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小说《唯华夏!大明龙门》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唯华夏!大明龙门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身后有咸鱼

简介:戚辉!生于现代,活于大明,龙门之精英,自认平易近人,实则他人眼中的瘟神。利用现代思维,在明朝翻云覆。一起起的迷之案件,令其迷惑,拨开乌云明日,可谁知真实并非他想象。了尘世,任身名虚化;看今非,诉沉浮风华;风云叱咤,咫尺天涯!

角色:暂无

唯华夏!大明龙门

《唯华夏!大明龙门》免费阅读

大明!

北镇抚使司,诏狱。

狱禁森严,水火不入,疫疠之气,充斥囹圄。

戚辉的手指被老鼠啃食,疼痛致醒。

猛然睁眼,环顾四周,铜墙铁壁。

没有光线,只能隐约看到远处微弱跳动的烛火。

空气中弥漫着恶臭的味道。

听到是用刑时的惨叫,完全会让一个人从心理向外散发着恐惧。

躺在冰冷的地面,戚辉开始怀疑自己,难道真的进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大人,我锦衣卫总旗戚辉如何处置。”

一位年近五旬颌下生须,身穿大红飞鱼蟒衣,腰佩秀春刀的男子踱步在大厅之内。

“好生对待!”

那男子在黑暗之中,双眼向仅有的一道光亮望去。

大牢之中,戚辉正在慢慢的拼凑脑中碎片。

戚辉,大明锦衣卫总旗,官阶正七品,月俸七点五石米。

家中父母边境生意,十五年前死于辽东,从此家道中落。

幸得父亲好友,锦衣卫指挥使戚天安抚养成人,二十三岁武功小成,凭借义父关系,得此锦衣卫总旗官职。

什么?我穿越了……。

记忆如洪水般的涌入脑中,并未给他喘息机会。

这是哪里?

头疼,脑袋即将炸裂!

闭上眼睛,回想在抓捕罪犯的最后时刻!

砰的一声枪响,倒下!

模糊的意识,听见急救车的声音,听见医生对战友的嘱咐。

可醒来物却是人非。

书中的穿越并不是这个样子,起码也是个王公贵族。

“可我为什么会在大牢之内?”

努力的拼凑脑中闪过的一切。

七日前,皇命,护送大批火器前往边境,途中意外丢失,共价值一百五十万两。

此事震动朝野,大明圣上龙颜大怒。

下旨,此次护送官员全部发配岭南,家中男眷为奴,女眷为娼。

戚辉则是其中一位。

再有几天的时间,他就要被流放岭南。

现在看来,岭南是一块宝地,物产资源极为丰富。

可古代犹如地狱一般,毒虫瘴气,随处可见。

加之千里之路,就算走了那里,也是半死。

更别提有落叶归根的机会。

戚辉脊背发凉,面如死水,他想不通。

“穿越或重生,为何来此又入诏狱!”

沉默片刻,寂静的大牢里响起了戚辉的喊叫,急切透彻。

“来人,看守在那里?”

无人回应,耳边只是回荡着施展刑具的声音。

这意味着,现在的他无法改变事实。

只能带着沉重的镣铐,哗啦哗啦的在地上拖行。

穿越本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但是到了他这里,变得如此可怕。

生命就像泡沫一般,随时都可以破裂,消失在空气中。

回想前世,在刑警,屡破大案,在缉毒,缴获大量毒品。

也曾是万人的楷模,二等功臣。

现在的他就像一个被困的野兽,只能在猎人的陷阱里等待,嚎叫。

越狱?

不可能。

他知道,诏狱里连一只苍蝇都无法飞出。

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义父戚天安的身上。

可是火器并非银两,那是大明利器。

如此消失的无影无终,多少人命也填补不了。

还有谁敢在这个是非之时,向当今皇上求情。

除非破获此案,追回丢失之物。

可他深陷大牢,鞭长莫及,别说出去,就连案件证言都摸不到。

此事无解,只能幻想。

指挥使戚天安府邸,乱作一团。

“夫人,莫要着急,我正在想办法。”

身坐椅子上的戚夫人,正在哀哀哭泣。

一片愁云惨雾,一脸黯然地看着戚天安。

“天安,我儿戚辉命苦啊,你要救他。”

戚天安夫妇家中只有一女,并无男丁。

戚府早已把戚辉当做家中独子看待。

“放心,我会尽全力的。”

这时,幽暗的庭院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名身穿飞鱼服饰的侍卫,慌张的跑了进来。

“大人……。”

抬走一看,坐在一旁眉头不展的夫人,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慌什么?”

上前低声回道:“大人,小姐拿着您的腰牌,打扮成我府司之人,已经到了诏狱。”

“什么?”戚天安面色异变。

回头对着夫人责怪起来。

“哎!你那宝贝女儿,被你惯得已经不像个样子了,假冒锦衣卫,这可是要杀头的。”

听罢,戚夫人哭的更加厉害。

戚天安摇头叹息。

“备马!”

“是”

不多时,马蹄声远去。

戚兰,戚府独女,年方十九,如花似玉,艳如桃李。

如此面容之下却透露出古灵精怪。

手握令牌,诏狱中行走,如无人之地。

自以为天衣无缝,岂不知,狱中之卫,早已知道她为何人。

无人敢上前拦阻罢了。

“哥!哥!”

“你怎么来了?还不快回去。”

“我不,人家担心你,才偷了爹爹的令牌来的。”

“胡闹!”

铁窗内外二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早已逾越兄妹之盟,戚家也甚是喜欢。

“来人,来人!”

狱中卫士急忙赶到,拱手鞠躬。

“还不快点把门打开!”

慌忙之中,那卫士已是满头大汗,嘴里不听使唤。

“小,小姐,这可使不得!”

“什么?你知道我是谁?”

戚兰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便不再隐藏。

拿出大小姐之势,吼叫一了翻。

哐啷!

诏狱之门再次被打开。

“大人!”

“大人!”

戚天安并未理会众人,径直向里走去。

此时的戚兰正在那里吵闹,身前的卫士站在那里只是低头不语。

“胡闹!”

一声呵斥,只见戚兰抬头一看,抬腿就跑。

无奈还是被戚天安一把抓住。

“爹爹,女儿只是担心哥哥的安危……。”

“来人,把小姐送回府中!”

“是!”

戚兰一步一回头的望着那道铁门,不舍离去。

在戚辉的记忆碎片中,他知道那个女孩和眼前的大人是谁。

所以也没有了刚才那样的不安和焦躁。

“义父!”

“恩!”

“让您为孩儿费心了。”

戚辉的内心已经不受控制,心中涌起了悲伤。

“辉儿!放心,义父就算舍去官职也要把你带出着诏狱。”

这诏狱是锦衣卫之所,如若以前,说放就放。

但此时的锦衣卫被东厂牢牢的监视起来。再者,旨意乃皇上亲自所拟。

任凭戚天安为锦衣卫自首,也不敢太过造次,毕竟涉及全家人的性命。

说罢,戚天安满脸愁容,转身离去。

                           

原创文章,作者:身后有咸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4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