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嬷嬷,陈二夫人小说《我朝春山走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朝春山走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xiuwen

角色:张嬷嬷,陈二夫人

简介:男主视角:苏妧出身贫寒,无爹无娘,不知从山林间哪块石头蹦出来的。平凡了十多年,嫁了徒有其名的宋公子,人人艳羡。却不知道她在宋府可有可无,公婆不喜,下人欺凌,连夫君都三心二意,流连花丛。终于冲破牢笼,一纸休书扔到宋雪霏脸上,然后遇见真命天子,苦尽甘来终于携手一生。作者视角:宋雪霏和苏妧要在一起,隔着人伦道德,隔着至上皇权,隔着两心迷惘,不复从前。沈时川和苏妧要在一起,却只需要一纸休书,一场戏,一夜红烛。注:这是一篇平淡虐文,八分平淡,两分虐。

我朝春山走去

《我朝春山走去》免费阅读

宋府水榭,四面窗格,凌空在荷花池上,阳光映照在花瓣上,显得粉嫩娇羞。

有一位女子正穿着淡粉的烟衫,莹绿的留仙裙,秀发用木簪绾起,容貌清秀而美,只见她正倚着水榭栏杆赏花。

远处一个丫鬟脸上慌慌张张地,看见她了便赶紧走过来,还没到跟前,喘吁吁地说道,“柳娘子,不好了,陈二夫人在正厅发着火,没有人劝得住。”

那位柳娘子懒懒地回她说,“不必劝,她哪天有安宁下来的时候,谁爱劝谁劝,我便搁这继续赏会儿花。”说完便扭头看花。

“虽说如此,但大家也不敢不理。陈二夫人非揪着小翠的错,要打她几十大板,在那里哭着,也甚是可怜。”

柳娘子对她口中的小翠有印象,一直负责后院的洒扫,十二出头的小姑娘,为人勤快,温声细语的,话说大点声都不敢,怎么会惹上那母夜叉。

她便起身往前厅去,路上一边问着,“这是怎么一回事?”

丫鬟回道,“原是一场误会,只因前几日小翠在……打扫时,刚巧老爷在院子里小憩了会儿。

夜深雾重,小翠拿了件大氅为老爷盖上,后来得了一些赏赐,陈二夫人便有些怒气。

连着几天让她到跟前奉茶,小翠失手打碎了一个瓷杯,陈二夫人便说那是什么御供的东西,指着要她赔,不然就直接乱棍打死。”

说到这里,丫鬟面上也有一些悲容,想着下人的命终究不值两个钱。

穿过抄手游廊,很快就来到正厅。门口已围了一群下人,里面是清简的布置,只堂中挂了一副御赐匾额,写着“中正仁和”四个大字,两边悬着几幅对联,便无其它装饰了。

柳娘子迈过门槛,便见到一地碎瓷片,只见厅里首座无人,而陈二夫人正坐在左手第一把交椅上。

虽然是生过孩子的人,容貌倒也富丽着,一袭大红绸裙,脸上还带着怒气,恶狠地瞪着跪在一边抽泣的小翠。

而她的管事张嬷嬷一手拿长鞭站在旁边,一手还替她捏肩,口里还不停地说着夫人长夫人短的,真是个好不忙碌。

柳娘子看着也觉着好笑,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

她只随意请安道,“二夫人这是怎么了,柳娘曾听闻这生气啊可不好,郁积于心,越发催人老呢。”

旁边的丫鬟无奈,让您来劝人的,怎么火上浇油起来。

陈二夫人更是怒极,她平生最忌讳别人说起她的身份,好好的陈夫人偏偏加个二字,任谁听了也不爽快。

又正是一腔心火,看着小翠,呵斥道,“你们干吃宋府白饭的吗,还不把这个贱婢给我拖下去打死。”

小翠眼睛肿得像核桃,哭着求饶,“夫人饶命啊,夫人我再也不敢了。”

一个劲地磕头认错,旁边的侍卫却架起她就要往外走。

正绝望时,柳娘子却横挡在门前,拦住不让他们走。

侍卫也无奈,这是老爷身前的红人,他们也不敢得罪,只是后头二夫人的命令又不敢违背。

陈二夫人见状气道,“怎么本夫人处置一个不听话的丫鬟也是不能了,有些人还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哪来的底气揽善名。”

柳娘子知道她指桑骂槐,却并不在意,只说着,“二夫人,你管教丫鬟我原是不敢插嘴的,只是这关头却不好让她见大刑,我昨日正得了个信,说是老爷带着小少爷在回程路上了,算着日子明日也该到了。”

毕竟宋大人对待下人都是温和有礼的,若回来瞧见有人滥用私刑,肯定会反过来被责罚。

陈二夫人听她一口气说完,面上却认真的样子,一时辨不清她是否在说谎,朝张嬷嬷示意了下。

张嬷嬷便开口说:“柳娘子你怎么会知道,老爷的行踪没对外人说过。”

“我和老爷之间的事,难道还要一言一语告诉您老人家?”

柳娘子笑着,语气却尖锐道,“二夫人可以不信,今儿个打死了这丫鬟,明儿个我让老爷去给她扫个墓也算是对得起主仆一场了。”

柳娘子说完,便甩手迈出了大厅,不再理会众人。

侍卫便又请示陈二夫人,要如何处置小翠。

陈二夫人也是被柳娘子的话唬住了,也知道老爷厌恶苛待下人的事,便没好气道,“问我作甚,脑袋是摆设吗?”

侍卫一时摸不着头脑,只恭敬地站着。还是一旁张嬷嬷会意,让他们把人放了,赶紧退下去。

张嬷嬷劝着说,“夫人不必生气,暂且先放过那小蹄子,等日后有时机再惩治不迟。”

陈二夫人只不耐烦地点了下头,半晌无话。

及到明日,陈二夫人特意早起,精心打扮过在府门等了大半天,日头渐盛,还没看见人影,便回房里躺着会儿,吩咐张嬷嬷差人去看是不是路上耽搁了。

等到日暮时分,还是不见人影,陈二夫人便明了是那姓柳的糊弄她,一时大气,摔了房里的瓷器,仍不解气。

又用力踢着凳脚,嘴里还喊着,“这小贱人,以为得了些宠爱,就能目中无人了,那趾高气昂的样子真是倒胃口。”

她又骂了会,才消停下来。

张嬷嬷收拾着一地狼藉,一边凑到她耳边嘀咕着,“夫人也不用生气,这柳娘子气焰实在嚣张,咱们也不是没有法子对付她,前几日柳娘子不是收了家书……”

陈二夫人听了也开怀了,便只吩咐道,“你找些做事稳妥的人去办这件事,成了有赏。”张嬷嬷应了好下去了。

却说小翠自逃了陈二夫人魔掌之后,便来到柳娘子的院子千拜万谢。

“今日实在感谢柳娘子,不然小翠现在都已踏进阎王爷那里了,以后小翠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娘子。”

柳娘子轻声安慰她,“你受委屈了,只是这几日离二夫人远一点,等老爷回来就好。”

小翠眼泪本来刚止住,听着她的话又抽泣起来,委屈着说,“二夫人非冤枉我想勾搭老爷,我真的是有嘴说不清,小翠哪来的胆子。”

老爷对下人一向是有礼有节的,不会和下人走得近。

柳娘子便有些好奇,问她,“怎么会被她误会了?”

看了四下无人,小翠才止住泪说,“那日我去玉兰院打扫,从里屋翻了好久,找了件鹤氅给老爷披上。

他睡醒看着衣服愣了下,然后问我哪来找的,我回了之后,老爷赏了一些银子,拿着鹤氅走了,小翠看也不敢多看两眼。”

柳娘子心里便清明了,又想起她入府后曾听闻老爷少年时,披鹤带氅,在雪中甚是清俊,却从未见过老爷如此打扮过,一时可惜。

小翠见她失神便出声提醒,“娘子你在想什么?”

柳娘子随之一笑,温婉动人,说着,“你不是要报答我吗,跟我来。”

“娘子去哪?”小翠跟着她走。

“给老爷摘花做荷花酥。”

过了几日,柳娘子照例窝在水榭边赏花,却有一群人吵吵闹闹地冲她过来,一看是张嬷嬷骂骂咧咧地带着一众官兵过来,不躲不避地看着他们。

张嬷嬷见她镇定,气势弱了下来,但仗着有官兵,便呵斥道,“柳娘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背着老爷做些见不得光的事,可巧苍天有眼,被老身发现了,今日一定要押你去衙门说个清楚。”

柳娘子问,“张嬷嬷这是给我安了什么罪名,说出来让我见识下?”

“你背着老爷偷人,书信已经被截获了,再怎么狡辩也是不能的了。”

她觉得好笑,扣这么一顶帽子,“信在哪里?”

张嬷嬷却道,“呈堂证供,怎么可以给你看,少废话,今天非押你去衙门不可。”

张嬷嬷一抬手,几个官兵执着刀便过来想押着她走。

柳娘子避开他们,淡然道,“我自己走。”

这边,街上看热闹的人群也跟着他们一行人,纷纷议论着出了什么事,直走到衙门门口,众人看着面前肃静的公堂便不敢进去了,张嬷嬷和柳娘子一前一后地踏进门。

两排的衙役高喊着“威武”,堂上审案的主位坐着知府王大人,一身蟒袍,留着长胡须,五六十岁的样子,然后看着来人开口道,“堂下何事?”

张嬷嬷恭敬地磕头行礼,道,“大人明鉴啊,府中柳氏桀骜难驯,为人不守妇德,还和奸夫通信曲合,实在是让宋府受辱,还望大人惩戒。”

此话一出,不说是王大人眼珠直瞪了会儿,门口听热闹的百姓也惊奇着,宋大人有才有貌,且知书达礼,出身名门,他的妻妾也竟会做出这种事,王大人一时不信。

“你将状词和证物一并送上来。”王大人说。

张嬷嬷忙取出怀里的书信递给差役,王大人看着信脸上便沉下来,的确是证据确凿,可是事关宋府,这怎么办呢。

他便问一旁的柳娘子,“柳氏,你可有话要说?”

柳娘子看着张嬷嬷得意的样子,便知道她们做好了局,不在意地开口,“大人,这笔迹可以伪造,这人证可以收买,再说,我在宋府锦衣玉食地,犯不着做这种事。”

门口却有人来了一句,“这可不一定。”

随即众人又交头接耳起来。王大人朝吵闹的百姓尖声喊了句,“肃静!”大家才安静下来。

这时,张嬷嬷却突然跪下,申冤着说,“我们家老爷为人清正,却不想出了这样的丑事,这真的是让老身痛心啊。大人,我并非冤枉这柳氏,我仍有一证物。”

王大人说,“既然还有证物,还不快取上来。”

张嬷嬷神神秘秘地,瞟了眼旁边淡然的柳氏,想着当下有她苦头吃的。便自个上前,“大人请看。”

王大人探头过去,见她袖子遮掩下有一枚印鉴,却是大理寺陈侍郎的私人印,便晓得是陈二夫人的授意。

他微点了下头,惊堂木又一拍,“既然人证物证俱在,柳氏也无力辩解,便先收押,待禀明了宋大人,再做定夺。”

                           

原创文章,作者:xiuwe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