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飞,王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深圳打工奇遇记》最新章节

小说:深圳打工奇遇记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乡村剑客

角色:云飞,王瑞

简介:河南穷小子中专毕业后,听说南方到处是黄金,为了改变命运,告别初恋情人,独自一人闯深圳。来到繁华的大都市,进工厂遇白富美,面对金钱和美女的诱惑,辞职、创业、失败、打工、又创业,感情路上遭遇挫折……最终抱得美人归,衣锦还乡,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过上了让人羡慕的乡村生活。

深圳打工奇遇记

《深圳打工奇遇记》免费阅读

1999年没有大年三十,过完二十九就是正月初一,李家村满仓家坐满了人,大家都围着电视看春节晚会。

满仓是木工师傅,为人谦和厚道,手艺精湛,方圆10里村庄的人都请他做木活,所以他家很早就买了大彩电。

快要到12点了,2000年就要来了,跨世纪的激动时刻,大家没有一点睡意。

我站起来从后门出去了,也没有打招呼,因为屋里乱哄哄,就是说话也听不清。

推开门感觉特别冷,我打了一个冷颤,借着灯光看到了飘落的小雪花,听收音机预报天气说有大雪。

我一路小跑到了家里,推开门抬头看看墙上破旧的时钟,再看看有点脱皮的墙,我拿起桌子上的鞭炮,还有5分钟就要跨年了。

村里已经有人按耐不住了,噼噼啪啪开始响了,鞭炮声狗叫声混杂在一起,响遍整个村庄。

这时候听到母亲在喊:“孬蛋把鞭炮放了吧!”

“好的,我这就去放。”

忘了给大家介绍了,我小名叫二孬,叫我孬蛋也行,大名李成才,父亲起的名字,希望我长大之后能成为国家的栋梁。

鞭炮持续到快1点钟,村庄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开始睡觉了,钻进冰凉的被窝,做个好梦,迎接美好的一天。

“喔喔……,”我正在做梦娶媳妇,大公鸡太讨厌了,天刚蒙蒙亮就开始叫。

我揉了揉眼,反正也睡不着觉了,干脆起来算了,穿好衣服下床推开堂屋门,“哇塞!好大的雪,这真是瑞雪兆丰年啊!”

雪下的还算厚,差不多有15公分。

灶屋传来切菜的声音,母亲是全家最勤快的人,每天都早早起来做饭,院里也被她铲出一条小路。

我拿起铁锹来到大门口铲雪,听到邻居王奶奶家豆腐坊传来了说话声。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人从我跟前走过,我抬头看到一个姑娘端着碗,刚走几步又退回来了。

“王奶奶家在哪里?”姑娘轻声对我说。

我也来不及仔细打量她。

“前面就是,土坯墙的那一家。”

姑娘说了一声谢谢就走了,只留下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孬蛋你去换点豆腐。”

母亲在喊我,丢下铁锹就往屋里跑,端着黄豆三步并作两步直奔王奶奶家。

王奶奶家的豆腐很好吃,大年初一还在忙,听说是祖传手艺,所以说逢年过节她家里的人都很多。

我还是来早了,豆腐还要等几分钟才可以出筐,张婶正在和姑娘说话。

趁着这会功夫我偷瞄了姑娘两眼,皮肤很白,眼睛大大的,瓜子脸樱桃嘴,梳着两条麻花辫,长的很漂亮,虽然穿着厚棉袄,仍然挡不住她苗条的身材。

豆腐开始分割了,你一块我一块,姑娘割完豆腐看我了一眼,想说什么,可又没有说出口,转身就走了。

“张婶,刚才和你说话的姑娘,你们看起来很熟啊!谁家的?”

“村东头富贵家的亲戚,富贵她媳妇的妹妹小娟。”

“我说咋不认识,原来是外村的。”

张婶开始滔滔不绝,小娟今年18岁,听说是为了躲婚才来到姐姐家,她不想结婚那么早,听说她对象长的很丑,就是家里面有钱,我听的很认真。

李叔不知道啥时候站到了土坯墙外,大声喊道:“张凤娇你不吃饭了。”

张婶有点言语未尽,张口还要接着说,李叔有点生气了,要进院里来拽她,张婶端着豆腐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转过身来。

“大侄子有空再给你讲。”

话刚落音扭着屁股就走了。

张婶已经35岁了,生育一儿一女,看着还是很年轻,穿衣也很艳丽,风韵犹存,村里人都叫她浪八圈。

这些八卦消息都是从哪里来的?

这要说说俺村的“情报站”,冬天村十字街每天都会有大妈大婶在烤火,边烤边聊天。东家长西家短,谁家的媳妇是懒虫,谁家孩子考上大学了,谁家买了黑白电视机,谁家孩子打工挣到钱了。

我的家乡在豫中农村,父亲兄妹五个,爷爷早些年在平顶山煤矿上班,二叔后来也去了。

父亲结婚早,又是家里的老大,他不愿意去煤矿上班,所以留在老家种地,爷爷退休之后三叔接替了他的工作。

家里的四间瓦房是分家之后父亲借钱盖的。

爷爷在我10岁的时候去世了,奶奶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两个叔叔在平顶山也定居了,老家没有大事情基本不回来。

俺家现在一共6口人,哥哥小时候害过一场大病,脑子不好使了,也没有上过学,不认识字和钱。

妹妹比我小7岁,家里也是没有什么经济收入,种了8亩地,父亲走街串巷粘胶盆挣个零花钱补贴家用。

我今年19岁了,身高1米8,五官很精致,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上学的时候都说我长得像港星郭富城。

毕业有一段时间了,在县中专上学3年,专业是电子电器。

本来打算在镇上开个维修部,可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也不想让父母亲再为我操心。

妹妹正在上学,学费也是家里省吃俭用拼凑出来的,她学习比我好,将来肯定能考上大学。

我想出去打工,到外面看看精彩世界,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农村,听说南方到处是黄金。

雪花还在飘,整个村庄一片白茫茫,几个孩子在路边堆雪人。

我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前面就是俺村首富二驴家的别墅,村里人背地里都这样喊他的外号。

长得肥头大耳贼眉鼠眼,仗着自己哥哥在镇上某局当领导,说话和做事都很欺人,村民们都很怕他。

门口停了一辆奔驰车,前面车牌号明显有点看不清了,有钱人看来是真的很忙,也不知道洗洗车。

他的养猪厂就在不远处,大概占地有20亩,在俺李桥镇属于“土财主”。

我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忽然从院里蹿出一只大黄狗,冲着我“汪汪”大叫。

我有点害怕很紧张,顺手拿起地上的半块砖头,刚好二驴从家里出来,手里提了两箱东西,估计准备又去看望某领导。

二驴看到我拿着砖头,恶狠狠的蹬了一眼,说了一个字“滚”,然后上了奔驰车,从我身边驶过去,我瞅了一眼车牌号SB250,这个号码有点意思。

感觉有点饿了,快到家的时候,一辆桑塔纳轿车在我面前停下来,从车里下来一女孩,打扮很时髦。

上身穿着淡红色的棉袄,下身却穿着短裙,露出雪白的大腿,再看看她的脸,浓妆艳抹,这一看都不是农村人。

这时候从车里又下来一个男的,戴着墨镜,穿着皮大衣,说着一口港腔。

我睁大眼睛仔细一看,这不是云飞吗?

“哎呀!”

这身打扮,我差一点都认不出来了,说着云飞给我递了一根烟,我扫了一眼烟盒,中华两个字很显眼。

“孬蛋大冷天你瞎逛啥?”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王瑞,她是广东人,第一次来咱河南。”

我也不知道咋样打招呼,只好说了一声。

“美女你好!”

王瑞听到我这样叫她,嫣然一笑,突然发现她很漂亮。

云飞是我发小,俺俩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在一起上学。

初二的时候他辍学了,去嵩山少林寺附近的一个武校学了两年武术,再后来去了广东打工。

5年时间就回来两次,第一次见面是97年,云飞从武校回来,他教我了擒拿和防身术,没事在家总是练习练习。

我拍了拍云飞的肩膀。

“3年不见你小子发财了,都买轿车了。”

云飞傻笑道:“改革开放深圳成立经济特区,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富起来的人带着另一部分富起来,在深圳投资优惠政策很多,好多外商都看到了商机,热衷于投资金融,电子科技,房地产和半成品加工,内地人到那里挣钱的机会很多。

说着从西装兜里掏出来一叠名片递给我了一张,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深圳星港电子有限公司副经理李云飞。

“哎呦呦……”

“混的真不错,都当上经理了。”

“孬蛋你不是毕业了吗?要不过完春节和我一块去深圳吧!”

“毕业证还没有发,有可能农历二月份才能拿到手。”

“哦!”

“那好吧!你到深圳了给我打传呼,名片上印的有号码。”

我低头看了看名片,最下面有几个数字,我嘴上说好好好,其实心里暗想,能不给云飞添麻烦就尽量不添。

俺俩站在雪地里说了很多话,王瑞有点不耐烦了,大白腿冻的有点发抖。

“云飞今天咱俩就说这么多了,我回家还有事,有时间再聊!”

我的话刚一说完,王瑞就迫不及待钻进了车里,云飞又递给我一根中华烟,然后开着车就走了。

转眼来到农历二月初二,阳光明媚的一天,母亲在烙杂粮煎饼。

“孬蛋你去村东你富贵叔家借用一下脚蹬三轮车,等会拉一袋麦去磨面。”

“好的,马上就去。”

我顺手拿了一个煎饼,不得不说母亲烙的煎饼真的很香。

我走在大街上,嘴里哼着流行歌曲《窗外》不知不觉到了富贵叔家。

家里大门没有关,我远远看到一个女孩在院里低着头织毛衣,身影看起来很熟悉。

难道是小娟,她还没有走,带着疑问我蹑手蹑脚走了过去。

女孩站了起来,真的是小娟,她今天打扮的特别漂亮,看到我有点害羞。

第一次近距离正面看她,个子很高,目测应该有1米7,唇红齿白,粉面含春,我心里却有点小鹿乱撞。

“我我……我……”

我有点结巴了。

“我家住在村南头,我叫李成才,来借用一下脚蹬三轮车。”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看到了我要找的东西。

“我姐和姐夫不在家,你自己去骑吧!”

我敢肯定小娟对我有意思,我看到了她含情脉脉的眼神,我俩又闲聊了一会,聊的很开心,经过后来的几次接触,我和小娟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

毕业证总算发下来了,我给父母说想去深圳打工,看得出来他们有点不舍。

我买了26号去广州的火车票,临走之前的那天晚上,母亲往我包里塞了好多烙馍和花生。

父亲从柜子里拿出来几张百元大钞,我知道这是他借的钱,因为白天我看到他去满仓叔家了。

“孬蛋这是1000块钱,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一定要注意小偷和骗子。”

母亲也是很担心,给我找了一件带口袋的内衣。

这时一阵急促的狗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我突然想到了小娟,俺俩约好8点在村口池塘边见面。

我换了件外套,然后对母亲说:“你俩早点睡吧!我有事出去一趟。”

皎洁的明月高挂在天边,一阵微风拂面而来,带着一丝丝寒意。

我走到的时候看到小娟已经在池塘边了。

“成才哥你来了。”

“嗯!”

“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耽误了。”

我给她说了一下原因。

小娟上身穿着红色外套,看起来有点单薄,下身穿着紧身裤,完美身材凹凸有致。

白嫩而红润的小脸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红红的嘴唇就像抹过口红一样,真想上去亲一口。

“成才哥你到了深圳要给我写信,真舍不得你走。”

小娟眼含泪花,有点惹人怜爱,我把她揽入怀中,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好,傻丫头等我,等我赚到大钱一定到你家里提亲,明天不要送我了,不想再看到你流泪。”

我们在池塘边聊了很久很久……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明天更美好的生活。

                           

原创文章,作者:乡村剑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