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腹黑太子好会撩!绝色仵作想快逃》慕淮,秋柒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腹黑太子好会撩!绝色仵作想快逃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一池霜月白

角色:慕淮,秋柒

简介:【穿越+戏精+悬疑+双强双洁+替嫁】现代孤儿法医秋柒,一朝穿越。为寻一个真相,她替嫁入东宫,嫁给了大梁风评最差的太子,风流、废柴,一无是处。内扫风流债,外巩太子位,前破天下案,后管家中帐。“活都我干了,要你有何用?”秋柒忍不住问他。他眯着眼睛搂住她,声音沙哑且性感:“本宫能助爱妃一年抱俩。”

腹黑太子好会撩!绝色仵作想快逃

《腹黑太子好会撩!绝色仵作想快逃》免费阅读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夜的月不仅圆还亮,月光倾洒在人间,仿若暗夜里的阳光,渭溪的水被照耀地波光粼粼。

血腥味在空气里弥漫,秋柒踮着脚尽量不踩着地上的血迹,后面的小桃更是边走边哆嗦。

秋柒轻盈地跃过躺在血泊中的数十具尸体,抵达唯一的一辆马车旁,塔顶圆棚、黄梨木制、丝绸娟纱坠之,一瞧便是非富即贵,只是现下,华贵的马车上还在嘀嗒嘀嗒地滴落血滴。

地上死的丫鬟侍卫头上皆绑着辫子,腰上系着大红绸,腰间别着大弯刀。秋柒还未掀开车帘便已然猜到这是来自西洲的队伍,而且应该是近期全国上下皆知的西洲和亲队伍。

秋柒掀开车帘,一具头朝外的侧卧女尸映入眼帘,秋柒和小桃皆上了马车,蹲在女尸旁,马车内有些昏暗,小桃立即掏出千年荧光木,霎那间整个马车都被照亮了。

与此同时,秋柒和小桃都看清了女尸的脸,小桃被吓得连连后退,因为哆嗦,手里的千年荧光木掉落在马车上,自己也跌坐在马车的血泊里,手上衣服上都沾满了血。

“小…小姐,你…你是人是鬼?”小桃因为害怕结巴了起来。

秋柒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冽,蹙眉靠近慌张的小桃,伸手弹了小桃一个脑瓜崩,小桃疼着呻了句‘哎哟’。

“鬼能弹脑瓜崩吗?”秋柒问道。小桃用干净的手背揉了揉额头,“可她为什么同您长得一模一样啊?不会是老爷在外头的私生子吧?还是您是老爷夫人抱来的?”

秋柒看到女尸的一刹那也被吓到了,也考虑过会不会是小桃说的这种情况,但很快就否认了,女尸是西洲的公主,穿越过来时是在大梁京城之中,两地相隔数千里,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或许小桃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叫‘世另我’?”小桃摇摇头,秋柒总是能蹦出一些她没听过的新词,虽是如此十年来小桃也已经习惯了。

“就是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或者几个人与自己长得相……”秋柒话还未说完,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秋柒示意小桃靠近些,附耳将计划告诉小桃。

“什么?您要装成她和亲?这可是欺君的大罪。”小桃诧异道。

秋柒点头,问道:“我们来京城的目的是什么?”

“查出当年杀害老爷夫人以及我爹娘的真凶。”

“你我二人如今就是个布衣百姓,想要得到大理寺的卷宗不知要到何年何月,若是能假扮成西洲公主和亲,一脚踏入皇家,得到卷宗岂不更快?”秋柒分析道。

“可,这可得牺牲您一辈子的幸福啊。”小桃也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只是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你放心,我自有办法不被玷污。”秋柒扯下女尸身上的腰牌瞧了瞧,‘西洲四公主慕淮’,暗下决心,从今天开始,她是秋柒,也是慕淮,她不仅要复仇,也要帮慕淮严惩真凶。

秋柒开始检查慕淮身上的伤口,小桃对尸体还是有惧怕感,则搜寻马车上别的线索,一顿操作下来,林中已然起了雾,秋柒将慕淮收拾妥当便抱着她穿进路旁的竹林之中,吩咐小桃把马车上干净的衣裳拿来。

秋柒将随身的包袱和慕淮都埋在了竹林之中,以长竹为碑,方便届时秋柒回来取东西和悼念慕淮,又把一具婢女的尸体放进马车内,将地上的鞋印手印都处理妥当。

二人换上西洲的服饰,此时天已然泛起了鱼肚白,小桃照着慕淮的发饰为秋柒编了一个发髻,西洲的发饰并不复杂。

秋柒取出从慕淮头上拔下的头钗递给小桃,小桃狐疑地接过,“车上的首饰那么多,小姐您干嘛拔人家公主的头钗?”

“车上还有财物?”秋柒问道。

“大部分没了,但箱底下还有一盒珠钗和一个本子。”小桃边说边为秋柒插上头钗,把箱子和本子都递给了秋柒。

秋柒接过本子打开一看,里头的文字全是西洲字,自己也不认识,都怪自己没有好好跟师父学西洲文,早知道自己有一日会假扮公主替嫁,就应该好好学习的了。沉思了片刻,不远处传来了马蹄声打断了秋柒的思绪,听声音最少不低于二十匹马。

“记住,如今我是公主,你是我的贴身婢女小桃,莫叫错了。”秋柒叮嘱道,并把首饰盒和本子都递给了小桃,小桃点了点头应承。

在一声声‘吁’当中,马匹停在了案发现场,马上的人都从马上一跃而下,开始勘验起来。

秋柒特意等了片刻,待他们勘验过现场后,才带着小桃从林中窜出。

“什么人?”秋柒刚跑出来,刀就已经架到自己的脖子上了。

“放肆,我堂堂西洲四公主岂是你们能冒犯的?”秋柒撇了一眼脖子上的刀,皱眉呵斥道。

“四公主?”千鹤语气之中带着疑惑,他本不必在此,只是害怕和亲队伍在中途出现意外,于是跟随夜琦一同前来迎接西洲的和亲队伍,理应来说今日卯时便能在房州驿站与和亲队伍碰面,迟迟未迎到和亲队伍,于是快马加鞭来驿道上寻,没想到竟是这副场景。

正想着虽然公主尸体不见了,但看场景如此惨烈,想来也是凶多吉少,没想到公主居然从林中跑了出来。

秋柒扯下腰间的腰牌递给夜琦,后面的小像与秋柒的长相极为相似,千鹤虽让夜琦放下秋柒脖子上的刀刃,但依旧觉得这位可疑。

夜琦收过刀刃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道:“微臣不知是西洲公主殿下,多有冒犯,还望公主勿怪,这位是大梁当今太子殿下。”夜琦还不忘介绍自己的主子。

秋柒瞥了一眼这位太子殿下,身长七尺八寸,鬓若刀裁,颜如渥丹,眸含秋水,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笑起来那一对浅浅的酒窝,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好一个翩翩美男太子,在民间时就听说西洲公主要与大梁太子和亲,这下岂不是赚了?

“慕淮见过太子殿下。”秋柒双手交叉,半蹲行了个礼,这是西洲的礼,师父教过自己的。

秋柒还在庆幸遇到的是个帅哥,没想到下一秒,秋柒的腰上就多了一只手,千鹤竟然环抱住了秋柒,第一次见面就抱了?吓了秋柒一激灵,连忙侧步躲开。

                           

原创文章,作者:一池霜月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