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开局成了王爷》宋文清,赵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红楼:开局成了王爷

小说:历史

作者:乐天上榜

角色:宋文清,赵王

简介:一次意外的机会,现代青年宋文清意外穿红楼世界,替代为王爷身份,改变世界。于是红楼的一切因他而改变。这一世我宋文清来了!

红楼:开局成了王爷

《红楼:开局成了王爷》免费阅读

“王爷!王爷!”

宋文清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悠悠醒了过来,睁眼看到一宫装少女,神色恭敬站于自己身侧,十五六岁的模样。

见自己醒来,毕恭毕敬的墩身盈盈施礼。

宋文清此时头脑还在一片迷迷糊糊中,用手掌轻轻捶了锤自己的头,抬头问道“什么?”

只见宫装少女右手搭在左手上,置于腰侧,盈盈墩身,重新施礼口中言道:“王爷,外头有赵王府派来的管事说,赵王请您得空过府一趟。”

此时宋文清才看清身侧的少女,一领淡紫色对襟流苏彩裙褂,头挽两个丫鬟髻,髻上插着一支蝶翅银簪,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体态娇俏玲珑,足上莲步小袜娇巧秀气。

宫装少女见他没有应答,仍一副恭敬神态,目不斜视,不敢抬头。宋文清心中大骇,此女原来是苏青衣,自己抽疯不成?拍个戏丫鬟都用苏青衣,这投资是要破亿啊。

猜想此时此景,难道是无钱签约男主,自己献身出演?感觉头脑迷蒙,不知台词如何对答,岂敢多言,只含糊应答,“知道了。”

那少女又是一福,应个“是”字。却是顾盼流离,恭谨静默,似乎颇为专业。

宋文清此时见苏青衣不再多言,也不退下,只以还该自己台词,只得喊:“咔。”

急忙道歉道:“青衣姑娘,不好意思,我睡昏头了,不记台词,监制在哪?”

却见‘苏青衣’仍是一副毕恭毕敬的神色,开口言道:“王爷,青衣和监制是谁?”

宋文清听闻听此话后,细看才发现此女年龄相对较小,五官与苏青衣十分相似,身材玲珑有致,淡紫色对襟流苏彩裙褂勾勒出少女的身形,相较苏青衣更为雅致的玉颜雪肤,带着微微的婴儿肥,玉指素臂,两腿纤细,一根淡青色的腰带扎出柳絮一般的细腰,清清纯纯模样令人心神荡漾,一双灿然的星光眸子,与刚出道的苏青衣并为无两样。

此时少女神情恭谨柔顺,如是拍戏,这等专业,定是科班出身。

现在宋文清已感觉有异,只依稀记得自己在筹备新戏,此刻怎会在这,还有这房中摆设,色色样样皆为精品,绝非横店里面的样子货。

虽不知是否都是真品,可任谁拍戏也不可能用此等道具,看房中摆设,够一部大片费用,绝无可能。

再看此女,宋文清不开口,她也不敢多作表示,只是恭顺站在身边,低头垂目。

这才开始思考:“难道自己穿越了不成?”种种疑问也不敢开口去问,见那女子仍在侍立,想问问情况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虽说这丫鬟一副毕恭毕敬的神色,但是万一引起她的怀疑也是麻烦。

沉默一会便说道:“行了,你先下去吧。”

等那侍女恭敬退下后,宋文清方开始细思原由,脑中记得他本是一名三流导演,平日里靠找关系拉赞助,拍出几部影视作品,虽无几人赏识,几近赔本,但他自视珍品。

近日好友推荐,识得上京一投资人,求爷爷装孙子,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终拉来百万投资,拟拍部清宫大戏,又凭借姿色口舌签约一名二流女主,心得意满,选了个黄道吉日,烧香拜佛,终于正式开镜。

开拍当日,二流女主不记台词,每每对戏,只报数字,不讲台词,宋文清恼怒万分,训斥了几句,二流女主便愤而离去,宋文清心疼投资,只得驾车追回,岂料路遇车祸。

想到这,宋文清低头环顾自身,已不是车祸前的西装衬衣。

而是一身明黄色直领对襟团龙绣丝常服,外系罗料大带,腰带边挂着一块龙型和田小玉,下着白绫袜黑皮履。

拿起铜镜,镜中映出男子棱角分明的国字脸,眉如墨,目如剑,二十上下的年龄,器宇轩昂。

再看周围景物,置身于一间古香古色的书房之内。

各色物品一概不认得,却断然不是影棚布景。地上“福、寿”字样的青石条砖打磨的光亮如新,四根滚木粗细的抱柱撑起大梁。

自己醒时所伏书桌,丈二长余长,红木所制,桌身包浆透亮,感觉有些年代。

桌上砚、笔、墨、纸等物规整摆放,旧窑笔格,斑竹笔筒,旧窑笔洗置于书桌右角,正中摆着一六寸来长,整块黄玉雕琢的螭纹镇纸,螭纹保留了原黄色浆皮,古朴卓然。

镇纸下压着一张雪色绢纸,上面写着一句七言:“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笔迹横连勾划,竟与自己的笔迹相似。穿越前宋文清就酷爱书法,也算拜过名师,认真练习过很长一段时间。

再看房内左侧,摆着一檀香木案几,上置一天青色双耳梅瓶,瓶口无物,光泽无尘。

房的右侧立一高大书柜,各类书籍、笔墨器物、书画真迹,碑帖原拓、古籍善本落落列列,一应俱全。

宋文清收敛杂念,拿起书柜上各类书籍慢慢翻看,初步了解到现今历史和自己所知全然不同,现国号为周,似宋非宋、似明非明,北方亦有异族,书中管之叫“胡”,再翻看种种卷宗,多是一些诗歌词稿,诗词艳赋,和一些来往书信,信中各职官员叫他为“燕王殿下”,平辈友人称呼自己文清兄或子墨兄,这才了解到自己确是国朝正统王爷,名字也叫宋文清,字子墨。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书房外屏传来那侍女声音“王爷!”

宋文清回神,便咳嗽一声答应道:“进来!”

侍女依旧挺身施礼道:“启禀王爷,赵王府管事,还在门房等候,请王爷过府,奴婢该如何应答。”

此时宋文清方想起刚才这侍女禀报说赵王府请自己过府,便口开问道:“那个赵王,何事?”

侍女乖巧回到:“当今朝内还能有哪个赵王,当然是王爷您二哥了。”

宋文清自是不想去的,以他现在的状况只消说两句话就会露馅,可要是不去,也不知会不会失了礼节,惹恼了这位赵王,只能先多了解下情况再做定夺,便开口说道:“你给赵王管事回话,就说我申时过去。”

侍女答“是”便要退身出房。

宋文清想了一想接着道:“一会你再过来,我有些事问你。”

侍女又墩身“是”方开门离去。

等小侍女回话完毕再回到书房后,宋文清看着这位微微躬着身子,低头恭敬的小丫头,寻思着,古时所谓为奴为婢应大多是主人的私产,大户人家尚可发卖打杀,自己现在贵为王爷身份,应是也能随意处置的。

能卖身为奴的大多沦为贱籍,或是失地农民无法过活,才卖儿卖女签下卖身契,又或是获罪人员被官府抄家充公,府中人等也有沦为贱籍被官府发卖的,重一点的卖入教坊司沦为官妓,还有就是所谓的“家生子”,祖祖辈辈终生为奴。

这些人不仅要照顾主人的衣食起居,平日里做些针织女工,若有姿色的,为主人所亵狎玩弄是必然常有之事,运气好的被主人收入房中,成为一个通房丫头,地位也会因此在普通的丫鬟中上了一个层次,成为高等丫鬟,只用服侍男主一人。

如果男主人甚是喜欢,就直接抬了做妾,这个丫鬟也算是一飞升天,算是命运最好的一种方式了。

宋文清想到这里便寻思,不知道这侍女属于何种身份?是否自己一声令下,便能让这俏丫鬟投怀送抱,甚至……

自己平生虽有女人,偶有八流女演投怀送抱,但无论姿色还是品性皆无可比拟。

若可搂在怀中恩爱一番……过得半晌,宋文清才从意识中惊醒过来,自己此时断还不是思春之时。

若是南柯一梦也就算了,若真是穿越,还要弄清眼前的情形更为要紧。

宋文清毕竟导演出身,虽是三流,还是拍过两部古装,出事前刚筹备古装戏结束,各代历史人物对答还是考究过一二,于是便模仿王爷之心态,装腔作势和颜悦色问道:“府上今天可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

小侍女想了想答道:“除了各府上送来的孝敬,您已让刘管家按往常一样收着,别的也没什么大事。”

宋文清见一时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想着赵王让自己过府,不知道赵王府远不远?找自己是什么事,自己该怎个姿态相答。

便着问道:“现在几时了?”

小侍女答道:“现在应是未时了,王爷您要是去赵王府的话,现在该动身了。”

宋文清想着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便说道:“备轿吧。”

                           

原创文章,作者:乐天上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