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眉,虫鸣《一剑参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剑参天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弓山老匪

角色:叶眉,虫鸣

简介:丹田中卧一条火龙。妖兽吗?蛮兽吗?还是……管你什么兽,统统吃掉,炼成元气!敌人强大是吗?内气很充盈是吗,嘴一张,吸光,成我元力!人多势众吗?带兵团前来吗?丢纳马球,吐一口灵火,全部烧光!美女同心,英雄结伴,人界平乱,魔界远征,神界激战……从弱到强,一路征战,直达巅峰!三界一统,唯其独尊!

一剑参天

《一剑参天》免费阅读

引子:

仲冬。

九洲星球,大厦郡国王宫花园。

天空四面八方的乌云,貌似一匹匹黑马,向王宫席卷而来。

眼看一场暴风雪就要来临。

花园角落一座阁楼上,有几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站在窗帘后面,紧紧盯着花园中一对舞剑少年。

水池中的水已经结冰,龙爪槐已经落叶,奇形怪状的假山透着冰冰的冷意,没有花香,没有鸟叫,没有虫鸣,没有彩蝶飞舞。

只有剑在舞蹈,“呼呼,呼呼……”

一对十五六岁的男女少年,在惨白结冰的池边舞剑。

少男眼中情意绵绵,嘴角泛着温暖笑意。

少女眼中空洞无光,嘴角紧抿,脸面毫无表情。

悠然,舞剑中的少女朱唇轻启,吟出一首诗来:

犹恐帝王山河碎,

云烟千载独自飞!

天意苍茫无可奈,

折蹄骏马几时回?

吟罢,手中剑一翻,一招“穿心剑”,快如闪电向少男胸口刺去。

“云烟……”少男只呼得半声,利剑已是穿心而过。

少女嘴角紧咬,手一抖,利剑抽出。

顿时,一股鲜血从少男胸中喷涌而出。

此时,又一位少女从曲折的幽径深处疯狂飞奔而来,但,已经迟了,她只看到少年胸口股股鲜血喷洒,不禁失声惊呼:“玉龙表哥……”

一道道毒蛇般的闪电曲曲折折划过长空,“轰隆隆!”,冬天里竟然响起了声声惊雷。

“唰唰唰……”天地间一下子就弥漫起漫天的鹅毛大雪,世界变成一片苍茫……

………………………………………………………………………………………………

正文:

一千年后。

九洲星球中央帝国一个边陲诸侯国——也就是郡国,南召郡国。

艳阳白天。王都龙城郊外狩猎场边缘地带。

一个十六岁的黑脸青年,赤膊在荒野的一个瀑布下奋力的双掌击水。

他近乎疯狂的拼命击打着。

终于,他停下来,眉头紧皱。

“没用!没用!!”他仰天狂啸,“啊——”

他已经在这里拼命练武很长一段时间了,据说,在瀑布急流中修炼,能够将体内恶毒驱出,但,这么长时间,感觉体内恶毒没减少,功力也一点没恢复。

这个九洲星球,以武为尊,没有武力,什么都谈不上。

其实,幼年的他,曾经是王都龙城最有修炼天赋的人,六岁时,武功已经达到一阶,是龙城武界第一天才。

但是,莫名其妙,几年之后,他便在一场疾病中,内力全失,经查,丹田无法聚集内气,经脉全堵。

而且,从娘胎出来,脸就黝黑,有老医者说,他在娘胎里就严重中毒,而且恶毒深藏骨髓,无法驱出,最多能够活到二十岁。

青年跌坐于潭边草地,呼呼地喘气。

他只是一个平常的凡体,疯狂击水这么久,很累了。

突然,“卟”一声,一只大雁落在了青年的身边。

他扭头一看,一支利箭穿过大雁的颈,雁已经气绝。

震惊!

弯道那边,转来一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者。

老者悠然而来。

老者身负箭囊,但,双手空空,并没有弓。

显然,老者武功了得,只手发箭,便能将高空大雁击落。

青年惊呆,望着慢步而来的老者。

一会,老者来到青年身边,俯身捡起地上的大雁,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前辈留步!”青年扑通跪于草地,“晚生玉龙这边有礼了。”

他叫玉龙,东方玉龙。

老者继续前行,貌似没听见。

东方玉龙跪行数步,再次哀求:“前辈,晚生玉龙求救!”

救?救什么?救命?

对,救命,二十岁时,他会死去!

武功如此神奇的老者,肯定会有神奇之处,也许,这老者就是自己的救世主。

而且,如果能得如此老者收为徒弟,前途不可限量。

玉龙心动了。

直到玉龙声嘶力竭的第三次呼唤:“师父救我——”

老者才停下来,片刻,转身。

望了青年一会,才慢步而回,低头盯着跪于草地的青年,沉声道:“你?叫我师父?!”

“是……玉龙真心跪拜前辈为师!恳请师父接受玉龙三拜!”说着,东方玉龙咚咚咚地连拜了三个响头。

这样,是否生米便煮成了熟饭?

但是,老者摇头:“你不要拜我,我不会收你为徒。你,站起来吧。”

青年也摇头:“我不会站起来,我这辈子,就认你为师父了。”

老者还是摇头。

“为什么?”玉龙一急,“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晚生身中剧毒,命在旦夕,前辈怎能见死不救?”

老者不语。

“罢了,也许前辈虽然仙风道骨,武功高强,却也是无法解得如此恶毒。罢!罢!罢!”最后,玉龙连激将法都用上了。

言罢,玉龙仰天长叹。

貌似激将法还真有用,只听老者不屑道:“你身中区区小毒,倒是难不住老夫。”

“只是……”老者停了停,便说,“老夫不想趟你家族那一片浑水。”

玉龙吃惊道:“师父如何知道我家族一片浑水?”

“雕虫小技而已。”老者点点头,“我神识一扫,已知你冤念极重,家族中必然有深重冤仇。老夫一旦涉入其中,再想脱身,怕是难也。”

只一扫,便知自已冤念极重,家族深重冤仇!

东方玉龙知道,此老者非凡人可比也!

他马上又咚咚咚连续跪拜了三个响头,悲声道:“前辈,既然你老已知我身负仇冤,就可怜可怜晚生,收我为徒吧。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晚生一定会永远孝敬师父的!”

老者看着眼前跪拜叩头的青年,终于捋了捋雪白胡须,点头道:“也罢,算是咱们老少俩个有缘,老夫就是身涉险境,也收了你这个颇有孝心的徒弟吧。”

“谢谢师父!”玉龙心中大喜,再次叩首。

“好了。你也不要再叩头了,站起来跟我走吧。”老者挥挥手,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玉龙站起身,傻傻地问道:“师父还是先跟徒弟回家,见过家人,然后收拾盘缠衣服,再跟师父进山修炼武功吧?”

在玉龙意识里,这么高深功夫的师父一定是在某个深山仙府中修炼的了。

“这个自然。”老者点点头,又道,“不过,老夫在后面山中,也有小小草堂,还是先去那里完成一些必要的仪式,再跟你回家吧。”

老者说得不容置疑。

玉龙略一犹豫,便高兴地点头道:“好,我就先跟师父去草堂正式完成拜师仪式吧。”

说着,玉龙捡起草地上的衣服穿上,跟着老者步向后山。

……

这一老一少身影消失了。

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却又冒出一红一绿两个年轻人。

红衣人摸了摸鼻子,阴笑说:“好,事情成了。”

绿衣者对红衣人竖拇指献媚道:“少爷高明!少爷高明呀!”

“嘿嘿……一个废物而已,哪里玩得过本少爷!”言罢,红衣少爷仰首狂笑,“哈哈哈——”

……

此时,通往这片山的道上,正有数骑徐徐行来。

前有两骑,是男侍卫;中间一马车,豪华;后又两骑,女侍卫。

突然,一声唿哨。

密林里冲出一队人马,约有二三十人。

为首三人:一络腮胡,扛大刀;一刀削脸,拿弓;一吊叶眉,提剑。

刀削脸拉弓,“嘣”的一声,一支利箭如电而来,“扑”地插在路边一棵枫树身上,箭身嗡嗡颤抖不止。

“山树是我栽,山路是我开!喂,过路的,留下买路钱,才有路走!”络腮胡挥了挥大刀,喝道。

原来,是一帮劫匪。那话是说,不交钱,无路可走。

“不。”吊眉眼望向豪华马车后面的美女侍卫,“留下美人,男的赶紧滚蛋吧。”

话刚落,豪华马车的帘儿轻轻挑开,露出一张俊俏的脸蛋。

惊人!

二三十个劫匪顿时鸦雀无声、目瞪口呆。

发型,高鬟望仙髻;脸蛋,瓜子圆润;颈项,雪白。

如此仙容,他们毕生未见。

“哇哈哈……”络腮胡惊呆,口水一流,大笑,“好也,正好三个美人。马车里那位,就是你们的大嫂了。压寨夫人!”

大刀一挥:“喂,大爷今天心情好,特别开恩。车前那两男娃,赶紧滚蛋吧。不然,枉作刀下之鬼!”

雪白瓜子脸上,毫无表情,只是初月之眉轻轻一皱,略微不满地轻哼一声,随即缩回头,放下帘子。

马车前两男侍卫浑身一颤。

主人最不喜欢聒噪,何况刚才对方语言已经是轻佻,如果再让那帮人轻薄,他们可担当不起。

两男卫往前面众匪看去,瞳孔一缩,射出寒光。

杀气!!!

                           

原创文章,作者:弓山老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33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