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灿阳的魍魉之匣》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灿阳的魍魉之匣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沐熹熹

角色:[db:角色]

简介:魍魉之匣里装着的灵魂眼睛里的武灿阳是闪闪发光的,它们把生辰交给她便是把生生世世都给了她。“我可以喜欢别人吗?即便他曾经为前世的我拼劲全力,即便他还在幽冥等着我去解救,已经过去了千年…我可以喜欢别人吗?”

灿阳的魍魉之匣

《灿阳的魍魉之匣》免费阅读

“你能看见我,我要吃了你!”

武灿阳一不小心和街边的一只鬼对视了,那鬼瞬间就站在了她的面前,他的枯手缓缓抬起来,黑血顺着长指甲一滴一滴的掉落。武灿阳抓起书包就跑,老师在后面叫着她的名字,要她和大家一起过马路。

武灿阳在前面跑,那只鬼拖着血淋淋地断腿在后面追着她,嘴里还不断的发出一连串怪声。路人只看到一个小女孩跑的脸颊通红,却不知道她眼中的世界截然不同。

街上的行人中、路边的店铺中、公共汽车上还有公园里,不管太阳有多明媚,不管人声有多鼎沸,它们无处不在。那些破破烂烂、阴郁的鬼魂们,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游荡在这里,不肯归去。

在武灿阳的眼睛里两个维度的世界重合了,它们出现在她的眼睛里,青色的、苍白的、血红的,可怖的……可怖的……全都是可怖的。

武灿阳头也不回的跑到没有人的小巷子里,一堵墙挡住了她的去路。她喘着粗气停下转过身认真看着那个断了腿的鬼,它残肢的白色骨头已经变成青色,皮肉也已经腐烂的看不出形状,眼睛只剩下了两个黑洞,还在不断的涌出黑色的血。

“我要吃了你!”

武灿阳后退了几步,鬼魂步步紧逼,他们都隐没在小巷的阴影里。

“我要吃了你!”

“啧……”武灿阳翻了一个白眼反手抡起书包,再次看向鬼魂的时候眼神已经变了。完全不像一个小学生“想吃我的小鬼多了,你算什么?”

鬼魂张牙舞爪的向着灿阳过来,灿阳跳起来抡着书包朝鬼的脑袋上打过去,边打还边说“吃我!吃我!你还想吃人?”

也就五分钟鬼魂哭哭啼啼的从小巷里跳走,他的断腿被武灿阳抓着扔出去好远。

收拾完了那只鬼,小小的她走了几步压低声音奶声奶气的问“还有谁?”

身后的两只原本就在这里的小鬼被她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弹。武灿阳背好书包,大摇大摆的走出小巷。

“你们两个过来。”她头也没回,夕阳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头上扎的两个小辫子被风动。

两个小鬼吓得哆哆嗦嗦地飘过去,灿阳伸出手“拿来。”

“不知您要什么?”

“生辰。”

小鬼一听连连后退“饶命饶命,鬼魂的生辰是不能说出来的…把生辰给了你,就是把命给了你。”

灿阳点点头,握起拳头“不给我的话,现在就没命。”

一阵鬼哭狼嚎之后,灿阳拿着小鬼们写下生辰的纸条从小巷走出来。

在街边又遇见了刚才正抱着自己的腿哭的鬼魂,顺便把它的生辰也抢了过来。

灿阳回到家,从床下拉出一个大箱子,打开箱子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未拆的盲盒“今天是谁呢?”她闭着眼睛拿出三个,打开之后将写着生辰的三张纸条分别贴到人偶的背上。

“又多了三个收藏。”灿阳看向一边,只见整整一面墙的架子上满满都是各种人偶,每个人偶身后都写着一行数字。

灿阳管她的手办墙叫做‘魍魉之匣’,这里装着世间鬼魅魍魉。

武灿阳从记事起就能看到鬼魂,小时候不懂经常被鬼魂吓哭。无论和谁说都没有人相信她的话,甚至大家都觉得她是为了博取关注在撒谎。

灿阳上了小学之后,已经很会控制自己了。在同学面前她不管看到什么或者被可怕的鬼怪缠上,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所以她几乎就像是个正常的孩子了,还交到了朋友。为了这弥足珍贵的友情,灿阳每天都努力克制自己不看不听。

她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但能看见鬼还能打鬼,不论多可怕的鬼在灿阳面前就只有挨打的份,什么手段都使不出来。

只是有一次灿阳看到一个恶鬼站在地铁站上,当地铁过来的时候它竟然伸手要推前面的人,灿阳来不及多想冲过去伸出脚就踹,恶鬼就眼睁睁被她踹的翻了好几个跟头半天起不来。

灿阳也不讲什么武德趁着恶鬼起不来,又冲过去补了好几脚,踩着恶鬼的脑袋在上面跳。至此之后遇见的鬼,幸运的与她擦肩而过,不幸的就只有被残忍暴打的份儿。

收集鬼手办的机缘是来自一只鬼,那天放学之后灿阳和同学一起回家,有只鬼就一直跟在她身边,那只鬼是个男人,穿着一身皱皱巴巴的西装,还提着一个公文包。除了脸色不好之外,倒也不吓人。

而且他不说话,就是不远不近的跟着灿阳,直到灿阳和同学分开,那个鬼魂才走上前“我忘记了生辰不能投胎,您能帮我吗?”

灿阳没好气的说“你忘了自己的生辰,我怎么帮你?你自己想想,或者去看看墓碑上怎么写的。”

“我忘了墓碑在哪儿……”

灿阳抱起胳膊“鬼叔叔不是我不帮你,我要是帮了你就会有很多鬼来找我帮忙,我只想过正常的生活不想和阴间扯上关系。”

西装鬼停下脚步,低着头“那就不打扰了……”

灿阳回家之后一直在想那个西装鬼低着头的可怜样子“为什么要为难一个小学生呢?”

吃饭的时候、写作业的时候灿阳总是想起西装鬼,她抓起衣服就跑出了门。

“你去哪儿?”妈妈在身后问。

“去做好事儿!”

灿阳边跑边说“我已经出来了,要是它不在那儿了就不能怪我了。”没想到西装鬼还在那里,他垂头丧气的坐在街边的花坛上。灿阳心里如释重负,她走过去“你说吧怎么帮你?”

西装鬼看到灿阳回来,高兴的跳起来,差点被吹来的晚风吹走。

“我记得我家在一条河旁边,卧室的窗户可以看到一个学校的操场,每天中午放学的时候,会有穿蓝白色校服的学生走出来。”西装鬼告诉灿阳。

“校服颜色都记得却不记得自己的生日……”灿阳撇嘴。

可是要怎么找呢?虽然他说了很多条件,只是作为小学生的武灿阳还是无从下手。

“明日太阳升起前,我没有找回生辰就去不了幽冥,就会永远消失在阳光里。”西装男说这话的语气就像是在说‘我今天吃了饺子’一样平淡。

“什么?你只有一晚上的时间?!”灿阳后悔自己跑出来了。

两个人蹲在花坛边,灿阳揣着手“河…这里只有一条河,河边上的学校…”她一个也不知道。

抬头就看到一个鬼飘过,灿阳看没有路人站起来一手就将他薅下来。

“小孩儿,你是知道我还饿着肚子,所以是要给我…”鬼魂闪着幽幽绿光的眼睛眯缝着看灿阳。

说着已经扑将过来,灿阳一把把它的头按在地上“你说说,岷河边上有几个学校…说不出来就把你的脑袋按进花坛里,来年开花给我看!”

鬼也是没有见过这么凶狠的小学生,想反抗又完全动不了,干枯的鬼爪子乱抓,一根手指就勾住了灿阳的粉色毛衣……

然后那只西装鬼就见到了它此生最可怕的画面,一个穿着粉色毛衣的小学生,揪着一只青面獠牙的鬼往地上摔。

“那个…要不我还是不找生辰了…我先走了…”西装鬼战战兢兢说完要走。

“你给我站住,现在你想走吗?”

西装鬼头也不敢回,只觉得自己后背阴风阵阵“不走不走。”

后来灿阳又从珉河里捞出一只水鬼,一人三鬼蹲在花坛边。

“你说。”灿阳看了一眼湿漉漉的水鬼。

水鬼擦了一把额头,也不知道在擦汗还是擦水“这位兄台一直在这一片转悠,大概率就是这一片的人,珉河这一段有三个学校,他所说的蓝白校服应该是珉市十六中,不过…”

“不过什么?”

“那一片有好多房子,好多人,怎么找他家?”

灿阳默默转头去看鼻青脸肿的鬼“给你十五分钟,回不来我就把你这截胳膊剁碎。”她脚下踩着一只胳膊,手指上还有一条粉红色的毛线。

“我先回家吃饭,你俩在这儿等着,谁敢移动半步……”

两只鬼连忙摇头,水鬼头上的水哗啦啦的往下流。西装鬼十分后悔自己找上灿阳帮忙。

                           

原创文章,作者:沐熹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