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玄学道姑她靠抓鬼暴富迎娶顾总》阎啾啾,顾宜秦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玄学道姑她靠抓鬼暴富迎娶顾总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冰糖有点甜

角色:阎啾啾,顾宜秦

简介:【玄学+甜宠+搞笑】阎啾啾是道观里的米虫,符纸画不好,驱鬼捉妖不娴熟,除了能吃没什么特长。历经二十年,终于把道观吃破产了。然后被师兄们洗脑说顾宜秦人傻钱多好吃饭,于是士气高涨背着自己的小花包袱下山了。只是原先就想冲个喜,救个人,拿个钱的阎啾啾才发现把事情想简单了。想和霸总谈恋爱可比驱鬼抓妖难多了,还莫名背上好几亿的债!于是阎啾啾准备赚钱跑路回家修道观。顾总:女人,惹上我就想跑?

玄学道姑她靠抓鬼暴富迎娶顾总

《玄学道姑她靠抓鬼暴富迎娶顾总》免费阅读

丘南山半山腰有一座道观,叫往生观。

据说有数千年的历史,没人说得清它是什么年代修建,也没人清楚它的来历。

它被玄门阵法隐藏在山腰中间,普通人进不来,所以鲜少有香火。

看着道观破破烂烂的牌匾已经歪斜,似乎下一刻就能掉下来砸到人的脑瓜子。

二十岁的阎啾啾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道袍,扎着丸子头,白净鼓鼓的包子脸上都是不舍。

额头上那条红色的弯曲小符文黯淡无光。

“大师兄,我非得去给人冲喜吗?我不想下山!”

阎啾啾是道观里的米虫道姑,符纸画不好,驱鬼捉妖技法不娴熟,除了能吃没什么特长。

历经二十年,终于把道观吃破产了。

大师兄张了张口,心底的话却又都咽下去了。

安抚她,“师兄们也舍不得你,但亲事是师父还在的时候就给你定下的。

这就是你的命数,你这就下山去吧。”

“可我,可我……害怕!

要不,我不去顾家做媳妇,我们悔婚吧!”

她从睁眼就是在道观里的,从未下山过。

师兄们一听这还得了,然后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进入飞速洗脑模式了。

大师兄,“小师妹,道观是我家,责任靠大家对不对?”

阎啾啾,握着拳头,“嗯!”

二师兄,“你去了顾家,把顾总救活。

让顾总感激你,爱上你,离不开你,再生个崽,那岂不是顾家都是你的了。

就算没什么缘分,他嫌弃你,厌恶你,离个婚,分点钱,那道观不就有钱重修了?”

三师兄,“听说顾总穷的只剩钱了?

你去了不就可以实现天天吃肉的梦想了?

我听说山下还有什么外卖,你想吃什么不管白天黑夜都有人给你送来。

现在山下还有什么炸鸡烤肉,还有什么汉堡火锅,什么奶茶可乐。

可乐你知道吗?

就你小时候喝过那个能在嘴里爆炸,很刺激的饮料。”

阎啾啾疯狂心动,眼里似乎都是亮晶晶的小星星,“嗯,有道理!”

于是士气高涨背着自己的小花包袱下山了。

几个师兄弟欢呼,“小师妹一走,道观有救了~”

“以后有饱饭吃了!”

大师兄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微微松了一口气,“呼,总算是走了。

也不知道,下山到底对她好还是不好。这若是有人欺负她怎么办?”

最没心没肺的二师兄,“大师兄,小师妹一走,这她享福咱们也不用挨饿,这多好。

你放心,小师妹虽然不厉害,但是她会看人脸色,跑路跑的快呀!

而且你不是把你独门法宝七魂铃给她了吗?轻易妖邪是不敢近身的。”

大师兄如同看草包看了师兄一眼,“你没听过俗话,害人的从来不是鬼,是人心?”

话刚落,就听到远处跑来的六师弟八角远远冲着出来,“二师兄,不好了,你的撑云伞不见了!”

二师兄还没听清,就听到几个师兄弟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身上。

五师兄白果,“我的长生链也不见了!”

“我的八卦镜!”四师兄白及摸了摸自己的随身的口袋。

众师兄开始骂骂咧咧!

到了山下,已经有一群黑衣人在旁边迎接。

个个精壮高大,穿着黑色西装,整齐列队。

阎啾啾看了看旁边无比气派的白色加长房车,“我是阎啾啾,你们就是来接亲的……”

吧字还没说完,她已经被人捂住嘴用帕子迷晕了。

睁眼醒来,四周软的像是棉花,阎啾啾迷迷糊糊中伸手摸到温热有弹性的东西。

嗯?这人皮手感还挺好?

人皮?

阎啾啾瞌睡全无,嗖的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看到旁边躺着一个男人。

而且是长得过分好看的睡美男?

他就是顾宜秦,她冲喜的那个活死人对象?

俯身观察了一番,除了细皮嫩肉,清冷矜贵,过分好看,她实在发现不了什么玄妙。

为什么她师父会说只要她嫁入顾家,顾宜秦就能起死回生,长命百岁?

“难道我师父也是老神棍,骗人的?”

阎啾啾伸手揪了揪顾宜秦的脸,“难道你还真能蹦跶起……”

话还没说完,就对上一双极清寒的目光,带着清冷锐意。

“捏够了吗?”清冷的声音响起。

阎啾啾吓得嗖一下,从床上跳下来,以火箭般的速度冲了出去,

“诈,诈尸了,救命!”

留下艰难起身的顾宜秦:刚才旁观飞出去的是包子成精了?

打死一百次,阎啾啾也不敢相信顾宜秦真是她冲|喜冲活的。

可其中有什么玄妙她至今无法参透。

看着火急火燎赶来诊治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的蓝医生,“顾爷,这很奇怪,最好是做个全身检查。”

阎啾啾只确定了一件事,顾宜秦活了。

顾宜秦忍着身体的不适将蓝医生赶了出去,“你先下去!”

蓝医生收了自己的听诊器和药箱就公事公办的走了。

阎啾啾有些好奇,“你是怎么醒的?他们说你昏迷了三四年。”

顾宜秦自己也说不上来,她凑近时,有一股清冽的气息靠近,他的身体似乎就好了很多。

于是勾勾手指,“过来,我告诉你!”

阎啾啾凑近他,果然那股清冽的气息又出现,他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看着那张精致略有肉感的包子脸,难道他的身体自动吸取这女人的阴气续命?

阎啾啾眼神充满好奇,只听到他盯着一张清冷禁欲的脸,说了五个字,“我也不知道!”

阎啾啾意识到被耍,翻了一个白眼,“切!”

转身气冲冲的出去了。

在门口正好看到蓝医生在和顾家的人说话。

似乎这蓝医生常年为顾家的人看病,和顾家的人都很相熟。

等人一走,阎啾啾立刻凑过来,“蓝医生,你是不是和顾家很熟,那顾宜秦到底得的什么病?”

怎么她一来就好了,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

蓝医生推了推眼镜,“抱歉,啾啾小姐,我们有义务对病患的情况保密。”

阎啾啾看了看他黯淡无光,甚至是有些隐隐发黑的印堂,一副老头子说教的语气。

拍了拍他的肩,“我看你印堂发黑,眼底带血腥之气。

最近出门要注意,别站树下,开车路口减速,不然要大祸临头。”

蓝医生本就是无神论者,听了她的话,有些嫌弃。

“啾啾小姐,我职业是医生!”

阎啾啾扎着蓬松的道姑丸子头,点点头,“我知道啊,和你职业无关,是你有血光之灾,要倒大霉。”

然后兴奋的拍了拍肩膀,“我可以帮你驱霉挡灾,良心价两千!

或者你和我说说顾家的事情,我给你打折?”

蓝医生无语,“我的意思是我是无神论者,不吃你这套。”

眼神充满无可救药和痛心疾首,“还有,啾啾小姐,你年纪还小,别误入歧途。”

不等阎啾啾说话,蓝医生带着自己的东西走了。

                           

原创文章,作者:冰糖有点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3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