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系统是黑商,专吸血汗钱》三十米的大刀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系统是黑商,专吸血汗钱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三十米的大刀

简介:(欢乐+系统+神棍)
穿越第十年,金手指未曾出现。
无良的父母,莫名的诅咒。
一切如梦亦如幻。
赶出家门,流浪宗门。
红尘过客,系统却意外来临。
却遇到了更大无良商家。
系统大大爱黄金,爱白银。
更爱重金属。
叮!系统已升级,放贷系统已开启!
万物皆可贷,万族争相贷。
贷资金,贷资源,贷气运。
更有天罚惩戒做后盾,
你可以赌一个未来。
异世界的危机重重来临,
神棍主角终究会崛起。

角色:

我的系统是黑商,专吸血汗钱

《我的系统是黑商,专吸血汗钱》第1章 天煞黑星免费阅读

墟丘山脉巍峨磅礴,绵延数千里,最高峰名为墟丘之顶,终年云雾缭绕,仙气升腾。

“呜呜呜……”

此时,墟丘之顶的丛林间传来阵阵呜咽之声。

只见一位十多岁的少年正抱着一只花豹尸体失声痛哭,仿佛死的是一位挚爱的亲友一般。

烈日当空,骄阳似火,天气闷热得要命,连一丝丝的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一般。

少年名为李太黑,出生在龙霄国西南的大山里。

据他老爸讲,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像一头墨玉麒麟,黑不溜秋的,像一块焦炭。

一直等到他张嘴哭泣,一家人才确认这是一个婴儿,而不是一个煤球。

老爸看了一眼说道:“既然这么黑,就叫李大黑吧!”

爷爷摇了摇头说道:“差了一点,还是叫李太黑吧!”

三岁那年,一个算命的瞎子经过他家门前,爷爷盛情邀请瞎子到家中给幼年的李太黑算命。

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全家跳。

算命的瞎子说他是天煞黑星转世,只要他对谁好,谁准嗝屁。

全家人都不信这个邪,爷爷说他只听说过天煞孤星,哪里来的天煞黑星,就与瞎子争论了起来。

爷爷骂瞎子是个骗子,想骗人也不编排好。

瞎子说爷爷没见识,天煞黑星和天煞孤星是相对的。

结果就吵了起来,争执的面面红耳赤,最后爷爷黑着脸把瞎子撵出了门,一碗水都没给人家喝。

老李家一脉单传,爷爷对他格外疼爱,到了他五岁那年,他已经跟爷爷特别亲近了。

结果第二年,爷爷就驾鹤西去。

他爸妈立马就信了这个邪,爷爷向来身体非常好,基本没生过什么病,这无病无灾的,怎么突然就驾崩了呢。

此后他爸妈总是有意无意、有事没事就对他恶语相向,拳打脚踢。

比如他回家晚了,又比如他吃饭时碗里剩了一粒米,都会挨一顿胖揍。

有时候更是男女混合双打,这也间接提升了他的体质,比魔兽还坚韧,超级抗揍。

不过李太黑一点都不恨他们。

就是希望爸妈下次动手的时候,能不能换一根细一点的棍子,或者绳子不沾水也行,实在不行少使点力气也是蛮好的。

太黑今年刚满十四岁,肤色略有好转。

他本以为随着他的成长,那个所谓的天煞黑星的诅咒也会慢慢远去,但是……

他怀里抱着的花豹,是他的第十八任森林伙伴。

这十八任之中,有兔子,花猪,龙蛇,地鼠等等。

无一幸免,全部成了诅咒之下的亡魂。

最离奇的就属上一任伙伴巨魔猿了,一人一猿臭味相投,号称这一带山头的小霸王。

却没想到死在了族群老大女人的床上,据太黑了解,是兴奋过度而死。

他当时就想,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巨魔猿老哥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被哭喊声所吸引,附近的野兽都探出头偷偷地看着这里,只见一个黝黑的球体抱着一只花豹纵情大哭。

它们的身体皆是不由自主的一颤!

眼神中透露出惊恐的神色,跟这个人类有瓜葛的野兽全都死于非命。

而且它们经常被太黑欺负,附近的野兽族群早就已经互相传递了一个信息。

远离太黑,珍爱生命。

“李太黑,快死回家,不然打断你的狗腿。”

一阵强大的音波响彻山谷,是他的老爸。

他快速起身,把这份伤感收进破碎的心房,顺手把花豹的尸体扔到了一边。

一定有什么急事,不然老爹不会催得这么急,如果慢上一点点,估计又是一顿毒打。

他低头看了看地上的花豹尸体,满脸虔诚,然后双手合十,深深鞠躬,诚心地忏悔,不能让你入土为安了,阿门!

……

“什么?不是吧,老爹!”

刚回到家里的茅草屋,他浑身都是汗水,还没来得及休息,他爸就放出了一个重磅讯息。

让他准备准备,这两天就下山去白云宗拜师学艺。

“爸,我才十四岁啊!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人漂泊在外。”

李太黑摸着黝黑的胸口,神情悲愤,已经开始幻想自己无依无靠的样子了。

要是爷爷在就好了,一定会为我做主的。

“你个王八犊子,你就不能盼着点好?就不能让我和你妈多活几年?这次我可是花了大功夫,又托了不少关系才把你弄进去的,由不得你。”

老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眼神蔑视的看着他。

然后恶狠狠的说道:“我不管你漂泊到哪,反正别回家就行了。”

“爸!我可是您亲生的啊,可以滴血验亲的,比亲嘴还亲,你不会是怀疑我妈吧?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他低声下气的说道。

可能是真的看他挺可怜的,又或者是觉得他是老李家一脉单传的香火。

老爸缓了缓语气继续说道:“太黑,这么多年了,我也该告诉你实情了。”

什么?这是什么语气?难道?莫非?

“其实你是爷爷在山里捡的,十四年前的冬天,外面天寒地冻,你爷爷去山里打柴,回来已经天黑,走到半路,被你绊倒了,你哇哇大哭,这才发现了还在襁褓之中的你,把你带回了家。”

老爸神情肃穆,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昨天。

他顿时双眼微红,我还以为是什么王侯大能之后呢!真的有这么狗血的剧情吗?

穿越到这个黑球身上已经有十年了,再往前的时间还真不敢确定。

“爸,你还能编的再假一点吗?”老实巴交,委屈巴巴。

“我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老爸立刻反驳道。

“爸,你知道我为什么泪眼朦胧吗?”他瞪着真诚的大眼看着父亲问道。

“嗯?这是为何?”

“因为我没想到的是,老爸你居然可以装逼都装得如此深沉,而又毫无破绽。”

“找死!恶虎掏心!”一声爆喝。

“啊!”

“爸….亲爹,你轻点,别打脸!”

“喔!妈,你终于回来了!快帮我拦住老爸,不然你就没儿子了。”

没有悬念,又是一顿混合双打。

卑微!

我多想守在你们身边,尽尽孝道,连这样的卑微的想法都要被抹杀!

夜晚。

明月高悬,蝉鸣鸟归。

李太黑徜徉在山间清澈的山泉中,这个泉水是附近最大的水源,所以有很多野兽盘踞在这附近。

“别偷偷看啦,明天我就下山了,你们以后可就解放咯!”

他无奈的仰天说道。

四阶魔兽已能听懂人言,四周顿时有野兽开始低吼,像是在庆祝什么了不得的事。

然后越来越多的野兽加入了进来,最后整座山都沸腾了起来。

山脚下,白云宗内。

“禀报宗主,山上群兽嘶吼,恐有兽潮发生。”一名弟子神色紧张,火急火燎前来报告。

“退下吧,没必要大惊小怪的!”

白云宗宗主轩辕毕神态自若,悠闲地落下手中的棋子,他比谁都清楚墟丘之上住着何人,兽潮?送口粮吗?

                           

原创文章,作者:三十米的大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