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子仪,张芷兰《香事贵女》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香事贵女

小说:种田

作者:冬眠的蟒

角色:苏子仪,张芷兰

简介:现代废柴一朝穿越回古代;制玻璃?不懂化学,做美食?脑子会,手不会,幸好老天保佑,空间在手,天下我有,制香丸、做香药……一手烂牌,打成王炸,爱情却悄然而至。

香事贵女

《香事贵女》免费阅读

四月春暖大地,陈家村晨间的雾气还没退散,鸡鸣过第二遍,太阳刚刚露脸,庄子里一户人家,传出来阵阵读书声,待到天光大亮时,读书声才停歇;

苏子仪扭了扭身子,伸了个懒腰,这才睁开眼,听着隔壁的读书声,爬起来看看窗外的天色,转头又躺回床上,思绪飞的老远,来这儿半个月了,这病怏怏的身体总算是好些了,

想想半个月前,自己还生活在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开心且愉快的进行自驾游,没想到遭遇暴雨,路过一段山路时,发生山体滑坡,自己连人带车翻下去,再醒时变成了同名同姓的古代苏子仪,

还没来得及替自己伤感,原身的记忆铺天盖地的涌入脑中;换了内芯的苏子仪只得悉数继承;

谁能想到这个原身是永州通判苏常青的嫡女,现在跟着亲生哥哥和奶妈在这个小庄子艰难度日;

原身的娘是前尚书令张溪的嫡女张芷兰,一年前外祖张溪遭人构陷,以权谋私,引得圣上大怒,下令抄家流放,张芷兰担心自己父亲过的艰难,便偷偷将自己的大部分嫁妆卖了,折成现银,想尽办法送到外祖张溪手中;

原身的爹苏常青,见岳丈家失势,先是夺张芷兰的管家之权,后又毫不顾及张芷兰为他生儿育女,操持家里的夫妻之情,将张芷兰赶去府里最角落的小院子里,迎外室回家入住正房,放任家中小妾欺辱正妻,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张芷兰竟被小妾活活逼死,苏常青不但没有惩处家中妾室,还听信妾室谗言,打着为母守孝的由头,将九岁的苏子仪和同胞哥哥一起赶到庄子上,从此不闻不问;

这一路上风尘仆仆,各种心酸;

苏子仪忍不住感慨,这兄妹俩也是可怜,从云端跌入泥潭,这原身没经历过苦难,终究是没能扛得住,香消玉殒;

听着读书声渐歇,厨房那边传来动静,苏子仪这才回过神来,慢慢悠悠的起床,换好衣服,揉揉眼睛走到隔壁房门口,

“哥,早啊!”

“子仪,醒了吗?要不要再睡会儿,争取睡到正午再起,还能省顿饭”苏子成谐谑道,

苏子仪翻了个白眼,这个便宜哥哥长得是眉清目秀,明明才十二岁活得跟个小老头似的,原身的记忆里对他倒是十分敬畏;

记得自己刚来的时候,他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以为是个清冷内敛的人,这几日许是自己身体好些了,时不时跟自己开些玩笑;

转身走到后院洗漱,看着架子上的猪鬃刷,认命似的沾了点粗盐漱起口来,没有牙刷真的太难受,

凭借记忆的一些片段,发现这里生活习惯跟宋朝极其相似,但并不是宋朝,现在这个王朝国号为魏,皇帝姓乔,苏子仪拿自己九年义务教育的文凭发誓,历史中没有皇帝姓乔,

寻思着再打听打听,现在自己身处社会底层,万一有个天灾人祸,必然是炮灰;

瞅了眼身上的粗布衣服,当然作为穿越人士首先要发家致富,想想自己上辈子不务正业的事儿都爱干,正经事儿是一件都不会,

比如制玻璃?自己不懂化学,

做肥皂?洗脸的木盆旁边就有一小块,据说是从苏府带来的,

提炼白糖?现在厨房就有一小把,估计就是价格有些贵;

做美食?理论多于实践,目前处在脑子会,手不会的水平;

苏子仪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终于总结出来自己和原身都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主,顿时绝望至极,难怪自己会穿到她身上;

一脸沮丧的弯腰洗脸,领口处滑落出枚籽玉,咚的掉到入水盆中;

苏子仪连忙伸手捞起来,这块籽玉是原身母亲临终前挂在她脖子上的,可不能弄坏,苏子仪用手帕擦拭干净,重新挂到脖子上,突然间眼前一花,周遭的景色变了,刚才那个乱七八糟的后院不见了,

自己出现在间屋子里,脚下是青砖铺成的整齐地面,屋子正中间是一张长长的紫檀平角条桌,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些器皿和几本书,往左望去,朝南两扇窗户紧闭着,窗子下摆着小水缸和红泥小炉,再往里依墙而建的架子摆满了瓶瓶罐罐,瓶身上都贴有纸签,

再往右边转去,一张紫檀翘头香案,两张紫檀如意纹的方凳,角落里有个类似地窖入口;

苏子仪震惊了,这是哪里?抬手掐了自己一把,嘶,好痛,她默默念了句,回去!瞬间又回到了那个乱糟糟的院子,闭上眼睛默念进去,睁开眼还是在小院里,怎么没有回到屋子里,是咒语不对吗?

难道是…她伸手摸了摸身上的籽玉,果然她又回到小屋里,来回试了几次,苏子仪才敢相信,自己有了传说中的穿越者必备空间,不过这只是个房间,并不能算是合格的空间;

苏子仪兴奋的在房间里东摸摸西摸摸的,伸手推门,推不动,再试试窗户,也打不开,外面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是看着日光很好,屋子里显得十分亮堂;

她走到书架前,翻看着架子上的书,也没个使用说明,随手翻开一本《上古遗香录》看了看,写的香事,这本书里不止记录了现存的合香方,甚至还有上古时期的香方;

原身记忆里这个时代香文化极其盛行,几乎是巷陌皆香;原身母亲似乎也是个制香高手,脑海里有不少原身跟着母亲一起制合香的画面,

“成哥儿、仪姐儿吃饭了!”前院传来的妇人声音,在这个小屋里也能听见外面的声音;

苏子仪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书,打算抽空试试这合香方,随即闪身出去,看了看日头,小屋里的时间和外面的时间似乎差不多,

“来了,柳妈妈,我这就来“苏子成从屋里走了出来,帮着摆放桌子,

现在住的这个小院十分方正,正屋位于中间,分前后两院,前院东西还有两间厢房,东厢房面积不大,就改作了灶房,平时三个人就在灶房吃饭,还暖和一些;

厨房忙碌的柳妈妈,是兄妹俩的奶娘,大概四十多岁,做事干脆利落,年轻的时候是张芷兰的贴身丫鬟,性子老实忠厚,后来大了,求了个恩典,被老子娘嫁到外面去,成亲没多久,丈夫就生了病,没有生育子嗣,后来丈夫因病去世,一时没了生计,柳妈妈便求张芷兰收留,

待到两兄妹出生以后,就做了兄妹俩的奶娘,专职管理兄妹俩个生活起居,这次兄妹俩被赶到庄子,苏家满府丫鬟随从,也只有这位柳妈妈愿意跟着。

早饭很简单,一锅杂米粥,一小盘切好的咸菜,三块窝头,看着斯斯文文喝粥的两兄妹,

柳妈妈有些歉然“家里白米没了,今天我去镇上再买点”

“没事的,我看庄里人家也不是顿顿大米,这种杂米粥也挺好喝的,”苏子成摇摇头,神色淡然;

苏子仪拿起窝头咬了下,咬不动,歪着头用后槽牙啃了一小块,嚼了半天才咽下去;

苏子成看着她啃窝头的样子,皱着眉“再买点面粉子吧,做点炊饼,别把牙啃坏了”

柳妈妈点点头“仪姐儿,把窝头用米汤泡一泡再吃,这回是得多买点粉面子”

苏子仪听着两个人话里的怜惜,心里有些暖暖的,有哥哥和柳妈妈陪着,感觉这日子没那么辛苦了;

                           

原创文章,作者:冬眠的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3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