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糙汉家的娇娇和甜崽都是重生的!》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糙汉家的娇娇和甜崽都是重生的!

小说:种田

作者:姜岁岁

角色:[db:角色]

简介:【糙汉+爆宠+萌宝】容柏发现,最近陆家那个小娇娇似乎有意戏耍于他。说话就动嘴,动手动脚的成何体统?起初,容柏觉得朋友未婚妻,不可欺,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后来,容柏红着眼抱着陆娇娇:原来我们上辈子就好了。这时,一个崽崽跳出来:爹,本宝宝就是你俩上辈子的儿!

糙汉家的娇娇和甜崽都是重生的!

《糙汉家的娇娇和甜崽都是重生的!》免费阅读

陆娇娇死了,死在一场火中,尸骨无存。

大概因为牵挂着儿子,所以入不了轮回,成了一只阿飘。

她飘在半空中,看着四岁的儿子跟着先生念完了《三字经》,小崽子背着小手来到了被大火付之一炬的院子,呆呆的坐在废墟中,“娘,宝宝好想好想你呀。”

陆娇娇心里难过极了,她蹲在儿子面前,伸出手,想要给孩子擦泪,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透明的手穿过了儿子肉嘟嘟的脸蛋。

这时,皇贵妃柳若若来了,她不由分说的掐着小宝的脖子,把小宝双脚离地的拎起来,恶狠狠的说,“你那个不知廉耻的娘都死了,你这个小野种也该去陪她了!”

陆娇娇去打去踢去咬柳若若,却根本伤不到她,陆娇娇眼睁睁的看着小宝被她欺负,哇哇大哭,她的眼泪也不停的掉,快要心疼死了,却无能为力。

柳若若把小宝扔给太监,“小野种留着没用了,烹了吧。”

陆娇娇撕心裂肺的吼,她努力阻止着所有人,却阻止不了任何人,陆娇娇眼睁睁的看着活蹦乱跳的小宝被塞进蒸笼,起了火,小宝在哭,在挣扎……

陆娇娇仰天长啸,“柳若若,若有下辈子,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啊——

半个时辰后,赵云川匆匆赶来。

陆娇娇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自己这个皇帝丈夫的身上,他一定会为小宝讨回公道的,毕竟他那么疼爱那么疼爱小宝。

赵云川皱皱眉头,冷漠如斯,“你怎么下手那么快?”

柳若若抱着赵云川的胳膊,撒娇道,“怎么了?心疼了?皇上要不要治臣妾的罪啊?”

赵云川捏着她的下巴,亲了亲她的红唇,“怎么会?这个小野种,朕每次看到都觉得恶心万分,每次看到他就想起……罢了,死了正好。”

柳若若抱着赵云川的腰,“她们母子俩的作用不就是让容柏心甘情愿的给你卖命的吗?你已经利用她们让容柏‘战死沙场’了,以后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

提起容柏,赵云川的眸光中飘过一抹嫉妒和阴狠,“他自找的。”

柳若若嘻嘻一笑,“只是陆娇娇死都不知道,不管是落水,还是被匪徒绑架,拼命救她的都是容柏,她竟然还傻乎乎把你当成恩人,还有,她估计永远都不会想到洞房花烛夜的男人也是被下了药的容柏,孩子也是容柏的野种哈哈哈。”

陆娇娇如雷轰顶。

赵云川脸色越变越差,“够了,别说了。”

陆娇娇无法思考了,她的恩人是容柏?

五年前,洞房花烛夜的男人也是容柏?

小宝是容柏的儿子?

这……怎么可能?

她,容柏,赵云川,柳若若都是桃花镇桃花村的人,赵云川是被狸猫换了的皇子,身世大白后,在容柏的帮助下,他夺得了皇位,而因为救命之恩和赵云川结亲的她也被接来皇宫做了皇后,她感激赵云川富贵后还没有抛弃她,甚至连赵云川要纳柳若若为妃,都殷勤的张罗。

原来赵云川只是为了利用她掣肘容柏。

容柏……

怎么会那么傻?

傻子。

陆娇娇看着小宝冰冷的尸体,听着耳边赵云川和柳若若的打情骂俏,她痴痴的笑起来,笑着笑着,天空中雷声大作。

陆娇娇仰天,雨水落下来,却打不湿她的脸,“大梦一场,终究是两手空空痛彻心扉的大梦一场,老天爷,若有来世,我定当报这血海深仇,抽筋剥皮剔骨嗜血,来还容大哥、还小宝、还我自己一个公道,啊!”

一道雷直直的朝着陆娇娇的头上劈下来——

水涌进她的鼻腔里,又酸又疼,呛的难过。

她明明是阿飘。

水明明碰不到她才对。

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身子在快速下沉,窒息感传到了陆娇娇的体内,她本能的用力挥着自己的胳膊。

绝望边缘,有一条强有力的臂膀从腰后抱住了自己,紧紧的箍着,按在自己胸前,那人的全身上下都硬的像石头一样,压得陆娇娇身上的肉都在疼。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陆娇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用力的挥动胳膊随意在面前的人身上用尽吃奶的力气抓了点什么。

好像是一种使命似的,紧紧的握在手心里。

就算是死也不会放开。

——

等到陆娇娇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人让她有种落泪的冲动。

她重生了!?

重生到十五岁那年落水的时候?

面前是去世多年的父母和大哥二哥大嫂,正一脸关切的看着她,当年,赵云川夺皇位,他们一家人被太子盯上,为了保护她,全家都被杀死,大嫂一尸两命。

陆娇娇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柳氏心疼坏了,“我的小娇娇,怎么好端端的就落水了?幸亏云川及时把你救上来了,要是再晚一会儿,你出点事,可不是要了娘的命吗!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赵云川!

柳若若!

她一定要将两人碎尸万段,以消心头之恨。

陆娇娇忽然觉得手里多了个东西,而手压在被子下面,她沙哑声音说,“娘别担心,我没事了的,爹娘,大哥大嫂,二哥,我想睡会儿。”

柳氏赶紧张罗着让大家出去。

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之后,陆娇娇从被子下面拿出手,手心里攥着的,是一枚玉佩。

她见过这枚玉佩,在容柏的身上。

这块玉佩的玉质纹路都不是很好,可是容柏却从小到大一直带着,哪怕最后位居护国大将军。

果然是容柏救了她。

这个傻子。

难道没长嘴的吗?

救了人都不会说一声的吗?

这时候。

外面响起了赵云川和柳若若的声音。

                           

原创文章,作者:姜岁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5577.html