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婚约:名门夫人她罪可赦最新章节,林桐颜,阮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夺心婚约:名门夫人她罪可赦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无尽栉

角色:林桐颜,阮儿

简介:文国王府的嫡长格格依仗着家世家景,凶蛮无礼,当年得罪的京都贵人不说全部,也有七八。终于城门失火,殃及格格,皇权倾覆,乱世当道,林桐颜顿然如同瑰宝坠落于地,赋予她的不再是什么皇权富贵,而是一段又一段的凌辱。“你从来就学不乖。”“你以为我为何娶你?你需要留在这里赎一辈子的罪。”男人充满阴鸷幽冷的话语一道又一道的刺进她的脑中,如同魔咒一般刻进她的生命。赎罪?她肯认,可谁又给过她机会了?

夺心婚约:名门夫人她罪可赦

《夺心婚约:名门夫人她罪可赦》免费阅读

林桐颜端坐在檀桌前,一双手规矩的呈放在自己的腹上,她任由身后的女子对自己梳理着发型,她只管一双黝黑的眸子呆呆的看着自熏香炉中散出的白雾,若不是看见她的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着,怕是会觉得这人已经断了气。

“阮儿,就这样罢。”林桐颜低声说道,一张白皙娇美的面容如同死灰一般,毫无生机。

身后的女孩儿,听到这话一阵皱眉,她半蹲在自家主子身侧,伸手紧紧的握住林桐颜的纤手,“格格,阮儿还是为您再梳理梳理吧,不然、不然…”

林桐颜缓慢的扭过头来,垂眸看着快哭了的女孩儿,扯了扯嘴角,缓缓道,“你自小便跟着我,最是知晓我的脾性,别梳了,坐下吧。”

阮儿不语,只是将头给低了下去,她正是知晓自家主子的脾性才更加害怕,万一、万一得罪了那人,最后受到伤害的还是格格自己啊!

就在此时,屋外长廊响起沉沉脚步声,每一步都好似一块石头,重重的压在屋内两人的身上。

阮儿只觉手心里的玉手微微一颤,这才急忙站了起来,低着头立在林桐颜的身侧处。

‘砰——’

镶了金边的檀木门,被一双大手毫不留情面的推开,顷身而入的是一道笔长的身影,林桐颜端坐在桌前,轻轻捻眉,一张小脸丝毫没因来人而有半分的扭转,好似这个房间依然只有她与阮儿。

男人狭长的眸子,微微一沉,对着身后的部下抬了下手,身后跟着的两个人立即低头退到了走廊里站住。

呵。

男人发出一道嗤笑声,迈着修长的长腿走到了林桐颜的身侧处。

“督、督军。”阮儿只觉得浑身一冷,头也不敢抬的低声唤了一句。

男人冷眼瞟了她一下,一句话都没说,伸手便勾住了林桐颜的下颚,迫使她将头转了过去,直视他的眼眸。

“林桐颜,你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身份万分尊贵的格格?你现在说的话还能有几道分重?!”他的语气充满了不屑与嘲讽。

男人捏住她下颚的力气又加大了几分,力气大到让林桐颜疼的狠狠捻眉,但她平日的孤傲,不允许她向眼前的男人有半分示弱,她直直的看向面前的男人。

“还轮不到被你说教。”语气平淡到让人听不出喜怒。

他最是见不过她露出这副模样,好似这世间所有人都攀不上她,她都落入了如今这地步,她凭什么还能露出这副眉眼!

“轮不到被我说教?难不成让你死去的爹再活过来说教你?!”男人不留情面的嘲讽道,丝毫没有给她留出半分的脸面。

这句话好似触碰到了林桐颜心底的最深处,她猛地抬手,一把挥开了钳制着自己的大手,她的下颚已经於红一片,不难想到那人下手有多重。

“崔意容!你!你有什么资格!”林桐颜如迎大敌一般,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怒火中烧,使得她已经忘了当下的处境,阮儿见她失控,立即上前牵住了她的身子。

“格、格格。”阮儿颤抖着身子,死死的拉住林桐颜的袖子,暗暗提醒她不要同这个男人对上。

“呃!”

崔意容俊美的面容一狠,措不及防的一把掐住林桐颜白皙的颈脖。

“督、”阮儿见状,也被吓得一声惊呼,正想向他求情。

“闭嘴!”崔意容看着林桐颜有些涨红的脸面,对着一旁的阮儿低喝一声,阮儿赶紧闭上了嘴,但一双小手依旧紧紧的捏住林桐颜的袖子,有些不知所措。

“你想与我谈‘资格’?记住你的处境,你想死、很容易。”低沉的声音如同噩梦般传进她的耳中,仿佛在踩踏着她脆弱的神经。

“那你便、杀了我..当、当初我就应该、就应该…”颈脖被他狠狠捏住,窒息感充斥在整个脑中,但依然抵挡不住林桐颜对他的厌恶。

“就应该将我乱棍打死是么?呵!晚了!林桐颜,你给我记住了,你现在能活着全都是我给你的生路,就算你想死也得有我的同意!”

呜咽的声音一道道的传了出来,窒息感扑天盖地的袭来,此时的她已经听不见他在喊些什么了,而崔意容看着她越来越涨红的脸颊,神色却愈发狠戾。

“督军!放过格格,放过格格吧!”阮儿见林桐颜快忍耐到了极限,立马跪下,将额头死死的扣在地面上。

这道求饶声瞬间将崔意容从怒气中给拉了回来,五指猛地松开。

“咳…咳…”

偌大的房间内顿时响起急促的咳嗽声。

“阮儿,将你家主子给本督看管好,今晚宴会别丢了我的脸面!否则…”

崔意容看着瘫坐在地面的林桐颜,扯了扯嘴角,狠戾的开口。

那其中的意味阮儿自然是知晓的,忙不迭的答道,“是”

“我身份低微,别是扰了堂堂督军的兴致,何必将我带去。”林桐颜单手按在自己的脖颈上,稍稍缓了口气,面色苍白的说道。

“让你去便去,由不得你来选择!”崔意容说完,狠狠的看了一眼扶着林桐颜的阮儿。

阮儿立即扯了扯林桐颜的衣袖,抖嗦着身子,颤声回应,“督、督军放心。”

得到了回应,崔意容只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桐颜,转身便大步走出了卧房。

男人的离开,使得整个房间猛地一下稀松下来,不止是阮儿,就是林桐颜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阮儿小心翼翼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见她面色苍白,久久沉默不语,阮儿先是伸手抹了下自己脸上的泪痕,接着低声问道,“格格,你、你还好吗?”

听见阮儿担心的问话,林桐颜牵强的扯了扯嘴角,勾出一抹惨淡的笑容,“没事,你什么时候见你家主子怕了。”

阮儿紧紧抿嘴,伏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格格,我们、我们找机会逃吧。”

自前朝覆灭后,阮儿清楚的知晓,老王爷去世,格格再无人可庇佑,任谁都可上来奚落羞辱一番,如今,尤其是落入了与往日有过过节的督军手上,她绝不认为,格格落入他手还能有什么体面!

除了逃,她再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法子。

林桐颜听言,垂在身侧的一双玉手紧紧握住,逃?她自然是要逃的,只是,如今不行,她一没银钱,二没人势,如何逃,逃去哪,如今都是一片迷茫,更何况,有些事还没解决……

“阮儿,梳吧。”林桐颜抬手,轻轻揉了下阮儿的小脑袋,然后心平气静的坐在了桌前。

                           

原创文章,作者:无尽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2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