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极品逍遥侯》很疼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明:极品逍遥侯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很疼

简介:大明弘治中兴,正德小子初成年,士子激昂空谈江山,厂卫如狼似虎。
小冰河期即将到来,严寒肆虐大地,这年,秦恬来了,风云也因他而动!
儒生说,自古天下士子才气共八斗,秦恬独得一石。皇帝将军说,秦恬是皇朝的未来。商贾说,任何行业秦爵爷都是霸主。

角色:

大明:极品逍遥侯

《大明:极品逍遥侯》第1章 流年不利免费阅读

“看不出来,秦恬一个文弱书生,居然还是有血性的汉子。”

“是啊,敢打县丞老爷家的公子,啧啧……”

“到底是年少冲动不经事,好好的秀才功名就这么没了,傻不傻?”

“我听说是因为一个妓女,才和县丞家的公子打起来的。唉,红颜祸水啊!”

登州府,寥县秦家宗祠。

秦氏宗亲们的悄悄话,无不带着肆无忌惮的味道,生怕周围的人听不见。

秦恬站在宗祠里,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时的心情。

什么县丞家的傻儿子,什么青楼的名妓,秦恬选择性忘记了。

理论上讲,他是一个穿越者。

就在昨天,还和一个三线小模特在大床上干着没羞没臊的事情。

可现在,却成了明朝弘治十三年,被革去功名的落魄秀才。

祖祠的最上位,坐着一名年迈的老者,他是秦家庄的扛把子,也就是族长。

在古代,宗族的影响力很大,通讯靠吼、治安靠狗的年代,一庄的扛把子会身兼数职。

小到偷鸡摸狗,大到伤人通奸,但凡是衙门不愿意管的事情,都会交给族长处理。

这个人性化的时代,对于量刑的标准,完全看族长的心情好坏。

“族叔,有礼了!”

秦恬像模像样的给老者行礼。

“秦家庄百年才出来一个秀才公,别人都说你是文曲星下凡。”

族叔虽然半眯着眼睛,却颇有威严,“可奈何读书厉害,脑子糊涂。”

“还望族叔指点一二!”

秦恬脑门上顿时流下冷汗,带着几分心虚,不会刚穿越过来就赶我走吧?我赔偿了县丞公子的医药费,已经倾家荡产了,我能去哪?马上小冰河期了,离家太远,我会饿死的!

“指点?”

族长像是在宣判判决书一样,不容置疑,“宗亲们不会忘记你是咱们登州府第一个秀才的,你亡故的父母给你留下半垧水田,索性卖了,县里你不能呆了,带着银子去州府,祸害别的庄子吧。”

“族叔,我……”

还不等秦恬把话说完,就看见秦老汉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拍拍秦天的肩膀,语重心长,“离家百日好,走出去吧,活出个样来,别给咱们秦氏一族蒙羞!”

神特么的离家百日好,那是在家百日好,离乡日日难!

面对一众宗族亲戚,“欢送瘟神”一样的神情,秦恬懂了,得罪了县丞,他不走的话,秦家庄以后没好日子过。

假装十分感动的点点头,“感谢父老乡亲的照料,恬儿定当不负众望,他日衣锦还乡再来给祖祠叩首!”

于是,接过族人递上来的十两银子,秦恬带着两套干净的衣衫,孤身走上了前往登莱府府城的路。

一个现代人的灵魂,走进了一个秀才的躯体,未来怎么样秦恬不知道。

所谓的抱负和理想,远之又远,现在的秦恬仅有十两银子,生存才是根本。

站在城墙下,看着城门外人流穿梭,秦恬也像是一叶扁舟进了城内。

两世为人,秦恬不觉得自己会活活饿死,不过是从零开始而已,更何况自己不是一穷二白,还有十两纹银做启动资金呢?

狠狠地鼓励自己一番,秦恬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

可就在秦恬刚入城,没走出去多远,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狠狠撞了一下。

仅隔着,就听见一声叱喝,“抓贼!”

一个胸脯高耸,面容白净俊俏,很明显就是女扮男装的女子,带着雷厉风行的气势,开始奋力奔向秦恬。

秦恬很识相的让了一下,但问题是动作有点瑕疵,也不知道是女子跑得太快,还是秦恬收脚太慢,抓贼的女子就感觉自己被绊了一下,身体凌空而起,用了一个极其不雅观的姿势脸着地了。

秦恬脸上出现愧色,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你,你没事儿吧?”

女子在地面上挣扎了几下,慢慢的站起身,打量秦恬的同时,秦恬也在打量他。

讲道理,这女人一米七左右的高挑身材,天使一样的面容,放在前世肯定是排名靠前的模特。

只是可惜,现在女孩子很狼狈,头发凌乱,脸上布满泥土,鼻孔也缓缓的流出鲜血。

拍拍长衫,女子用袖口擦擦脸上的泥土和血迹,面若冰霜的瞪着秦恬,“你有病啊?”

“你有药啊?”秦恬不甘示弱。

“……”

女子登时语塞,但眼中的怒火更加浓烈了,“我看你真是有病,没看见我在喊抓贼吗?”

“我本不是什么见义勇为的人。大明律疏可没说不帮忙抓贼就犯法吧?”

女人脸上愤怒的表情逐渐消失,瞪大眼睛看着秦恬许久,突然一脸鄙夷的笑了,“你果然出门没吃药,居然还不知道我在帮谁抓贼!”

“姑娘,你这话什么意思?”秦恬的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女孩子一脸得意,对着秦恬挑了挑眉毛,“那你摸摸你自己的钱袋子,看看现在还在不在!”

秦恬下意识的摸向腰间,顿时冷汗直流,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一个拥有十两雪花银的落魄秀才,现在彻底的变成了穷光蛋。

咯咯咯!

女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丝毫不掩饰自己对秦恬的嘲讽,“现在知道了?你跟我好好说说,你是不是出门没吃药?”

“我现在……”

秦恬擦了擦脑门子上面的汗珠,声音也微微有些嘶哑,“我现在只想抓贼!”

可就在秦恬准备去追飞贼的时候,却被女孩一把抓住衣袖。

“现在飞贼早都跑了。但是,你还有一个很大很大很大的麻烦。”

“什么麻烦?”秦恬一愣。

“你看看我的脸!”

这小妞伸出纤纤玉指,指了指娇俏的面颊,“是不是要给个说法?”

说法?

秦恬觉得自己很委屈,刚被赶出了秦家庄,全部财产就被偷了,现在还要摊上官司?

麻蛋的,流年不利,不管是去哪,先要选个黄道吉日。

“姑娘,我丢了十两银子,我已经很倒霉了,就算是见官,我也没钱赔你医药费的。”

“那你说,你明知道我在抓贼,你不帮忙也就罢了,还对我下绊子,你还算是一个男人嘛?”

“好像……不算吧!”

思量再三,两世为人的秦恬始终都觉得,和女人讲理,不是男人的强项,应该当避其锋芒。

女孩嫣然一笑,不由分说就拉着秦恬走向州府府衙的方向,“你是不是男人,咱俩说的都不算,就让登莱府的判官大人,判决吧!”

“这位姑娘,通判大人挺忙的,要不咱俩私了?”

“你现在身无分文,你拿什么和我私了?”女人一脸不屑。

“要不……”秦恬微微一皱眉,“要不我肉偿?”

                           

原创文章,作者:很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