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快跑,王爷提剑追来啦》腊肉爱吃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林靖,马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快跑,王爷提剑追来啦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腊肉爱吃

简介:关于成亲
某人心中的版本:
殷小王爷凭借他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面容,情深似海感天动地的真情,终是让迎露姑娘臣服在他的一片深情中无法自拔,越陷越深
迎露心中:
癞皮狗,自恋狂,烦人精…这个世界一切不美好的词语都属于这位嘉宾
百姓心中:
十恶不赦的女恶魔配上杀千刀的小混蛋,这两人简直是绝配!人世间又少了两大祸害!好!真好!
总结:
这是一个厚脸皮和一只小刺猬的故事,甜到駒!

角色:林靖,马儿

王妃快跑,王爷提剑追来啦

《王妃快跑,王爷提剑追来啦》第1章 缘起①免费阅读

入秋,寒意袭来。

迎露跟在母亲身后拉了拉身上单薄的衣物,使劲吸了吸快要掉到下巴处的鼻涕,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像个小叫花子,小脸蛋儿被冻得毫无血色。

自她爹死后,她们一家孤儿寡母的日子就不太好过。

没有了劳动力,偏偏还遇上了闹饥荒,一家人每天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吃的都顾不上,更别说找件像样的衣物了。

然而就在这艰苦度日的时候,今日却有些格外不同。

娘亲居然说带她来街上买烧鸡吃。

“真的!”

听到烧鸡,两眼放光的迎露兴冲冲的就跟着母亲跑了出来,心里盘算着吃个鸡腿就好,剩下的要给姐姐带回去。

一路上,迎露都在玩着鼻涕,吹起的泡泡哈一口气看起来倒像是烧鸡那圆润的屁股。

然而谁也想不到,这只压根不存在的烧鸡却开启了迎露苦难的半生。

————

“娘,我不走!不走,求您别卖了露儿,我保证以后会乖乖听你话,露儿不贪嘴,不吃烧鸡了,咱们回家好不好”

在这悲痛欲绝稚嫩的叫喊声中,不一会儿街边就围满了人。

尽管在这饥荒年代,世事无常,人心难测。可遇到这等贩卖幼子的事还是让人看着心疼。

女子见众人都在盯着她看,议论纷纷,便难为情别过头去,毕竟这干的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而迎露拉着旁边母亲的衣角哭的撕心裂肺,稚嫩的双脚跪在地上都摩擦出血了,混合着地下的沙土在泥血交融下叫人看了触目惊心。

原来这才是她娘带她来买烧鸡的目的,警觉到快被抛弃的迎露心中此时万分慌张。

“赶紧放开,孩子,莫怪娘,要怪就怪你们命不好”

一旁的女子面对女儿急切的哀求却毫不动容,双手在旁边不停的扒拉掉女儿紧紧抓住衣角的小手。

脸上除了带着些许的惋惜竟没有丝毫的留念,让人不禁怀疑,这是否是亲生母女!

“大嫂,要不然算了吧,您还是带回去?”

旁边还站着一个大汉,看着这幅场景,女孩儿哭他也不甚忍心。

“大叔,求求您,求求您了,让我娘不要卖了我”

男子话一出,迎露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对着男子不停的磕头,把地震得咚咚作响,像是在宣泄着她心中的惶恐无措。

“小姑娘,你先起来,起来。”

男子虽说做的是这人口的买卖,生离死别见过不少。

但这么卖起女儿来脸不红,心不跳的母亲他还是第一次见,瞧着面前这姑娘额头磕的鲜血直流的模样当下他也为难起来。

“你给老娘起来!今天你就算是磕掉了脑袋也得给老娘走”

一旁的女子见小女儿如此倔强,便立马像拎小鸡一样把女儿拎起来,一把就丢到了旁边大汉的脚下。

“今日你不要我也得卖!”

说完便转过去了,不再看眼前的女儿一眼。

“这……”

一边是心狠的母亲,一边是伤心欲绝的小姑娘。

大汉很是为难的看着身边哭的快喘不过气的迎露。

而之见被扔走的迎露又踉踉跄跄的跪爬着过去拉住一旁毫不动容的母亲的手说道:

“娘,娘,我以后会少吃一点,你和姐姐吃剩的给我就好了,露儿很好养的,求您了,不要丢下我,让我跟着您和姐姐吧,求您了”

“老娘养不起你们两个,卖了你这是为你好,跟着他们至少还有口饭吃,跟着娘,只能饿死你姐两个,放心,你姐也跟不到我,她,娘也给她寻了一处好去处”

女子面对女儿的哭诉,淡定的一边丢开她的双手,一边坚决的拿过大汉手中交易的银子,快速的揣进兜里,说到大女儿时也是面不改色。

“露儿,好好跟着师傅们,自个儿保重啊,别怪娘,要怪就怪你爹死的早,娘一个弱女子抚养你姐两无能为力”

女子收了钱,心满意足的丢下一番话看似嘱咐关心的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小女儿在身后拼命的哭喊着。

大汉见状也毫无办法,银子已经给了,小姑娘势必是不能放的,要不然回去可交不了差,只能拉住一旁拼命想要去追赶的迎露。

“小姑娘走吧,你娘已经走远了,咱们戏班也挺好的,你看你长得水灵灵的,班主肯定喜欢你,只要你好好学,保不齐过两年你还能成为个角儿,到时候你的好日子就来咯”

大汉找着这话语试图安慰安慰这个苦命的小丫头。

再等等……也许母亲会回来。

大汉就这样陪迎露从天亮等到天黑,从秋风萧瑟等到刺骨冰凉。

迎露看着母亲离开的方向,黑漆漆早已看不清楚前方的路。

她终于确定,她的母亲真的不会回来了。

此时已经快要哭干的泪水再也流不出来,而是化成了鲜血在心尖来回的流淌。

父亲的崩然离世,母亲的抛弃,姐姐的消失一夜之间仿佛她像是经历了一场梦,梦醒以后,却不是幸福如故,而是她的天地骤然崩塌。

“我会回来的,一定会!”

迎露不再哭泣,擦干眼泪,母亲的坚决让她终于接受这个被抛弃的事实。

“我会找到姐姐,我会让你后悔今天对我的所作所为!”

————

铜锣声响,李府门外十里红妆,一片喜景。

“听说,李府今日娶的新妇是个二婚啊”

一旁看热闹的妇女对着众人低声说道。

“咦,岂止是个二婚,人家娃都有两个了,但奈何人家长得美呀,迷的李公子七魂八窍的,要死要活的非她不娶,李老夫人也是没办法,才允许她进门”

“那这个新夫人两个儿女呢”

几个妇女在一旁八卦的津津有味。

“这就不知道了,反正俺听说李老夫人说了,人进门可以,孩子不能进李家门”

听到这儿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异口同声的说了句

“这女人心可真够狠啊!”

——————

塞外边疆,鲜衣怒马。

意气风发的少年骑着他心爱的马儿快速奔腾在这浩瀚无边的大草原上。

“吁~~”

到了大帐外后,少年一个箭步翻身下来,停好马儿,手里晃晃悠悠的提着个用粗布包着看起来圆溜溜的东西,大摇大摆的走向前方早已经望眼欲穿的众人。

“偌,给你们,这老家伙本王拿下了!”

说完便把手里的东西一把扔给了面前的诸位。

这东西顺着少年的手滚到了地下,本就不太结实的布掉地下就已经完全摊开来了。

众人放眼望去,虽说都已经做好准备,在这战场上什么没见过,可看到这场景还是被搞得有些不适。

一颗血淋淋的头就这样滚落在地上,脖子与头的连接处还在不停的渗血。

众人仔细一看,虽然面容已经被鲜血浸湿,模糊不清,但那双眼睛还是倔强的死死睁着。

可见这人死的时候是有多不甘心,以至于死了眼睛都还怒瞪着对方。

这模样看起来着实惊悚,诸位看了一会儿便看不下去了。

“快快快,把这林将军的头颅收下去,好生安葬”

一旁的小蒋急忙上前收走头颅。

“唉,诸位不看啦,不是说本王能拿下这老小子的头颅,诸位就敢拿来当凳子坐吗”

少年在一旁,表面笑嘻嘻的调侃着众人,内心想着他倒要看看当初看不起他的一群人现在作何想法。

“咦!小王爷,您这说的哪里的话,大伙都知道您小小年纪就英勇神武,拿下这林靖小儿的头不是轻而易举吗”

一旁的副将急忙拍响着双手,蹦跳起来上前去夸张的恭维着少年,这祖宗他们可惹不起。

“大家说是不是!”

“是是是,马副将说的没错,小王爷英勇神武!小王爷必胜!”

喊着喊着,众人就把少年给簇拥着推进了帐篷。

“等等,本王还有话没说完,你们放开本王……放开”

少年被众人七嘴八舌的给堵的插不上话,身体被夹带着也没办法自由行动。

然而这时他却瞧见人群中最该出现的那个人,此时却在队伍的最后面低着头贼眉鼠眼的躲着他。

“是你,就是你,武将军本王可看见你了啊,你可不能说话不做数,你自个儿说的,本王若能取了林靖这项上人头,你就给陛下请愿让本王自个儿带兵的!”

躲在人群最后面的被点名的武将军被吓得满头大汗。

这话他是说的没错,可谁知道这小王爷就这么生猛,真的就趁大军撤退时自个儿追上去把林靖头颅给取了。

要知道这林靖的功夫真交起手来自个儿都没把握能打过,而这小王爷才十四五岁……唉,真是失策失策!

这可怎么交代啊,依照小王爷这脾性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夜深,月稀夜明。

想破脑袋的武将军只能偷摸摸的声泪俱下告书一封回京。

三日后,宫中来信。

太后抱恙,望殷王速归。

“本王怎么觉得这事这么蹊跷呢。”

回城的一路上旭尧就在琢磨着太后这突如其来的害病,就偏偏就在他跟武将军要兵权的时候。

虽说心存疑惑,但放心不下的他还是赶紧赶了回去。

而大帐内,至旭尧走后,诸位酒肉狂欢,好不快活!

终于走了!武将军感动的瘫坐在椅子上一口闷了手里的酒。

旭尧来军营这段时间可把他吓得够呛,本来说是陛下让这位祖宗来历练的。

可谁知,这位祖宗一不听军令,二自作主张。

直到前几天都敢要兵自个儿带了,他这岁数,要经验没经验,要实力没实力。

虽然他确实挺能打的……

但是!这位小祖宗要是在他手下出啥事,那就不是林靖的头掉了,他的脑袋也要跟着掉。

预感事态已经控制不住的他赶紧修书回去求助皇上。

而回信来的也快,给旭尧那份,武将军当着众人的面念了出来。

给他那封等四下无人的时候武将军才敢打开。

而信中却只有简简单单六个字:

“稳住他!朕来骗”

真是好计策!反复读了几遍,武将军不禁对他们英明的陛下肃然起敬。

可谁知,旭尧这一走,便是三年。

                           

原创文章,作者:腊肉爱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