了可如何是好?”说罢她又指了指旁边的人,“你,带她下去换身衣裳。”

我的衣服怎么了?土鳖,这可是LVV的最新款,你懂个屁,不过她刚才说什么大人来着,怎么听着怪怪的?

还没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又有一个女人朝我走了过来。我抬头打量了她一下,嗯,这个长得还稍微看得过眼些。

“你,跟我来。”她薄唇微启,似是对我下命令一般。

“哦,好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赶紧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

屋外的日头正烈,她带着我来到了一条长廊,两侧古色古香的建筑倒别有一番风味。

这里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放眼望去,整座庭院雕梁画栋、飞檐斗拱,重重叠叠的假山和怪石错落有致,水榭楼台一应俱全,宛如从画中复刻出来的宝殿。

天哪,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不过是做了一个梦而已,难道真的穿越了?我不禁在心里暗暗打鼓,毕竟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这么奇特的“house”,而且这里人的穿着打扮也和现代人大相径庭,如果不是穿越很难用自然现象去解释眼前的一切。

想到这儿我心里顿时怕怕的,不过俗话说得好,好奇心可以战胜一切未知的恐惧,我很快便被周围美轮美奂的景致所吸引,像极了书里第一次逛大观园时的刘姥姥。

我继续跟着那人的脚步往前走,毫无预兆的,她突然转过身来,我来不及躲避差点迎头撞了上去。

“对了,你叫什么?”那人冷不防开口问道。

呃,草率了,这个问题来之前还真没多想。正在我抓耳挠腮打算胡诌八扯一个的时候,恰巧有一群婢女从旁边路过,我无意间瞥了一眼,只见她们手上端着各种不同的果盘,有橘子、沙果、荔枝等等。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下午茶”吧,对了,古代不是有很多人都用水果、花草来给自己命名吗?没错啊,电视剧就是这么演的,想到这儿我突然灵机一动,回道:“我叫荔枝。”

“荔枝,是何物?”那人一头雾水地看着我,似乎完全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不是吧,连荔枝都没见过,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趁着那群婢女尚未走远,我赶忙指着最后一个人的背影同她解释:“就是那个水果啊,我和它同名。”

“哦,你说的是离枝吧?”她面带嘲讽地笑了笑,“你这名字一定是谁随口起的,连发音都错了。”

啊?难道还有第二种读法吗?我心下有些无语,作为一个即将高考的文科生,我好歹也算饱读诗书、博古通今,可她竟然敢质疑我的文化程度,这是我万万无法忍受的!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我还是装出一副很谦虚的样子讨教道:“可能还真是,毕竟像我们这种平民人家很难见到这么昂贵的水果,或许是我记错了。不知您说的具体是哪两个字,可否指教一二?”

“离别的离,枝头的枝,因为这种果子只要离开母树很快便会干枯。”那人说到这儿又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不过这个词太伤感了,很少有人拿来用作名字,也不知道你爹娘怎么想的。”

“哦,这样啊。”我心下有些意外,此前我只当它是一种吃起来很甜的水果,却不料这甜蜜的背后竟蕴藏着如此悲伤的含义。

不过话都说到这儿了,再换名字倒也显得怪怪的,于是我后退了一步,双手合起朝她作揖,“受教了,那既然如此,姐姐便唤我‘阿离’吧。”

                           

原创文章,作者:天才哆啦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2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