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易桉,赵舒媛《知音世所惜》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知音世所惜

小说:现言甜宠

作者:笙笙拾忆

角色:易桉,赵舒媛

简介:倘若我就是很喜欢你呢?倘若兜兜转转我依旧觉得非你不可呢?小时候易桉就知道沈榕栖是她的光,没想到她的光不仅仅是小时候的,更是一辈子的……

知音世所惜

《知音世所惜》免费阅读

谁曾想两个月前还是意气风发的初三学姐的易桉转眼变成了个要在学校看脸色行事的高一小学妹。

叹了口气,易桉拎着大包小包往学校走,后面跟着帮她拿行李的爸妈。

弘俊中学其实并不是她最好的选择,爸妈给她找了更好的学校,但易桉最后还是选择来这里,原因?大概是这里……有熟悉的人吧。人总是这样,总想在陌生的环境中找些依靠。

踏进学校大门,清一色的校服,明明大家都穿的一样,可易桉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高高瘦瘦,长长的头发典型的锅盖头了,易桉便快跑两步来到他身边,歪头冲他笑笑来了句:“呦,这不沈大爷嘛!”

易桉怎么也想不到,沈榕栖会给她一个毫无感情的“滚”字!然后走掉。他们俩初中三年的革命友谊,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这属实给易桉整不会了,不过易桉秉着没有谁离了谁不能活的道理!干净利落的转身,扭头就去公告栏找自己的宿舍了,尽管一路上都在问候沈榕栖的全家长辈。

“高一六班,六班”终于,在一群名字中易桉成功找到了自己,嗯宿舍304,易桉刚要走赵舒媛就朝她跑了过来,自来熟地伸手挽住了易桉:“易桉!我刚看,咱们俩在一个班!那未来三年,就请多多指教啦!”

易桉努力的在记忆中寻找着这个女孩,哦对,初中同学,但初中的时候两人其实并不是很熟,她是初三才转过来的,两人准确说也才认识一年,她呢情窦初开,沈榕栖又是那种眉眼清秀,招小姑娘喜欢的,赵舒媛就喜欢上了沈榕栖。喜欢不要紧,这姑娘头脑简单,几乎告诉了所有人。

沈榕栖自从知道了之后就带领着全班男生开始孤立她,说什么给他的生活造成了困扰。易桉初中给沈榕栖关系比较好,跟赵舒媛自然关系比较远。易桉轻抿了下嘴唇,微微一笑:“好!多多……指教!”

这个学校属于半封闭,所以住校的人并不是很多,易桉她们班班只有六个女孩住宿,还有两个四班的,刚好凑够八个人。所以易桉和赵舒媛就理所应当住在一个宿舍了。

身为高一新生,要面临的第一件事就是……军训。学校永远都要管男生发型,九毫已经是学校认为对男生的仁慈了,本以为沈榕栖的头发保不住了,可谁知因为他住宿,没办法出校,老师竟然对于他的头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于是,在军训中那一个个九毫男生中,一眼就能看到一个顶着蘑菇头的男生,他个子又高,站在第一排,那可真是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六班教官好像和四班教官关系格外的好,两个班总是在一块儿练,踢正步从第一排开始一排排走,易桉真的是那种能偷懒绝对不干的人,拉着赵舒媛站在阴凉里休息,沈榕栖穿着迷彩服,站在从左数第二个。八月份正是大热的暑天,他们站在太阳底下,阳光照下来,能看到流到刘海下发光的汗珠。

沈榕栖的头发捂得自己有些热,沈榕栖有些燥,动了下肩膀,头在空中使劲摇了摇,秀发随之波动,汗珠散落,他好像满意了不少,嘴角微微上扬,目光散漫。

他这一举动,可真是不知道俘获了多少女孩子的芳心,那一声声“啊啊啊”,赵舒媛伸手拉了拉易桉:“沈榕栖……还真是帅啊!”

易桉皱眉看了眼,又侧头看向赵舒媛:“你还喜欢他?”

“没!就是单纯欣赏下帅哥。”易桉真的忍不住扶额,真是……造孽啊。如果小姑娘们知道赵舒媛的下场,还敢追他吗?

军训第一天易桉本以为沈榕栖已经很引人注目了,可没想到好运来了,那真是挡都挡不住。

年级主任在中午吃饭前站在食堂门口前训话,年纪三十不到,姓丁,这么年轻就能坐上年主任的位置,除了自身本事外,易桉自身觉得……颜值也是他的一张王牌!如果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易桉可能真的听不下去这么长的训话了。本以为大概说说就完了,可谁知丁主任在说到尊师重道的时候,特别说明在学校见到老师要九十度鞠躬问好。紧接着易桉就听到一声“沈榕栖出列!”

所有人伴随着丁主任的目光看向沈榕栖,沈榕栖缓缓从后面走出来,深情散漫张扬,易桉当时心里就一个想法,就这,尊师重道?

赵舒媛忍不住凑过来:“易桉,你说他被丁主任这么一叫,是不是又得圈一波粉?”

我看着站在主任面前乖乖向老师鞠躬,嘴里还说着老师好的沈榕栖,微微叹了口气:“不知道,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这主任为什么叫他?”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今天上午去水房打水的时候,路过他们班门口时,丁主任坐在他们班讲台前面,所以……是沈榕栖班主任喽?”赵舒媛说到一半突然一脸惊讶:“不是吧!什么叫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俩关系那么好,这是……闹别扭了?”

易桉还没想好回答,丁主任训完话了,大家一窝蜂跑向食堂。易桉在心里不禁苦笑,连赵舒媛都觉得他俩俩关系好,可真是情况呢?从报道到今天开学,除了那句滚,他们似乎一句话也没说过。

弘俊学校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学校,军训比较特殊,上午军训,下午练习非物质文化遗产,一种民间腰鼓。

班主任呢,就趁这个吃完饭的间隙开了个简短的班会,选了班委,也许是眼缘?班主任一眼选中了易桉当班长,易桉连拒绝的话都还没说出口,就看到班主任满脸赞许的眼光,满眼写着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易桉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好的老师。”

易桉回到宿舍一脸疲惫,一进门就倒在了床上,一抬头就看到对铺那个女孩,双手捧着一本数学书,拿支笔。认认真真。

易桉本着班长,要关系爱护每一位同学的原则,把身子探过去:“你都会写啊?”

宋漾抬头看向我,有些惊讶,可能没想到易桉会主动说话:“啊,不是。我有好多不会的。我妈妈让我提前预习下,怕以后跟不上。”

易桉点点头,好腼腆的小姑娘。其实直到宋漾抬起头她才看清小姑娘的长相,清纯乖巧,和易桉完全不是一个类型。易桉冲她笑笑:“你好,我叫易桉。”

宋漾放下书,冲易桉甜甜一笑:“我知道。……漂亮班长……你好……我叫宋漾。”听到这句话易桉眉毛微挑,这小姑娘看着腼腆,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赵舒媛从外面回来:“易桉,刚老班找你干嘛?”

赵舒媛不说易桉都忘了,开完班会,易桉被班主任带到了办公室,班主任姓苏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瘦瘦的,皮肤很白很漂亮。她坐在椅子上,一脸温柔看向易桉:“我知道让你当班长可能有些突然,这不是给你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嘛,我看过你的中考成绩,很不错,希望你能在学习之余,也能帮老师处理好班级事务。”

易桉站在那里,乖巧地点头。紧接着班主任就说了一堆如何处理班务,班长要做什么,反正balabala一大堆。

……

易桉真是没想到弘俊中学竟然这么神仙,丁主任觉得这群高一白天训练很累,于是就在晚自习给她们放!电!影!

每个班里住宿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一二三班在一个班上晚自习,四五六班在一个班里上晚自习。

座位是随便坐的,易桉随便找了个位置和赵舒媛宋漾挨着坐,从一进门,易桉就能听见一群人围着沈榕栖在闹。

易桉瞥了一眼,这个家伙还真是……男女通吃。高调的要死!

易桉本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随意跟宋漾她俩聊着,准备看电影,突然一个纸团飞了过来,而且是湿的,带有一股很浓的风油精的味道。易桉一直都不太喜欢风油精的味道,太刺鼻。加上那群人一直吵吵闹闹,易桉皱了皱眉,心里憋了一股火,刚要站起来,宋漾按住了易桉手臂,摇摇头:“算了,他们……一群男的呢。”

易桉看了眼宋漾,坐在椅子上往后靠了靠,宋漾松了口气以为这件事过去了。

直到沈榕栖走过来,宋漾才知道,事情……并没有结束。宋漾整个人都害怕了。易桉一手揉着太阳穴,双眸未抬,微翘的睫毛在脸上投下小片阴影,易桉长相很漂亮,但却充满攻击性,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觉得易桉不好相处,在外人看来,易桉这绝对妥妥生气了,易桉声音很平,听不出情绪,开口问沈榕栖“这是你扔的?”

沈榕栖听到,立刻点点头。易桉抬头看着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眉心微皱:“你有病?”声音不大,可这时班里极其安静。

沈榕栖倒是一点儿都不怕,他俯身过来,双手撑在易桉面前的桌子上,嘴角微勾:“没有,闹着玩,不小心砸到你了。”说完手便向易桉伸过去,易桉伸手打开,看着他。

这一打沈榕栖立刻捂住手腕:“你干嘛这么凶,很疼的,我不是看你头发乱了,想给你理一下嘛,沾到风油精了。”

易桉站起来才勉强与俯身的沈榕栖平齐,易桉装上沈榕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语气很淡:“道歉。”沈榕栖看着易桉,眼眸深了些,两人对视大概有四秒,嘴巴微嘟:“错了。”明明已经是服软的两个字,沈榕栖还故意把尾音上扬,听着莫名一股玩弄加挑衅。

易桉能感觉到周围所有人都在注视着,秀眉微皱:“滚。”

沈榕栖听到这句话立刻点点头,转身走出教室。

沈榕栖刚出教室,刘琦便跟了上去,伸手搂住沈榕栖:“呦,栖哥!咱们年级这班花你认识?帮哥们引荐引荐呗!”

沈榕栖伸手打掉他的手一个反拧把刘琦按在墙上:”别动她,别打她的主意,懂?“刘琦是没想到沈榕栖突然给他这一下子,连连喊疼:“不动,不动。栖哥你先放开我,疼!”

……

电影开始沈榕栖也没回来,易桉也懒得去管,突然前面出现个高大的黑影,不知和前面的同学说了什么,只见前面的同学弯着身子换了位置,沈榕栖搬起凳子,堂而皇之做到了易桉旁边,加之开学的事,易桉是一点都不想搭理沈榕栖,突然感觉到自己额头一凉,易桉侧过头去,便看到沈榕栖那张精致无比的脸近在咫尺,易桉有些愣神。

沈榕栖看着易桉一脸委屈,压低声音:“生这么大气?我知道你不喜欢风油精的味道,我刚把纸弄湿了,擦擦头帘,嗯?不气了”

他这波操作真是让易桉苦笑不得,“你坐这就不怕老师一会儿来说你?”真是服了他这种放荡不羁的性子了。

沈榕栖倒是一脸淡定:“关了灯,谁看得见人跟哪?老师不会管的。再说了,什么事也没有祖宗重要呀,是不是?”

我瞥了他一眼没理他,接过纸简单擦了下头发。之后我和沈榕栖都在认真看电影,倒是赵舒媛和宋漾,总感觉她俩坐立不安的。赵舒媛性子藏不住东西,把头悄悄凑过来:“你俩闹矛盾了?”

易桉摇摇头。

“那刚才你俩……”赵舒媛一脸疑惑。

易桉把手撑在桌子上:“他做错了,我还不能骂他?”

宋漾也凑了过来:“你们认识啊?我感觉他不太好惹的样子。”

易桉用手托住脑袋,瞥了眼沈榕栖,他倒是一脸自在的在看电影。易桉把头扭向宋漾:“他帅吗?”

宋漾点点头:“帅啊,那种妖孽的帅,可……就是一般这种人,才不好惹呢!”

易桉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沈榕栖伸手拍了下她肩膀:“干嘛呢!看电影呢!六班班长能不能有点素质,这么爱国一个片,你告诉我你笑什么呢?嗯?”

沈榕栖这张嘴,真是……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易桉就想起报道那天,那声滚,易桉扭头看向他:“好,您说什么是什么,您让我滚我就滚,您让我闭嘴我就闭嘴!”

说完就扭过头来认真看电影!

沈榕栖凑过来:“我说你这跟我阴阳怪气的生什么气呢!因为这啊!”易桉把他脑袋推开:“别打扰我爱国!”

沈榕栖真是被气笑了,把身子又凑过来点:“我那天心情不好,我玩股票来的,零花钱全搞没了,加上各种事,对你态度不太好,错了成吗,跟你道歉。”

易桉轻哼一声没理他。

他又推了推易桉胳膊,声音软软的:“错了~错了。”

易桉:“……“

沈榕栖总能知道怎么顺易桉的毛,易桉真是拿他没办法。

                           

原创文章,作者:笙笙拾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3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